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62章 魂种
    钱生和韩君婷带着数百的商盟强者在外围不断结阵,将那冲击之力化解,以免新延城受到过多的波及。

    但阵势也在不断瓦解后退,更有数人支持不住当场震死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白凌月大人竟然是凌白衣的弟弟,三名超凡入圣的强者联手,凌白衣这次必死无疑了吧?”

    大量的武者已退到万丈之外,看着那如同黑洞一般的景象,不断散发出惊人的余波,都是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群没见识的渣,以为三名超凡入圣就有多牛了?凌白衣身上的可是杀神铠衣,在上古时代就威名赫赫,就算是神级强者也破不开。”

    一人直接嘲讽,并没有掩饰和压低声音,惹得众人侧目过来。却是一个高瘦得光头,在有模有样的说着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矮胖子惊呼道:“神级强者也破不开,那岂非天下无敌了?”

    两人正是胖瘦头陀,瘦头陀见众人看着他,不由得得意起来,卖弄道:“凌白衣的实力不够,是不能发挥出铠衣全部之力的。而且这件铠衣的开启之钥便是凌家之血,白凌月同样拥有血脉,可以将铠衣喝退!”

    “哦?那两位觉得今日之战谁会赢?”一道温和的声音问道,十分好听。

    胖瘦头陀同时转过身去,一下惊呼起来,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那人华衣艳丽,器宇不凡,正是端木有玉,望着两人盈盈而笑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不是会算吗?”瘦头陀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几下,显得有些含蓄。

    胖头陀也叫道:“难道你跟明真明见两个逗逼一样都是骗子?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笑道:“推算太费心力了,由两位不世智者直接告诉我答案多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眼中一亮,显然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胖头陀兴奋的叫嚷道:“不愧是天衍武帝,看人的眼光就是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天衍武帝端木有玉!”

    人群中一下惊叫起来,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几乎全场的目光都盯了过来,端详着这位封号武帝,变得诡异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瘦头陀抢着说道:“以我之见,凌白衣这次多半是要死的。杀神铠衣能救他一次,可救不了第二次,第三次,他毕竟孤身一人,商盟可没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胖头陀怒道:“这明明是我的观点,你竟然抢先说,风头都被你占了!”

    瘦头陀瞪眼叫道:“什么你的观点!明明是我深思熟虑,斟酌再三之后才说出来的,关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气煞我了!”胖头陀冲了过去,掐他的脖子,“我要掐死你!”

    两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嗯,凌白衣多半要死吗……”端木有玉托着下巴,凝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那团深不见底的黑洞中,突然浮现出一双眸子,随后罗摩衍那的脸孔呈现出来,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黑洞猛然爆开,恐怖的力量如同星环一般冲散,所过之处万物湮灭!

    李云霄抬起手向着前方一点,一团黑芒浮现出来,化作魔天铠甲。顿时一层防御之力从上面散开,将他和苏涟漪两人护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那爆炸之力冲击过来,从两人身侧过去,外界一片混乱和轰鸣,铠甲防御之内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动。

    苏涟漪脸上一惊,以她的眼力自然知道这铠甲是绝世珍品。

    “凌白衣多半要死吗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也细细咀嚼着瘦头陀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远处天空上随着黑洞爆开,几人的身影隐约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万一千和丁山都是脸色苍白,浑身是血颤抖不已,脸上须发全都焦了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凌白衣依然持剑而立,周身紫气萦绕,却越来越弱,最后消失不见。他的脸色也十分苍白,嘴角更是一丝血迹淌下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罗摩衍那巨灵一下变淡,无数紫光在前方凝聚,化作那件铠衣,从天空坠下。

    天空中突然出现几只蝴蝶,随后几十只,几百只,扇动翅膀飞起,迎着那铠衣而去。

    凌白衣嘴角浮现出冷笑,怜悯道:“可怜可悲的弟弟啊,铠衣有灵,自有其主,天道流转,岂是人力可为?你追了一辈子的杀神铠衣,即便是此刻,它会选择认同你这个废物吗?”

    那数百只蝴蝶绕着紫色战衣扇翅飞舞,缓缓化出白凌月的模样,洁白的衣襟上满是心血,此刻那苍白的脸孔却是异常激动,几乎忘记了呼吸!

    “凌家的铠衣,我的铠衣!”

    他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,“若非你是长子,你有何资格得到此物!论天资论谋虑,我哪里不如你了!现在我便要收回属于我的东西!而你,这个废物哥哥,将永远的长埋新延城,夜影武帝就此成为历史!”

    白凌月一下割破手腕,大手上占满鲜血,往那铠衣上抓去。

    “嗞嗞!”

    手掌触到那紫色,便冒出大量的白烟,掌心的血开始沸腾蒸发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十指连心,手中传来揪心的痛,白凌月忍不的叫了出来,眼中一片震惊和愤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我的铠甲,凌家的铠甲,为何我的血会没有用!”

    他一下疯狂了起来,不服气的猛地抓下,手掌顿时爆裂开,大片的血翻飞起来,随后被蒸发掉。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终于太痛,一下收回手,只剩白骨累累,没有血肉。

    “可怜可悲可叹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凌白衣仰天大笑起来,眼中一片胜利者的嘲讽,“凌白月,你的存在只是我登顶巅峰过程中的一个笑话啊!这件战衣从此不再属于凌家,而只属于我一人,我赐命它——夜影之铠衣!”

    目光一凝,单手掐诀。

    那铠衣在空中一旋,立即高飞起来,往凌白衣而去。

    道道紫气在凌白衣周身旋转,似乎要迎接那战甲,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白凌月气的浑身颤抖,那白骨手掌猛地握下,咬牙寒声道:“想不到不世的罗摩衍那之铠竟能被你炼化!但你以为就此赢了吗?”

    凌白衣冷笑道:“这夜影之铠衣与我融合后,赢的不仅仅是你这个蠢物,而是整个天下。你就安安静静的跪在一旁,看着哥哥登顶巅峰吧!”

    那铠衣周身的紫色和凌白衣逐渐融合起来。

    白凌月满脸的怒火突然消失,变得极度冰冷,道:“融合的这刹那,你应该没有多少抵抗力吧?”

    凌白衣瞳孔骤缩,射·出两道寒芒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突然心有征兆,抬起就要扬起六伤紫锋,却感到肘子上被人用手掌拍了下,将他的气力震散。

    随后一道冰冷的感觉贴近背脊。

    “啊?那是什么?!”

    许多人一下惊呼起来,只见凌白衣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金色大脸,露出诡异的笑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震,失声道:“金色语者!”

    苏涟漪在短暂的疑惑,一下震骇道:“金色语者,噬魂宗皇甫弼大人?!”

    那金色的大脸中走出一道萧瑟身影,先是一掌拍在凌白衣的右手肘部,将那六伤紫锋压下,随后单手掐诀,点向其背脊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道古怪的印记烙在凌白衣背后,那漫天紫气开始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的脸色沉了下来,隐约有怒气浮现,凌空喝道:“皇甫弼,身为一宗之主,竟然做此偷袭之事,你还要脸吗?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皇甫弼!他是七大宗主之一,最为神秘恐怖的噬魂宗之主?!”

    人群一下哗然开,各种震惊的声音此起彼伏,比见到端木有玉时还要惊骇的多。

    凌白衣只觉得一股钻心之痛传来,直接灼烧他的魂魄,身躯忍不住震颤下,立即如同坠下万丈深渊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铠衣缓缓的飞到身前停下,似乎融合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皇甫弼并不理会端木有玉的怒喝,只是冷冷道:“凌白衣,你有今日之结局,应该并不意外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凌白衣惨然一笑,那鲜血在嘴角显得有些妖艳,道:“出来混的迟早要还。但,能够杀我者,绝不会是你们这些渣渣!”

    他双瞳中骤然射·出无边冷意,左手掐诀,直接往自己胸膛拍下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股力量穿透背脊,震在皇甫弼的指印上,将其轰开。

    随后右手扬起,紫锋剑上飞起六道寒芒穿梭斩去!

    皇甫弼倏然暴退,盘古幡出现在手中往那六道紫芒打去,将六道紫气尽数震开。

    金色语者恍惚一下,便飞入盘古幡内。

    皇甫弼持幡而立,淡然道:“胸有豪情是好事,但悲哀的是,是否死在我等之手,由不得你选。”

    凌白衣的身体一下颤抖的厉害,似乎极冷一般,竟然双齿不断打颤。

    万一千大喜道:“终于将此恶徒止住了!皇甫弼大人,出手的正是时候!”

    白凌月也是面色冰冷,讥讽道:“哥哥啊,现在明白了谁才是可悲可怜吗?为了杀你,我们可是出动了四位超凡入圣的强者,你死也可以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我已将一道魂种打入你灵魂之内,它会不断地生根发芽,直至将你的灵魂吃掉。这个漫长而痛苦地过程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,拖得越久越痛苦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