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60章 剑意凌云
    掌势如山岳移来,排山倒海而下。

    凌白衣微微睁开双眼,周身紫光一闪而没,双眸如刃的射了出去,盯着明真明见,寒声道:“你们两个逗逼敢坏我好事!”

    惊天一掌之下,他竟然完全无视!

    明真明见大骇,在那目光下只觉得通体透亮,忍不住的战栗一下就暴退开来。那宝镜散发出氤氲之光,照的他们脸色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陈钟羲一掌落下,将整个洪流漩涡击溃,凌白衣竟毫无抵抗的硬抗一击,整个人随着那溃散的流光一道飞旋。

    白衣飘飘之下,那清冷的面容上,一片孤芳自赏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好一片清高傲绝,真令人想扇死他呢!”

    陈钟羲怒喝道:“太小觑人了!”

    他双手分开,化作两仪合一,一道太极图在掌心飞旋,喝道:“白虹贯日!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小心!”

    万一千惊喝起来,陈钟羲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凌白衣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陈钟羲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战意高昂,化作一道流光飞身而去,双掌拍出。

    万一千大急,猛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人贵在有自知之明,大长老你看你自己,有吗?”

    凌白衣轻蔑的一笑,抬起手来,一道紫芒在指尖闪现,冷冷道:“音刀。”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指尖紫光微微一荡,震出金属般的颤鸣,一股无形之力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陈钟羲的掌势立即被劈成两半,音刀之力透体而过,大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顿时整个人气势急衰,瞬间萎靡下来。

    “念在你帮我祭炼宝甲有功,这一刀不杀你,滚吧。”

    凌白衣轻声一喝,陈钟羲顿时犹如锤击,“砰”的一声就震飞出去,一抹鲜血横洒在长空上。

    数百武者全都瞠目结舌,平时在他们眼中高不攀,实力通天的大长老竟然如此不堪一击!

    万一千怒极,赤龙杖当成朴刀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凌白衣轻身一跃便躲了过去,身体如同柳叶不断往后飞退,嗤笑道:“万一千,还有何手段尽数使出吧,若是就此技穷,那就是你殒命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本座之命,还轮不到你来取!诸位同道,放开手脚来与这魔头殊死一战吧!”

    万一千大声怒喝,想集众人合力围歼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拐杖挥舞的虎虎生威,密不透风,招招都点向凌白衣的要害。但他知道这些都并无卵用,唯有联手才有取胜之望。

    商盟众人顿时一冲而上,围着凌白衣进攻起来,数道人影在空中不断闪现。

    凌白衣双手负于身后,只是不断的闪躲,口中说道:“万一千,钱生,韩君婷,丁山,苏涟漪。很好,没死的都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他右手在身前画圈,一片紫光闪现出来,一道剑形如影如蛇,缠在他手臂上。反向划了半个圆形,一股恐怖的剑力凝成。

    李云霄惊道:“危险快退!”

    现在苏涟漪是他的人,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死。

    苏涟漪一惊,不敢再欺身上前,而是伊言后退起来。

    韩君婷亦是心中大骇,在六伤紫锋出现的时候她就感受到了一片心惊,此刻更是待不下去了,急忙纵身而退。

    钱生急道:“一千和丁山兄,这里就交给两位了!”

    万一千沉声道:“你们退下,超凡入圣之下皆是蝼蚁。”

    凌白衣嗤笑道:“哦?现在想退,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右拳在长空一击,顿时呈半月形散开,其内蕴含无穷凌厉剑意,追着几人斩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钱生手中一块金色的算盘,横在身前挡住,十余枚算珠尽数崩了出来。他一口心血涌上咽喉,但还是强行咽了下去,眼里一片惊恐,再次飞退开。

    万一千拐杖一扔,在身前化龙,直接向着那剑意打去。

    丁山满脸凝重,这是他第一次和超凡入圣的强者殊死搏杀,显得异常小心。他手中是一柄三尺长剑,呈古铜色,没有一丝光泽,就像是普通的黄铜,手腕一转就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三股力量相互轰击之下,震起惊天光芒,一层层的荡开。

    四周围着的武者全都震出内伤,吓得急忙后退,不少人更是直接被余波震的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好恐惧!这便是超凡入圣之力吗!”

    人群中一下骚动起来,都是没命的往身后逃去。

    苏涟漪回到李云霄身侧,惊骇道:“这力量太恐怖了,商盟能赢吗?”端庄的面容上露出了惶恐之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放心吧,天塌了还有高个子扛着。丁山和万一千可不是菜鸟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和丁山联手之下,将那拳风剑意压住,形成短暂的平衡,但余波却一浪胜过一浪,不断冲击着新延城。

    凌白衣始终傲然而立,左手负于身后,在两名超凡入圣的联手之下,身躯终于被压迫的不断后退,但脸上神色没有丝毫涟漪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他左手抬了起来,轻轻一扬,一道剑音震颤,随后便是紫光落下。

    一柄古色的紫剑落在身侧,随着左手的印诀而动,六伤紫锋上射·出二道剑意,在空中爆旋开,斩向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的动作瞬间一滞,同时感受到了恐怖的剑招,不敢再过分逼近,皆是纵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两道紫色剑气在空中飞旋后倏然炸开,如同两朵星云。

    凌白衣双手负于身后,踏步而来,从两道星云之间走过,白衣翻飞之下,有雪花涌起,顷刻间出现漫天大雪。

    他凌空一抓,那六伤紫锋铮然一动便飞驰而来,抓在手中舞出一道剑花,往两人身上斩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万一千和丁山惊怒不已,不敢硬接对方剑招,凭借超强身法在空中一遁,直接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超凡入圣,怎么差距会如此之大?!”

    远处之人尽皆骇然起来,万一千和丁山都是超凡入圣的存在,联手之下竟被凌白衣逼的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明真明见也是眼里一片惊恐,明真道:“凌白衣太强,今日之局怕是商盟麻烦大了,我二人先走一步,以免被牵连进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双手舞动起来,将妙相宝镜一卷,便要跨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两人刚才坏我好事,就不要走了,永留新延城的废墟内吧!”凌白衣眼中闪过一道杀意,长剑横空一斩。

    一道紫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明真明见两人的遁光顿时被劈开,两人化出身形落了下来,站在空中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明见手中抱着的宝镜突然“嗡”的一声破裂,镜面碎成无数光芒。

    两人的面容完全呆滞,没有任何神采,就好像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突然间从两人的腰间飙射出数道鲜血来,喷的老高。

    两人终于齐齐从腰间裂开,变成几截碎尸从空中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明真明见一死,给众人带来的视觉冲击极大,都是惊骇的不断后退,有些惶恐起来。

    万一千急道:“丁山兄,再不出全力的话,今天就真的要栽在此地了!”

    丁山脸色难看异常,道:“希望一千兄也能全力施为,不要抱有任何幻想!”

    万一千道: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似乎为表诚意,他一下抓起赤龙杖,上面符文不断解封出来,顷刻间化成一并赤色长剑,上面有龙形踊跃,寒光照水。

    “天地同流,见龙在野!”

    赤色长剑一斩,龙影咆哮而起,迅雷不及掩耳,斩落过去。

    凌白衣紫剑扬起,直接劈斩式落下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恍惚不定,那道龙影似乎受到极强之力的压制,身躯在空中颤抖不停,随后一下裂成两半,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剑势不减,照着万一千击落下去。

    万一千大骇,猛然飞身而退,躲过那恐怖一击。

    凌白衣身影一动,便要追上,突然四周浮现出彩光,竟是一道道丝线,像是春蚕吐丝,将他绕了起来,每到丝线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,有种如梦如幻之美。

    “九极之光,焚天!”

    “嗞嗞嗞!”

    那无数光芒如琴弦般颤抖,一道道崩开,往凌白衣身上刺去,犹如无数金针,纵横交错,更是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凌白衣目光一凝,身躯稍前倾,六伤紫锋在身前不断划出凌厉至极的光圈。

    大圈套小圈,一下演化无数,那密密麻麻的光针射·入其内,尽数被绞碎。

    万一千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上空,双手飞速结印,一道巨大的光圈在他身后浮现,里面有无数剑气流转,组成一道巨大剑轮,如烈日临空。

    “大日剑印!”

    他袖袍一扬,双掌中金轮飞旋,急速拍下。

    那剑轮流转,好似日落西斜,金光一片。

    凌白衣瞳孔骤缩,第一次射出凛冽的杀气,周身紫芒不断流转。

    丁山也深吸口气,左手一抓之下,一面三角小旗出现在手,凌空一招。

    顿时风雨雷电冰霜雪,漫天气候不齐。

    “七绝旗!”

    丁山将小旗一扔,自行解封展开,往凌白衣飞去。

    漫天白雪突然飞舞而起,凌白衣持剑而立,左手双指点在剑身上,长空浮现异象,一片紫气东来。

    随后凌白衣身侧涌起夺目光辉,整个天地间只剩一片白雪,紫气峥嵘,剑意凌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