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59章 紫色铠甲
    此刻,陈钟羲盘腿而坐,悬浮在青铜古战台前,喝道:“不得分神,所有人集中精力,将凌白衣彻底炼化成渣!”

    数百人都是精神振奋,若是能够击杀凌白衣,足以值得骄傲一生了。

    都是卯足了劲,不断地打出各种诀印,光柱在空中相互辉映,组成巨大的浩瀚伟阵,滔天的力量涌入青铜古战台中,一副庄严肃穆,极乐净土。

    大阵内外都是安详恬静,受到阵力的影响,不少人脸上露出迷茫和虔诚之色,几乎要双膝跪下。

    明真道:“不知要多久才能炼化凌白衣,不如我二人借这宝镜之力一观如何?”

    这句话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,狐疑的看着那面镜子,虽然不凡,但要说可以穿透世界之力窥视青铜古战台内部,都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明见似乎有些犹豫,道:“这宝镜只是真正妙相宝镜的仿制品,能承受住穿透之力吗?”

    明真笑道:“试试就知道了,我很想看看凌白衣死前是什么样子,想必大家也都有此需求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武者叫道:“若是大人真有法子显现出其内景象,大家都非常渴望一观呢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缓缓出现一道人影,正是端木有玉,悄无声息的站在不起眼的角落中,眼里闪过讶异之色,托着下巴凝思道:“这还真的是妙相宝镜的仿品,这两个逗逼是何人?”

    他一出现后,立即察觉到了数道神识落在身上,原本单手掐诀想要推算什么,一下停了下来,轻轻一笑后便放下手,像是个常人般站在人群里。

    明见道:“那好吧,以你我二人之力,激发这宝镜的最大威能。”

    两人顿时掐诀起来,一左一右做着完全相反的动作,数道印诀打入宝镜中,顿时显现出一片灰蒙蒙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怎么,界力太强照不穿吗?”明真惊问起来。

    明见双眉紧锁,也不知是何情况。

    李云霄则是双瞳骤缩,一下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那白茫茫的一片正是世界之力初开时的景象,他曾经在山河鼎中经历了。这青铜古战台到底是何来历,竟能有相同的威能。

    其实古战台本身并不具备世界之力,而是大往生极乐阵的阵力所凝,依靠无穷星辰之力转化为大往生极乐一界,这才产生了如同圣器初开的朦胧之景。

    在朦胧之中,若隐若无,有道身影凌空而坐,单手掐诀。

    一道朦朦紫光在他身上游走,如龙如马,不断变化形态。

    李云霄惊道:“不好!凌白衣在吸收世界之力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大骇,望向那妙相宝镜,却全是一副疑惑之色,仿佛什么都不曾看见。

    万一千忍不住道:“飞扬,你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身躯一震,皱眉道:“难道诸位都看不见?”

    明真道:“世界之力太强,宝镜根本无从穿透,李云霄你真能看见什么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凝目望去,在那白芒一片中盘坐修炼的的确是凌白衣无疑,而且身上那道紫光流动,正是他的本命玄器——六伤紫锋!

    “这破镜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,但的确是凌白衣在吸纳世界之力修炼。”他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陈钟羲的眉头直接皱成了“川”字,道:“这……不太可能吧?”

    明见道:“既然宝镜不能显像,怎么可能看见呢,李云霄你故弄玄虚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就算我故弄玄虚吧,总之该做的我做了,该说的我也说了。至于如何判断,那就是一千兄和陈钟羲大长老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和陈钟羲有些为难起来,互相看了一眼,都不能下决定。

    “丁山兄,钱生兄,韩大掌柜,以几位之见呢?”万一千转身询问道。

    钱生道:“此事已非我之能可以判断,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微微点头,道:“我与钱生会长的意见一致,但,云霄公子身怀月瞳,有窥天之能,不可不重视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望向丁山,道:“丁山兄不知如何想?”

    丁山脸上没有任何情绪,完全看不出内心想法,也是万一千心有所忌,对他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丁山开口道:“宁可信其无,不可信其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万一千瞳孔微缩,道:“何解?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姑且凌白衣就算真的在里面修炼,以他此刻的修为想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,几乎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们等得起。但如果盲从李云霄的判断,将古战台打开放其出来的话,岂非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抚掌笑道:“不错,就照丁山兄所言。大长老,一刻也不要停,权当凌白衣被困其内,但大家谁也不能放松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数百布阵之人都是面色凝重,更加认真和专注起来,李云霄所见之景似乎是他们的耻辱,都是面带愤色。

    明真笑道:“楼主大人放心,以我二人之见,凌白衣多半是要完蛋的。大往生极乐乃是上古三大凶阵之一,困入其内者绝无幸免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心中也是这般想法,只是有种阴郁之情在内心挥之不去,让他愈发烦躁,不时的看看李云霄,对方却是一脸淡然,几乎和丁山一样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李云霄神色未动,但内心却是涌起滔天巨浪,盯着那宝镜中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在他的双瞳所见下,凌白衣的确是在吸收世界之力,洁白的身躯上除了那六伤紫锋的光芒不断闪动外,还有淡淡的紫气在身前凝结。

    那紫气越来越浓,慢慢化成一件铠甲模样,越发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铠甲精致细腻,巧夺天工,几乎可以覆盖全身任何一处窍穴,那头盔像是半张脸孔,上生出双角,极度的诡异可怖。

    李云霄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,喉咙中发出“咕噜”声。月瞳不仅可以一目千里,摄取五感六识中的“视”,同样能够感受到“气”,那铠甲上散发出来的澎湃之力,令的他也一阵心悸!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铠甲!”

    他心中大骇异常,当世之上,甚至传闻之中,能够搜索出来的铠甲资料在脑海中逐一闪过,没有一件能够匹配。

    论他的所识之中,魔天铠已是难以超越的存在,但这件铠甲给他的感觉却还在魔天铠之上。

    “凌白衣从哪弄来这么一件东西,而且这铠甲上的气息与他自身的杀戮之气如此契合匹配,当真是天衣无缝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心情变得凝重起来,凌白衣的实力已经是登峰造极,若是再配合这铠甲之力,整个新延城内除非傲长空真的在此,否则再无人可以匹敌!

    此刻凌白衣的面容十分安详淡定,手中的诀印变得非常缓慢,但却古怪至极,每一下都引动铠甲上的源阵,似乎完全是配合这件玄器的手印。

    “炼化玄器!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惊,他终于明白凌白衣在做什么了!

    并非自己修炼,而是借助这世界之力炼化这件铠甲!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他并未完全炼化此物,但这般熟练的动作和契合,估摸也差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额头上渗出冷汗来,丁山的分析的确没错,即便真的在世界之力内修炼,短时间内绝无可能再行突破,但谁能想到凌白衣却是在其中祭炼玄器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所有人都静静的等着,只有那数百名强者不断打出诀印,维持那青铜古战台的运转,一个个累的汗水浸透衣裳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了,死了吗?”终于有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声,立即引起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万一千始终阴沉着脸,内心的烦躁之感越来越强,以武者的本能是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种心烦意乱的,他望向李云霄道:“飞扬,你现在所见的景象如何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一千兄既然不信我所言,等会自己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脸色难看至极,心中似乎生出一丝悔意。

    “宝镜有变化了。”明真突然叫了一声,道:“莫非是彻底炼成渣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一下往那妙相宝镜上望去,只见先前的朦朦一片开始浮现出水纹一般的波动,好像力量有些紊乱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大量的紫色从其内浮现,开始在宝镜上闪烁,一片凌乱之中似乎可见一道白色身影。

    “没死!!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万一千惊怒异常,内心的不安终于得到证实,大喝道:“将古战台收起!”

    陈钟羲内心涌起一股巨大的挫败感,虽不知是怎么回事,但显然大往生极乐阵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“撤阵!”

    他不得不大喝一声,当先飞了起来,无数光柱顿时凌乱的往四下散去,最后众人尽皆飞退开,全是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青铜古战台缓缓升起,一片星云在四周浮现。

    那洪流般的漩涡再次涌动,越来越大,一道白色身影如同苍穹之间的一抹白雪,静静的坐立在那,亘古不变。

    陈钟羲再次心神受创,怒火攻心之下,一口血涌上喉咙,满满的颓败之感。

    “凌白衣,该死!”

    他咬牙一喝,飞身在那青铜台上,五指一抓,无数灵气涌入掌心,猛地拍了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