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49章 命运从来不由人
    “呵呵,满招损,谦受益,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丁山轻轻品着香茗,笑道:“这天下间远胜我者大有人在,没什么可自傲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也端起茶杯,轻吹着上面的热气,散发出滚滚浓香,这才轻呷了一口,道:“人贵有自知之明,可惜这样的人不多。”

    丁山苦笑道:“有自知之明顶多活得久一点,有绝强的实力才能屹立不倒。我本想置身事外,胖瘦头陀却说凌白衣要取七位商盟会长的头,真是飞来横祸,想躲也躲不掉啊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笑道:“当初你不也大力赞同对付凌白衣的吗?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那是为掩饰炼丹之事,让万宝楼全力做准备应战而无暇顾虑我,否则以我的性格,怎会做出这般冒失之举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点头道:“这的确是个很好的契机,否则召集十八名九星武帝炼丹,怎么会被万一千死死盯住。但现在已经没了退路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你觉得我们能赢凌白衣吗?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不是我们,是你们。若是齐心协力自然是可以的。万一千的力量很大,而且他也不是一个人。再者不说远的,即便是你丁山,我也不能尽数看透啊。”

    丁山哈哈一笑,道:“苍梧穹大人说笑了,我一介商贾,没什么靠山,全凭自己小心翼翼的走到现在。加上大人的支撑和自身机缘好,这才迈过了武道门槛,即便如此,在大人等真正呼风唤雨的大人物面前,也不过一只蝼蚁罢了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眼中闪着精光,盯着他道:“正因为你没什么靠山,凭借自己一人韬光养晦走到这步,着实不简单。若说商盟里有哪些人可以令得我忌惮,也就只有你和万一千了。”

    丁山诧异道:“万一千竟有如此强大,可以令的大人忌惮?”

    苍梧穹微微一笑,道:“万一千的来头可不小,若是以后有机会的话,你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也罢,既然大人不愿说,那自是有隐情。我现在只想如何从这场危机中活过去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笑道:“以你的能力即便不敌,自保是绰绰有余的。至于胖瘦头陀来了,傲长空多半也是看热闹的。毕竟万一千放言围剿凌白衣,可是天下震动的大事,谁不想来一见呢?”

    丁山叹道: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可惜的丁玲儿这个丫头,是一枚绝好的控制李云霄的棋子,被万一千这样一闹,彻底失去了效用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的神态第一次变得凝重了起来,道:“李云霄暂且不要去动他,此人有天命在身,十分古怪,想要杀他怕是极难。”

    丁山心中微动,道:“看大人这副模样,莫非也有想法?”

    苍梧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,那凝重之色顿时化开,恢复一片淡然的笑意,道:“丁山,你想套我话。”

    丁山一笑,道:“大人不言,那就是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有些事你还是少知道的为妙。凌白衣之事也不用担心太多,万一千手段通天,即便不敌也必有自保之能。”

    丁山抱拳道:“多谢大人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微微点头,便不再言语,拿起书来继续品读。

    天一阁外,李云霄和苏涟漪压着老赖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天觉便带着丁玲儿前来换来。

    丁玲儿的脸上还满是茫然之色,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见到李云霄后内心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云霄大哥,赖老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丁玲儿一下回到李云霄身边,看着两派人互相敌视的样子,内心一阵紧张。

    李云霄叹了口气,爱怜的抚摸着她的额头,道:“命运从来半点不由人,玲儿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丁玲儿心脏猛烈的抽搐一下,道:“是不是云霄大哥和我爹闹矛盾了?没关系的,有我在其中回转,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微痛,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丁玲儿转过身来抓住老赖,急道:“赖老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老赖也是长长叹息,双手抱拳道:“小姐,以后多多珍重。”他转身便和天觉联袂而去,留下丁玲儿呆滞在风中,内心一片凌乱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涟漪也是长长叹了口气,上前来牵着她的手,道:“丁山并非你亲生父亲,而你弟弟丁鹏也已经被丁山杀了。”

    丁玲儿浑身一颤,脑子“嗡”的一下差点短路,几乎站立不稳,“什、什么、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云霄有些责怪的瞪了苏涟漪一眼,也是满脸的暗淡,这样的事发生在谁身上,都怕是一时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他爱怜的将丁玲儿揉在怀中,轻声道:“苏涟漪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胸襟被泪水浸湿,怀里传来丁玲儿悲惨的大哭,已经泣不成声,那娇弱的身躯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动不动的站着,并没有安慰什么,只是不断的轻抚她的秀发,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因为这个时候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,唯有时间的流逝才能渐渐洗涤悲痛。

    渐渐月上城头,丁玲儿的哭声早已嘶哑,微不可闻,再随后终于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涟漪轻声道:“云霄大人,玲儿小姐就交给我来照顾吧。万一千派人传讯过来,让你早些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轻摇手,将丁玲儿抱起,道:“无妨,有我照顾她便可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叹了口气,也不便再多打搅,转身便离开。

    李云霄眉心处光芒闪动,抱着丁玲儿直接踏入界神碑里,一下来到水仙的修炼之处,道:“水仙,玲儿便暂且交给你了。我在她身上加了一道印诀,可以减轻她的痛苦,应该会睡比较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之前李云霄便和水仙沟通好了,整个界神碑内也只有她一位女子,由她来照顾丁玲儿是最为合适不过的。

    水仙早已是大颗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下,轻啜道:“玲儿姐姐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每个人的机遇不同,各有各的命运,这一切也都是她命中注定的劫难,必须由她自己坚强的去承受。”

    水仙给丁玲儿轻轻盖上被子,道:“我会照顾好玲儿姐姐的,云霄哥哥还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点头,看着丁玲儿那满脸的泪痕和憔悴,瘦比黄花,也忍不住心中难受,一闪之下便消失在界神碑里。

    他独自望着长空沉吟片刻,便化出一道雷光往万宝楼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天空层层叠叠的压了下来,像是崩塌一般,卷起无数风暴,将那一道雷光吞噬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骤变,一道剑气从指尖射出,直接将风起云涌劈开,那恐怖的力量被一分为二。他纵身一跃便出现在百丈开外。

    那恐怖的龙卷之力还在空中蔓延,目不能视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微缩,在他妙法灵目之下,立即看见了敌人所在,冷剑冰霜一下刺去。

    剑气如虹,斩裂天空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所有风暴在这一剑下湮灭,只见一道身影从虚空中闪现而出,变幻着身法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一声,道:“原来是你这个蠢物,给本少留下吧!”

    他身体一闪,便咫尺天涯,出现在那人身前,将去路挡住。

    那人大骇,猛地停下身躯来,讪讪笑道:“果然是古飞扬,厉害,厉害。”笑嘻嘻的样子竟是胖头陀。

    李云霄长剑指着他,杀气大起,寒声道:“还有更厉害的呢,那你的头来尝吧!”

    胖头陀感受到那剑锋,吓得急忙暴退,哆嗦道:“古飞扬,你别乱来啊,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开玩笑很容易开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胖头陀忙道:“我知道了,以后再也不敢开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微皱,道:“看样子你不蠢啊?还知道怕死?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胖头陀一下嬉笑起来,那模样人畜无害,一脸阳光。

    他身侧的空间微微一转,瘦头陀也露了出来,道:“古飞扬,抱歉啦。是我没有看好他,让他跑了出来,我这就带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下化作遁光就要走,却一道透入骨髓的寒意袭了上来,令的浑身一颤,再次化出真身。

    漫天的剑气飞舞,一片剑之海洋在长空荡漾。

    “抱歉就可以走了?那本少先砍下你们的狗头再跟二位说抱歉了。”李云霄寒声道。

    胖瘦头陀看着他提剑而来,都是脸色发白,急忙道:“别乱来,别乱来啊!”

    瘦头陀急道:“不过开个玩笑而已,你这人就这样经不起玩笑嘛?心胸真小哇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没错,本少就是小肚鸡肠,睚眦必报。谁敢动我一根头发,我就要斩他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那剑上的寒光凛冽,照耀而来,在两人两腿间晃动,吓得两人直哆嗦,直接捂着第三条腿,冷汗暴流。

    胖头陀哆嗦道:“你、你、你要怎样才肯算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先告诉我傲长空是否来了,其次再交代下对我动手的意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