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48章 判若两人
    钱生也忍不住笑道:“两位的智商过人,不知该如何劝架?”

    胖头陀嘿嘿道:“你们没看见吗?我二人一出现,万一千和丁山就自然停手了,这就是智商。”

    大伙都是一下无语起来,细思一下倒也的确是,也不知这两人是真傻还是装傻。

    万一千没好气道:“我商盟内斗,与你两个蠢物有何干系!”

    瘦头陀道:“也不知谁是蠢物,凌白衣都已经进城了,你们还在这胡闹,无异于自取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,万一千更是浑身一颤,震惊道:“此言当真?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胖头陀道:“我看见了他在天一阁和李云霄一战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云霄身上,更多的是惊愕。

    李云霄骂道:“你这蠢物!老子当时全神贯注的对付凌白衣,却没发现你躲在周围,否则必然拖你出来打一顿!”

    万一千震惊道:“飞扬,难道是真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讪讪道:“我的确在天一阁的时候遇上了凌白衣,并且和他交手一招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脸色大变,满脸责备之意,十分不快的问道:“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结果就是我身负重伤,他扬长而去。”

    钱生道:“你觉得他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李云霄凝眸道:“强,比当年交手的时候要强许多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,气氛非常压抑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大家不用担心,一千这人我了解,没有把握的事他是不会做的。想必早有完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哼,对付凌白衣谁敢说自己有万全的把握!”

    万一千显然是生气,如此大事李云霄居然没告诉他,“不过凌白衣这般自负,来了也不现身,显然是要等到三日后的斩首大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斩首大会是什么?”李云霄愣道。

    众人更是惊愕的样子,钱生无语道:“斩首大会你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李云霄摇了摇头,道:“斩谁的首?凌白衣?”

    钱生解释道:“死神八象排名第二的东门远,当日栽在红月城内,现已被万宝楼控制起来,打算三日后处斩。这也是万一千大人确信凌白衣一定会来的原因。因为凌白衣够狂,够自负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冷笑道:“现在看来,果然自负的可以了!那本座就三日后布阵以待,送他归西!”

    瘦头陀道:“就是呀,这么大事的,你们还在这打打闹闹的。据我得到的消息,凌白衣为了给你们长教训,打算用一根竹竿将你们商盟七位首脑的人头窜起来,竖在城门口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嗞!什么!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气,想到那场景,不由得心底生寒,还未战就先怯了。

    丁山也是脸色大变,厉声道:“瘦头陀,你的消息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可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瘦头陀用双手捂着嘴巴,道:“爱信信,不信滚。不过你也滚不出新延城,因为你的脑袋也是凌白衣要取之物呢。”

    胖头陀大笑道:“哈哈,为什么不能说?告诉他们,是本胖爷打听来的,让他们知道本胖爷的厉害。不过以我之见,凌白衣的想法是绝对不能实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对商盟这么有信心?”瘦头陀翻着白眼鄙视道:“以我之前,三日后城门口的竹竿上,必然是要多七个脑袋的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等人都是面色大变,怒形于色,狠狠的盯着瘦头陀。

    胖头陀嗤笑道:“要不我们来打个赌?输的人就得当孙子,以后出行的话就得四肢趴在地上,给赢了的人当坐骑。”

    瘦头陀猛地哆嗦了一下,惊道:“好恶毒的赌约啊!你凭什么这么有信心?倒是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冷笑道:“瘦头陀,小心祸从口出!你这蠢驴脑袋岂能想事?还是胖头陀的智商高,有见地!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两人,怎么智商差别就如此大呢!”

    胖头陀得意的笑道:“哈哈,一千大人所言极是!因为朱奇水和徐万森已经死了,尸体都被丁山一把火烧掉了。凌白衣就算有通天的本领,也绝对凑不齐这七颗脑袋了。所以我认为三日后城门口的竹竿上,只能悬五个脑袋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:“……”

    瘦头陀一惊,忙道:“真的是这样呢!嗞,幸好没打赌!”他双手放在心窝处,一脸的惊恐和后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万一千怒喝道:“两个蠢货,三息之内给本座滚!否则先拿你们的头挂城门去!”

    他身上暴躁的力量直接化形而出,凝成两柄鲜红的刀芒,毫不留情的就往两人头上斩去。

    胖瘦头陀一惊,都是大喊一声就化作一道遁光,顷刻间逃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两道刀芒斩了个空,将大地上的无数青砖掀起,两道恐怖的口子朝远处裂去。

    钱生道:“大人息怒,别被那两个蠢物气着了,当务之急便是赶紧演练大阵,确保能击杀凌白衣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显然被气的不轻,胸口剧烈起伏一阵后,才逐渐平息下来,转身道:“丁山,刚才之言你也听见了。你我已经在同一艘船上,该如何做,你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丁山缓缓说道:“若非是胖瘦头陀说出来的,我必然会以为是你故意施计激我。以凌白衣的性子,这样的事他的确做的出来,也极有可能会做。不得已,只能和你联手抗敌了。”

    钱生大喜道:“有丁山兄真心加入,胜算又大了几分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点头道:“嗯,丁山的实力的确能发挥大用。前提是要诚心诚意,若到了这个时候还耍阴谋诡计的话,那无异于自己找死了。”

    丁山冷笑道:“万一千你就放心,事情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楚的。对付你,我尚有把握,对付凌白衣则不可含糊。”

    万一千重重哼了一声,道:“那就好!我们这就回去,开始布置演练大阵,三日后让他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道:“我一下很好奇胖瘦头陀的行为,他们绝不可能无辜跑来新延城,并且和诸位通讯,多半傲长空也来了。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万一千道:“不错,此事的确值得商榷。但已经无暇多想了,先对付了凌白衣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点头,目光望向丁山,冷冷道:“玲儿呢?今日若是不将玲儿带出,我管你什么同一阵线,什么凌白衣凌黑衣的,必掀了你天元商会。”

    丁山脸色一沉,怒形于色。

    万一千想起答应李云霄的条件,顿时说道:“丁山,那丁玲儿既不是你女儿,又和飞扬情投意合,你何不做成人之美,成全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成全他们当然可以,只是李云霄一直不识趣,我天元商会的门始终向他敞开着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笑话,玲儿既不是你儿女,我自然要带她走,这与你天元商会何干?丁山,本少没空跟你闲扯,话搁这了,今日我不能带走玲儿,先杀老赖,再将天元商会夷为平地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丁山大怒,厉声道:“你还真当自己是破军武帝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尽可一试!”李云霄丝毫不让,冷声道:“这天下间能阻我之人不少,但你丁山决不在其列!”

    “狂妄无稽,那本座就要见识一下破军武帝的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丁山当场翻脸,一指就点了过来,一道黄光在指尖破出,击穿空间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万一千的赤龙杖扬起,将那道指芒挡住,劝道:“现在非常时刻,何必为了一位不相干的女子自乱阵脚?丁山,你不要犯糊涂。”

    丁山脸孔阴沉的厉害,道理他何尝不知道,只不过自己已是超凡入圣的强者了,居然还被一名武帝威胁,何况当着众多人的面,让他心中一口郁闷之气发泄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天觉,将那丫头带给他,把老赖换回来。”丁山拂袖而去,显然是万般恼火。

    李云霄见他妥协,也是心中松了口气,倒不是怕真和丁山干上,只是不知丁玲儿下落,生怕惹恼丁山后让玲儿更加危险,但现在看来显然是赌对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结果,算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万一千带着众人离去,开始操练大阵。李云霄则随天觉去换人。

    丁山回到总部内,直接走入一间密室中,里面也不知是幻术还是真实布景,竟是一片树林。

    里面有涓涓的流水,一条石子路通向一间茅棚小屋,苍梧穹正在屋前握卷品读,焚香袅袅升起。

    “胖瘦头陀也来了新延城。”

    丁山就着石桌坐下,拿起茶壶就倒了起来,澄碧色的茶水灵气四溢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苍梧穹并不为所动,只是轻轻的将书翻过一页,道:“新延城之事,天下瞩目,不管谁来了我都不会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对现在的局势有何看法?”丁山拿起一杯香茗一饮而尽,脸上带着笑意,丝毫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愠怒神色,好似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苍梧穹将书卷放下,轻笑道:“你倒也有心机,在外装作不可一世,膨胀自大,实则心思慎密,小心谨慎,即便踏入超凡入圣也不卑不亢,着实可怕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