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44章 指白雪
    苏涟漪一颗警惕的心倏然瓦解,在这片飞雪天下,彻底放弃了任何的抵抗,内心涌起深深的惧意和无力感,甚至有些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老赖也是脸色发白,他知道来人绝不是丁山。丁山即便实力增加的再多,也不会有这种苍穹般的深邃之意。

    漫天白雪飞舞,那洁白的身影落下,仿若一朵最纯净的雪花,静静的立在长空上,亘古不变。

    苏涟漪终于看清了来人,内心倏然颤抖,失声道:“凌白衣!”

    这一下呼叫似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量,整个人一下瘫坐在地上,提不起任何力气。

    凌白衣的身影与漫天景象契合在一起,无缝无间。

    白雪在他四周飘荡,洋洋洒洒,无尽长空尽数化作他的倒影,孤立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孔上暴起青筋,那月瞳几乎凸了出来,占据半壁脸孔,显得十分怪异可怖,异常狰狞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终于动了,双手在身前掐出一道诀印。

    一片剑光从周身涌出,化作三十六剑剑阵,往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无数剑意激荡,他抓住冷剑冰霜,抬起手来,整个大地似乎浓缩为一道影子,拉长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只剩下白色的雪和漆黑的影。

    突然一片雪花落下,无声无息,是整个世界中唯一的“动”。

    雪花本身并没有变化,却在几人眼里不断被放大,直至看见那晶莹剔透的冰晶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都在这一花内。

    “指白雪。”

    三个字从薄唇中轻吐而出,伴随着偏偏白衣而落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骤缩,整个身躯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,四周北天寒星剑尽数“铮”的一声震鸣。

    冷剑冰霜抖出一片寒霜,随后变得沉稳无比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眼中的涟漪刹那间消散,一片古井无波,深邃如星空大海。

    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一扫而空,整个天地间只剩下那一指白雪,还有他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不断的剧烈颤鸣,无数剑符和寒光涌出,在大地上飞舞,尽数汇入他手中剑里,剑意澎湃而起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空间里传来剑势崩断之声,所有北天寒星剑全部被一股力量震飞上天空,李云霄手中的冷剑冰霜也为之一沉,瞬间变得暗淡起来。

    剑尖上多了一朵雪花,晶莹透剔,就好像从来就在那,如璞玉一块,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手臂垂了下来,长剑刺在地上,整个剑身不断颤抖,雪花融成了水,流入大地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漫天的雪景渐渐散开,恢复一片晴朗天空,之前的一切就像是梦幻一场,那样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苏涟漪揉了揉眼睛,有些迷迷糊糊,刚才所见是真的吗?

    她不确定,但转头望去,李云霄却是脸色苍白如纸,月瞳也早已不见,提着冷剑冰霜的右手颤抖的厉害,无数明晃晃的长剑凌乱的散落在四周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吐出一口血来,殷红的鲜血落在雪白的地上,分外刺眼。这一刻他的全身都在颤抖,像是巨大的恐惧被打入体内,现在全部释放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云少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苏涟漪渐渐恢复了气力,急忙过去将他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摇了摇头,但面色还是极度惨白,咳出了几口血,突然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哈,哈哈!”

    不断地有血从口中吐出,但他还是忍不住的笑,并伴随着剧烈的咳嗽,“好强,真的好强呢!你是要从我身上找回当年一败的屈辱吗?哈哈哈!好渴望更进一步,再把你踩在脚下蹂躏呢!”

    苏涟漪听得浑身发冷,刚才那股气势下,她就连半点反抗之心都生不起来,眼前这人却还想要一战。

    老赖也是脸色苍白,在刚才的威压下早已双膝跪地,此刻还在不断哆嗦颤抖。

    李云霄吞了一些丹药和天材地宝,缓过神来,将满地的北天寒星剑收起,才道:“凌白衣已经来了,万宝楼还在睡觉吗?或者这次并不会有想象中的激烈,很快便会结束呢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惊道:“云少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扬眉道:“谁知道呢,不管如何,很快就会有结果了。局势越来越有意思呢,我必须尽早将玲儿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凌白衣!”他咬牙骂了一句,原本刚刚突破到九星中阶武帝,信心满满,即便是强行闯入天元商会救人也不在话下,却不想正面对了一招,当即落得重伤。

    不能再耽误了,李云霄直接化作一道雷光,消失在天一阁的院内。

    苏涟漪满是复杂的神色,内心的情绪波动也难以平复,感觉就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劫后余生般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天下巅峰的力量吗……”她苦涩的笑了一声,道:“这么多年来,我真是井底之蛙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化作雷光,在长空上风驰电掣,以极快的速度朝星月斋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龙,刚才那股力量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强,比当年还要强大的多。”车尤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,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一笑,道:“凌白衣的天赋本就天下无双,二十年过去了,必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好想和他一战啊!”他只觉得自己的血液不断的热起来,战意激昂。

    车尤嗤笑道:“一战?你太抬举自己了。即便是我,也未必能赢他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?切。“李云霄冷冷道:“抬举自己的是你吧?你是根本就赢不了,毫无指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的!老子是真龙法体,还有两柄世界之剑,神挡杀神!”车尤怒喝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哼道:“韦青都打不过,少吹点牛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车尤发狂道:“你妹的,信不信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片刻后,李云霄便来到星月斋总部。

    但韩君婷却不在其内,掌事之人认得他,急忙好生招待。

    “大掌柜去了万宝楼议事。”

    “万宝楼?”

    李云霄讶然一笑,道:“丁山踏入超凡入圣,一下吞掉了曼多和雷风商会,万一千终于坐不住了吗?啧啧,内忧外患,能将万宝楼的全部力量都逼出来吗?”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再次化作雷霆,一闪就向着万宝楼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空中不时有武者强行御风而飞,都是往万宝楼的方向,每人脸上神色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还有许多是直接从静雅圣地而去的。

    在新延城的规定中,凡事在静雅圣地中的修炼者,当城池出现紧急事态时,必须统一接受商盟调配。

    这条规定虽然令人反感厌恶,但由于静雅圣地中开辟出来的修炼资源十分诱人,还是吸引了大量的散修武者,加上天下有几人敢在新延城闹事的,所以这条规矩从未应用过,而现在似乎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不少武者脸上都是深深的担忧,因为谁都知道新延城此刻面临的大敌是谁。

    但想到人多势众,商盟也是极为庞大的超级实力,即便是凌白衣也多半讨不得好,这才让留下之人内心淡定些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惊诧不已,暗想莫非万宝楼已经察觉到了凌白衣,开始大动作的集结武者了。

    他一下追上一名武者,叫唤道:“朋友,敢问这匆匆忙忙去万宝楼是何事?”

    那人被这悄无声息,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急忙推开数丈,警惕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友好的笑道:“我只是看大人都在匆忙赶路,这才忍不住找个人问问发生了什么事,难道是凌白衣来了?”

    那人盯着李云霄的脸孔,端详了好一阵,突然震惊的失声叫道:“你、你是李云霄!”

    李云霄愣了一下,皱眉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那人变得十分激动起来,哆嗦道:“认识认识!当初红月城上和北海闰祥一战,名震天下!又被红月城通缉了那么久,这天下间谁不认识你啊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摸着下巴想道:“一不小心成名人了,我要不要改个容换个貌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连忙道:“千万不要啊,偶像,你是我的偶像啊!”他激动不已,递上一张纸来,道:“偶像大人,求给个签名吧!当日姜家二小姐比武招亲,本来我也想去的,无奈差距太大,多亏有偶像大人为打败海族王子,为我人族争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给了他签了个名后,道:“敢问你们匆忙去万宝楼,可是为了凌白衣之事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正是,为了演练上古大阵,到时用来对付凌白衣。”

    “上古大阵?”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且不说上古大阵多数失传,即便有留下也多半是残损,加上天地规则演变,未必适合此地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愣,摇头道:“这些我就不懂了,这么多人一起去,定然是威力极大的那种。偶像大人,你也是去万宝楼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正是,我也去凑凑热闹,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不待对方回应,他的身躯一闪就消失不见,只剩下几道电弧“噼啪”的消散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万宝楼上空,李云霄一下显化出真身,立即无数神识将他锁定,并且各种威势如海浪般压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