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43章 风雪夜归人
    苏涟漪看着这些长老的模样,先是一阵无语,随后便感到深深的悲哀起来。

    难怪七大商盟里,原本处在顶端的核心四盟之一,想不到会第一批次就冰消瓦解,成为垫底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也深深的自责和反省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难得诸位有如此高的觉悟和情怀,真让我李某人感动不已。君子有成人之美,我怎能不成全你们的忠悌之义呢?你们将身上的储物玄器和贵重之物全都留下,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一下傻了眼,所有称赞誉美声全部停了下,场内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就连苏涟漪也是有些傻眼,脸色古怪的看着李云霄,再看看那些长老的模样,她内心忍不住的想笑,但还是得尽量憋着。

    “云霄大人,这,这太为难我们了吧。”一名长老脸色十分不好看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孔当即沉了下来,寒声道:“为难?意思是你们刚才所言都是骗我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即将发怒,那股威压让人每个人都是心中发寒,“只是……储物玄器……拿掉后我们就身无分文,只剩下本命玄器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怒喝道:“剩下本命玄器?一个个耳聋没听见本少之言吗?储物玄器和贵重之物都留下,本命玄器不是贵重之物吗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了眼,怔怔道:“本命玄器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步走了过去,身上的威势毫不隐藏的散发出来,更有金色光芒和雷电交加闪烁,将所有长老都压制的脸色发白,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当本少所言是空话吗?”李云霄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姐妹们,跟这畜生拼了!”

    一名长老气的发抖,凌空抓住一片柳叶刀,飞斩过去,吼道:“大不了一死,你狂什么狂!”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掠过杀机,寒声道:“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他一拳打出,空间在拳锋的压制下不断扭转,那刀锋贴近拳面数寸的地方停了下来,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完全制住,那长老拼了命的动弹,都无法再递进半分。

    “雷界!”

    李云霄口中一下轻喝,五指倏然一张,一道雷之结界从掌心散发出来,像天体的轴线,往四周散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在雷界张开之力的冲击下,身体瞬间就爆开,柳叶刀也砰然一声断裂。

    刀毁人亡。

    李云霄收了雷界,天空变回晴朗无云,只是天一阁内没有任何温度,除了苏涟漪外,每个人都觉得阵阵寒意袭来,不胜凉意。

    “逗逼,就这点实力还在本少面前谈分财产?还谈的有模有样的,脑子坑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屑的嘀咕几下,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众人。

    这话听在那些长老耳中,在上李云霄的目光扫过,都是浑身颤栗不已,一个个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又没力量,凭什么去分割天一阁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一句话让她们回到冰冷的现实——强者为尊,弱者如蚁!

    “云霄公子所言极是,是我们之前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长老急忙取下储物玄器和自己的本命玄器,小心的放在地上,抱拳道:“多谢会长大人多年来的悉心照顾,山不转水转,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她一刻也不想再多留,转身就化作一道光芒,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其余长老见她安然离开了,也都纷纷效仿。虽然肉疼无比,但显然性命更重要,而去以她们的实力,无论加入任何门派都能得到重用,根本不用愁资源。

    顷刻间所有长老都走的一干二净,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苏涟漪内心一阵惆怅,长长的吁了口气,突然间觉得天地间就剩她一人,有种空旷和孤独感。

    李云霄轻笑道:“这群没有人性,关键时刻各自飞的手下,要来干嘛?培养手下得好好跟丁山学学,你看看这些人,一个比一个忠心。”

    老赖脸孔抽搐了下,抱拳道:“今日之事既然云霄公子搅局,那我自是无功而返,相比会长大人也不会多加怪罪。就此告辞,还望云霄公子三思,不要与天元商会作对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忙道:“别急着走呀,我还想赖大人多留几日呢。”

    老赖脸色一变,道:“云霄大人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叹道:“我也没是办法,玲儿还被丁山抓着呢,我想看看能不能用你去换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赖道:“云霄公子多心了。玲儿小姐是会长大人心疼的女儿,只是她不听话被会长大人囚禁了起来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这样呀,但我还是不放心。不如赖大人带我去看看?”

    老赖皱眉道:“抱拳,玲儿小姐关押之处乃是天元商会机密,恕我不能从命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那就没办法了,大人还是留下来喝茶吧,其他的人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虽然语气平淡,就像是跟你聊天似的,却霸道的让人难受,同时也让人有种难以违抗之感。

    老赖脸上涌起怒容,沉声道:“云霄公子真要和天元商会作对吗?一直以来天元商会对公子的帮助也不少吧,都是共同进退,今日却要这般相对,在下有些寒心呐!”

    “寒心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这句话从你口中说出未免太奇怪了吧?本少的话放在这了,若是三日内不让玲儿完好无损的来见我,我就先杀你祭剑,再杀上天元商会去,让他丁山二十年的谋划变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转向天觉,淡淡说道:“将我的话带给丁山吧。”

    天觉心中一颤,那冷酷无比的道心竟然在那目光一瞥下闪过了恐惧,他看向老赖,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老赖沉着脸,一阵后才道:“你们先回去吧,将此地之事原原本本的告知会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天觉这才点了下头,一挥手下,众人同时化作一道银光,从天一阁内激·射而出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一下闪身在老赖面前,单手掐诀拍在他前胸。

    老赖大骇,急忙闪退,并且双手画圈,想要招架下来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,像是被烧红的铁烙了一下,痛的闷哼一声,便没有了痛感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胸口多了一处阵法,一隐而没。

    随后骇然的发现那阵法浮现在丹田上方,运转之下不断的渗入四肢百骸,将经脉锁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锁元!”老赖骇然叫道,满头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封锁元力之法千千万万,但每种法子都不尽相同,却有一个共性,那就是凶险万分,一旦没锁好,轻则损伤经脉,摧毁武道根基,重则走火入魔,当场横死。

    李云霄转过身并不理会他,道:“涟漪大人,我已将这老匹夫的丹田封住,你将他锁好,千万别被人救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道:“放心,我亲自镇守此人。现在整个天一阁里我要重新洗牌,组建自己的亲信队伍。”

    长老团冰消瓦解之事对她的冲击极大,现在几乎谁都不信了,并且各种想法在内心形成,打算重新改组天一阁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嗯,此事十分重要,有你亲自把守我就放心了。丁山此刻必然还在闭关中,稳固超凡入圣的境界,我去一趟星月斋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奇道:“去星月斋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找救玲儿之法。”他一步踏出,就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苏涟漪沉吟了一阵,抬起头来盯着老赖,满是冰冷和讥笑,正想嘲讽几句,突然一道雷光闪动,李云霄再次回来了。

    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,就好像从未离开过,而且面色肃然无比,竟是从未有过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苏涟漪一惊,忙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双眸微凝,并不作答,而是抬起头来,感受到着那天空的悸动。

    苏涟漪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却什么也没有看见,正待询问时,突然面色大变,瞳孔骤然缩紧,盯着那空中缓缓飘下的白点,失声叫道:“雪花!!”

    六月是绝不会无辜飞雪的!

    老赖也是一惊,抬起头四处望去,李云霄封了他的元力,五感六识也彻底被锁住,只能靠眼睛去看,辽阔的天空没有任何人影,但他也看见了淡淡的雪花,而且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难道是会长大人来救我了?他眼中一亮,满脸出现殷切的期盼之色。

    雪花持续落下,李云霄的身上披了一层白花,但他却依然斯文不动,如同雕塑般。

    苏涟漪也静静的站在一旁,满是警惕,双手早已捏出汗来。

    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,就紧张成这个样子,身平以来第一次,那种无形的压力让她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她偷偷看了李云霄几次,那清秀的面容迎着雪花,没有半点情绪。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动了,动的不是身体,而是眼眸,双瞳一下化作血色,变得妖异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间漫天雪花飞旋,凌空起舞。

    在那缤纷的雪花间,隐约有道洁白的人影,缓缓而落。

    整个天一阁上空变得美轮美奂,好似风雪夜归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