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41章 天一阁动荡
    苏涟漪脸色十分难看,怒斥道:“我们天一阁在议事,谁让你们闯进来的!”

    老赖笑道:“涟漪大人说的严重了,什么闯不闯的?天一阁和天元商会一向交好,彼此互助共进,亲入一家商会。”

    “亲入一家?”苏涟漪冷笑道:“你们这是在逼我投向万宝楼吗?”

    老赖道:“万宝楼也将成为过去,以大人的聪慧不会看不清形势的。”

    身后十余人一下将众人围住,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的杀气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苏涟漪内心吃惊不已,这所谓的金锋银芒虽然实力并不强横,但那股令人心悸的杀气却是从无数生死边缘历练出来的,一看就全是杀人的好手。

    但她脸上依然是讥讽的神色,嗤笑道:“丁山未免太自大了。靠耍阴谋诡计,祸害无数强者上位,这样的人迟早要被天下强者斩杀,我羞与为伍。”

    老赖一声叹息,道:“今天要血刃天一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狗,你也太猖狂了吧!”

    苏涟漪怒极反笑,喝斥道:“就凭这些不入流的货色也狂言血洗?再敢无礼就休怪本座送你们归西!”

    她元功运转,两道光芒喷涌起来,在长空交织凝形,化作一朵紫黑双色花,妖艳的颜色不断跳跃,恐怖异常。

    老赖脸色微变,双手捏拳,喝道:“大人真要逆形势而为吗?”

    “形势本就是人所为,废话少说,要打便打!想吃下天一阁,我便要撑破丁山的肚子!”苏涟漪一脸决然,不退半步。

    众长老也是惊疑不定,一人沉声道:“苏涟漪,你一人的意志怎么代表整个天一阁?我不同意和天元商会对抗。合则两利,对抗两害,我们本就是商人,难道要舍利求害吗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之前提议归顺天元商会的长老,众人的目光望过来,都是表情不同,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苏涟漪大怒,喝道:“宫巧贞,你竟已被天元商会收买!”

    宫巧贞在那强大的威压下有些心虚,但还是咬牙坚挺道:“我所言没错,难道阻止你独断专行将天一阁带入万劫不复,便是被收买吗!”

    苏涟漪扫过众长老的脸庞,都是神色浮动,似乎人心动摇。

    她阴沉着脸怒道:“即便要归顺也是我们商议后再行决定,而不是在别人的强压下屈服,这样有何尊严可言!诸位也都是名满天下的强者,难道这点脸都可以不要了吗!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众人都是脸上微红,随后都是脸上浮现愠怒,冷冷地盯着老赖。

    宫巧贞脸色一变,喝道:“诸位长老不要受她言语迷惑,天元商会一统商盟乃是大势所趋,赖大人亲自上门来劝导我等,这般诚心诚意也能被她挑起事端,我觉得以苏涟漪的能力根本不适合做天一阁阁主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脸色微变,有些哗然起来,都嗅到了阴谋和颠覆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能在这里议事的无一不是人精,这个关头谁也不会乱表态,随意站队,毕竟直接影响到将来的前程甚至此刻的性命。

    老赖笑道:“看来天一阁内还是有明白之人啊。涟漪会长,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句话很多人都懂,为何你却不明白呢?”

    宫巧贞双手抱拳,一脸虔诚的样子,说道:“赖大人,苏涟漪执迷不悟,不仅害己,还想将天一阁拖入万丈不复的深渊,我与诸多长老是绝不会答应的。还望赖大人看在同是商盟一脉的份上,替我们清理门户,罢免此人会长之位!”

    苏涟漪和众多长老都是脸色大变,震怒不已,这已经是内外勾结,强行逼宫了。

    老赖捋着胡须,点头道:“宫长老所言极是,同为商盟一脉,何忍见你们天一阁江河日下呢?也罢,我就为商盟的团结稳固贡献一点绵力吧。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,十余人顿时玄器出鞘,剑光刀芒一下映照的大殿内徐徐生辉。那些杀气凝合在一起,如铜墙铁壁,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苏涟漪身前的紫黑双色在那气压下飘忽不定,她单手抬起,五指掐诀,寒声道:“这便是丁山一直隐藏在身边的力量——金锋银芒吗?本座今日便让尔等成为历史。”

    指诀一变,那双色花凌空盛开,浩瀚之力绵绵不绝的涌出。

    顷刻间大殿内化作花雨,无数花瓣落下,洒向四方。

    每一片花瓣落在杀意结界上,如石子投湖,砰然一声震起波涛,顷刻间无数波纹在四周荡开,整个大殿变得恍惚起来,不断崩碎。

    “苏涟漪,休要猖狂!坏这总部大殿,你该当何罪!”

    宫巧贞一手抬起,顿时一道金光落入掌中,化作金蛟剪。

    双手将剪子打开,飞身剪了过去,“咔嚓”一声下,竟有蛟龙隐现,发出咆哮,在花瓣中雨前进。

    苏涟漪脸色一变,喝斥道:“叛徒,先送你归西!”

    她五指连变,一道道诀印打出,右掌化作漆黑,拍在那蛟龙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苏涟漪的手掌化作一朵漆黑之花,死死的压在它额头,不断有裂缝崩开。

    蛟身不断挣扎颤抖,嘶吼连连,极端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宫巧贞一下跃起,双手变诀,那蛟龙顿时化为一道金光飞回她手里,变回金色大剪子,飞身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正逢帮会巨变,她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来示好天元商会,才能在将来的道路上获得更多好处。

    况且既已翻脸,便再无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苏涟漪目光一寒,杀心顿起,当下必须快刀斩乱麻,先将宫巧贞就地正法,才能震慑住众人的浮躁情绪,稳住阵脚。

    她双手掐诀,如一朵莲花托在掌心,眉头出更是白光浮现,如同水镜一样张开,镜中一朵相同的花,光泽浮动,只是色彩不一。

    镜中花射出一道霞光,落在掌心,双花合一,五光十色。

    “无常两生花!”

    苏涟漪轻喝一声,眼中爆出杀意,双手一下拍出,击向那金蛟剪。

    宫巧贞心中大骇,知道这是对方的至强神通,以她之力根本接不下,但事已至此,只能硬着头皮,将全部元力灌入金蛟剪内,一道道金光蓬起,里面有蛟龙潜行。

    然并卵。

    那双色花落在金剪上,顿时一片春深似海,仿佛百花齐放。

    金蛟剪的力量完全被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宫巧贞心中大骇,惊叫道:“赖大人救我!”她抛下剪子就想逃走。

    苏涟漪面色冰冷,已下了必杀的决心,岂容她走,双手诀印一变,顿时百花凝聚成紫黑两色,往宫巧贞头上落去,势必取她性命。

    “猖狂!”

    老赖一声喝斥响起,随后便是一阵灰芒恍惚,一只长满老茧的宽厚大手拍了下来,往那双色花上压去。

    “叱咤掌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掌势将那双色花接下,但灵压震开,宫巧贞还是猛地喷出口血来,从空中震落下去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苏涟漪脸色大变,她的无常两生诀被老赖生生钳制住,两股力量在空中激荡不下。

    整个大殿在不断的恍惚中开始粉碎起来,一些较为坚硬的岩石材料则是爆开震飞,大部分都化作齑粉,消散天空。

    突然间一片银芒绽起,一道白色身影踏剑而来,双手合一化作剑势,直接点向苏涟漪眉心。

    那道剑势从两人对掌的灵压中挤开一道缝隙,像是一条墨线在水中散开,走着不规则的路径,缠缠绕绕,直接往苏涟漪眉心游走过去。

    看似有些绚丽美感,苏涟漪却是心中涌起无穷恐惧,若是被那条墨线剑气刺中眉心的话,几乎可以肯定必死。

    而所有长老都在一旁冷冷看着,她突然心中涌起一种绝望,感到身心疲惫,突然觉得也许死也没什么不好,自己一路走来就不知杀过多少人。

    出来混的,迟早要还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那道黑色的墨线剑气突然被什么挡住了,发出金属般的颤音,并且荡漾出细微的波纹,在老赖和苏涟漪两人的灵压之间蔓延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三人皆是一惊,紧紧地盯着那墨线首段,突然浮现出一只金色的手指!

    正是那指峰处溢出锐利的金芒,将那剑气拦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?是谁!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脸色骤变,老赖和苏涟漪也是内心震骇起来,只不过心情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那根手指从虚空中探出,慢慢变成手掌,一条右臂,随后是半个身子,直至完全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一张清秀俊朗的脸孔,双眸如星辰大海,嘴角带着邪邪的玩味之笑。

    “云少!”

    苏涟漪大喜,激动的惊呼一声,眼中微微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老赖一颗心猛地下沉,凝重道:“云霄公子!”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一笑,那金色的手指弯曲后一弹,“当”的一声将那墨线震的溃散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只觉得手臂一麻,几乎失去知觉,大骇下猛然暴退。

    随后李云霄五指成爪,竟然直接朝老赖抓去,漫天的灵压之力对他而言几乎虚设,金色身影在空中踏步,毫无滞留。

    老赖浑身一颤,几乎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即便正面对敌也自恃不是李云霄对手,何况是现在这般局势下,心神顿时失守,整个人凌乱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