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38章 玲儿身世
    李云霄惊奇道:“丁山会长此话怎讲?我现在状态挺好的呀,刚刚吸了那么多的灵气,浑身真元饱满,怎么会不淡定呢?我又不像是这些人,一个个成了药渣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羞愤恼怒的低下头去,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一人怨憎道:“飞扬大人,既然你早已看破丁山阴谋,却也不通知大家一声。亏你身为封号武帝,想不到人品却如此卑劣!”

    李云霄嗤笑道:“这位是谁啊,我认识你吗?自己蠢被人算计了,居然来怨我,也真够极品的呀。诸位,横行天下靠的不仅仅是实力,更是智商啊。”他手指着脑袋画圈圈。

    “还有,这位骑经年大人还等着事后找我算账呢。那三位流明府的高手,恨不能扒了我的皮,我提醒你们?我脑子有坑啊!”李云霄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啪!啪啪!”

    丁山拍手笑道:“骂得好!人在江湖,栽了也只能怪自己,现实就是如此残酷,输了便是输了。只不过云霄公子,难道你就确定自己赢了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双眸微凝,道:“我本就没有赌,何来输赢呢?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踏入这个大殿,便是将身家性命赌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淡淡一笑,道:“莫非你还想收我命?”

    丁山悠悠抬起手来,指着李云霄道:“这就要看你,而不是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嗤笑一声,道:“先不谈这个。我倒是很好奇,你如何将九阴九阳破厄丹改成这般邪术的?而且那阴阳鼎内的丹火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丁山眼中一亮,似乎来了兴致,得意道:“这就是本座这些年来潜心研究的成果。”他走到那阴阳鼎前,猛地一拍鼎身。

    爆响之下鼎盖飞起,一片华光闪烁出来,顿时丹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破厄丹?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激动的看着那丹药,几名强者更是想要从地面上爬起来,挣扎着过去,嘶吼道:“破厄丹……给我……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丁山怜悯的看了他们一眼,道:“不用挣扎了。这五枚丹药即便你们全部吞下去,也恢复不了了。”他一脚将身边爬过来的一人直接踢开。

    那人顿时被气劲贯体而过,当场横死。

    李云霄似乎有些恍然的样子,道:“我大概明白了,这个过程其实还是炼丹,只不过除了这五枚之外的丹全都化开了,被你当场吸纳进去。这样做的好处是不用担心丹药反噬,可以有条不紊的冲击巅峰关卡。啧啧,真是天才呢。”

    丁山满脸的赞赏之色,道:“不愧是破军武帝,一眼就看破了状况。除了这个外,关键的是我修改了阵法,这才能最大限度的将药材们的力量抽出来。可惜还漏掉了云霄公子和俎高原,这些药材们也没彻底抽干净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被云霄公子用掉许多,你这样白拿我的劳动成果,真的好吗?”丁山一脸的责备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当是会长大人给我发了个红包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拱手笑道:“恭喜大人跨入超凡入圣,从此成为这片天空下的绝世强者。大人现在境界还不稳,应当多多休息,我也不便打搅,先行一步了。”他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破军武帝真幽默呢。”

    丁山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,道:“难怪小女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。”他身影一闪,就出现在李云霄面前,五指成钩抓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身体一晃,就退了两步,一掌化作金色,拍在丁山手臂上,“啪”的一声将其震开。

    丁山一招落了空,心中微惊,原以为自己超凡入圣的实力,对付武道之下必然是手到擒来,却不想对方的样子还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他心中闷哼一声,再次变化招式,数道刺眼的光芒在指尖跳跃,直接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空间被刺破,那摩擦声令人耳朵生疼。

    李云霄身体化作青雷,一下爆开成九条雷龙往四周散去,避开那几道极光之力。

    下一刻雷光一闪,所有雷电尽数在大殿上空汇聚,化出他的真身,嘴角带着冷笑望了下来。

    丁山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,眼里满是难以置信的凝重,道:“你竟能轻松躲过我的攻击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说了会长大人刚刚晋升,境界还不稳,需要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丁山冷哼一声,阴沉的脸渐渐化解开,露出笑容来,道:“云霄公子有这般实力我很欣慰,这样将玲儿托付给你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一蹙,道:“玲儿在哪?”

    丁山笑道:“你放心,她现在很安全。怎么,才几天没见就想了?若是云霄公子有意的话,不如今日便由我做主,让你们喜结良缘,永结同心如何?这样我们便是一家人了。”他眨着眼睛,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李云霄沉着脸,道:“玲儿到底是不是你亲生?”

    丁山苦笑一下,道:“自然是我亲生。丁鹏的作用是阴阳平衡,用来做媒介。玲儿一女孩儿,若非我亲生,我养来作甚?”

    李云霄怀疑的看着他,那样子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姐姐是我的亲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丁鹏微弱的声音响起,挣扎着说道:“姐姐的腰上有一块和我一模一样的胎记,绝不是这个恶魔所生!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撕自己长袍,在腰部果然有一枚月牙形的胎记,用手指着道:“姐姐的胎记与我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下便将那胎记看在眼中,心里说不出的轻松,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逆子!”

    丁山寒声一喝,怒道:“大逆不道,死!”

    他一掌拍了过去,数道光芒在掌心交织交错,“轰”的一声,前方空间瞬间被撕裂的粉碎,丁鹏还未来得及惨叫就彻底的粉身碎骨了。

    “哼!我养了你十几年,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?这就是不孝的下场!”他面色阴冷,看着那满地的碎肉,一脸残忍。

    李云霄刚才感觉到危险,想要出手制止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想到丁鹏毕竟是丁玲儿的亲弟弟,身世发生这般大的变故,而亲弟弟又被养父利用后杀死,这般打击不知会有多大,他心中暗暗懊恼不已,有些责备自己没能将丁鹏救下来。

    丁山正色道:“云霄公子切莫相信那逆子所言,玲儿乃是我亲生爱女无疑,否则我岂会放心的将天元商会交于她打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怔了一下,这句话倒是突然解开了他内心的些许疑惑,难怪丁玲儿掌权天元商会的时候,整个商会的力量显得如此羸弱,原来丁玲儿并非亲生,所以核心力量始终掌握在丁山手中,从不曾下放。

    “您老不是已经将玲儿许配给了流明府的大少爷吗?一女不嫁二夫啊。”李云霄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,笑话了。什么流明府的大少爷,算什么鸟,是哪根葱?”丁山一下冷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丁山……你……你好样的!”景少宜原本蹲坐在地上给三位长老疗伤,听闻后一下站了起来,气的满脸通红,道:“你已经彻底开罪我们流明府了,等待你的将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道黄色极光射·入他的脑袋,话还未说话就像西瓜般爆开,当场变成一具无头尸摔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?!!”

    流明府三位长老瞬间傻了眼,很快便悲愤的惨叫起来,“少爷!少爷啊!我等无能,无能保护少爷啊!!”

    三人早已油尽灯枯,满头白发苍苍,一身的皱皮,此刻大哭下更显得凄凉无比。

    其余武者也都是心中悲凉,知道此次在劫难逃了,不由得都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丁山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难得三位长老如此忠义两全,我岂能坏他人节操,这便送你们去追随你们的公子。”

    三名长老也是被极光穿胸而过,当场喷血而死。

    朱奇水咬牙恨声道:“始作俑者当无后,丁山你必然断子绝孙!”

    “啧啧,多谢奇水兄对小弟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丁山优雅的笑了起来,脸上似乎还有一丝得意的神色,道:“小弟早有子嗣,只是一直不在身边而已。放心吧,如此他已经成材,将来成就必然不在我之下。倒是奇水兄,说话如此恶毒,小弟已经怀恨在心了,待会就去清查一下老哥的三族亲朋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不缓不急,没有任何色彩,就像是在倾诉一件生活琐事般,但听在众人耳中,却是忍不住的战栗,寒气不断从心底涌出。

    朱奇水目眦欲裂,嘶吼道:“畜生!罪不及家人,你这样做整个商盟都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多谢老哥提醒,我相信在场的诸位都是诚信君子之辈,是不会将今日之事到处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皆是打了个冷颤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徐万森铁青着脸道:“丁山,你若是杀了我二人,曼多和雷风商会也不会落在你手里,万宝楼和金钱帮可一直是虎视眈眈。若你能让我二人活下去,我们可以听命于你,等于你幕后同时掌控了三家商会,足以成为抗衡万宝楼和金钱帮的存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