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37章 真相
    俎高原虽然也是脸色难看,但并没有像众人一样被抽成皮包骨。

    但他内心也是大急,李云霄只告诉他提防,所以开始他也留了个心眼,并未被抽走多少力量,但也损失了不少力量,此刻更是被阵法和阴阳鼎压制住,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俎高原猛地一咬牙,开始缓缓的动起来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,他想强行撑着自己站起来,身体抖动的厉害。

    丁鹏也是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几乎站立不稳,颤声道:“爹,这是怎么回事?我感觉自己也快要被吸空了。”

    丁山急迫道:“别慌,你不会有事的。你只是传导媒介,随着大家力量的消失,你会有这般感觉很正常,再坚持一阵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丁鹏猛一咬牙,继续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此刻丁山双手飞快掐诀,似乎加强了对力量的吸收,身体表面翻起轻烟滚滚,不断涌入肌肤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毫不含糊,那九星中阶的桎梏渐渐感受到了,不断的抽取阴阳二气冲击,突破在即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四周更是呈现恐怖的异象,二气化作九龙之象,直接灌入体内。

    所有武者都是一下看得呆滞了,这般修炼景象谁曾见过。

    丁山满脸的阴沉之色,众人的力量都被抽取的差不多了,两人也直接撕破了脸,再也不用装什么斯文,直接拼命的狂吸,但他却发现自己和李云霄比差得远了!

    景少宜看着那三位长老的气息越来越弱,急道:“丁鹏快住手!你我两家既然联姻,也就是一家人了,不可自相杀戮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震,双眸中暴出精芒,厉声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景少宜被他锐利的目光一盯,顿时吓了一跳,退后几步才道:“丁山已经答应了将丁玲儿许配给我。”

    丁山冷冷的盯着李云霄,道:“正是,小女和少宜公子情投意合,万分般配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只觉得脑海中“轰隆”一声,心中情绪刹那不稳。元功运转受阻之下,整个身躯不断颤抖起来,竟然一下经脉紊乱。

    那身旁的九龙灌体异象立即消失。

    丁山大喜,一边疯狂吸纳,一边满口胡言道:“小女早在数月前就对少宜公子一见倾心,这几个月来都住在流明府里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虽知他是有意刺激自己,但那烦乱的心绪还是在内心蔓延,体内的气息越来越乱。

    他急忙放弃了继续吸收,而是双手诀印变化,开始归元导气,让自己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丁山欣喜不已,加速了对场内力量的吸收,所有人都是绝望的趴在地上,满眼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景少宜惊恐的看着三位长老倒在地上,生死不知,颤声道:“丁山大人,既然两家已联谊,玲儿对我又这般喜欢,三位长老也便是自己人啊。”

    丁山一下睁开眼来,盯着他喝道:“闭嘴!再说一句老夫现在就杀你!”

    景少宜被他那恐怖的气势吓了一跳,再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徐万森也是面色发白,全身抖动的厉害,哆嗦道:“原来……原来如此……,超凡入圣……你竟然是冲击超凡入圣……”

    丁山身上那不断翻滚,成倍增加的威压,让所有人都是心头大骇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,正是他们长久以来期盼却不可得的力量——超凡入圣!

    丁山的面容越来越安详,缓缓说道:“若非如此,我何须花这般心计和代价,又何忍牺牲诸位呢?”

    骑经年颤声道:“丁山大人,既然你已经跨入了超凡入圣,我等修为几乎告罄,就大发慈悲,饶我们一命吧。”

    其余之人都是不耻的看着他,满脸鄙夷。

    实力从九星武帝跌落下来,所有人几乎都是一般心思,根本就没打算活命了,失去了修为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丁山叹道:“我也是被逼无奈,还望诸位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?我理解你奶奶的熊!”茅英彦咬牙吼道:“若是有一线机会,老子都要杀你祖宗十八代!”

    丁山摇了摇头,道:“诸位也并非什么善类,死在你们手中之人还会少吗?哪个绝世强者不是踩着累累白骨上去的?只不过现在轮到你们被踩而已。”

    堂宇寒声道:“我们是光明正大的用实力踩,你这卑鄙小人却是耍诈,使阴谋!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这只能说是智商上的胜出而已。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诸位又何须多言,安安静静的接受这残酷的现实不好吗?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心中发凉,之前还是绝世强者,眨眼间一个个就成了羸弱老者,别说叱咤风云,就算是续命都难了。

    俎高原脸色发白,依然在苦苦的挣扎,道:“你既已踏入超凡入圣,众人也基本废了,对你不造成任何威胁,何不放开阵法,放大家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虽然大伙都成了药渣,但难得的一次,还是尽可能发挥余热吧。我刚刚踏入超凡入圣,境界不稳,正需要诸位药渣的残余力量稳固境界呢。”

    “药渣你个畜生!”

    朱奇水也是全身毫无血色,咬牙骂道:“多年交情,我有眼无珠,认识了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丁山道:“严重了,我与你何曾有过什么交情?别往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突然丁鹏直接双膝跪下,颤声道:“爹,我也支持不住了,感觉丹田都要被抽空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比其他人颤抖的更厉害,所有元力都是通过他的身躯灌入阴阳鼎内,再散发出来任丁山吸纳。

    丁山眼眸微合,道:“好儿子,再给爹坚持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坚持你个人渣!”

    俎高原突然大吼一声,手中刀光一闪,一道巨大的刀影凌空斩去。

    无数符文在那刀身四周飞旋,威势无穷!

    丁山脸色骤变,眸子中闪过一丝愠怒,双手一合直接拍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刀形瞬间崩碎,恐怖的力量震开,整个阵法顿时破去,阴阳鼎也被震飞上天空,不断旋转颤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丁鹏终于喷出一口鲜血,全身仿佛裂开般,无数劲气从他体内冲出,爆出道道伤痕,他一下扑倒在地上,浑身淌血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坏我事,死!”

    混乱的大殿上,丁山冰冷的声音响起,便见他纵身而下,驱指一点朝俎高原而去。

    一道恐怖的极光落下,炫耀的几乎让人眼盲。

    俎高原大骇,一股死亡的危险涌上心头,急忙将虚锣刀一转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极光击在刀身上,俎高原瞬间喷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刀之颤鸣不断震响,但刀的表面上涌起黑芒,吞噬者四周灵气,那道极光似乎被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咦?”丁山眉头微皱,道:“这刀不错,救了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俎高原满脸警惕,但终究伤势过重,支撑不住,一刀插在大地上,单膝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阵法一破,阵外所有人都跑了进来了,各自将那些强者抱起,一个个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苏鸿也是扶起丁鹏,惊恐道:“会长大人,少爷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丁山将目光望了过去,道:“真是没用的东西,这么快就不行了。不行就算了,人各有命,强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鸿大骇,难以置信道:“会长大人,少爷可是您你的儿子啊!”

    丁山悠然道:“可别这么说,我可没这么没用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惊得睁开眼来,道:“丁山老儿,你修炼的傻了吧?自己儿子的死活也不管?”

    丁鹏也是满眼惊愕的看着丁山,那眼中一片迷茫和愕然。

    丁山淡淡地扫了他一眼,道:“是不是很吃惊?觉得爹连你的命也不要了?呵呵,爹怎么可能这么狠心不要自己儿子呢?原因就是你不是我的儿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场皆是大惊,丁鹏更是彻底傻了眼,瞪大眼睛,眼珠子像是死鱼一般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丁山捻着胡须轻笑道:“我虽不是什么绝世人物,但至少也是一会之长,算是一方豪雄,怎么会有你这么没用的儿子呢?这血统论上也说不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就连苏鸿也是满脸呆滞,愣在那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,你骗我的!”丁鹏强行鼓起一口气,嘶哑着声音叫唤道,凄凉不已。

    丁山叹了口气,道:“也罢,你我即便没有血缘,也至少是父子一场。告诉你真相也无妨。当年将你抱养回来无它,就因为你是阴阳平衡之体啊。若不从小栽培的话,你怎么会乖乖的听从我话,甘愿当药引子呢?”

    大殿内所有人都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,为了今日之局,竟然谋划如此深远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有种怪异的感觉,突然间有些释然了,觉得自己今日被算计的不冤。

    李云霄猛然道:“那玲儿又是何身份?!”

    丁山看了他一眼,古怪一笑,道:“你猜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猜你妹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丁山大笑起来,显然心情极好,道:“封号武帝就是与众不同,此刻还能这般淡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