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32章 庇护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不用紧张,待我慢慢说来。对了,你怎么会被苏涟漪找上门来对付我,她又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俎高原哼道:“这我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李云霄摸了几下下巴,思索了阵,道:“我和天一阁的确陆陆续续有一点小误会,但也仅局限在小误会而已。这老巫婆不会这点度量都没有吧?也罢,待会我自出去找她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当下李云霄便和俎高原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俎高原的脸色一下变得震惊无比,随后露出万分的凝重,久久不能化开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此事你知我知,你是聪明人,当知如何。”

    俎高原双眉皱成一个“川”字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一阵后才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露出一丝笑来,道:“其实你没有选择的。”

    俎高原沉声道:“我知道。你自己小心了,苏涟漪就在外面。我可不希望能够打败我的人被别人给杀了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放心吧,你们都死了我也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俎高原重重哼了一声,便转身而去,一步之下身体就开始变得透明起来,数步后便完全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云霄右瞳中散出妖异的光芒,四周景象一下收了进去,顿时回到紫屋内。

    那屋门大开,还有淡淡的元力波动,正是俎高原已经离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昂首道:“苏婆婆,出来一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屋内传来重重的冷哼,一处空间微微扭转,一道浑身蓝衣的宫装女子矗立在空中,冷冷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女子的蓝色纱袍上绣着流云暗花,面色清冷秀丽,给人一种惊艳之感,不带一丝情感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苏婆婆,你我无冤无仇,用不着找人砍我吧?”

    “无冤无仇?”

    女子冷冷道:“从妖原到宋月扬城,我派多少好手折在你手里。就连我最看好的弟子梁玉依也因你而去了刀剑宗,这一笔笔的账不是冤不是仇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你派的那些‘好手’全都是逗逼,一个个自己找死,岂能怨我?至于梁玉依也是被须丹荷那个傻鸟给逼走的,当日人人皆可作证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脸色难看起来,道:“不管如何,我天一阁始终因你而损失巨大,这笔账该如何算!”

    李云霄摊开双手耸了耸肩,无奈道:“你要这么想的话,将来只能损失更大。至于怎么算账……随你啦,反正你现在又打不过我,我不怕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苏涟漪被他那无赖的样子气着了,咬牙道:“好!我就亲自看看,古飞扬转世到底有多强!”

    她手指一点,一道水柱似的光芒冲起,那光芒呈现出半紫半黑之色,不断在掌心凝结,最终化作一朵双色花,往李云霄身上飞落。

    双色花中散出恐怖的力量,将紫屋内空间全部锁住,并且绞的粉碎。

    李云霄消瘦的身影在其中不断恍惚,在那绞杀之力下,成百上千的金光从皮肤表面迸射而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突然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震荡,紫黑双色不断地被撕裂,以李云霄为中心一股风暴旋开,无数千鸟嘶鸣!

    “风云由我!”

    李云霄目光一凝,寒光闪动下,嘴角噙着一丝玩味,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大风起兮云飞扬!

    所有力量尽数败退,那通体金光的身躯变得殷实起来。

    双色花“砰”的一声爆开,化成两股青烟袅袅飘散,紫屋中恢复一片静谧,只剩下苏涟漪急促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苏婆婆,还要再来吗?”李云霄含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苏涟漪脸色数变后,一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啧啧,真当自己是新延城之主了呀,想来就来,想走便走,视本少好欺负了!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一寒,屈指一弹,“啵”的一声一道电弧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道电弧在苏涟漪面前炸开,化作一圈圈雷光,层层叠叠在一起,往她身上罩下。

    苏涟漪大惊,怒道:“区区一道指雷就想困住我,太小看人了!”

    她长袍摆动,双手在身前飞舞,一朵朵绚丽的花朵飞出,在双臂间旋绕。

    一共化出九朵,苏涟漪双掌往前推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九朵光之花一下破碎,顿时恐怖的力量倏然爆裂,像是海浪般涌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四周之雷瞬间被淹没,苏涟漪面色冰冷的立在空中,那光芒如同一朵巨花盛开,照耀的她得脸色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但不过瞬间,那巨大的花环便被斩碎,就连光都为之凝结起来,化成淡淡地蓝色。

    一道剑锋快如闪电,将整个屋内空间划成两半。

    天地内似乎万物不存,只剩下这一剑斩落,所有的一切都融入其内。

    苏涟漪眼眸中闪过大骇之色,抬起双手不断诀印,十指飞舞,最终结出一道手印,十指相扣往剑锋上压去。

    她双手指盔上浮现出器灵,如同猛兽张口,倏然咬下!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短暂而急促的摩擦声,冷剑冰霜在苏涟漪胸口前三寸处停了下来,但那锐利的剑意和寒气直接点在心窝。

    梅花般大小的血印浸透过来,但眨眼就被寒气冻结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掐住长剑的十指上,手盔倏然崩裂,鲜血流在剑身上,不断滴下。

    苏涟漪脸色发白,双眼有些凌乱和空洞的盯着李云霄。

    “嘿,本少说了你打不过我。念在你初犯,又是女人,我今天就只削掉你双臂,算是略施惩戒!”

    李云霄狞笑一声,长剑轻微颤抖,无边寒意和剑气蓬起。

    眼见就要削下,苏涟漪惊恐的尖叫一声,害怕道:“不要啊!放过我吧!”她的脸上早已没了血色,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?苏婆婆,一盏茶前,你可是还要杀我的人额……”李云霄冷冷道。

    苏涟漪嘴唇都白了,咬出血来,道:“飞扬大人,我今日来其实是还有一事的,你且放下剑,我与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拧起,道:“你当我是小孩?眼见杀不死了,就开始谈事情?”

    苏涟漪急忙道:“原本我的确是想杀你的,但也是一种试探,看看你是否有那个实力来跟我谈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一声,将剑收了起来,道:“谈吧,我看你能谈出什么有趣的事来保住你命。若是谈的不开森,天一阁主人今日就要殒命在此了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看了一眼胸前的红色血印,这才抬起头,缓缓说道:“我找俎高原杀你其实是为了试探你的实力,但若是没通过的话,杀了也就杀了,毕竟你的确和天一阁有过节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未吭声,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苏涟漪本想试探下他的反应,但显然失望了,对方的眼眸中就连一丝涟漪都没,平静的望着自己,即便有也是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她内心暗叹了口气,但又有些欣喜,继续说道:“若是你能胜过俎高原和我联手的话,我就打算和你做笔交易,你现在的表现比我预想的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交易?”

    李云霄嗤笑道:“先看看你有什么筹码把你的命买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脸上隐现愠怒之色,沉思半响后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,道:“我想带着天一阁投靠你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这下李云霄终于变色了,先是愕然,随后露出浓浓的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苏涟漪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说是投靠,实则是想寻求你的庇护。”

    “庇护?”李云霄道:“天一阁惹大麻烦了?”

    苏涟漪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那是怎么回事?我想知道你所言的‘庇护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苏涟漪道:“你觉得商盟的前景如何?”

    李云霄淡淡一笑,道:“前途无量,前尘似锦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苦笑道:“涟漪是开诚布公的和飞扬大人一谈,大人为何要说这般套话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哦?那在你眼里商盟的前景如何?”

    苏涟漪连连摇头,一副无助的样子,苦笑道:“那我便直说了吧。这次新延城能够顺利扛过去还为未可知,就算扛过去了,怕也要翻天覆地的巨变,七大理事会成员的格局将彻底打破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也有所耳闻,这次宣战凌白衣之事,你们天一阁是极力反对的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点了头道:“不错,雷风商会,曼多商会,还有我天一商会都是极力反对,但我们三家实力有限,根本主宰不了商盟的大方向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凌空抓来一柄竹椅,直接坐了下来,道:“对付凌白衣这破主意是谁出的?明眼人一看就不对头。商盟的发展是在利益上,这种极度不合算,完全本末倒置的事根本不符合商盟的作风和利益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神伤了一阵,道:“飞扬大人也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所以反对是非常正常的,不正常的是另外四家竟然会赞同。”

    苏涟漪脸色数变,面色凝重道:“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原因。万宝楼乃是此事的发起者,自然是极力赞同的,可为何金钱帮,星月斋,还有天元商会也会赞同?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在屋内缓慢踱步,自顾自地分析道:“星月斋的崛起太过突然和不可思议了,我一直都有个猜测,如今看来多半就是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