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30章 丹方
    “牧笛大人,在下有一事请教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来到界神碑某处,感觉到前方一股结界之力,便停了下来,高声拜见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数百米外一道黄光冲起,在空中恍惚不定,渐渐化成一名魁梧威严的男子,凝望望来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惊,大喜道:“恭喜大人,可以直接神魂离体!”

    那道人影缓缓说道:“这星光魂体果然有些妙处,我现在即便不寄体在傀儡上也能单独存活,并且修炼下去。你来找我,莫非是神炼钢的材料收集够了?”他眼里射出精芒,似乎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李云霄汗颜道:“还没呢……是另有事情请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效率还真慢啊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有些失望,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大人可曾听过九阴九阳破厄丹?”

    聆牧笛一愣,道:“本座自然听过,怎么,你得到了此丹?”他的神色虽然有些惊愕,但还算是淡然,显然这丹虽珍贵,在他眼中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不是的。”他将事由详尽说了一遍,询问道:“大人觉得这样出丹的几率有多大?”

    聆牧笛眉头微皱,望着天空上,似乎在沉思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能出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一颤,惊道:“怎么会?难道集合十八名九星武帝之力,都无法在这片天空下凝丹了吗?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倒不是无法凝丹,只是这流程似乎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愕然道: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具体的我也并不清楚,无法下论断。你也是九阶术炼师,可以自己琢磨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暗自嘀咕起来,自己怎么琢磨,能琢磨还用得着来问你吗。

    突然一片金光亮起,聆牧笛双手掐诀,一片符文飞舞,在李云霄面前逐一闪现而出,每个字瞬息幻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!”

    他大骇道:“九阴九阳破厄丹的丹方!大人手中竟有此丹丹方!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本座当年不仅是北域之王,更是神炼师,有几个丹方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再次震惊到了,惊呼道:“神炼师!!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无需大惊小怪,这九阴九阳破厄丹丹方你且参详一下,便知那流程存在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疲倦,道:“我的神魂暂且不稳,不与你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顿时化作一道黄光,飞落远处大地。

    李云霄分明的感受到那结界之力也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当即盘腿坐下,直接在结界外参悟起来,那篇炼方被他用月瞳之力强行印入脑海,现在才逐字的读下去。

    这丹方已经超脱了他的理解范围,一字读下,顿时魂魄一颤,整个人的精气神便吸入其内,脸色变得痴迷起来。

    数日后,那迷惑的神色才渐渐化开,回归平静,随即缓缓睁开双眸,眼中一片精芒闪动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有足够材料的话,找几名帮手也许真能炼制出九阴九阳的顶级丹品来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沉思了一阵,身影一下变淡,恍惚之下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紫屋内,盘坐在地的真身也随之睁开双眼来,长袖一挥,将布置在四周的结界除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站起身,一股霸道无匹的刀锋直斩而下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李云霄身影一闪就消失无踪,只剩下残影和地面被利刃劈开,四周环境一变,竟出现在一处荒地,刚才那一刀之力斩出的巨大沟壑还在。

    沟壑旁青色雷光一闪,李云霄化形而出,悠然道:“这紫屋真是不错,竟然可以直接拟化对手攻击来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哼,既然不错,那你就好好练练吧,可别亏待了费用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响起,天空上再次浮现出一道刀芒,猛地飞斩而下。

    李云霄再次闪开,一下出现在长空上,一指化出剑气斩出!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天空瞬间被击穿,水纹波动之下,剑气击出一道漆黑的深洞。

    一道灰白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,猛地挥刀横劈过来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李云霄双指并拢,凌空一指,冷剑冰霜倏然斩出,将那刀身劫下,震出光芒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是你这个喽啰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间紫屋,并且追杀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本座要打听一个人的消息不是很容易吗!”

    灰衣人正是凌云十二刀的刀把子俎高原,他脸上露出狞色,一掌拍在刀背上,狂暴的力量涌出,将李云霄震开数丈。

    “总之给本座去死就对了!虚锣刀!”

    那宝刀一下解封,变得七八丈长,三尺之宽,他单手握住刀柄猛地横斩而去,直接将此地幻境不断破碎开!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屑的冷笑,身体一闪,便直接站在他的大刀背上,双腿并立,稳稳当当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两下子,但你今日之死,便死在轻敌啊!”

    俎高原狞笑一声,猛地长开大口,上半身竟妖化起来,头颅变成数倍大的蛇形,透着怨毒的眸光咬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惊,元力一提便想纵身飞起,却突然发现脚下被黏住了,那力量极大。骇然之下望去,只见刀背上浮现出两个阵法,像是泥沼一般吸住自己双脚,就连身躯也在缓缓下沉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!”

    李云霄骂了一声,顿时身上金光蓬起,通体化成金身,双手猛地抓住蛇口中的两颗利牙,让他咬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一条纤细的红舌像绳子般射出,那舌尖上有罡气点点,直指他心窝!

    “无聊!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一皱,身后再次出现双头四臂,其中一只手臂一下抓住那红舌。

    谁知舌头通体柔软,如同长鞭一下卷在他手臂上,再次无限延长往心窝处点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再伸一臂,五指并拢挡在心窝,“啪”的一下将那舌头扇飞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俎高原大怒,毛茸茸的左手成爪,猛地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站在原地不动,面不改色,一臂握拳,直接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大手拍在他的拳头上,将他身躯震的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蛇头里发出古怪的笑来,那红色长舌不断飞舞,却不敢在射过来了,似乎刚才一下被拍痛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不解道:“有什么好笑的?莫非你以为可以吓唬我?比你变态恐怖的多的怪物我都见过。”

    俎高原冷笑道:“等会你就知道了,我这柄玄器名为虚锣刀,刀内可是直接通向无尽虚无内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骤缩,只觉得一股压力扑面而来,俎高原拼命全力猛地压制住他,身体不断往刀身内沉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就永远被放逐在那没有尽头的世界里吧!”俎高原满脸的狞笑,那蛇眼中射出阴毒和残忍。

    李云霄只觉得那股吸力越来越强,竟不能挣脱!

    他大吃一惊,开口就骂了起来,道:“我艹,你这么**你爸妈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俎高原狂笑,那蛇眼里满是讥讽的神色,桀桀道:“所谓的破军武帝,不过如此,真让人失望呢!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数变,最终满是哀求之色,讨饶道:“大人放过我吧,你我无冤无仇,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哼!为何要杀你?”

    俎高原嗤笑起来,轻蔑道:“因为你我有过节,因为你身怀圣器,因为你身边有大爷垂涎的女人,因为你是封号武帝,因为本座看你不顺眼,因为你长得比我帅,这些原因等等,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你死一万次了!”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喝道:“死吧!”

    那毛茸茸的手臂一下肌肉暴起,变粗了一倍有余,猛地将李云霄压下,不断陷入刀身的虚无内。

    李云霄满脸惊恐,哀嚎道:“大人,求你放过我,一切都好说啊,圣器和妞都可以给你,你嫌我帅,我可以毁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晚了!”俎高原讥笑道:“早知道破军武帝如此不堪一击,如此没气节,真应该让你跪下给我舔鞋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满脸的怨毒,厉声吼道:“你不得好死!我陷入虚无中,你也别想得到圣器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就不用你操心了!”

    俎高原大笑道:“凡是从我虚锣刀内进去之人,我都可以准确的找到坐标,待你死后我会来收拾的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云霄发狂的挣扎起来,然并卵,直接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嚯!”

    俎高原一下将大刀收起,便会了普通状态,妖化的身躯也变回了人形。

    “哼,本以为要大费周折呢,真是徒有虚名!”

    俎高原朝着不远处道:“大人,可以出来了。这封号武帝也不过如此,你我都过于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但虚空中一片安静,并未人回应他。

    “大人?”

    俎高原再次喊了一句,突然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,猛地抬起刀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谁,是谁在那边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一下盯着不远处一个节点,眼眸中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虚锣刀一斩,一道如水的刀芒飞斩而去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

    整个天空一下被劈成两半,展露出无尽的虚无,漆黑在不断扩大,将俎高原也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突然四周出现点点光芒,仔细凝望去,竟是无数星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