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26章 过节
    苏鸿在一旁听得冷汗淋漓,用求助的目光望着韩君婷,若真闹到了那个份上,对天元商会而言就是天大的事了。

    韩君婷将目光转开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玲儿,我们走吧。此次新延城,我是特意为找你而来,不想见多余之人。”

    丁玲儿心中触动一下,只觉得暖暖的。

    韩君婷冷笑道:“哟,飞扬大人可真高冷,如此目中无人。也罢,我也不想见一些莫名其妙的人,可云师叔托我之事也就作罢了。”

    一股劲风掠过,李云霄顷刻间出现在她面前,一招擒龙掐住她的颈脖,将韩君婷整个人都提了起来,寒声道:“我有预感,你总有一天会死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大惊,喝斥道:“古飞扬,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韩君婷冷笑道:“是你自己不想见多余的人,本姑娘也不想见多余的人。若你以为自己是封号武帝,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”

    “云霄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丁玲儿大急,不知道他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恩怨。

    李云霄收起怒火,将韩君婷放了下来,道:“别忘了上次新延城之事,你答应了本少星月斋替我免费提供一年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冷冷道:“本姑娘是答应了,但现在是你不要我提供。”

    丁玲儿忙道:“好妹子,别斗气。姐姐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,但云霄大哥是好人,姐姐希望你们能化干戈为玉帛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用手捂着脖子,似乎弄疼了她,冷冷道:“我才不会跟他一般见识,本姑娘既然言出了,就必行。可云师叔让我打听的两件事,都有了一些眉目,只是不太确切。月瞳附身的慕容竹在西域出现过几次,我待会会把他出现的地点标注给你,至于洛云裳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云裳姐姐是你师姐?!”

    丁玲儿一惊,她知道星月斋的背后是神霄宫,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也是曲红颜的弟子。

    突然间似乎有些明白她和李云霄之间的过节了……

    韩君婷道:“师姐之事我也有了些头绪,但事关本门机密,恕我暂时不能相告。”她心中突然莫名的一寒,似乎感受到了李云霄的杀气,急忙道:“现在的线索还不够,即便告诉你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相信你能够收集到我所需的足够资料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抬手,一道印诀拍出,不慌不忙,不急不缓。

    韩君婷大骇,眼睁睁的看着那印诀拍落,自己却涌起无法抗衡之感,甚至体内元力都凝固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那道诀印拍在她肩头上,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韩君婷只觉得像是蚊子叮了一口,之后没有任何感觉,肩上不痛不痒,不红不肿。她脸色铁青,终于忍不住怒道:“古飞扬,欺人太甚,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她双手飞快掐诀,漫天涌起无数残影,尽数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丁玲儿吓了一跳,想不到会闹得兵刃相见的程度,而且她心知韩君婷实力非凡,虽然李云霄也不差,但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可结果令让她当场愕然住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站在原地未动,一脸淡然,只是抬起手来五指一抓,顿时空中一片青光涌起。

    空间扭转之下,浮现出电芒,将那残影尽数击破。

    韩君婷整个人被一股力量牵制住,身体再不能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她内心涌起巨大的震骇和恐惧,李云霄的修为与她一般无二,都只是九星初阶武帝,但举手抬足之间便将她压制,似乎比上次红月城时还要来的强大!

    巨大的恐惧之情立即让她清醒了几分,愤怒的情绪一扫而空,变得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望着她,道:“我与你师傅也算是颇有渊源,不想为难你。但你三番五次的算计我,现在依然恶性不改,我只得略以惩戒了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脸色白发,但嘴角却是噙着冷笑,道:“我师傅真是瞎了眼,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么一个人,呵呵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脸色大变,惊道:“君婷……”

    丁玲儿和苏鸿也是吃惊不已,为人弟子,这般说自己师傅已经是大逆不道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倒是并未生气,只是轻哼一声,将雷霆之力收了回来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丁玲儿安慰道:“君婷妹妹莫生气,云少一定是气头上,所以才有些冲动了。”说罢也随之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紫艳阁内就只剩下韩君婷和葵花婆婆。

    葵花婆婆心中忐忑,她在身后看不见韩君婷的面容,只是有些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突然韩君婷的身躯颤抖了一下,竟笑了起来,笑的花枝乱颤的。

    葵花婆婆惊道:“君婷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婆婆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转过身来,双眸中精芒闪动,脸上却是一片笑容。

    葵花婆婆内心有些发怵,直愣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韩君婷挽了下秀发,恢复那倾世的气质,笑道:“婆婆,我真的没事。古飞扬没死,我是真心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脸色难看道:“他现在实力深不可测,即便没有前世那样强横,怕也相去不远了。姑娘,你还是不要和他作对了,否则宗主大人也会不喜的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脸色一沉,变得阴鹫起来,怒道:“闭嘴!休要拿师傅来压我,若非古飞扬,师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!我恨死他了,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巴不得将其剥皮抽筋,可惜他却死在了二十年前!我甚至派人数次进入天荡山中,想将他的尸体弄出来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她脸上的阴鹫化解开,嘴角上扬,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来,道:“咯咯,真是太好了,他竟然没有死,咯咯咯咯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只听得一阵毛骨悚然,满脸的忧色。

    “君婷,那你打算怎么做?以我们的力量根本对付不了李云霄的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目光中透着冷意,哼道:“若是太弱的对手,怎么值得师傅喜欢一场呢?正是强大才有意义呢。先将李云霄之事告诉景少宜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道:“那景少宜根本不是李云霄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嗤笑道:“若区区一个景少宜就能对付他,那本姑娘还用得着这般深思熟虑吗?只是让他去添点麻烦。李云霄身边的麻烦越多,就越容易出乱,出漏洞,我们要做的便是静静的等他出错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担心道:“现在商盟齐心协力准备对付凌白衣,现在胡乱来的话会不会引起万宝楼不满?”

    韩君婷冷冷道:“凌白衣死不死与我无关,我要的是李云霄死!若是他万宝楼对本姑娘不满,那我们就退出对付凌白衣的阵容!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心中吃惊不已,知道韩君婷是铁了心要杀李云霄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,老身这就去!无论姑娘想做什么,老身始终都支持你!”

    韩君婷看着葵花婆婆消失在紫艳阁外,一个人静了下来,眼里透着怨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突然捂住心口,弯了下身躯,那张绝美的容颜上浮现出痛苦之色,渐渐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会喜欢他?一个臭男人,他到底好在哪里?他令你痛苦半生,我便碾碎他的血肉,炼化他的魂魄来替你报仇!咯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那张痛苦的容颜一下子大笑起来,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笑声中,韩君婷褪下紫罗轻纱,挽起双袖,露出白藕玉臂,竟手持彩练,当空起舞。

    紫艳阁外,相隔七八条街,三四里开外。

    李云霄四人并未远去,而是在繁华的街道上走着。

    即便是非常时期,新延城始终是天下第一商城,人口流动非常大,水仙四处看的眼花缭乱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哇,这个包包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水仙一下蹦跶到一间店面前,拿起一款淡蓝色,上面镶嵌了几片金叶的女士包,满眼都是星星,道:“云霄哥哥,我要买这个。”

    那店主一见水仙,顿时看的呆滞了一下,心中吃惊不已,眼前这几人都是器宇不凡,绝非等闲,他不敢怠慢,忙道:“姑娘好眼力,这是小店出品的最新款,刚刚上市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丁玲儿看了一眼,笑道:“水仙妹子别只顾着好看,这款的造型虽然新颖,但用材却是普通野兽皮革,格调太低。”

    店主吃了一惊,知道来了行家,忙道:“这位小姐好眼力,所言不错。这包包的用材的确没有太讲究,我这里有一款深海巨蛙皮制成的包包,上面还镶了三十六枚北海明珠,每一颗都价值连城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就取出一款灰褐色的女包,上面凹凸不平,但在明珠的色泽下光艳无比,“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宝。”

    水仙看了一眼,摇头道:“不好不好,深海巨蛙丑死了,摸着它的皮我都会起疙瘩的,而且那珠子等级太低,难看,我就要这款。”她扬了扬手中的。

    丁玲儿轻轻笑道:“水仙妹子什么海藏没见过,自然看不上这般次品,就拿这款新品吧。”她直接取出元石来付了款。

    水仙欢喜道:“谢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鸿跟在几人身后,心中暗想这妮子也太简单了点吧,这样就被小姐收买了,还四海公主……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