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21章 流明府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既然玲儿不在,我也懒得跟丁鹏扯什么,让他给我安排二间客房,我一路劳顿有些累了,先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护卫一下傻了眼,道:“云霄大人,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若是不太好,那便算了,我自己找个旅馆住下先,待玲儿回来你便来通知我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天元商会,他本身并无什么好感,特别是宇文博一事,丁山有最大嫌疑。

    而此刻既然丁玲儿已卸任代理会长,由丁鹏掌权,那天元商会他也懒得进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别、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那护卫吓了一跳,满头冷汗,道:“我这就去禀告少当家的,还望大人停留片刻,不要为难小的。”

    很快,那护卫又跑了出来,道:“少当家说了,云霄大人既然不愿见他,那就自行到附近找一家旅馆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哑然笑道:“丁鹏当了少会长后,姿态果然不同了,我现在突然又想见见他呢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一下傻了眼,苦涩道:“云霄大人这不是故意为难小的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拍了拍他肩膀,笑道:“别紧张,你还没达到可以让我故意为难的资格,我有天元商会一等贵宾牌,见你们一个少会长不算过分吧?”他取出一面令牌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护卫手有些抖,额头上都是冷汗,哭丧着脸道:“云霄大人,您刚才明明说要自己住旅店的,现在何苦为难小的,再进去通报的话,少当家会打死我的,我家里还有八十岁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下打断道:“看来丁鹏的确是不太待见我,那边算了。你告诉我玲儿去哪了,我这便走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这才颤抖的将令牌递了过来,道:“玲儿小姐似乎去了星月斋,但小的不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星月斋!”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骤缩,面色一下沉凝了起来,道:“可是去见那星月斋之主韩君子?”

    那护卫道:“多半是的。玲儿小姐和韩君子老先生的交情不错,具体的小的哪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不错,你的回答令我很满意,我这边走。”他取出一袋元石扔给那护卫,道:“这些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小的不敢……”那护卫又惊又喜,将元石袋拽的紧紧的,推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一点小意思而已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受宠若惊,唯唯若若的感激道:“谢谢,谢谢云霄大人。”便急忙将元石袋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为总部的门卫,虽然平日也能捞到点油水,但毕竟有限。而且这次可意义不同,乃是名震天下的李云霄塞给他的,将来吹牛都多了许多资本,而且倍感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为何许久未曾见到丁山会长大人?”李云霄有意无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护卫一愣,随即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那护卫沉思了一阵,道:“我也许久未曾见过会长大人了,但会长大人极有可能就在新延城内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微缩,道:“哦?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那护卫小心的左右张望了一下,才偷偷的低声说道:“因为我发现了会长大人贴身护卫‘金锋银芒’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笑道:“这并不能说明问题吧?我记得丁鹏和玲儿身边也有过金锋银芒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连忙摆手,摇头道:“这可不一样。虽然金锋银芒是直属于会长大人的卫队,但的确会经常派出做各种事情,可有一人是绝不会离开会长大人身边的,那便是金锋银芒的首领——老赖大人。前几天我似乎无意中听到了老赖大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是声音?”李云霄皱眉道:“说的如此玄乎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急了,道:“云霄大人可别不信,我这人的耳朵十分敏锐,只要听过一次的声音基本就不会忘记,何况是老赖大人这般大人物,我怎么可能忘记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沉思了一下,道:“那小哥可知现在商盟对付凌白衣,七大商盟都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那护卫道:“这个倒不是什么秘密,此事是由万宝楼发起的,云霄大人想必也知道缘由。但对付凌白衣可不是小事,一弄不好就可能招致毁灭性的灾难,所以商盟内部也是主张不一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说的眉飞色舞,能有机会在大人物面前表现一下,让他异常兴奋和高兴,道:“其中金钱帮、星月斋和我们天元商会都是支持的,而雷风商会、天一阁、还有曼多商会都是反对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那你可知为何天元商会要支持?此事何其危险,若是凌白衣不死,事后报复的话,谁能挡其怒火?”

    护卫摇头道:“这就不是小的能够知道的了,多半也是出于商会自身利益吧,云霄大人问问玲儿小姐便知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知道他不可能晓得更多了,便笑道:“多谢相告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本就受宠若惊,更是唯唯若若,满脸堆笑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,站住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嘹亮的大喝传来,从商会中大步走来几人,几个闪动下便出现在门口,将李云霄去路拦住。

    正是丁鹏,身后还跟了三名老者。

    丁鹏眼睛猛然一亮,盯着水仙,有些愕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水仙烦道:“看什么看?癞蛤蟆,信不信我挖你眼珠子!”

    “癞、癞蛤蟆?”丁鹏一愣,怔怔道:“你说我是癞蛤蟆?”

    水仙道:“说的就是你啊,难道还会有别人不成?”

    丁鹏吞咽了下口水,道:“你可知我是何人?竟然说我是癞蛤蟆,你可知天武界想要得到我青睐和宠幸的女子,手牵手可以绕天武界两圈。”

    若是其他人说他是癞蛤蟆的话,怕早就发飙了,但此刻看着水仙,却一点脾气也使不上来,反而耐性的解释起来,道:“我乃是商盟七大商会之一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,我不要听你这个癞蛤蟆解释什么东西,你赶紧让开路来,让我和云霄哥哥走。”水仙不耐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丁鹏一下没了脾气,气恼的指着李云霄道:“你叫我癞蛤蟆,却叫他云霄哥哥,你可别被他骗了,要知道他跟我姐还搞的暧昧不清呢!”

    水仙嗔怒道:“要你管?管好你自己吧,癞蛤蟆!”

    “丁鹏少爷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身后一位老者突然开口,那一直半眯着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,仿佛有雷光闪动,道:“你刚才说此人和玲儿小姐暧昧不清?”

    另外两名老者也是面色一沉,齐刷刷的盯着李云霄,露出敌对的神态来。

    丁鹏身躯一颤,忙道:“三位大人息怒,是这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天天缠着我姐,我姐可对他没好脸色。”

    那名老者哼道:“丁鹏少爷不用解释太多,玲儿小姐的事我们也调查了一些,她的确有位蓝颜知己叫李云霄,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暧昧不清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渐渐凝聚了杀气,三人都是神识将李云霄锁定,似乎一下就成了死敌。

    李云霄诧异道:“请问这三根葱是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丁鹏怒喝道:“李云霄你怎么说话的?这三位大人乃是流明府的长老,景曜、景明、景高,实力通天,受人敬仰,你说话可得注意点!”

    “流明府?”

    李云霄思索了一阵,印象中并没有这个门派,而这三个老头的实力都不俗,绝不会是泛泛之辈,不由惊奇道:“莫非是隐世宗门?”

    丁鹏嘚瑟的冷笑道:“正是隐世宗门,谅你也没听过,这倒也不能怪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既然是隐世宗门,为何又要遁世而出?”

    丁鹏哼道:“三位长老是受我天元商会邀请,这才出山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好奇道:“想不到天元商会还跟这些隐世宗门有牵扯,莫非也是为了对付凌白衣?”

    之前说话那人正是另外两人的大哥景曜,冷冷说道:“我真是越来越好奇这凌白衣了,到底有多厉害,这几日张耳闭耳的就听见这个名字,真是越来越想会会了。”

    景明笑道:“大哥想多了,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去?天武界现在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已。”

    景高道:“凌白衣的事先不谈,若是他敢来,自然会让他知道我们三兄弟的厉害,还是先处理这李云霄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景明冷哼一声,眼中露出杀气,道:“有何好处理的,直接杀了便是,天武界这么多人,死一个毫无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拍手赞道:“三位说话真霸气,只是我现在还没弄明白,三位为何要杀我?难道是嫉妒我长得漂亮?可这是天生的,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景高不屑地唾弃了一声,冷笑道:“哼,也对,得让你死个明白。丁玲儿小姐乃是人中龙凤,唯有我家公子才配的上,你区区癞蛤蟆一只,也敢跟玲儿小姐玩暧昧,你不死那还有天理吗?”

    水仙不快道:“你们三只老蛤蟆张口闭口就骂我云霄哥哥,你们自己才是癞蛤蟆,你们家那什么公子也是癞蛤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