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16章 斩神之剑
    一道龙吭之声直冲九霄云端,车尤双手持剑,摆了个剑势,一条青龙在身后显化出来,几乎与他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韦青终于难以淡定了,那股龙威激荡下,身躯被震得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“好强!”他心头大骇,全身骨骼不断地发出“噼啪”爆响,似乎感应到了不凡之力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血印在身前展开,万里彤云,一片残阳如血,漫天的生机在这一印下飞速流逝。

    云巅所有强者都是脸色发白的苦苦支撑,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力也在不断消失,都是恐惧异常。

    “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”

    韦青轻吟一声,一脚踩在那龙域之力上,猛地双掌拍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‘

    无边的龙域之力大片的崩碎,天空上的青芒被红晕不断吞噬。

    车尤双目寒了下来,身体不断地龙化开,两柄真龙之剑相互交织在一起,散发出浩瀚伟力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在两剑光芒的影响下,不断颤抖,全身鳞片一下翻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真龙之力,斩神之剑!”

    两剑倏然斩出,剑芒在空中如巨龙奔腾,相互追逐,相互缠绕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下方不龙家之人再难抗住那绝强威势,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,令得他们血液在体内狂暴涌动。

    已经有数名武者经脉被自己震碎,倒地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道剑芒化龙,直接冲破血印,将纷扰的江河血景图斩碎!

    惊天剑气绕在韦青身侧,倏然爆开,那身影在剑光中显得有些孤傲寂寞,衣袂翻飞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恐怖的剑光冲天而起,像是云海之巅上的巨浪,直接冲向无边银河星汉。

    整座天岭在这一剑的威势下散发出“轰隆隆”的震颤,所有云层全部散去,纵横十万里的山脉中惊起无数的鸟兽,还有各种哀嚎,仿如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不断冲向银河,天空彻底被扭曲成一个漏斗,将方圆数里内的灵气都吞噬了进去,形成无数的幻景和晃动,让人觉得不在人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脸色苍白,额头上暴出冷汗,全身早已湿透。

    这种恐怖的力量,回想一下都毛骨悚然,忍不住的打冷颤。

    随着剑气不断消散,车尤那真龙法身呈现出来,几乎已经完全化龙,缓缓的在空中盘亘。

    身上的鳞片一块块消失,顷刻间变化人形。

    两柄剑在手中一闪而没,整个人咧嘴一笑,发出得意的笑来,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笑了几声,一口血喷了出来,射·出三尺高,整个人的气势跌落低谷,在空中连踩数步才稳住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汗颜道:“没实力装什么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车尤依然狂笑不已,兴奋道:“太强大了,这股力量太强大了,我喜欢!”

    他大笑了几声,断断续续的,咳出不少血来,显然自己受伤也不浅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别太得意了,那人可能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心中狂跳一下,此刻万里之内渺无人影,而且被刚才那惊天一击吞没,怎么也不可能活下来吧?即便是执政司,也是人非神啊!

    车尤也是心头狂震,瞪大眼珠子往虚空中望去。

    刚才一招之后,虽然理智上觉得必胜,心中一种紧张感却怎么也松不下来。

    长空上突然一道金芒浮现,射出万丈霞光,一片波涛荡开。

    在那金光起伏内,一柄巨大的刀型玄器沉浮不定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抹鲜血从刀后洒向长空。

    突然一只金色的骷髅手臂抓住刀柄,猛地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万道金光飞举,如烈阳凌空。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皆是大骇,浑身忍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韦青整个人已经面目全非,半个身子上失去了大片血肉,露出金色的骨架,上面闪动着成百上千的符文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震骇异常,失声道:“裁决之刃!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如同惊雷,震响在每一个人心间,龙家一干长老全是剧的颤抖起来,满脸全是惊恐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刀刃的四周,无数紫黑的光芒浮动,一圈圈旋开。

    车尤心中大惊,那刀刃仅仅是看上一眼,就有一种无穷的恐惧在内心蔓延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老子可以真龙法身,怎么还会有恐惧的感觉?”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猛然大叫声道:“李云霄,这裁决之刃到底是怎么东西?”

    李云霄这才身躯一震,回过神来,道:“裁决之刃千万不能硬接!它仅仅是一件储存戾气的刀刃,供奉在圣域之内,杀了无数强者,并且吸空了他们的精血和怨气,长年累月聚集下来才有如今这般恐怖的威势。”

    车尤稍稍镇定了下来,道:“原来如此,难怪会有这般就恐怖的感觉,刀刃一出整个世界就如同修罗炼狱,令人不寒而栗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凝重,沉声道:“死在这柄刀刃上的绝世强者数不胜数,乃是圣域裁决天下的利器,故名为‘裁决之刃’,这柄刀本身就是一座强者之墓!”

    车尤警惕起来,冷冷道:“若只是戾气和怨憎之气的话,在我龙息之下分分钟碎了它!”

    李云霄惊道:“千万不可小觑,这柄刀虽不是圣器,但怕是圣器都难以抗衡!”

    韦青的脸孔也剥落了一半,露出金骨来,面容可憎,但那双眸子却从之前无尽的杀意中逐渐恢复,变得冷静无比,道:“李云霄,即便此时此地,我依然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。只要随我回圣域,这一刀我可以收回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静的分析道:“要动用裁决之刃必须要三位以上的执政司同意方可,你多半是私自带出圣域,一旦动用的话必然会引起察觉。而且此刃威力太大,以你此刻的状态,即便有强横的大罗金骨也未必扛的住吧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此刃我用过不知多少次了,还怕被人察觉吗?而且此刃的使用之法和普通玄器并不一样,反噬之说纯属无稽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若真如你所言,对自己毫无害处,你会跟我谈条件吗?韦青,你太高估自己的智商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脸上闪过怒气,咬牙道:“那你就是继续冥顽不灵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哼道:“废话少说,要砍就赶紧砍下来,反正接你这一刀的又不是我,我怕什么?不砍就是孬种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妹啊!”车尤在天空上一下发狂起来,破口就大骂。

    韦青气的脸色发青,盯着李云霄看了一阵,随后又扫向警惕万分,手握双剑准备着的车尤。

    裁决之刃上的紫黑气旋渐渐减弱下来,随后尽数被刀刃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韦青的大手一放,那刀渐渐地变淡起来,最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所有人立即觉得胸口一松,那种炼狱般的压抑和恐惧感刹那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内心松了口气,捏紧的双手满是汗水,渐渐松开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丝毫的把握车尤能够挡下此刃,刚才也只是示敌以强,让对方看见自己不屈服的决心,想不到真的收手了。

    但李云霄知道韦青突然放弃,必然还有深层次的原因,只是他暂时猜不到而已。

    整个云海之巅上一片静悄悄的,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就连李云霄和车尤这种嘴贱之人都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因为谁都不想再打了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今日之局,算是你胜了,但是龙家我还会再来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龙家之人都是心中一颤,这句话的意思很多人都明白,便是那血脉提纯。

    非倪鼓起勇气,大声道:“滚回圣域去!龙家再不会欢迎你,这辈子都别来了!”

    韦青目光一转,看了她一眼,顿时吓得非倪脸色发白,但依然坚定的直视着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呵,即便你成了龙家之主,就真的能够代表龙家所有人的利益吗?”

    他轻笑道:“人的内心,对力量的渴望是永远也抑制不住的。放心的话,我不会勉强你们任何一人,龙千淼,奕鸿鸣,无一不是心甘情愿的跟随我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一下望向鬼修罗奕鸿鸣,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恐惧和悲伤,都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扪心自问,若是自己的修为达到了极点,再无法精进的话,是否会愿意选择提纯血脉?而且只要不贪心,控制一定的风险就好。

    很多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但这世上,有不贪心的人吗?

    “哼,提炼血脉这种小儿科的事,难道只有你会吗?别忘了是谁发明了这项伟大的秘术。”

    一道嗤笑声传来,天空上一道身影闪过,丘穆杰便出现在韦青面前,相隔百丈之远,冷冷地望着。

    韦青瞳孔一缩,盯着他冷声道:“疯子杰,你彻底走到本座的对立面去了呀!”

    丘穆杰道:“这还不是你逼的?”

    韦青沉声道:“我与你之间有不少的恩恩怨怨,但总体而言交情终归是大于怨恨的。你是个不世出的人才,唯有在我麾下才能发挥最大潜能。你可愿回到我麾下来,就当之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上尘已死,他虽然没有乙曦的消息,但多半也是已经死了的,丘穆杰的天分此刻对他而言就显得更为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