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14章 机缘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摔落在云巅之上,拖出长长地划痕,划痕内都是猩红的鲜血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夫君!!”

    非倪大急,化作天凤法身,不断冲击韦青设置的禁锢,却丝毫不能破。

    师康承大声道:“奕鸿鸣妖体已废,彻底的输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面色发白,被刚才那惨烈的一战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奕鸿鸣趴在地上不断地挣扎,但背后破出了一个大洞,不断地有血管爆裂,肌肉崩碎出来,不时还能听见骨骼的折断声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伤势严重恶坏,肉身崩溃的迹象,只不过他凭借着强横的力量在拖延崩碎速度,然并卵。(然而并没卵用)

    韦青冷冷道:“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,现在言胜负还早吧?”

    师康承惊怒道:“难道非要两人有一死才算胜负吗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自然不是,武决之人若有一方认输也算出胜负,这基本规矩难道师康承长老不懂吗?”

    师康承自然懂得,气的说不出话来,奕鸿鸣此刻双眸中一片通红和混乱之色,怕是连意识都不清了,是绝不可能会认输的。

    李云霄倒在远处的地面上,也是浑身沾血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,但生命气息十分旺盛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,即便卢元和张浩思等一干长老,也是微微放下了心来,此刻任谁都倾向于非倪继位,若是真让奕鸿鸣当了宗主,那就真是奇耻大辱了。

    韦青眼中闪过一丝冷色,突然双手飞快掐诀起来。

    非倪惊道:“住手!你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韦青神态不变,只是眸中寒意愈冷,盯着那奕鸿鸣的身躯,闪过可怕地寒光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突然剧烈地惨叫声响起,奕鸿鸣的身躯猛地颤抖起起来,背部巨大的伤口竟然渐渐在愈合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,那种必死的重伤,竟然还能治?

    “不!不要,不要啊!”

    奕鸿鸣似乎一瞬间恢复了神智,悲戚的大叫起来,哀求道:“不要啊!让我死了吧,韦青大人,求求你,不要啊!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震骇的看着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见奕鸿鸣在哀嚎了几声后,就彻底发不出声音了,面容变得呆滞无比,没有任何神采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奕鸿鸣突然做了一个简单地东西,取出一个储物袋,随后伸进手去抓了一把元丹出来,像是豆子般扔进嘴里不断咀嚼,吞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,看着他在那不断地吃元丹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鬼修罗!”

    非倪惊恐的大叫起来,害怕道:“你、你把奕鸿鸣变成了鬼修罗!”

    师康承皱眉道:“什么是鬼修罗?”

    非倪脸色一下发白,尖锐的嘶吼道:“韦青,你插手了武决之事,作弊!诸位长老,赶紧将奕鸿鸣杀了,他已经变成了毫无意志,只会杀人的行尸走肉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众人大骇,只见那奕鸿鸣还站在那静静的吃着元丹,只不过面容越发的呆板,而且身上的元力波动非常平稳,完全感觉不出有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非倪焦急道:“鬼修罗便是一种提炼真灵之血失败后的产物,完全没有了灵魂,只剩下**,几乎是不死,实力强悍。韦青想要掌控龙家的原因,便是要拿龙家之人炼制大量的修罗出来啊!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云巅之上一片冷意泛开,所有人都只觉得手脚冰冷。

    卢元突然惊喝道:“彭越长老!那成立的研究院到底是什么内容!”

    一名身材微胖,脸庞略圆的老者身躯颤抖了一下,神色一下变得苍白,更显得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卢元脸孔一下就铁青了下来,寒声道:“莫非真是非倪所言的那样?”

    彭越感受到四周的杀意,不由得身躯往后退去,颤声道:“这都是奕鸿鸣大力支持下成立的,具体内容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师康承咬牙道:“你全权负责此事,现在你跟我们说你不知道?把责任推给一个行尸走肉?”

    彭越脸色发白,一口咬定道:“此事我当真不知!”

    笑话,这个时候承认的话,怕是再也无法在龙家立足了。

    韦青冷笑道:“凡事有利就有弊,非倪你休要以偏概全。这项试验可以从龙千淼大人手中就开始了的,并且最终目的是提炼出十阶神血,冲击神境!”

    “神境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颤,特别是那些长老,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刚才奕鸿鸣的力量你们也看见了。便是在此秘法之下顺利的冲入了超凡入圣,若非被李云霄所害,现在就是货真价实的超凡入圣强者。”

    非倪急道:“大家别听他胡说!奕鸿鸣最后那悲惨的哀求可是历历在目,大家都看见了的!”

    “哼,有舍才有得。”韦青冷冷道:“这便是之前我跟奕鸿鸣谈好的条件,我全力帮他冲击十阶神血,若是失败的话,我便将他转为鬼修罗,听我号令。现在这个状态可是他自己选择的,能怨谁?要怨也是怨非倪,怨李云霄啊!”

    彭越道:“不错,若这是奕鸿鸣长老自己的选择,的确怨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韦青悠然道:“我只是兑现我和他之间的契约而已。提炼血脉的试验是可以控制的,只要不超过极限便不会有任何问题。在场的诸位,难道你们不渴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心中一颤,全都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非倪冷笑道:“呵呵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?诸位还是先看看奕鸿鸣长老此刻的模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这一下让众人倒吸了口冷气,全都从美梦中清醒过来,不少还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韦青冷笑道:“这世上哪有不劳而获,不冒风险就得大利益的事?有舍方有得,至少我给诸位指明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,走不走是诸位自己的事,我又没逼你们。许多人为了寻求一点机缘,即便是九死一生还不可得呢。”

    彭越这才脸色稍好,眯着眼睛笑道:“是啊,韦青大人所言极是,又没人逼大家,每个人都是成年人了,得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。机缘,很多人想求都求不来呢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阵沉默,若是有成神的机会,即便是九死一生也愿意去试。

    即便是远处的龙家之人,也引起一阵骚动,似乎不少人都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彭越道:“这也是诸位实力停滞不前后,最后一次极限跨越的机会,只要自己不贪心便能很好地控制在安全的范围内,奕鸿鸣长老要怪就只能怪他太贪了!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,还是先让武决结束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非倪大骇,惊怒道:“韦青,你还要脸吗?!”

    韦青冷冷道:“非倪少主的话我真听不懂啊,胜负决出了吗?是谁死了,还是谁认输了?”

    非倪怒道:“即便我夫君认输,奕鸿鸣现在还有资格担任宗主之位吗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那就另外一个问题了,大家不用急,有问题我们一个个的解决。”他双手掐诀,口中不断念叨起来,似乎是一种秘语。

    奕鸿鸣瞬间停止了吞吃元丹的动作,一下朝李云霄冲去。

    “混账!你这个大混账!”

    非倪一下急的哭了起来,拼命挣扎,四周韦青布下的禁制丝毫不动。

    李云霄躺在地上,不断地修复着肉身,众人所言全都进入他耳中,只是懒得说话而已。

    在奕鸿鸣动身的瞬间,就坐了起来,眼中一片冰冷,单手掐诀,一下就瞬移到长空上,躲过那一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奕鸿鸣一拳轰在大地上,尘土飞扬,整个云巅都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他变成鬼修罗后,虽然燃血引发的超凡入圣之力不在,但九星巅峰的力量却是完整的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韦青大人,这东西是你在控制吧?武决是你们二打一吗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我只是引发了他体内的潜能,让他变身而已,其它一切与我无关,何来二打一之说?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点头,道:“北圳南大人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道白衣闪过,北圳南顷刻间出现在李云霄身边,缓缓扬起剑来,身上的气势不断上涨。

    韦青震怒道:“李云霄,你找帮手?”

    李云霄嗤笑道:“大人是不是脑子糊涂了?我只是让北圳南出来而已,是他自己要动手打,与我何干?我总不能一边和奕鸿鸣武斗,一边还要阻住北圳南出手吧?”

    北圳南点头道:“此言甚是,是我自己要砍这毛猿,和李云霄无关。”

    一道剑气冲起,搅动风云,无数剑符在他身边回旋。

    “万世御剑!”

    剑芒倏然落下,朝着奕鸿鸣斩去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奕鸿鸣大吼一声,身上的暴戾之气的散发出来,猛地一拳砸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在云巅上爆开,如海浪卷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整个山巅再次支持不住,从四面八方涌来无数阵光,如萤芒洒下。

    整个云海之巅这才稳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