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10章 不要不要的
    “韦青大人的意思是不配合圣域就是辜负时代了?那辜负了时代,会不会被杀啊?我好害怕呢。”李云霄抠了几下鼻孔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脸黑线,这小子身为破军武帝转世,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。

    韦青面色寒了下来,道:“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奕鸿鸣早已忍不住了,叫道:“韦青大人,这小子冥顽不灵,又和龙家叛徒非倪勾结,以我之见不如一并杀了!若是留之有用的话,那就先废掉再说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李云霄喝道:“我正在和你家主子讲话,哪里有你说话的份?韦青大人,你养的条狗好不懂规矩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!”

    奕鸿鸣气的浑身通红,狂暴的元力爆发出来,完全难以控制了。

    韦青皱眉道:“李云霄,你真的不愿随我回圣域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圣域我会回去的,但不是随你,而是本少开心的时候自然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那你何时会开心?”

    李云霄挖着鼻孔道:“这难说,不过你养的这条狗总瞪着我看,我很难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哇啊啊!!死!”

    奕鸿鸣再也克制不住了,大吼一声身体就膨胀起来,随后猛地一掌拍下,一道狂绝的罡风猛地轰击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地面瞬间被掀开,狂绝的力量像四面八方涌去,所有主梁在这一刻全部爆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殿瞬间塌下,尘烟滚滚。

    “奕鸿鸣,你竟敢将龙殿毁去!”混乱之中传来众人的怒斥声。

    龙殿乃是龙家的正殿,坐落在天岭云巅的最高处,乃是至高权利的象征。

    奕鸿鸣已经彻底发狂了,哪里还管的了这许多,直接锁定了李云霄的气息,一掌接一掌的轰击下来,整个云巅上一片尘土飞扬,大殿瞬间化作废墟。

    师康承震怒道:“奕鸿鸣,你这个龙家罪人!诸位长老,若是再不制止他的话,龙家就彻底被韦青掌控,要陷入万劫不复了!”

    “说话很难听呢。”韦青眸光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师康承只觉得一道寒意袭人,立即有危险的感觉降临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红光落下,将他包裹住,喝道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只见空间凭空多出几道火焰,逐一爆开,非倪已经将师康承挪移了出去。

    师康承一下又惊又喜,道:“非倪,你的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非倪警惕的盯着韦青,这才说道:“我已今非昔比,康承大人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师康承喜道:“难怪宗主大人临终前会将位置传于你。”他大声道:“诸位,你们还不醒醒吗?非倪才是宗主大人钦定的接班人,而奕鸿鸣不过勾结外人想要谋夺宗主之位,若是让他得逞的话,龙家必然陷入极度危险之境。”

    一名长老皱眉说道:“宗主大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也只能将位置传给非倪吧?别忘了宗主是如何死的,天下强者皆为所见,害死宗主大人的正是非倪啊!”

    “错了!”

    非倪不卑不亢的开口道:“害死宗主大人的不是我,而是韦青!宗主大人正是赴他之约,这才陨落于红月城外。”

    她手中白光一闪,一个银色的令牌高高举起,上面描绘着真龙天凤,徐徐如生,喝道:“龙家之令在此,谁敢不从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龙家的宗主之令,从未有人敢违抗过,只是眼下这关口……,一下子全都默然低下头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宗主之令,也是回过龙家的时候。”韦青淡然道:“诸位长老,难道你们能够忍受这令牌落入一名背叛者手中吗?若是龙家无人去取回的话,那就让我代劳吧。只不过我拿回后,可未必会还给龙家了。”

    龙家之人皆是一惊,怒哼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那名说话的长老略一沉思,便站了出来,伸出手去,道:“非倪,将令牌交给长老院。我们立即撤销你的通缉,从此你与龙家再无瓜葛,也再不要上天岭了。”

    非倪轻轻一笑,道:“我并不想争这宗主之位,若是有贤者居之,我当仁不让的离开。但现在却无法让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那长老一下皱眉起来,道:“说这么多废话有何用?还不是窥视着宗主之位。奕鸿鸣虽然身有缺陷,但实力足以服众,加上有圣域的外部支持,龙家要度过现在的难关还是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非倪冷笑起来,道:“度过难怪?他们两人狼狈为奸,是要将龙家拖入万劫不复!你们以为韦青是学雷锋武帝,毫不利己专门利人?他不过是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韦青一声沉喝,道:“和玉长老,就由你将这妮子拿下,取回原本就属于你们龙家的至高权利令牌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应了一声,便凌空向非倪走去,一只手始终伸着,道:“不要让我为难,你虽然实力大有进步,但想要反抗老夫,反抗整个长老院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师康承怒喝道:“和玉,不要正邪不分,冥顽不灵!”

    “正邪不分?哼哼,这世上拳头大的就是正,弱者就是邪!”

    和玉冷笑道:“再说了,冥顽不灵的是你们二个!师康承,你此刻有伤在身,就算和非倪联手也非我之敌,我真的不想和你们彻底反目呢!”

    “哼,即便老夫有伤,又岂是你能敌的!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!”

    师康承一下站在非倪身前,将她拦于身后,偷偷传音道:赶紧走,我替你挡住一阵。以你的天赋,还有掌门令牌,迟早有一天能够再回龙家!

    非倪轻轻一笑,直接说道:“来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,若是要走的话,今日我便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众人一眼,道:“龙家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。在红月城外,天下英雄亲眼所见,我非倪当着宗主大人的面宣布了脱离龙家。但宗主身死,将令牌传于我,使得我不得不再回到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她高举起令牌,道:“此令我现在还给龙家,唯一条件便是,奕鸿鸣绝不能成为龙家之主!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动容,一个个看着那刻有真龙天凤的令牌,只觉得有些灼眼,更是感到一丝羞愧。

    奕鸿鸣依然在不远处追着李云霄狂轰,像是一头彻底暴走了得野兽,每一招都弄得惊天动地,整个云巅都要坍塌一般。

    “令牌?”

    他的神智突然清醒了一下,转过头来,顿时看见了那令他朝思梦想,左立难安的宗主之令。

    “我的令牌!给我!”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猛地冲了过去。虽然体型极大,但瞬间就出现在非倪面前,一巴掌就往那令牌抓去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青光乍现,李云霄直接瞬移到了令牌面前,抢先一步抓了下来,嘻嘻笑道:“得此令者便是龙家之主,现在本少就是龙家之主了。畜生,还不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李云霄抓着令牌指向奕鸿鸣,有模有样的喝斥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!该死!把令牌给我!”

    奕鸿鸣咆哮着一拳就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一声,道:“既然你这么喜欢,君子不夺人所好,你就那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毫不吝惜,直接将令牌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非倪大惊道:“夫君你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愣,想不到李云霄如此大方。

    师康承也震怒道:“李云霄你……!”他也猛然冲起,要抢令牌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令牌是我的了!我才是真正的龙家之主!”

    奕鸿鸣狂喜不已,一手朝那令牌抓去,同时眼角余光望见师康承冲来,怒喝道:“渣渣,给我滚!”

    他的身躯更加妖化起来,抬起腿一蹬,顿时一股巨力浮现,猛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师康承面色大变,只觉得一块铁板压了下来,让他气血不断翻滚,更是引动体内伤势,终于支撑不住往大地落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奕鸿鸣狂笑不已,眼中满是疯狂和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韦青突然脸色大变,震惊的大喝道:“不要砰那令牌!”

    奕鸿鸣一愣,随即警惕起来,但手指已经触碰到了令牌上,并没有金属般的触感,而是一股巨力压下,让他手指瞬间生疼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是山峰?”

    在摸到令牌的刹那,幻术瞬间解开,令牌已经化成一座山峰,散发出五色光芒,那光芒照耀在**上,说不出得压抑难受,整个肉身都要崩碎开来一般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玄器?!”

    奕鸿鸣大骇,猛地身体一下彻底妖化,变成通体赤红色的怪物,大吼一声,直接变爪为掌,不退反进得朝那山峰上拍去!

    韦青大骇,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是那件玄器!这呆子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奕鸿鸣一掌拍在山峰上,整个手臂“噼里啪啦”的破碎开,被碾压的粉碎,身体上不断爆开血来,直接被一下震飞掉了!

    一条长长地血线在空中抛出,触目惊心!

    “啊?!这……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睁大了眼睛,两个眼珠完全爆出来,根本不相信所见之事。

    李云霄单手掐诀,直接将兜率天峰收回手里,脸上露出冷笑之色,讥讽道:“你不是要吗?怎么跑掉了?哼,再敢说要,本少就砸得你不要不要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