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09章 一剑惊人
    “好一个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师康承也怒了,指着他大喝道:“宗主大人身陨之前已经将位置传给非倪,当务之急应该将非倪找回来,并且齐心协力辅助她,共度龙家难关。如此简单之事,你却在这挑风唆雨的,是何居心?!”

    奕鸿鸣大笑道:“哈哈,传位给非倪?看来你果然是幕后主使!龙千淼可就是被非倪所害,你居然还想传位给她?非倪现在是龙家死敌,昨日长老院已经开会通过,废除她少主身份,天下缉拿!”

    师康承震怒道:“什么?!”他的目光一转,望向其余几名长老,都是急忙低下或者转过头去,不敢对视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们,好,好!原来全都被奕鸿鸣收买了!”他怒不可遏,气的胸口不断起伏,须发乱颤,“卢元长老,就连你也和他们一气了吗?诸多长老之内,老夫可是最敬重你的!”

    一名紫袍老者面带愧色,重重的叹了口气,道:“康承,宗主大人不幸陨落,现在龙家最需要的就是团结一心,经不起风波了。”

    师康承冷笑道:“团结一心?奕鸿鸣勾结圣域执政者,无耻夺权,人神共愤。你觉得整个龙家会有几人团结在他身边?不过是靠着圣域这个后台,狐假虎威罢了!”

    一直端坐上首未曾吭声的韦青脸色一变,眼中射出点点寒芒,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。

    奕鸿鸣冷笑道:“师康承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可能乱说。这一次我原谅你老糊涂了,若是再敢胡言乱语,就休怪我行使代宗主的权利将你废了!”

    “代宗主?哈哈,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!”

    师康承目光一寒,眼中闪过讥讽,道:“大不了不做这长老,这天下老夫大可去得!废我?你够格吗?!”

    奕鸿鸣狞笑道:“本座宽宏大量,虽然这么多年来也没为龙家做什么事,反倒浪费大量资源,但念你修行不易,本心也不坏,所以想给你一次机会,可万万想不到你竟包藏祸心,且不识好歹,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他一下腾空而起,双臂张开,直接朝师康承抓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殿上空浮现出一只赤红色的巨爪,凌空罩了下来,殿内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寒,感受到暴戾的气息滚滚荡开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那七名少主更是脸色大变,一下从座位上飞退,分别落在大殿两侧,运转元功抵挡。

    “竟敢在龙殿之内动手,奕鸿鸣你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师康承大怒,他不敢冒然出手,否则两人对拼一招的话,整个龙殿都要毁之一旦,只能转身化作一道流光向外遁去。

    韦青眼中杀意愈浓,道:“原本龙家之事我这个外人不该插手,但现在天下动荡不安,我又受邀奕鸿鸣长老前来坐镇,以免恶**态扩大,此刻不得已,只能出手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脸色微变,让外人插手龙家之事,无疑是奇耻大辱。但形势比人强,谁也不敢站出来做这个出头鸟,只能眼中闪过怒色,却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韦青单手一拍,一道金光从他衣袖内飞出,瞬间凌空展开,三山五岳,一片大好河山。

    师康承所化的遁光顿时一滞,现出真身来,惊骇的望着长空上,那画卷栩栩如生,灵气冲天,将他的力量完全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奕鸿鸣的利爪落下,直接击在他身上,轰碎护体帝气,震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洒出来,师康承像是断线的风筝般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嘿,冥顽不灵,不识时务者,死!”

    奕鸿鸣狞笑一声,不待身躯落地,直接凌空一步冲了过去,五指成爪抓出,五道厉芒从指尖射出,发出刺耳声鸣,要取对方性命。

    卢元大惊,震怒道:“奕鸿鸣,住手!”

    另有几名长老也站立起来,都是抑制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韦青目光一冷,寒声道:“几位长老淡定,奕鸿鸣大人也只是清理门户而已,害群之马留着,始终是祸患。”

    几位长老都是敢怒不敢言,昨天秘密召开的长老会就已经将他们全部镇压住了,周围的那些护法和少主,都是震惊不已,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,但都晓得奕鸿鸣是家主之位当定了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就在师康承眼看要被斩杀之时,突然一道凌冽的剑气横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五道厉芒一下被斩灭。

    “什么?是谁?!”

    奕鸿鸣震怒不已,竟然有人敢管他之事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一道不屑的讥讽声响起,回应他的是一道寒光,闪烁之下剑气瞬间袭至,那寒意透人骨髓!

    “嗞!什么?”

    奕鸿鸣一惊,那剑芒之凌厉,竟给他一种不敢抗衡之意,急忙纵身而退。

    空间在他身体四周不断扭转,想要挪移之术避开。

    但那剑芒明亮如水,光泽晶莹剔透,却又霸道无匹,直接斩碎空间,彻底锁定奕鸿鸣,根本避无可避!

    “是剑诀,小心!”

    韦青突然沉声一喝,猛地一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空间刹那就层层挤压,那掌风不是拍向剑芒,而是拍向奕鸿鸣!

    他的身躯在这一掌之力下瞬间扭曲,全身骨骼发出“咔咔”声响,随后整个人“砰”的一声就被弹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那明亮如水的一剑贴着他的胸膛斩了过去,好似江河行地,给人一种通透的清凉之意,整个剑轨上结出一层冰花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大殿的墙壁上被刺破一个大洞,光线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?谁敢偷袭我!”

    奕鸿鸣脸孔一下发白,自己正是树立威望的时候却丢了这个大一个脸,让他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剑实在是有些措手不及,否则当不至于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韦青的脸色寒了下来,双眸中闪动着杀气,盯着大殿外缓缓而来的两道身影,寒声道:“古飞扬的剑诀,李云霄!”

    场内之人皆是脸色大变,也有一些从来专心修炼,不问世事的长老护法,脸上露出迷惑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,韦青大人在这带领一干龙家的长老们开会呢?”

    李云霄几步便走了进来,嘴角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所有龙家之人都是极为尴尬和羞愤,怒目相视。

    随后非倪也跨了进来,将受伤的师康承扶住,关切道:“康承长老,你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非倪!”

    数道惊呼声响起,只是蕴含的情绪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师康承也是大惊,随后大急道:“快走!这些人都被韦青和奕鸿鸣收买了,他们容不得你!”

    非倪眉头皱了起来,虽然预想到了形势会很糟糕,但想不到竟糟到如此地步,公然击杀一名长老,无人敢反抗。

    奕鸿鸣眼中闪过精芒,狞笑道:“原来是你这个叛徒!当真好得很,省去了老夫许多麻烦!”

    韦青面色冰寒,盯着李云霄,道:“我是该叫你古飞扬呢,还是李云霄呢?”此言一出,更多的人震惊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随你的便,只要大人开心就好。否则大人一不开心就要杀人,我可吃不消呢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李云霄,我不和你磨叽口舌,你可是圣域封号的武帝,希望你能随我回一趟圣域。”

    “回圣域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皱了起来,道:“这是韦青大人的意思,还是圣域的意思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自然是圣域的意思,也是我个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李云霄嘴角浮现出玩味的笑来,道:“一进圣域后,我还能出来吗?”

    韦青眉头一挑,道:“当然,来去是你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自由?若我不去呢?”李云霄道。

    韦青冷冷道:“若你不去,便是违抗圣域之令,违令者便没有自由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淌下讪讪冷汗,这话也太霸道了,说白了就是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。

    韦青接着道:“你是封号武帝,圣域自然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笑,道:“可惜呀,封号武帝古飞扬已经死了,在下只是天水国李家公子云霄,那封号之名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韦青瞳孔微缩,精芒闪动,道:“今日的李云霄,将来成就必不在古飞扬之下,你何必谦逊。至于封号之事,圣域已有安排,也许不久后便会再次开启风云榜武决。以李云霄之能,再上风云榜也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风云榜武决要再次开启?!”

    龙家大殿之内,所有人皆是异常震撼,不少人更是体内热血渐渐沸腾,似乎那个名字充满魔力一般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愣了一下,古怪道:“还办起瘾了来了?当年本少也只是图个新鲜而已,现在已成剩饭,还有谁去吃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,每个时代总需要有一些璀璨的星辰,即便全是新人参加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全是新人?这怕不符合圣域的初衷吧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时代总需要不断地推进,圣域领袖天下,自然有这个责任。云少有天命在身,机缘之高令人眼红,更应该好好的配合圣域行事,才算不辜负这个时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