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04章 魔仆
    周楚心惊不已,以他的修为竟然难以抵挡那股阵势,但跟在苍梧穹身后并未慌乱。

    果然,苍梧穹轻轻一笑,伸出手来往前压去。

    一道直径数丈的结界瞬间张开,所有威压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哼,进来吧!”

    天空上传来一道声音,随后所有灵花异草一下回位,似乎从未变化过一般,淡淡的香气和浓郁的灵气弥漫,仿佛之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幻觉。

    苍梧穹轻轻迈步,一下便跨越了过去,前面一方精致的楼阁浮现出来,再跨一步,便已进入其内。

    一间雅致的小厅中,空旷恬静,只有两个磨盘大的蒲团放置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苍梧穹走了过去,直接在一个蒲团上盘腿坐下,周楚跪坐于身后。

    “说吧,来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先前的那道声音响起,苍梧穹对面的蒲团上慢慢闪动着黑光,一道黑色的影子不断生长,最后化成人影,完全不能见真容。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古飞扬未死。”

    那道身影停滞了一下,随后哼道:“未死就未死,跟我说干嘛?”

    苍梧穹微微一笑,道:“任兮旻,当年之事你多少也有份呢。”

    那黑色影子晃动了一下,冷冷道:“我不过是帮了你一把而已,况且我也没打算针对古飞扬,就算与我有关,也不过是被你利用罢了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轻轻笑道:“怎么,你怕了?”

    “怕?哈哈!”

    那影子大笑起来,道:“老夫只是不想莫名其妙的替你背黑锅而已,若是我做的,绝不会否认。退一万步讲,就算古飞扬真的来找我,你认为我会怕他吗?哼,封号武帝在常人眼中也许是神一般的存在,在老夫眼里也不过尔耳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笑道:“我自然知道你的能耐。其实我来此的目的主要不是谈古飞扬的事,而是关于魔主,据传所有魔主封印全都被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那影子一颤,剧烈的晃动了一下,道:“哦?所有封印?你确定?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应该不假。现在公羊正奇正忧心此事呢。整个圣域之内对于‘魔’的了解,怕是无人能出你之右尔,我想听听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那影子道:“魔主被镇压不知多少年月,就算解封而出,实力也必然大不如前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更何况最后一道封印有老夫镇守,大可无忧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我正是想问问你,那封印最近可有什么变化?”

    “变化?”影子沉思了下,道:“并无变化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这便好,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建议你不要再去动那封印了,尽量加固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。”那影子轻哼一声,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苍梧穹点头道:“既然你如此有把握,那我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。那古飞扬之事我会解决,若是真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,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影子惊奇道:“咦?难道古飞扬现在如此厉害,让你也忌惮不已了?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其中缘由非常复杂,一时难以说尽,我怕你也没那耐性听。”

    影子嗤笑道:“我的确没耐性,但这才是你来此最重要的目的吧?”

    苍梧穹轻笑道:“目的很多,不分主次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明白了。若是不损我利益的前提下,我会尽力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影子悠然道:“现在你若是没事的话就走吧,恕我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果然快人快语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似乎十分满意,站起身来,告辞道:“那你先忙,我便不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挥衣袖,便带着周楚离开,两步之下便出了妙境,消失在岚雪圣城上空。

    影子看着两人离去的背景,突然颤抖了一下,开始剧烈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啊!!”

    痛苦的声音从那影子的口中发出,突然从四面八方射来光芒,一下汇入他身体内,渐渐的化出有血有肉的真身。

    一道苍老的容颜展露出来,发须全都根根如银,脸上的皱纹像是一道道沟壑,述尽岁月沧桑。

    “啊!啊!!”

    任兮旻低沉的呻吟着,身体不断的腾空翻滚,在地上打转,并且抽搐不停。

    “错了,我错了。求求你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他不断的哀嚎起来,眼中尽是痛苦的神色,豆大的汗珠顺着两颊流淌下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,错了?你早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任兮旻的身上突然涌起大量黑气,在大厅的穹顶上凝聚不散,不断翻滚。

    其中渐渐浮现出一道身影出来,大手一挥,顿时所有黑气尽数被吸入其体内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任兮旻的痛苦这才消散,但整个人还趴在地上颤抖,满眼都是畏惧的看着上空那人,目光中尽是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那人轻蔑的一笑,不屑冷哼道:“想要吞噬和吸收本座,修炼无上魔躯,这就是下场!”

    任兮旻从地上爬了起来,畏惧道:“帝迦,我已经知道错了,你又何苦咄咄逼人呢!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正是帝迦,嘴角扬起一丝邪邪的笑容,道:“现在知错?你早****去了?本座之所以不杀你,就是看你还有几分实力,是个可用之才。只要你乖乖的做我的魔奴,不仅可以免死,更是能够获得更强的力量!”

    “魔奴!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任兮旻惊恐的大叫道:“那样我岂非生不如死!想让一名超凡入圣的强者做你魔奴,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切!我呸!”

    帝迦一口痰就吐了过去,鄙夷道:“当年成为我魔奴之人可都是神境存在,你这种垃圾实力连跪舔的份都没,现在还跟我逞能?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寒,身影一闪,顿时化作一道黑光,瞬间就射·入任兮旻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任兮旻惨叫一声,痛的在地上不断打滚,痛苦的哀嚎起来,“大人,求你饶过我吧!我乃是一代强者,怎么能为奴为婢,啊!!救命,救命啊!!”

    “哼,也罢。看在你在这个垃圾时代还算是一号人物的份上,我给你提升点地位,让你成为本座魔仆,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帝迦冰冷的声音在他体内想起。

    任兮旻痛的浑身发抖,那种巨大的痛苦不仅来自五脏六腑,更是从骨髓经脉,甚至全身每一个毛孔中渗出,就连灵魂中都有巨大的撕裂之痛,完全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可以把一个人折磨到如此惨痛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、我屈服,我屈服了,我答应你!呜哇!”

    任兮旻顿时老泪众横,就像是个百岁老人,颤巍巍的身体在地上抽搐,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“哼,少在本座面前扮可怜!我告诉你,这可是天大的福分!”

    大量魔气从他体内涌出,一下化成帝迦的模样,冷冷道:“再说了,这也是你咎由自取,谁让你对我本座起心思,而且大胆到直接将我炼化吞食。哈哈,想不到的是你体内积蓄了大量魔元,那些魔元原本就为我所有啊!啧啧,真是令人怀念的力量呢!”

    任兮旻哆嗦的跪在地上,不敢说话,一边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原本他潜修在灵花妙境,就是看中了此地封印之下的魔主,并且寻得方法撬开一丝裂缝,不时的让魔气渗出来给自己吸收炼化。

    这数十年的日积月累,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可观的程度,魔功异常强横。

    但令他烦躁的是,此地对魔主的封印似乎具有灵性,不断的自我修复着他撬开的裂缝,而且每一次撕出裂缝所耗费的力量都成倍增加,以致后来能够渗出的魔气十分稀少,让他倍感苦恼。

    而就在魔功停滞不前,魔体淬炼不足的时候,帝迦闯入了灵花妙境,被他逮了个正着。以他的魔功修为自然一下就辨认出了帝迦的功法与他同宗同源,并且身怀大量魔元。

    狂喜之下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将帝迦炼化开,尽数化成了最精纯的魔元吸入体内,却不想自己吸收的是魔主分身,意志不灭。

    结果不仅帝迦不死,反而将他体内数十年来积攒的魔元吞食一空,并且种下魔种,可以直接腐蚀他的肉身,先是五脏六腑剧痛,随后蔓延到四肢百骸,最后甚至侵入了三魂七魄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的灵台识海,让我的魔种进去,这样便能赐予你无穷力量,成为无上荣耀的存在。”帝迦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任兮旻浑身哆嗦的厉害,他知道即便自己再抵抗,那魔种迟早也要蔓延到他的灵台识海,不过是多受许多痛苦而已。

    绝望之下,终于放弃了抵抗,任由体内的魔种之力蔓延全身,最终进入灵台识海内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下从地上翻了起来,抱着头颅痛苦的大叫,脑袋就像是要爆开一般。

    帝迦冷笑道:“这是必然的过程,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?这点苦头都吃不了的话,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仆人呢?”

    任兮旻的哀嚎之声比先前更甚,但身上的气息却是不断的增强起来,满头的银色发须竟然不断变黑,脸上刀割一般的皱纹也逐渐的舒展起来,竟开始变得有光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