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03章 龙家
    苍梧穹抬起头,与那昆奴直视,淡然道:“肯自己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昆奴沉声一喝,怒形于色,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我这身外化身的神通消耗极大吗?刚才受公羊正奇召唤,就已经消耗了我大量真元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这样的话,你更应该长话短说,少说废话。”

    昆奴:“……,好吧,我只问你,你打算如何处理李云霄之事?”

    苍梧穹诧异道:“奇怪了,为什么每个人都关心这个问题呢?甚至比我还要关心。”

    昆奴冷笑道:“你觉得呢?且不说李云霄的前生是古飞扬,本来就是随便一动就能牵引天下目光的绝世人物,单单说现在的形势,他几乎和每一件事都扯上了关系,这绝不会是什么巧合,虽然我不信什么命数,但天道有常,此人绝对是这个时代的关键人物!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也是,那就只能用先前说的法子,采用柔和之策,看看能不能将其招安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招安?”昆奴低下头来,双目如刀的盯着苍梧穹,一字字道:“我就问你,当年古飞扬之死真的是意外吗?”

    一旁的周楚和罗星都是心脏“扑通”的跳动着,手心捏了把汗,如此秘辛之事,他们根本就从未想过。

    苍梧穹悠悠道:“当然是意外。古飞扬死在天荡山脉,你也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,这天下难道还有人有本事在天荡山脉中设埋伏伏击他吗?”

    昆奴冷笑道:“天荡山脉乃是葬天之地,意为即便是天,也得陨落其内。古飞扬吃饱了没事去天荡山脉做什么?别跟我扯什么追求神道,这天下间疯子的确不少,但他绝不是没脑子的疯子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抬起眼皮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这就难说了,他为何要去天荡山脉多半也只是他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昆奴脸上的冷笑渐渐收了起来,变得面无表情,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,你自己自求多福吧。”他额头上闪现出黄光,化作一朵小花模样,身体一下变淡起来。

    苍梧穹脸孔抽搐了一下,突然说道:“若古飞扬之死不是意外的话,韦青大人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那昆奴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,随手凌空一抓。

    大殿的一处角落摆置着一张古色的台案,上面叠放了不少玉简,其中一枚飞了起来,一下落入昆奴手中。

    昆奴将其放在额头,将神识慢慢烙印其内。

    似乎韦青力有不逮,昆奴身躯变淡的速度开始加快,终于在消失之前手腕一抖,将玉简射·了出去。

    苍梧穹伸手一抓,玉简落入手中,那昆奴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他将玉简放在额头,神识扫入其内读取信息,脸色瞬变数次,最后回归正常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声轻哼下,那枚玉简直接在他手中化作灰飞,拍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轻唤一声,便带着周楚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罗星看了一眼地上的玉简灰尘,脸色也变得阴沉不定,一转身也直接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师尊,不知韦青大人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圣域上空,周楚跟在苍梧穹身后,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苍梧穹只是淡淡说道:“没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周楚听得心中发堵,早知道是这个答案的话还不如不问,他继续问道:“那我们还去灵花妙境吗?”

    “去,当然要去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应声道,脚下加大了神通,由一步十丈变成百丈,千丈,最后直接缩地成寸,身影每闪动一下就瞬息千里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北域一处险山峻岭之内,一座耸立云端的山峰如同擎天巨柱,屹立在无尽的山脉之中。

    以山峰为中心,巨大的灵气弥漫开来,呈现出螺旋状的白色云图,慢慢散开。

    山脉中不时的有强大气息散出,许多高阶妖兽尽数分部在山峰的周围修炼,一片险山恶水,罕有人迹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座山峰上部,却是有云霞弥漫,大量的房屋宿舍,民宅院子遍布。

    还有良田,药田,店铺,道路,茶舍,酒楼等等,俨然一副城池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峰顶那座宏伟耸立的建筑群内,一栋灵花异草盛开的院落里,一名青衣男子缓缓吐了口长气,渐渐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遍布汗珠,脸色微微有些泛白,但双眸中却是精光灼灼,开阖之下隐约有金色雷霆闪动。

    “韦青大人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身侧一名虬髯老者开口问道,眼中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韦青整了下长袍,端起一杯清茶呷了一口,才悠悠道:“公羊正奇找我议事而已,无事。”

    虬髯老者道:“原来是公羊正奇大人的召唤,不知韦青大人可有提及龙家之事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你之事无碍,放心便可。”

    虬髯老者大喜,忙躬身道:“多谢韦青大人成全!”

    韦青伸手扶起他,道:“不用多礼,你我是利益相同,各取所需罢了。如今天下动荡不稳,龙千淼大人陨落之后,龙家也急需一位大人这样强有力的领袖,不仅对龙家有利,对整个天下也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虬髯老者忙道:“韦青大人所言极是。待我成为龙家之主后,必然以大人马首是瞻,为天下的安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韦青欣慰的点头道:“难得你有如此胸襟,我先替天下之人谢过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虬髯老者道:“此乃我辈之本分。待我上位后,便立即着手替大人挑选人选,进行那血脉提纯试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韦青应声道:“此事你要多多防范,以免惹来各种非议和不满,毕竟成功率不高,牺牲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没有牺牲,哪来的珍贵?”

    虬髯老者冷笑道:“若是成功率高的话,那十阶神血岂不泛滥了?还有何珍贵可言。成大事者不惜小费,这点牺牲我龙家还经得起。况且失败也并非完全无用,能够化成鬼修罗也是一桩美事呢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不过了,若是龙家其他之人也和你一般想法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虬髯老者冷冷道:“哼,大人放心。若是有人冥顽不灵,老夫就说不得要让他们脑袋开开窍了!况且这是龙千淼手中就开始的试验,我也没有理由终止对吧?此事无论对龙家还是天下,甚至整个天武界,都有着非凡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的确如此,提炼真灵血脉,也许是当今天下最为有效的成神之路。”

    虬髯老者道:“大人此举也是为整个天下着想,我奕鸿鸣必然带领整个龙家全力追随!只是有一事……那龙家的掌门令牌……,龙家内还是有不少老顽固,只认令牌。”

    韦青耸眉道:“此事我明白,若是有你出手杀非倪抢令牌的话,必然会遭受龙家内部的极大反抗,即便强行镇压下去也势必影响龙家局势稳定,那令牌之事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奕鸿鸣顿时大喜,掌门令牌和龙千淼死前传位之事乃是他的心头结,若是不能妥当处置的话,即便他强行等位也会阻力重重,很难真正号令全宗。

    “除了令牌外,非倪那妮子也非死不可,否则始终是个祸害!”奕鸿鸣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气,眸子也渐渐有些微红起来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你放心吧,我会一切处理妥当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前方突然一道光芒闪动,一名男子现出身形,单膝跪下,道:“韦青大人,奕大人,所有长老和护法,还有七名少主都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奕鸿鸣浑身一颤,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涌上心头,大笑道:“哈哈,都到了吗?老夫早已准备多时了。今天,便是龙家走向巅峰的开始!”

    韦青也是眼中闪过寒光,道:“一切按既定计划进行。走吧,奕大掌门!”

    就在韦青和奕鸿鸣共谋龙家之事时,岚雪圣城内,苍梧穹和周楚也踏入了灵花妙境之中。

    四周尽是奇花异草,除了惊人的灵气外,还洋溢着一种古怪的感觉,似乎走入了某种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周楚四下张望着,惊奇道:“这里便是灵花妙境吗?我虽然早有耳闻,却从未来过,也不知如何进来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幸亏你不知如何进来,否则冒然闯入的话,那老怪多半会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周楚一惊,忙道:“师尊,那任兮旻大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可是我圣域之人?”

    苍梧穹嘿嘿一笑,道:“总的来说他也算是圣域之人,但很少有人指挥的了他。灵花妙境虽在岚雪圣城之内,却是一方独立空间,他也可以说是灵花妙境之主,他也更喜欢这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周楚内心有些惊骇,道:“难道师尊和另外几位执政者大人的命令他也不听?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若是符合他胃口就会听,否则就不听。”

    周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苍梧穹微微一笑,开口大声说道:“任兮旻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洪亮有力,在妙境之中震荡开,像是春风拂过,所有奇花异草一下“刷刷”的摇曳起来,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芬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些花草似乎产生了变化,不断地在四周移位,一股股阵力从四面八方渗透而来,如同海浪层层叠叠压向两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