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600章 圣域来历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正奇大人掐住财权,似乎会干预到各司的正常运转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苍梧穹以及诸位都放心,我并不会掐住任何正常的运转,只是对各种开支有个大概的了解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众人也就不再有异议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如今天下动荡,大有乱像,希望诸位能够齐心协力,共度难关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当务之急便是要让我们自己不乱。南风璇,袁高寒的去向和上尘之死就由你负责调查,尽快将结果报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人群中一道较小的身躯闪动了下,随后便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,一下就消失在大殿内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眉头微微一皱,似乎对她这种目无规矩的行为十分不满,但也习惯了,只能暗自摇头,随后道:“凌白月,现在情报之事十分重要,特别是天下各大势力的动向,还有月瞳,以及一些不好惹的人物,这段时间都必须纳入监控对象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淡然道:“是,大人。那些所谓的不好惹的人物指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瞳孔一缩,道:“比如那些外海势力,封号武帝,一些实力强大的散修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特别是月瞳和李云霄,这两人实在让我有些难安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是心中一震,眼中掠过精芒。

    凌白月道:“现在基本可以断定那李云霄便是破军古飞扬夺舍先天之胎重生,的确是异常棘手。但他现在只有九星武帝的修为,暂且还能压制的住。若是任由他成长起来,也许比当年的古飞扬还要厉害,那天下间真的没有可以压制他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满脸忧色,道:“你的意思是现在除掉?”

    凌白月淡然一笑,道:“在下只是提出自己的看法,如何决断便是几位大人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除去?李云霄我接触过一阵子,觉得此人非常不错。而且当年古飞扬也并非什么邪恶之辈。”一人站出来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此人面带髭须,头发中点缀着众多白色,正是源司之长许焱。当日在埋骨之地与李云霄有过交集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古飞扬的确不是什么奸邪之辈,但也不是什么善类。我赞成凌白月的看法,此人若是现在不镇压的话,将来怕是难以镇压了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为难道:“此事我也拿不定主意,大家的意见如何?”

    苍梧穹突然开口道:“我赞同韦青大人的看法,未知的风险还是先预控为好,以免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韦青颇有深意的扫了他一眼,道:“正是,当年的古飞扬就四处惹麻烦,闹得到处鸡犬不宁。现在天下又不太平,多一个这样的人就是多了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,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,但一旦炸开的话,后果难以估量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黑宇护和司庭语大人呢?”

    黑宇护沉吟了一阵,道:“韦青的话也可以反过来说,李云霄虽不是善类,但也不是什么奸邪之人。当年虽然四处闹事,却也未曾酿出什么祸来。而且他毕竟是我族之人,最为关键的两点是,他有极强的能力,并且和现在圣域的大敌月瞳有仇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黑宇护大人的意思是利用李云霄去对付月瞳?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正是。若是能够善加以利用,那么我们所担心的两个忧患就彻底抵消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怒喝道:“黑宇护,你忘了红月城中,和李云霄几人交手之事吗?即便是你也拿不下他们,若是任其发展不受控制,迟早有一天会踩在圣域的头上!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正是因为红月城中交手过一次,我才认为他们有利用价值。若是实力太逊的话,怎么对付月瞳呢?况且李云霄本来就身怀月瞳,也许是对付另一只月瞳的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沉吟道:“嗯,黑宇护大人说的极为有理,若事情能够像你想象中的发展,那就减掉了我两个心头大患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冷笑道:“正奇大人也知道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意·淫而已,既然李云霄也是月瞳附身,说不准他们两个就联合起来了,到时候就真的是天下大劫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韦青大人所言也不得不防,李云霄和那月瞳之间可有联手的可能?凌白月,你看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凌白月手中摇着羽扇,在大殿中来回踱步,似乎在思索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韦青突然说道:“凌白月,如实回答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双手握扇,抱拳道:“回禀几位大人。据我得到的情报,那月瞳和李云霄乃是死敌。现在这月瞳附身之人慕容竹便是当年古飞扬的好友,而天老天荒内,姜楚然被月瞳所杀,也似乎是为了救李云霄。现在宁可为之女宁可月,也是古飞扬昔年好友,又被月瞳掠走,他们两人联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韦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双目如刀的射·了过去,寒声道:“凌白月,你真的调查清楚了吗?若是情况有误,导致严重后果的话,这责任你可得担着!”

    凌白月讪讪道:“这……,当然啦,世事无绝对,说不定他们就联合起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你的分析很有道理。古飞扬虽然放荡不羁,做起事来天马行空,但却是重情重义之人。当年东海和天荡山之事,闹得天下沸沸扬扬,可都是为了他那位弟子啊。四海都敢惹,死地都不惧,也算是绝代英豪了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的脸色微变,开口说道:“花千树现在的状态并不好,以那厮的性格,也许就迁怒圣域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喟然道:“只要我们问心无愧,古飞扬也绝非不讲理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正奇大人这话说的好,但若是有愧呢?”韦青突然咧嘴一笑,有些阴邪的样子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瞳孔骤缩,脸色瞬变,道:“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韦青淡然一笑,道:“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谁知道那个疯子内心是什么想法,最终还是得辛苦苍梧穹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若是大家选择联合李云霄的话,那么我去调解彼此矛盾,这是应该的,毕竟花千树一直都是我的部下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似乎听出了什么不对的地方,脸色有些难看,道:“司庭语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司庭语再次开口,淡淡吐出两字,道:“联合。”

    韦青和苍梧穹都是眼中掠过精芒,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现在二比二,这最关键的一票就在正奇大人你手里了。大人想想现在的局势,除了月瞳外,还要镇压李云霄的话,怕是要动用圣域一半的力量。而我们此刻还面临二个更大的隐患,那边是妖族和魔踪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一拂衣袖,叹气道: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妖族还好办,即便他们寻回了传承圣器浑天仪,整体实力大增,但至少还在我们掌控之中。我最为担心的便是那魔主出世。几位可别忘了圣域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一凛,面面相觑起来。

    圣域领袖群伦,由来已久,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,倒也无人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许焱不由得怔道:“圣域的来历?圣域是如何而来的,莫非与那魔主有关?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此事倒也不是什么秘密,圣域的存在,最早便是为了监控魔主封印而出现的一个强大组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闻如此秘辛,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眯着眼睛,似乎在思索着,缓缓说道:“大约在十余万年前,那是魔主纵横天下的最后年月。天下强者在这岚雪圣城云集,商讨对付魔主之事。当时只是一个最为简单的组织,目的也很明确,就是为了诛魔。后来顺利将魔主封印,为了避免他重临人间,这些人并没有就此离去,而是以岚雪圣城为据点,建立起了圣域这个组织,以监控魔主封印为己任。”

    许焱惊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为何我们大家一点都不知道,就连魔主封印在何处都不明了。我更是与化神海之人联手在埋骨之地释放了一道封印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淡淡的看着他,叹道:“我说的是十万年前的圣域,这些都记在在那些发了霉的古籍里。一件事情,十万年都未曾发生过,谁还会记得?谁还会有警觉?即便是我,也曾一度怀疑魔主的真实性,更没想到此生还能遇见……真是倒霉透顶……”

    凌白月摇着羽扇,道:“圣域的来历我也知道一些,从目前所掌握的魔踪来看,魔主的确非常强大,但所幸的是十万年的镇压,已经让他分散成数道分身,并且彼此不容,彼此为敌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正是。千万不能让任何一道分身吞噬其它存在,否则后果太过严重了。魔主到底有多强谁也不知道,但十万年前可是有着大量神境存在的世界,当时且不能彻底抹杀他,更何况现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