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99章 议事
    公羊正奇抬起手来,正殿的上方突然浮现出一个五边形的阵法,射下一道青光,直接投影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震颤,从地面上缓缓升起一方石桌,与那阵光一下重合起来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一掌拍出,击在桌面。

    顿时无数光芒从他掌心射·了出去,石桌上涌起光辉,照的整个大殿通亮。

    突然桌面的四周缓缓浮现出三道身影,恍惚不定,十分暗淡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正是韦青,皱起眉头来,道:“正奇大人,召我几人何事?”

    还有一道光影为黑宇护,也是微微睁开眼来,面色平静,但眼眸中闪过忧色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双目紧闭,面容端庄清秀,长发盘在脑后成髻,竟是一名女子。她的身影恍惚不定,似乎对召集之事并未放在心上,安详恬静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见着三人,这才道:“上尘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如石沉大海,一下没了声音,整个场内变得无比寂静。

    韦青开口道: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看了他一眼,目光再扫过另外两人,道:“我召几位过来的目的也就是想知道他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上尘乃是暗司之长,除了我们五人外的确无人可以调遣他,亦或者他私自行动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暗司之人从不和外界往来,即便圣域之中也有不少人从未接触过他们。上尘更是一直隐匿不出,若说他因私事而死的话,未免太过谎谬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转头道:“凌白月,你那边可有线索?”

    凌白月微微颔首,道:“此事太过突然,而且暗司的行动并不在我司监控之内,并无线索。几位大人要查的话,应该从上尘大人离开的时间和地点着手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朝着人群中望去,道:“萧彬蔚,你那有何线索?”

    一人站了出来,身材魁梧,拱手道:“上尘大人离开的时间在五日之前,去的是北域新延城。”

    “新延城?”众人都是双眉紧锁,新延城乃是商盟最近设定的总部,四通八达,传送阵比之圣域只多不少,可以通向大陆的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一般去新延城多半是为了转道,或者故意转悠,让人捉摸不定真实行程。

    上尘从圣域走新延城,多半是因为后者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一阵烦躁,道:“黑宇护、司庭语,你二人呢?可有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与月瞳一战后,我便闭关至今,一步未曾离开密室,对此事毫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名女子依然闭着双目,只是淡淡说道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公羊正奇似乎对这些答案非常不满,冷笑道:“你们四个全都不知,那上尘多半是我派出去的啦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阵默然。

    萧彬蔚突然说道:“我倒是想起一件事,本也不足为奇。但暗司出动在圣域之中也是极少有的事,更何况是上尘大人亲自离开。就在上尘大人离开前,袁高寒大人也是去往了新延城,不知这两件事间是否有关联?”

    “袁高寒?”众人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也脸色大变,道:“谁知道袁高寒大人去哪了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,看样子并不明了。

    萧彬蔚道:“我这便派人去问下灵司之人,但我猜想多半是因为魂体之事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双眉渐渐锁了起来,道:“若是因为魂体之事的话,为何不通知于我?如此大事,他想一人暗中进行?”

    萧彬蔚道:“会不会老袁避免节外生枝,反而惹来诸多麻烦,这才自己一人偷偷进行?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怒形于色,身上隐约有淡淡的元力波动传来,寒声道:“若真是如此,必然是他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,生怕有人加害于他!”

    大殿之内众人都是脸色骤变,全都写满震惊。

    黑宇护皱眉道:“正奇大人这般说话,莫不是有了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?哼,若是老夫有了证据,今日议事还会如此平静吗?”公羊正奇冷冷说道,眸子中不断有寒光射出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惊不已,极少有见到他发怒的时候,这次显然是动了真火。

    韦青冷哼一声,道:“既然没有证据,那还是不要乱说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乱说?”公羊正奇双目如刀,直接逼视了过去,寒声道:“上次袁高寒要求打开神都的通道,正是你们三人否决才导致事情作罢,谁心里有鬼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四周一下哗然起来,都是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世人只知道天武界有五大仙境,却只能数出其四,分别是东域的地老天荒,南域的须弥山,西域的烟云古照,北域的琅嬛天,极少有人知道第五大仙境到底何指。

    经而久之,世上只知道四大仙境,最后一处则慢慢被遗忘。

    第五大仙境正是隐于圣域之上的——神都。

    有人不自觉得问道:“袁高寒要去神都做什么?强行打开一界仙境需要耗费的力量难以计数,若是没有特别之事,根本不合算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也纷纷点头起来,但更多人则是眉头紧锁,越是如此就说明问题也许越严重。

    韦青哼道:“袁高寒神神兮兮的,若是能够提出适当的缘由,我自不会反对。但他什么理由也不给,就想直接开启神都,别说他只是一司之长,就算是身为执政者也没有这个权利吧!”

    黑宇护也是轻轻点头,道:“韦青大人所言极是,若是袁高寒能够提出正当理由,我自然不会反对。”

    司庭语依然是闭着双目,简单的吐出二字,道:“同样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胸中一股怒火无处发泄,冷冷道:“我不管你们内心藏着什么心思,最好别让我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,否则我第一个不饶他!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正奇大人,现在事已如此,还是先想想接下来的应对之法吧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阴沉着脸道:“若是事情的源头出自我们内部,就必须先从根源上找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韦青寒着脸,冷冷道:“公羊正奇,不用在这含沙射影,这些话本座听得十分不舒服,你到底想怎么样直接说!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好!既然韦青大人如是说了,那我就直接说出我内心所想。从今天起,任何一司的调配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,并且要我们五人共同知晓。”

    韦青脸色数遍,冷笑道:“都必须经过你同意?你的意思是你得独掌大权?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面不改色,道:“独掌大权说不上。但圣域多年来的运转都是在我支配之下,你们几个何曾管过什么事?况且我也说了,任何一司的调配我都会告知你们四人,你们可以一道监督我。”

    韦青拂袖道:“我不同意!”他的身影变得更加恍惚起来,好像随时要湮灭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的目光扫过另外几人,道:“你们三位呢?”

    黑宇护双眉皱起,道:“若是你乱来怎么办?圣域之所以有五位执政者,便是为了防止一人独大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若是我乱来的话,何以服众,再者你们四人难道是吃素的吗?”

    黑宇护一下默然起来,转头望了一眼身侧的司庭语。

    司庭语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此刻才缓缓睁开眼,道:“我同意。”说完后又闭上了双目,恢复那副雕塑般的状态。

    韦青怒道:“司庭语你……!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既然司庭语也赞同,那我也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这下韦青更是坐不住了,怒道:“黑宇护,那个老妖婆的脑袋被夹了,难道你的脑袋也被夹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已经有三人赞同,这决议就算是通过了。”公羊正奇大笑起来,得意的斜视了韦青一眼。

    黑宇护淡然道:“司庭语现在无暇分身,我亦如此。即便伤势好后,我也打算再次组织人手围剿那月瞳,对于圣域之事无暇多顾。况且正奇大人说得也对,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他在主持事务,由他一人掌权,我们四人监控,并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韦青阴沉着脸,道:“苍梧穹你呢?”

    苍梧穹淡淡说道:“已经三比二了,我的看法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韦青哼道:“既然你们这般想法,那我自然也无话可说,只是到时别后悔便是!”

    公羊正正色道:“老夫心有坦荡,自问担得此任!”

    韦青自知不可改,冷笑道:“随便了,你爱怎么玩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不理会他话中讥讽,继续说道:“自今日起,任何一位正副司长离开圣域,都必须经我手谕,任何一位武帝强者离开圣域,都必须经由各司批准。萧彬蔚,对于进出圣域的情况你要有详细记录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萧彬蔚应声道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多半皱眉起来,但皆是一下就舒展开,并无太大意见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子凕寂,今日起,财司每月都要将账目给我过目。甚至一些大手笔的投入必须经由我批准。”

    子凕寂站出列来,躬身道: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这下脸色骤变的人更多,即便是韦青等人,除了司庭语依然木讷外,都是皱着眉头,似乎颇有微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