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98章 离去
    袁高寒无力的拍了拍脑袋,道:“我竟然会想到让你这个疯子替我护法,我真是跟你呆久了,脑袋里缺筋少弦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这才问道:“高寒兄,如何了,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“差点就没命了,你说顺利吗?!”袁高寒怒道,双目中几乎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本想求一个安全点的地方进行双魂合一,谁知道遇见了此生都没经历过的危险,他看着眼前那斗来斗去的真灵,还有噬魂宗众人,只觉得一阵无语和无力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汗颜,道:“只要双魂融合成功便可,眼前之事不过是有惊无险而已。”

    非倪笑道:“就是。袁高寒大人得向我夫君学学,临危不惧,即便再大得危险和困难,也不会向你这般愤怒和抱怨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非倪继续哼了一声,傲然道:“若非今日,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见着真灵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身躯微微一震,抬起头来看着那两只斗的你死我活的真灵,沉思道:“威势足够,但力量不行,这应该只是真灵残存下来的意志而已。不过如此,也是万难一见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,他心情才渐渐舒缓开,加上自己刚刚融合魂体,整个人都充满力量,胸间一股豪气纵生。

    陈箐羽和丘穆杰等人也退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派之人各站一方,一边观战那真灵恶斗,一边警惕的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皇甫弼阴沉着脸道:“古飞扬,上尘呢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脸愤愤道:“上尘大人被这两只真灵害死啦!皇甫大人与上尘大人一道而来,还望能够看在圣域的份上,给上尘大人报仇!”

    皇甫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短暂的无语后,重重哼了一声,寒声道:“休想狡辩!上尘乃是为了杀你而去,怎么会被真灵害死,必然是你杀了他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亏你还是一宗之主,这种毫无证据的话也能乱讲吗?我若说不是,你敢拿脑袋来担保吗?”

    皇甫弼哼道:“这些话不用跟我解释,是与不是对我而言并不重要,你自己自求多福吧。若是有下次再见,本座必取你人头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也知道再想抓袁高寒几乎是不可能了,只能悻悻而回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同样的,下次若是有机会取大人头颅,我也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一拂衣袖,便带着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陈箐羽急道:“就这样放他们走?”

    袁高寒看了他一眼,哼道:“那你去拦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脸上一红,顿时回到袁高寒身后,不敢再吭声。

    丘穆杰望着那两只真灵意志恶斗,道:“神意紫金虫和八阴古星鸟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通,只是仗着五行灵体,便足以傲视其它存在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非倪,助我一臂之力,将那神意紫金虫的残存意志打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非倪应了一声,便一团火光冲起,在长空上化出凤凰,朝那两只真灵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赤红色的火焰将整个天空都烧的通红,凤凰更是口中喷出一道火线,冲着神意紫金虫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哧!”

    那神意紫金虫一接触到神火,顿时拼命的挣扎起来,扭动着身躯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八阴古星鸟张开叫了一声,一闪翅膀就追上,凌空化成兜率天峰,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凤凰彩翅扇动,在长空上打了个转,尾巴横扫过去,一道火海呼啸而起,像是无数浪涛层层叠叠往前方推进。

    神意紫金虫有些畏惧了,往后缩了下身子,顿时兜率天峰落下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巨大的震荡响起,神意紫金虫被一砸之下,形态顿时爆开,直接化作一团金色,发出刺目的强光,但却没有了灵性,只是静静的悬浮在那。

    兜率天峰一砸之后,从澎湃的金色内飞出来,也同样悬浮在不远处,散发出五色之光,灵动十足。

    李云霄大喜的朝那兜率天峰抓去,他此刻能够感受到山峰内的变化,那八阴古星鸟的残魂意志寄宿其内,就如同器灵一般。

    “轰隆轰隆。”

    兜率天峰慢慢的旋转过来,被他托在手中,仔细检查了一下,没问题后欣然收起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团金光更是直接被他收入界神碑内。

    丘穆杰羡慕道:“想不到这两件至宝最终的宿命竟是被云少所得,啧啧,真是莫大机缘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这还得多谢穆杰兄承让了,若是穆杰兄要跟我抢得话,那麻烦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淡淡一笑,道:“这两件东西虽然珍贵,但对我并无大用。我从不做损人不利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非倪也飞了回来,道:“夫君,袁大人之事已成,夫君也顺利收取了金灵之气和九幽秽土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知道她得意思,点头道:“我们这便去天岭龙家。不知穆杰兄和高寒大人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袁高寒皱起了眉头,道:“想不到来抓我的人会是暗司之长上尘,能够指挥暗司的必然是几位执政者之一,多半是韦青了。既然如此我不如随你去趟天岭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也好,我身边现在可比圣域要安全的多,再者我也想和高寒兄畅谈一番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也说道:“韦青已去了天岭龙家,我也很想见识一下他是如何将我的术道研究发扬光大的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好,既然大家还是同路,那我们就先去天岭龙家。不过必须留下一人去趟万星谷,告知他们天星子的情况,并且等待天星子消息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也是担忧道:“万星谷损失极大,天星子大人又下落不明,西域的力量失去平衡,怕是麻烦了。箐羽,就由你去趟万星谷吧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惊道:“那大人您……”

    袁高寒道:“我就跟在李云霄身边,这里有如此多的高手,不用担心我之安危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还想说什么,见袁高寒态度坚决,也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人当即不再停留,直接去往江浍城进行传送,随后朝北域天岭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,在北域岚雪圣城。

    一栋偏僻的建筑掩映在不起眼的角落中,只有二层楼高。

    建筑内横放了数排长桌,上面全部摆放着暗青色玉牌,每个都是灵气流动,散发出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轻微的崩断声从二楼传来。

    正是巡视玉牌的一名武者愣了下,随后瞳孔渐渐地放大,额头上不自觉得就淌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刮起一阵风,他如闪电般冲向了二楼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响起,直接在整个建筑的上空回荡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上尘的命派碎了?!”

    圣域正殿之中,公羊正奇猛地拍案而起,直接将那宝座的扶手震起道道光泽,“是谁干的?!”

    他震怒异常,盯着下方那汇报的武者手中,托着一块碎开的玉牌,双目几乎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下方之人也都窃窃私语,语气中极为震惊。

    暗司乃是圣域内最为神秘的两大司部之一,就连在场的都有不少人从未听过“上尘”之名。

    人群中缓缓走出一人,正是白凌月,轻声道:“上尘大人前不久的确离开了,至于所谓何事暂不清楚,需要详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查查查!赶紧查!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怒不可遏,眼中闪过寒意,道:“暗司之人从来不会莫名离开圣域,除非是有任务在身。而能够调动暗司的唯有五位执政者。其实很好查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一冷,转向身旁不远处端坐的一人,寒声道:“你说是吧,苍梧穹!”

    那人隐在黑暗之中,不辨真容。

    随着公羊正奇的目光转过去,这才渐渐露出容颜来,一张平淡无奇的脸,就算是走在人群里也会立即忘记的那种,没有丝毫的出彩之色。

    “的确。如果不是你,也不是我的话,那就只剩三人了。黑宇护上次围剿月瞳受伤后就一直在闭关,可能性也不大,那就只剩两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别这么快急着排除所有人。任何人都不能轻易排除掉,包括你我!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冷哼一声,眸子里满是寒意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苍梧穹抬起头来,眼中一片清明,并没有丝毫愧色,道:“现在弄明白上尘所谓何事离开圣域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得弄清楚是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这两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而已,知道他去做什么了,自然也就知道是谁杀了他。苍梧穹大人,你平时极少在圣域之中,怎么这次一回来,上尘就受令离开了?”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这只能说是一个巧合。莫非正奇大人怀疑是我?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再没有证据之前,我们五人都有嫌疑,相互怀疑再正常不过了。大人也可以怀疑和质问我。”他一片坦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苍梧穹道:“正奇大人我自然是信得过了。若是我派了上尘出去,即便他生死了,也没什么不可说的。不如大人传讯他们三个,一问此事,也许当即就有结果了呢?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眉头微微缩了起来,随后拍定道:“好,我立即传讯息给他们三个,希望有人站出来认了,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