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97章 残存意志
    上尘只觉得自己的剑刺在极软的东西上面,但却有一道道凌厉至极的金色光圈涌起,沿着剑身不断削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!”

    整个剑上都是剧烈地颤鸣,抖动的异常厉害。那剑身花纹都在光圈的荡漾下不断被抹去。

    上尘心头大骇,惊道:“金灵之气!”从剑身上蔓延过来的光圈,他耗费了极大的力量才抵挡住,元力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他猛地单手掐诀,周身帝气一转,化出一层淡淡地黑色。那些金色光圈沿着歧天剑而上,一触到他的身躯就被黑芒吸了进去,像是一个无底洞,不断吞噬那恐怖的金灵之气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下出现在三十丈开外,讶然笑道:“上尘大人的神通果然不凡,这一招暗术似乎能够吞噬一切。难道真的是永无止尽吗?今日可以试验一下,这里的金灵之气覆盖方圆数里,大人慢慢吸,我看好你的!”他伸出大拇指来夸赞了一番。

    果然,上尘脸色大变,变得跟猪肝一样难看,身躯微微颤抖起来,显然是不可能支持太久。

    但他的剑已经刺入了神意紫金虫内,被一股极强的粘力粘住了,怎么也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老夫就要这样无厘头的死在这了吗?”

    他眼珠子一下瞪的老大,内心焦急无比,却找不到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说道:“咦,上尘大人果然厉害,那虫子似乎要被你斩的分裂了呢。”

    上尘一惊,定眼朝下望去,那神意紫金虫身上不断涌起各种符文,身躯似乎有些不稳起来。

    以歧天剑为中心,虫子身上不断有裂纹浮现。

    上尘大喜过望,仿佛绝境中看到了一丝希望,一下爆发毕生潜能。

    周身的黑色光芒化作螺状旋开,一道诀印猛地拍打在剑身上,刺耳的剑鸣几乎化成实质的能量,朝着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上尘黑袍尽数破碎,长发在上空乱舞,整个人一下达到了人剑合一的最强状态。

    “开天!”

    剑上光芒瞬间大涨,剑体上“歧天剑”三个大篆古字几近透明,一股浩瀚威力散发出来,猛地压下。

    神意紫金虫上的裂缝瞬间成倍的增加,剑体不断插·入其内。

    这招“开天”正是那神技“开天辟地”的一半,也是上尘能够施展出来的极限之招!

    李云霄眼皮一跳,嘿嘿笑道:“上尘大人果然英武,看的本少好怕怕,还是现在出手打你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五色光芒从他掌心飞出,兜率天峰一下化作巨山,猛地就朝上尘砸去!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上尘眼珠子都暴了出来,那股威压如天雷滚滚,镇压的他的身躯不断颤抖,手中剑意都几近崩溃!

    “古飞扬你卑鄙!卑鄙小人啊!”

    上尘发出一声惨叫,那一剑开天倏然崩开,无尽剑光一下碎去,被冲天而起的金色光圈吞没。

    神意紫金虫体内也发出一道低沉的声音,无尽光芒直冲紫霄!

    兜率天峰上也五光流转,倏然压下!

    两股力量将上尘完全压制住,别说破空逃去,就连动弹一下手指头都难如登天,只能吹胡瞪眼,满眼的怨毒和不甘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两股浩瀚之力终于冲击在一起,上尘的身躯瞬间粉碎,化作点点黑芒,彻底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那柄歧天剑一下翻飞,在两股力量的挤压下不断发出颤鸣,终于“砰”的一声崩断,化作两截废铁激·射而出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惊不已的看着,那浩瀚的五行之力激荡开,不断上下翻滚,彼此不容。

    整个金色世界在这两股力量的搅动下,不断扭曲变化,更多的金灵之气直接被神意紫金虫吸收进去,使得空间更加不稳。

    李云霄全身化作金色,抗衡着那力量的波动,双眸中血红,盯着那两股力量的中心,他能够感受到兜率天峰的波动频率十分急促,似乎遇上了对手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!”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骤缩,双眼骇然睁大,难以置信的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力量的波动之心,缓缓浮现出一道紫金色的虚影,不断伸展开来,绵绵不绝,似乎可以拉升至无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兜率天峰上也涌起一道灰色光芒,渐渐扩大,化作一只造型怪异的古鸟,张开双翅。

    “真灵残存的意志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惊,眼前这两只怪物,正是八阴古星鸟和神意紫金虫的意志所化。

    八阴古星鸟一显化出来,顿时双目如电,额头上闪烁出一枚星形图案,仰首就啄了下去。

    神意紫金虫的身躯微微晃动,额头的触角上荡漾出两道强光,一合之下化作一道凌厉至极的斩击,劈了上去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两股震开,李云霄只觉得双目一阵刺痛,大量的金、土双系之力在四周飞旋,让他再难以看清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狂暴的力量不断传来,金灵空间崩飞瓦解。

    李云霄只觉得一股旋力将他卷起,直接往天空中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大地被破开,不断地向四周皲裂,恐怖的力量化作一道巨大光柱冲向天际!

    正在争斗的众人全都是大惊失色,骤然一下分开,化作数道光芒朝旁边逃遁。

    袁高寒还在稳定境界之中,一见那恐怖的光柱之力,吓得急忙一瞬移出去,连同那古阵盘一道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下一刻出现在数百丈外,无数规则之力重新落下,涌入他身体内,顿时识海中一片混乱,当场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皇甫弼正和北圳南争斗不下,那金色语者与他灵魂合二为一,变身后通体泛着淡淡金芒,几乎稳压北圳南一筹,但对方似乎打不死般,像一块牛皮糖似的粘着他,怎么也甩不掉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啊!”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满腔的火气一下喷发出来,一拳狠狠打出。同时另一只手掐诀,盘古幡展开,直接大范围的横扫过去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相互弥补缺陷,令北圳南无处可躲,只能扬剑护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长剑震得不断“嗡嗡”颤抖,他的整个身体都几乎变形了,在极度的压缩之下,像是一根弹簧般直射出去。

    皇甫弼回了口气,一抓盘古幡,转身就朝袁高寒而去。

    那股从大地内冲出的金光中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,整个场面怕是再难控制了,当务之急便是抽了袁高寒的魂魄及早离去才是。

    袁高寒一惊,刚刚喷出一口血来,此刻气息紊乱,魂力虽然强大却一时间难以驾驭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四周的古阵盘一下飞出,在前方逐一排开,演化出一片天地,将自己牢牢护在其内。

    皇甫弼双眼冒火,怒道:“迟早是本座囊中之物,何必苦苦挣扎,省去诸多痛苦不好吗?!”

    他身上的金光大盛,身后浮现出金色语者的虚影,一手抓住盘古幡,化出魂界,朝那古阵盘撞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如同两大领域之力相互撞击,那古阵盘顿时结界崩碎。

    袁高寒阴沉着脸,虽然满是怒火,但内心却异常冷静,他也看出了皇甫弼重伤在身并且后续不足,只要自己多支撑一阵就能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他双手飞速掐诀,身边顿时涌起一杆蓝色大旗,在身前一扫,整个身影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皇甫弼大急,怒道:“出来!”

    他眼前只剩下一片湛蓝色的世界,旌旗凌空飘展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“嗤啦!”

    大片的蓝色被他撕裂开来,依然找不到袁高寒的身影。

    突然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在身后浮现,各种惊呼声传来,皇甫弼震惊之下急忙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冲天的光柱两侧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紫色虫子和一只怪异的深灰色大鸟,相互之间缠斗不下。

    “神意紫金虫和八阴古星鸟!!”

    皇甫弼浑身大震,脑子都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无法天隶属于噬魂宗势力范围内,这里的来历他自然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,一看天空上的两只真灵形态,就立即明白了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其余噬魂宗长老也是骇然不已,惊恐的盯着天空上的两只真灵相斗。

    那股荡漾出来的五行之力虽然并不强大,但那种高高在上,蔑视天下苍生的姿态,却是令人震撼和神往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真灵……”非倪也是目瞪口呆,她体内的天凤血液变得炙热起来,似乎被真灵的那股威压引动了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,这又是什么鬼啊!”

    袁高寒一下出现在李云霄身侧,怒指着天空上争斗的真灵,几乎是吼道:“一天到晚的惹事!喽啰的时候惹武帝,武帝的时候惹武道巅峰,再惹超凡入圣,现在居然惹出了两只真灵……,你、你……!”

    他气的脸色发白,差点又要喷出血来。身上光芒一阵恍惚闪动,几乎有些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抹了下冷汗,讪讪道:“这纯粹是意外,我也不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袁高寒怒道:“意外?为什么其他人从来没有意外过,你天天有意外?!”

    “嘻嘻,这才能显得我夫君与众不同呢。”

    一团火焰落下,化出非倪真身,含情脉脉,嘴角噙着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