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96章 羞愤
    界神碑这下再无反应,法则之链的禁制被破后,外界的一切似乎再与它无关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,随后一道青色利爪在上空出现,往皇甫弼身上斩去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

    天上被抓住五道裂缝,却失去了皇甫弼踪迹。

    利爪之后浮现出丘穆杰的身影,满身鳞片护体,大惊的长尾一扬,就朝身后点去。

    “天脉毒芒!”

    “哼,东拼西凑,幼稚,低级!”

    那毒芒刺入一片黑暗中,深红色的尾针突然一滞,被双指夹住。

    皇甫弼的身影浮现而出,满脸的讥笑之色,“传说中的疯子术炼师,就是杂耍的猴子吗?”

    丘穆杰阴沉着脸,冷哼道:“有种别躲,接老夫一脚!”

    他凌空转身,猛地一脚踢了出去,一片金光撩起,一个偌大的“谛”字闪现而出。

    皇甫弼脸色一变,只觉得一股山岳之势压下,胸间涌起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猛地抬起手掌,怒喝一声拍了下去!

    虽然感受到这一脚的极度不凡,但自恃其高,岂能示弱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掌拍在那谛听之足上,整个人被震得气血翻滚,一下就击飞百丈远,还被那股猛力冲击的不断滑行,好一阵才停下。

    他脸色瞬间发白,体内的力量紊乱不堪,之前的伤势一下就被牵动起来,状态急剧下跌。

    “哼,噬魂宗之主也不过如此,看来我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收起手脚来,眼中闪过轻蔑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皇甫弼气的怒火攻心,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,身躯微颤。

    他之前和天星子、李云霄硬拼几场,还落得走火入魔,虽然被南丘雨及时拉回,但功体大伤,只不过刚刚稳住伤势而已。原本以为对付几个九星巅峰的存在是手到擒来,却不想一招之下就被打的吐血。

    “乘他病,要他命!”

    北圳南一喝之下,一道剑芒脱手而出,直接斩了上去!

    皇甫弼再不敢托大了,怒吼一声,凌空一抓。

    盘古幡落在手中,不断旋转,猛地敲向那剑芒。

    “嘭!”巨大的剑影被震碎。

    他再次被反震的连退数步,一口心血涌上喉咙,强行吞了下去,眼中闪过极度的震惊。

    无论是丘穆杰还是北圳南,都可谓是武道巅峰之上的佼佼者,距离超凡入圣也仅仅是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北圳南更是肉身大成,曾经的神境强者,在武意感悟上,要远超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原以为很简单的一件事,想不到还要如此大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满脸的阴霾之色,喝道:“诸位长老都出来吧,助我绞杀这些人!”

    “是,宗主大人!”

    天空上再次浮现出六道身影,正是之前来过的噬魂宗长老,唯独不见副宗主袭玉纶。袭玉纶在之前一战中伤势太重,回去后就直接闭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丘穆杰几人脸色大变,那六名长老虽然也不少有伤在身,但总体而言并未大碍,只在长空上一站,就如同定海神针般,有种大局已定的气势。

    北圳南目光一寒,道:“皇甫弼我来应付,其它的六人你们想办法。”他抬起剑来,一步就出现在皇甫弼身前,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皇甫弼阴沉着脸,顺着那剑势纵身而退,喝道:“别管我,另外几人速度杀了!”

    六名长老的目光望了下去,其中一人道:“大家都小心点,这三人一牛都不是什么善茬,不要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不足畏惧,也就是疯子杰棘手一些,派两人对付也足以。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其余几人一下应声,瞬间分开,化作不同的光芒俯冲下去。

    袁高寒在古阵盘中央,面色沉凝,眉心处也由不得一皱,抬起头看了一眼外面,随后掐出一道诀印拍出。

    顿时古阵盘外空间一变,一道蓝光闪烁出来,化作招展的大旗。

    旗帜内传来战鼓雷鸣,杀意奔腾。

    一名冲落在最前的长老身躯猛然一滞,战旗内的冲天杀气几乎凝成实质,震在他身上,惊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他急忙一喝。

    此刻一道剑芒横空斩来,陈箐羽憋足了劲,当头就斩下。

    随后红光漫天,非倪也化出天凤法身,滚滚火焰烧得漫天通红,像是江河一般从战旗四周流过,往六人身上烧去。

    巡天斗牛也发出低沉的吼声,一步步朝着中央走去。

    丘穆杰目光冷凝,神识直接将那六人锁定,稍有机会便会全力出手,以求一击必杀!

    在大地之内的金灵空间内,正在全身心炼化兜率天峰的李云霄,似乎有所感应,轻咦一声,便抬起头来望着上方。

    那魔瞳一下收缩转动,辐射出诡异之力,呈现七彩光泽。

    但空间内的金灵之气太强,即便是他的眸光也无法穿透出去。

    “法则之链尽数断去,我布置在界神碑上的禁止全部崩碎,是何人在作祟,上尘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由得狐疑起来,以上尘之力,应该不足以撼动上面那几位强者才是,“难道又有厉害的角色出现?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我已经通知了车尤,若是出现状况的话,那小子应该会及时出手。不过……那小子真的靠得住吗……”

    他摸了下额头的冷汗,想起以前都是自己欺负他,现在他翅膀硬了,怕是不好指挥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外面的事不能完全指望车尤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赶紧炼化兜率天峰,将下面那虫子收了,自己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如是想到,顿时收敛心神,不再受外界之事干扰,专心致志的炼化起来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之后,山河鼎上的震动越来越弱,光芒也变得温和柔软,不断往里收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大喜,凌空飞了过去,数道诀印猛地拍在鼎身上,不断将大鼎打得轰鸣,各种符文震起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下,山河鼎终于停滞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从鼎内喷·射而出,随后又是一道,三道,四道……

    一共五色之光,在大鼎上空不断照耀,同时旋转开,像是孔雀开屏,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李云霄大喜,他心里顿时感应到了和兜率天峰的那一缕联系,猛地掐诀打出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鼎盖打开,兜率天峰顿时飞了出来,缓缓落回李云霄掌心。

    那山峰已经发生了变化,不仅是光芒上,而且形状也有不同,直接多出了一道山峰,像是五指一般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看来,若是七色大成的话,那已经就会演化出七个峰顶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用手神奕力小心的拖着山峰,直至用神识全部检查了一遍,确信无问题后才一翻手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他便去收那山河鼎,刚刚伸出的手臂突然僵了一下,就立即顺势掐诀,“砰”的一声拍在鼎身上。

    山河鼎一颤,一道光芒激·射出去。上面的各种花纹再次明亮起来,万里山河,鸟兽花草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道光芒射·入虚空,猛地爆开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在巨震中浮现而出,咬牙道:“古飞扬,这么快又再见面了!”

    李云霄这才抓住山河鼎,一下收了起来,双手负于身后,脸上满是笑意,道:“原来是上尘大人,怎么又跑回来了,不知搬来了什么救兵?”他若有若无的往上空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上尘大怒,只觉得对方的话中带着无尽的羞辱之意,喝斥道:“休要小瞧本座,现在你没了帮手,看你还如何逞能!”

    歧天剑瞬间斩出,金光灿烂的世界中被撕裂出一道黑芒,猛地击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笑一声,轻易的就躲闪了过去,并且投去一个挑衅的蔑视,往一头往下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!给本座去死!”

    上尘气的怒火攻心,歧天剑一下化出巨大的剑形,与他合二为一,凌空追着李云霄猛地击落而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大人千万不要动怒。对敌之时有情绪波动乃是战斗的大忌,大人不会不明白吧?”李云霄施展出身法,不断左右闪动。

    那剑势虽然将其锁定,很难逃脱,但也不是一下能斩中。

    “我只明白非杀你不可!”

    巨大的剑影中传来上尘的怒吼声,整个剑势光芒更是大涨几分,看见李云霄一下踩落,更是倾力狂斩而下!

    李云霄抬起头来,微微一笑,他的身躯就突然变淡起来,一道金光从他脚下浮起,所过之处全部化作粉碎。

    “什么?残影?”

    上尘心中一惊,他的剑势已劈了下去,再难收回。

    而此刻更是让他心中“突突”不定的是,李云霄残影下升起的那道光晕,还有一只三四米长的白色虫子横卧地上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他心中已经隐约有了感觉,李云霄是故意引得他出手斩那虫子的,瞬间就察觉到自己上当了,顿时一股羞愤之情涌上。

    但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剑势已出,再难回头。

    歧天剑剑影不断震颤,发出巨大的器蕴之力,猛地斩在神意紫金虫身上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股狂暴的力量顿时震了起来,还有无数刺耳的嘈杂声灌入两人的耳膜中,生疼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