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92章 尘归尘、土归土
    漫天火势一卷,不断往凤凰身上凝聚而去,凤凰的身躯也逐渐缩小,渐渐化出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上尘惊骇的睁大眼珠子,只见那道人影噙着冷笑,一下落在他身前,伸出柔荑般的纤手,掐出一道诀印。

    “八珍火蝶。”

    红唇轻启,只觉得那诀印恍惚了一下,上尘顿时额头上冒出冷汗,发现无数蝴蝶黏在黑袍上,拼命的扇动着翅膀。

    那些蝴蝶的双翅上全是诡异的符号,一个个散发出暴戾的火焰气息。

    “大人别怕,它们爆炸起来很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非倪轻轻一笑,鬓发在两侧飘动,手中印诀一变。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上尘大呼一声,身上长袍如同云层般涌起,想要脱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些火蝶顷刻间全部爆开,将两人全部罩了进去,火光冲开百丈,映的天空一片艳红。

    远处的乙曦心惊不已,大颗的冷汗淌下,似乎意识到了形势不断走坏。

    定飞挚身躯一动,冲入火光内战戟斩出,他身上的罡风瞬间将火势冲开,冰冷的战戟化出红芒,瞬间锁定了非倪斩下。

    非倪一惊,半个身躯化作火焰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但那战戟异常凌厉,完全无视空间的存在,直指其本心。

    突然非倪的身躯扭曲一下,凌空被一股力量吸走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在其身后出现,金光闪烁中,正是李云霄施展月瞳,将其收入了右眼之内。同时化出三头六臂,不灭金身。

    身后四周手臂全部张开,往那战戟上抓去。

    “铮铮!”

    四只金色手臂一下抓住戟刃,掌心被划破,赤红的血液流出,不断滴下。

    战戟依然不断推进,直至浅浅的刺在他胸口上,发出一声金属的撞击,微微见红。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微皱,但四只手臂依然将战戟死死抓住,身前双手不断掐诀,打出一道道的印诀,尽数往定飞挚身上拍去。

    一道道光芒从定飞挚身上涌起,那些印诀尽数透体而过,越来越多,布满全身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!”乙曦大骇的惊呼起来,他发现自己和定飞挚之间的联系在不断被掐断。

    一直守护在他身前的三具尸傀顿时朝李云霄冲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北圳南轻哼一声,一片剑光扫来,将那三人击退。

    但乙曦已经发急了,拼命的操控那三具尸傀强冲上去,压得北圳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怎么会封印之法?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突然间那股联系倏然中断,乙曦的脸色一下惨白,眼珠子都如同死灰一般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道诀印打入定飞挚体内,他身上的元力波动终于停止了,变回了普通尸体一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李云霄右眼瞳孔中射出一道红芒,在数丈外化出非倪真身,她欢快的叫了一声,“夫君!”便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叹了口气,颇为感慨的看了定飞挚一眼,落寞的说道:“非倪,送这位大人去他该去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封印之法正是搜杨元书魂魄时学来的,想不到会有用上之时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非倪立即明白了李云霄的意思,单手掐诀,一道火焰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定飞挚的身躯一下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两道厉声大呼传来。

    乙曦气的捶胸顿足,不远处上尘的身影浮现出来,更是哇哇大叫,咬牙切齿,那模样几乎要发狂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也明白大势已去,愤恨了一番便化作一道黑光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?大人似乎忘记要留下点什么了吧?”李云霄一闪就拦在上尘前方,随手一指,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倒挂在身前,明晃晃的折射出冷意,将上尘锁定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想杀我!”上尘震怒不已,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呵呵”,李云霄轻笑一声,道:“大人是圣域一司之长,我当然不敢杀。但那兜率天峰还是留下吧,否则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非倪化作一道红光,落在李云霄身侧,笑盈盈的望着上尘,让他忌惮不已。

    “哼,今日之事本座记下了!”

    上尘一甩袖袍,兜率天峰直接飞了出来,上面没有任何元力波动,也不见光芒,似乎被某种秘术封印住了。

    在扔出山峰的同时,他生怕李云霄变卦,一下就遁出百丈,几个闪烁间就只剩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乙曦一惊,急忙道:“大人等等我!”

    定飞挚已死,乙曦对上尘而言再没有任何价值,根本懒得搭理,已经消失在了众人视野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李云霄单手一指,那三十六柄北天寒星一下飞起,截断了乙曦的去路,像是囚笼一般将其困住。

    乙曦大骇,颤声道:“破军大人,我现在也是圣域之人,直属于执政司韦青大人麾下,你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别紧张,我不会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乙曦大喜,顿时松了口气,只要不死便好,其它一切好说,“多谢破军大人宽宏大量!”

    李云霄挥了挥手,道:“不用谢我,因为要杀你者另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乙曦顿时警惕起来,道:“谁?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疯子杰,躲在一旁看了这么久的好戏,也该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乙曦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,身躯忍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,甚至能够听见他的牙齿打颤。

    “哼,孽徒,孽子!”

    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在空中响起,更是让乙曦如坠冰窖,整个人感受不到任何温度,猛地一下痛哭起来,凌空当场跪下,朝着远处渐渐浮现的人影拜了下去,拼命的磕头求饶道:“义父,义父饶了我吧!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,义父,义父!”

    一声声“义父”叫的真切,但丘穆杰的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冰冷,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微笑,道:“义父?你刚才不是说一派胡言,我区区一个疯子,哪有资格做你的义父吗?”

    乙曦的身躯更是哆嗦的厉害,原来对方一早就隐藏在周围,他已经心慌意乱,彻底六神无主了,只能不断地喊着“错了”、“再也不敢了”,那脑袋不断地磕着,速度之快仿佛还出现了残影。

    丘穆杰慢慢走了过去,叹道:“唉,想不到你也会背叛我,真是伤了我的心呐。”

    乙曦一听对方口气似乎有些软,立即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,声泪俱下的痛哭道:“是我错了,义父大人饶命。我也是受那韦青胁迫,一时贪生怕死就做出了对不起义父的事。我死不足惜,只恨不能找韦青报仇,替义父出口恶气。还望留着有用之躯,死在韦青手中也足以!”

    “有用之躯?”

    丘穆杰冷笑道:“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上,那我就成全你一次,让你的‘有用之躯’发挥点作用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步上前,直接五指抓下,瞬间就插·入乙曦的头颅,如同破瓜一般,“砰”的一声就爆出五个血洞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乙曦痛的浑身发抖,想要反抗,却发现一股绝强的威压直接将他镇住了,根本动弹不得,自己的魂魄正在一点点的被抽取出来。

    丘穆杰道:“难得你有悔改之心,为父这才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,将你的魂魄抽出来,把里面有用的信息传递给我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李云霄和北圳南都是面无表情,冷冷地看着。

    李云霄更是看了一眼后就端详起手中的兜率天峰来,上面隐约有一层暗暗的气息,将山峰的力量完全遮掩住了,正是上尘的暗术。

    他估摸了一下,要破去这术并非难事,正好可以借机将这玄器再炼化一番,让九幽秽土之灵彻底完蛋。

    非倪则是被乙曦的惨叫声干扰了情绪,脸色有些白发,觉得太过残忍了不忍看,微微瞥过头去。

    一般人读取记忆也只是将神识冲入对方识海进行搜索,运气好的话对方也只是损伤一点记忆,若是运气不好,那就是落得终生白痴的下场。

    而丘穆杰直接将乙曦的魂魄抽出来读取记忆,读完之后乙曦也只能是魂飞魄散的下场了,这对父子可都是狠人呐。

    好在惨叫声只维持了一会,乙曦基本上就死了,只剩一团黄光在丘穆杰手中不断挣扎,被他一拍之下,顿时消散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儿子啊,你的罪洗清了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缓缓吐了口气,微微闭上眼,似乎在消化那些记忆。

    李云霄这才将兜率天峰收起,微笑道:“恭喜穆杰大人恢复了伤势,还报了大仇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丘穆杰冷哼一下,这才微微睁开眼来,道:“刚才那上尘根本逃不掉的,你为何不杀了他?我可不信你是不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了一下,道:“穆杰兄在一旁偷听了许久,想必已经明白了我此行之事。若是杀了上尘,圣域那边必然会第一时间感应到,到时候直接强行打开通道,跨域传送强者过来,那麻烦就大了。不如放任他离去,想必他也没脸现在去搬救兵,必然在思量下一步步骤。一个重伤在身,且实力有限的上尘,可比对付未知的圣域强者要容易的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