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91章 原罪
    上尘兴奋的大叫道:“天星子,你自寻死路,怪不得我了!吃下这招神技——开天辟地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巨灵抓着光斧猛然劈下,整个世界陷入一片混沌,好似天地未开,苍穹如鸡子。

    那一道斧光斩破混沌,无穷光明照射下来,落在天星子的刀芒上!

    两股力量发出强绝的冲击,刀芒不断崩碎,天星子整个人在这招神技下飘忽不定,就像是随时要湮灭一般。他不断地怒吼起来,将全身力量都灌入刀内,却依然挡不住这开天辟地之力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整个大地都一下塌陷,裂地千里,光芒所过之处,全是恐怖的能量风暴,席卷一切!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心头狂震,身躯被不断地冲击后退,一下化出金身抗衡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之强甚至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,丝毫不弱于红月城外遇见的鬼王。在无数经历之中,唯一能够压制住此招的唯有魔主的六道魔兵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巨大的轰鸣声还在天地间不断荡漾,那巨灵已经消失不见,长空中上尘的脸色一片潮红,身躯也微微颤抖,似乎十分亢奋激动。

    乙曦身前并排站立着三具尸傀,都是施展出护体光芒,将他守护在身后,身躯已破损不堪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具尸傀在刚才那一击的余波之下直接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乙曦心中狂震不已,两鬓的汗珠如水流下,这便是超凡入圣的力量,让他内心一阵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天空上传来上尘的狂笑之声,有些令人毛骨悚然,道:“这下你们明白我为何要让师尊重新出世了吧!”

    李云霄抹了下冷汗,道:“原来是合击之技,而且定飞挚死后,此刻仅有一具肉身,实力大弱,反倒和你相差无几,配合起来更是相得映彰了。”

    上尘冷冷道:“破军大人果然聪慧。但此招开天辟地并非合击之法,只是需要超凡入圣的力量才能施展出来。可惜我一直卡在大门外,始终无法突破武道桎梏。只能通过这种办法,利用师尊这具身体内残存的武意进行合击,这才使得神技再现!”

    他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师尊在世之时,可是凭借此招斩杀过超凡入圣的存在。天星子即便再强,怕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看还有谁救的了你!”

    李云霄望着前方不断变化流动的空间,天星子已经不见了踪影,怕是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,万星谷怕是和圣域彻底决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杀了你后,圣域和万星谷之间就不会存在冲突。破军大人,你才是原罪啊,就让我斩罪渡你一程吧!”

    上尘一步踏出,手中提着歧天剑走来,呼吸十分浑浊,可见刚才一招消耗还是极大。

    定飞挚则是战戟放于身后,静静的站立在那,没有丝毫情感。

    “圣域的存在本是为了维护天下安定,但这些年来似乎成了各种事端的挑起者,你们是期望天下大乱吗?那五位大人到底心中何想?”李云霄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上尘冷笑道:“五位大人自有其定夺,若你真的为天下着想,就将圣器和袁高寒交出来。不仅天下无事,就连你也可以保住性命。我终于明白了,为何袁高寒的第二魂体一直都查不出所踪,原来是在你的圣器之内!呵呵,说你是原罪,果然没错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原罪?哼,你们还要脸吗?红月城被彻底血洗,整个东域进入人心惶惶,重新洗牌。天岭龙家之主陨落,必然导致龙家动乱,成为北域的乱之始。万星谷谷主重伤,西域的两极力量失衡,将来情形堪忧,哪个不是你们造成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分析的还挺透彻的。”上尘讥笑道:“我可没想过这么多,暗司的存在就是服从命令,做一些圣域不能公开做的事。你跟我扯这些大道理也没用,总之今日圣器和袁高寒,我是拿定了!”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一声,道:“拿定了?谁给你的这般自信?”

    上尘哼道:“自信靠的是自己实力,而不是谁给的!”他歧天剑一扬,喝道:“既然你执迷不悟,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一道剑芒当空斩了过来,除了剑势本身的力量,还有无数诡异的符文在四周旋转,不断吞噬漫天灵气。

    李云霄往后一踩,整个人便飞退开,道:“你既知我有圣器,就不怕其中藏有高手,让你有来无回吗?”

    上尘冷笑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什么?天下真正的强者屈指可数,若是有的话早就现身了,岂会现在还藏掖着?再者,以我和师尊之力,天下惧怕之人还真不多呢!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哼一声,整个人化作雷电,在那漫天剑气下不断飞旋。

    突然他手中寒光一闪,一道剑芒毫无征兆的斩出,击在诡异的符文上,“轰”的一声爆开,顿时炸毁一片,一道闪电瞬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尘一惊,道:“不愧是破军大人,当年的第一剑者,一眼就能看出我此招之下的弱点,以点破面。但逃得过一招,逃得过第二招吗?!”他扬起剑来,目光一冷。

    “前提是你能出第二招。”

    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,随后天空中绿光浮现,北圳南的面容在空中闪过,随后一道巨大的剑影斩落下来!

    “什么?好强!”

    上尘心中一惊,眼前这道剑势之威竟不在他之下,急忙改变方向,一剑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两股剑意毫无取巧的在天空中对撞,恐怖的力量化作光圈散开,更有一道强光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上尘浑身一颤,这一招硬碰下他竟然落了下风,震得体内一阵激荡。

    周围更是浮现出无数古怪剑符,上下飞舞,绿光闪烁,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些剑符一下化成尸蠡,通体透绿,飞旋而上。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上尘不由得一声低呼,意识到了危险,猛地一剑在天上劈开通道,将无数尸蠡粉碎,想要退出战圈。

    但一道剑势已在上空凝成,北圳南白衣袭袭,寒光照在他苍白和俊美的脸上,一片冷意。

    “八棱照影,定神为剑!”

    那剑势朝着上尘当头斩下,覆盖周围百丈之内,所有退路尽数被封死。

    上尘大骇,对方这是不要命的跟他硬拼,似乎吃定了他的后续之力不足。若是全盛状态的话自然不怕,但现在的确已经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乙曦,快让我师尊出手!”他猛地大吼起来,同时不敢怠慢等救援,自己全部力量灌入歧天剑内,剑势冲天的挡了过去。

    乙曦也是大骇,急忙双手掐诀,操控起来。

    定飞挚战戟一甩,一道红光击出,直斩北圳南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道剑势缠绕之下,被红芒彻底击碎,整个天地一下坍塌,北圳南和上尘都被卷入其中,随后各自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上尘一口心血喷了出来,从现身到此刻,第一次真正的受了重伤。脸色发白,抬起头怨毒的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北圳南百丈之外止住了身体,虽然脸色也不好看,但依然脸白唇红,俊朗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何人?!”上尘惊怒不已的喝道。

    北圳南道:“多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上尘气的差点再吐出一口血,好容易在平静自己的情绪,寒声道:“既然又一个找死的,天星子就是你的前车之鉴!”

    黑袍一甩,立即变得铺天盖地,覆盖百丈,朝北圳南压去。

    同时定飞挚手持战戟,一步千里就到了北圳南身前,战戟横扫过去。

    北圳南脸色微变,长剑舞了剑花,“铮”的一声挡在战戟上,借力将其推开。

    突然一股诡异的吸力降临,他全身元力疯狂的涌出体内,被天上那宽大的黑袍抽走,仿若一个黑洞在头顶上,不仅是元力,身体也受到极强的拉扯。

    “暗术?”北圳南眉心一皱,当即将战戟震开,整个人往身后暴退。

    “想走?晚了!”

    黑袍内传来上尘的怒喝,黑色长袍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北圳南一道剑气斩出,击向天空,但瞬间就隐入其内,消失不见,他不由得眉头锁的更紧。

    突然四周的温度一下骤升,整个天空变得有些恍惚起来,大地上不断冒出白烟,整个世界毫无征兆的变成了火炉。

    一朵白云瞬间被烧的通红,像是棉花一样不断被捏出形态,最终化作火鸟,发出一声长鸣,刺人心弦。

    那火鸟展开羽翅,华丽的形态占据半壁天空,不断起舞,令人炫目。

    “真灵火凤?!”黑袍内传来上尘的惊呼声,充满难以置信的声音,竟有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凤凰羽翅一扇,整个身体俯冲而下,双眸中一片清明,灵动十足。

    “嗞啦!”

    那半亩之大的黑袍突然被点燃了,火势很快蔓延开,被烧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那黑袍瞬间收缩起来,一个眨眼便化出上尘身影,满身是火,不断拍打着身上火势,却不能熄灭。

    他急忙单手掐诀,整个人像是黑洞般,顷刻间吞噬着四周灵气和火焰。神火挣扎了一下,便不断被吸入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