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90章 开天辟地
    歧天剑斩下,击在失神的天星子身上,巨大的剑光暴起,直冲苍穹。

    方圆百丈尽数在那一剑剑威之下,即便是李云霄也被那威势震退百丈。

    上尘大喜,但不敢怠慢,急忙双手掐诀,一道道诀印打入前方的剑威之上。

    顿时无数符文翻滚起来,如同蒸江煮海,整个天空都沸腾,全是“轰隆隆”的震响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上露出惊色,上尘这一剑几乎是他的毕生绝学,天星子在失神之下被斩中,怕是陷入了巨大麻烦。

    一剑斩完,上尘似乎还不放心,黑袍一甩,整个人便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天空上立即浮现出巨大的黑影,一道淡紫色的掌印缓缓吞吐而出,无数黑色符文在四周恍惚不定,凌空击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掌势轰入那渐弱的剑威内,两股力量叠加在一起,再次掀起惊涛。

    无边威能向着四面八方震散,整个天空被打的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两招之后,上尘暴退百丈,落在乙曦身侧,警惕的盯着前方。同时抓住一把丹药就塞嘴里,咀嚼两下尽数吞下。

    滚滚空间风暴渐散,众人的目光望向其内。

    一个灰色的蛋壳浮现在所有人眼前,上面整齐的排列着阵纹,看上去像是龟甲,又像是一个巨大的核桃,中间一个大篆的古怪字体,隐约辨识出“闇”字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一缩,惊道:“闇黑甲!”

    上尘和乙曦都是浑身一颤,脸上露出震惊之色,立即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所谓的闇黑甲乃是真灵闇黑的甲壳,几乎是天地间最坚硬的几种东西之一。

    “咔!咔!”

    那核桃里面发出声音,整个蛋壳形状一下打开,不断收缩起来,化作一方阵盘,被天星子托在手中。

    他的面容阴鹫无比,长发有些凌乱的在空中飘动,双目如刀的盯着手中闇黑甲打造的阵盘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阵盘倏然爆开,化作无数碎片,缓缓的在空中散开。被风一吹之下,全部化成灰飞,永散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遇风而碎,果然是闇黑甲。上尘一击竟能做到如此程度,真是不简单呐。”李云霄喃喃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天星子冷哼一声,右拳猛地一握,一股罡气爆开,整个人的气势不断攀升,寒声道:“刚才那一剑,就是杀死你自己的剑!”

    他的身形暴起,瞬间就到了上尘面前,一拳猛地轰落下去!

    整个空间压缩到了极点,上尘整个人影彻底变形,五脏六腑都往中间坍塌下去,他大骇之下咬牙举起剑来斩出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拳劲砸在剑尖上,一股力量绕着长剑旋了上去,整个歧天剑颤鸣不已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上尘右手黑袍尽数爆开,露出枯瘦的手臂,上面血管根根爆裂,整个人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天星子残忍的一笑,正要欺身上前,突然数道攻击从两侧飞旋而来,皆是凌厉无比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他怒喝一声,翻手为掌一下拍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数道爆声响起,将四周的攻击全部震散,隐约之中,数道人影将他围住,正是那七具尸骸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头戴金冠,手持战戟,威风凛凛的屹立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天星子一下冷静了下来,盯着那人看了一阵,这才将目光投向另外几人,最终望向远处,道:“上尘,你还真该死啊。竟然连自己的师尊也挖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李云霄和乙曦都是一惊,纷纷望向那名金冠尸傀,尸傀的脸上虽然毫无生气,却有一种无边的落寞。

    天星子冷冷道:“定飞挚大人,数百年前圣域的执政者,出自暗司,正是上尘的师尊。”

    上尘冷哼一声,道:“暗司的事不需要你管。师尊的为人我最是了解,让他重见天日,必然是很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难怪大人千方百计将这具尸傀弄了出来,原来是特意的呀,哈哈!”乙曦大笑,这具尸傀对他而言是无价之宝,一早就知道大有来头,但想不到来头竟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李云霄和天星子都是觉得一阵恶寒,这两人欺师灭祖,倒也算是物以类聚了。

    天星子冷哼道:“定飞挚大人本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前辈,现在也只能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老哥此言差矣,让他尘归尘,土归土,便是最大的敬重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正是。”他伸开手来一抓,斩魂刀赫然出现,刀芒一下在身边旋开。

    上尘阴沉着脸,道:“天星子,此刻收手的话还来得及,之前的一切都不计较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冷笑道:“不计较?你将我的闇黑甲击碎,跟我说一切不计较?”

    上尘道:“闇黑甲虽然珍贵,但我愿意拿出等价之物来赔偿。况且此事也是你一再挑衅在先,我不得已才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价之物?就算是你的命也值不了这么多钱!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一寒,斩魂刀直劈而下,没有任何花哨,一刀锁定七具尸傀!

    乙曦惊怒道:“就算你是超凡入圣,也太小觑我的手段了!”他双手飞速掐诀,无数诀印在身边起舞。

    那七具尸傀似乎有了灵性,一下暴退十丈,但并未逃去,而是分别出手,彼此间形成一道阵法。

    巨大光圈倏然升空,上面闪烁出无数符文,朝着中央收缩过去,压向天星子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斩魂刀刀芒劈在那光圈,刀灵一下浮现出来,大吼着徒手一撕,天地崩碎!

    七具尸傀被震退开,乙曦内心骇然不已,额头上冒出大颗的冷汗,手脚发冷,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对方的可怕。

    上尘道:“别惊慌。天星子此刻虽显强悍,但明显后续不足了。刚才我的歧天剑虽被闇黑甲挡下,但依然有剑气伤了他。似乎一开始他就力有不逮。好好操控我师尊的肉身,用心施展我教你的秘法!”

    乙曦这才镇定下来,双手在身前一合,不断掐出古怪诀印。

    七具尸傀在一击震退后,口中发出可怕的呻吟声,眸子一下全部睁开,变得赤黄色。

    每人的气势都在不断提升,而且姿态不一,诀印不同。似乎在拼命回忆生前所学,不断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一具尸傀突然暴起,手中一柄铁锏解封开来,当空就打下!

    “哼!生前也不过是九星巅峰的强者,死后更是力量不存,螳臂挡车!”

    天星子虚握五指,一下拍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具尸傀的铁锏震的不断颤鸣,整个身躯抛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又是几道身影闪动,每个尸傀好像忆起了生平绝学,尽数狰狞的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天星子眉心一皱,这些尸傀的力量虽然远不如生前,但似乎更加难缠,因为已经打不死了。

    之前被击飞的那具尸傀,胸膛都陷了下去,五脏六腑肯定碎了,但依然没事一般再次大吼冲杀上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更是看的真切,这七具尸傀比当初杨元书那些还要厉害的多,应该是经过特定的炼制,那肉身的承受能力极强,难以打坏。

    而且天星子的状态也的确在不断下降,和皇甫弼一战后就未能恢复,先前受到上尘歧天剑的斩击,的确是受了伤在体内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天星子也起了怒火,一刀斩下,顿时化出漫天刀影,如同切割机一般推向四面八方,整个空间支离破碎,要将那些尸傀一并卷入进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具尸傀受到刀之风暴的侵袭,瞬间被绞成粉碎。

    乙曦大惊,急忙操控那些尸傀暴退开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光芒闪过,在天空上化出一条裂痕,从漫天刀影中开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一柄战戟横空而出,直接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星子瞳孔骤缩,一道诀印拍入刀身,刹那间一柄明晃晃的刀形在上空飞旋,朝着战戟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股力量一撞,无穷的刀之伟力浩瀚荡荡从定飞挚身上扫荡而过。

    定飞挚的身躯不断裂开,但已无生命的他不退反进,继续往前踏出一步,缩地成寸。

    战戟在身前化出一道印诀,张嘴吐出一口气,似乎发出了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从那战戟中散开,照着天星子当头打下!

    天星子心中一惊,虽然对方已是死人,但并不敢大意,脚下连退数步,手中刀势一起,如同孔雀开屏,在身后浮现出无数虚影。

    “定飞挚大人,得罪了!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凌厉之气,那千万刀影尽数汇聚成一,猛地斩了下去!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身躯一颤,惊呼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远处的上尘不知何时已消失在原地,突然出现在定飞挚不远处,手中歧天剑再次解封开来,无数符文涌起,眼中闪过一片寒意。

    那战戟之光顷刻间变得异常耀眼,与那歧天剑相互辉映,两人之间浮现出巨灵异象,耸入苍穹云海,俯瞰大地!

    两股力量绕在天空飞旋,一青一黄,最终融为一体,化成一柄巨大的战斧。

    那巨灵大手一抓,战斧上散发出炙热的强光,如同太阳一样被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骇的张大嘴巴,上尘也是激动异常,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天星子更是大叫不好,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在内心蔓延,这是踏入超凡入圣以来从未有过之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