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89章 决断
    “上尘,你不是玩的很开心吗?怎么一张脸变得跟吃了屎似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嘴角噙着冷笑,一掌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已是脸色发白,这才发现自己歧天剑上根本是斩了个空,真正的天星子还站立在远处,同样面带讥讽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掌拍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李云霄只觉得掌势落空了,就好像击在空气上一般。

    但他狞笑一声,道:“这招在我面前管用吗?”五指一抓,虚握成拳。

    顿时一股力量在掌心旋转,整个空间向着中央坍塌下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的身躯从虚无中被扯了出来,狠狠地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大惊失色,急忙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在飞出百丈之外,这才渐渐停了下来,黑袍中闪烁出冷厉的寒光,双眼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心中一颤,他也从未见过黑袍男子这般杀意实质的眼神,不由得心惊道:“大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重重哼了一声,声音极为浑浊,显然是受了伤,不甘的咬牙道:“你受伤是假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轻一笑,道:“受伤自然是真的,只不过没你想的那样严重而已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上的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,随即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满是怒火,气的身体不断起伏,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用幻术骗过我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说呢?你黑袍之内的兜率天峰可是货真价实的被你得到了。在你甩出假的兜率天峰想要攻击我的时候就被我看破了,不过是将计就计,引你上当而已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浑身一惊,只觉得手脚发凉,道:“术中还藏有诈,先是施个小术迷惑我,让我故意看破,却是为了隐藏这个大幻术!古飞扬,你的心机越来越深沉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悠悠道:“不是我的心机愈深,而是对手为你,我怎么能不小心谨慎呢?暗司之长上尘大人!何况我本就有伤在身,若非如此,刚才那一掌就够你受了。”

    上尘惊道:“在出歧天剑前你就看破我的身份?怎么可能,我不信!你的月瞳之眼还看不破我的暗术!”

    李云霄嗤笑道:“大人整日在圣域闭关,脑子练坏了吧?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我们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,大人你刻舟求剑了。”

    上尘内心惊疑不定,望着李云霄那双如水的眼眸,清澈如许,就好像在嘲讽他一般,恼羞异常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忙道:“大人千万冷静,别被对方激怒了。”

    上尘内心一惊,这才压下情绪,道:“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目光一转,落在中年男子身上,道:“你跟丘穆杰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身躯微颤了下,脸上闪过惶恐,随后便慢慢的冷笑起来,“哈哈!破军大人果然好眼力,我不过是稍微出了下手就被你看破了。本人乙曦,的确曾经在疯子杰门下学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讥讽道:“原来是丘穆杰捡回来的干儿子,我听疯子杰谈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什么干儿子,纯属胡言!丘穆杰一个疯子,有何资格做我义父!”乙曦怒斥不已,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李云霄打断道:“好了好了,管你们是什么关系。你是他儿子也好,他是你儿子也好,我就问你今天是想留下死呢,还是活着走?”

    乙曦脸色数变,看了一眼上尘,这才冷哼道:“想我死怕不是那样容易。我承认破军大人曾经盖世无双,但不过是曾经而已,大人也说了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,更何况你现在有伤在身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两位真是分不清状况啊,当我身边的天星子老哥是摆设吗?”

    上尘道:“天星子大人,还望今日能够束手旁观。他日上面自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阴沉不已,他也纠结的快不行了,哪方都不想得罪。

    乙曦突然说道:“我记得天星子大人刚才说过,你要保护破军大人的性命安全,我们只要不伤古飞扬性命,大人就可以不出手了,这样也不违背诺言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眼中闪过精芒,似乎有些被说动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老哥,站队的时候是不存在左右逢源的,想要双方都顾全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一惊,这个道理他也明白,只是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上尘道:“古飞扬身怀超品玄器,很快便会天下皆知,到时候他的敌人便是整个天下。大人即便敢与圣域为敌救他一次,难道还敢与天下为敌,救他一世吗?!”

    整个气氛随着天星子的呼吸起伏变得异常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上尘大人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一阵后,天星子缓缓说道,似乎下了决心,重重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上尘大喜,道:“哈哈,大人不愧是一方霸主,果然英明果决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一笑,扬起手来道:“过奖了。我决心已下,上尘大人若是想活命的话,就赶紧离开吧。我相信只要交出那山峰,云霄老弟也不会太过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额?什、什么?!!”

    上尘一惊,仿佛不敢相信,竖起耳朵道:“大人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一沉,哼道:“上尘,你是真傻还是装傻,连人话都听不懂了吗?!”

    上尘:“……”他愣了半响,终于震怒道:“天星子,你真是老糊涂了啊!竟敢与圣域为敌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老糊涂的是上尘你啊,竟敢这样跟老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哼!果然是自己找死,老夫敬你是圣域司长,这才给你几分颜面,既然你不需要了,那我就把这份颜面收回!”

    天星子身上的气势一下爆开,抬起手来,顿时天压地涌,绝强的力量在他掌心凝聚。

    李云霄双眸中透出喜色,这才是真正超凡入圣的绝强力量。

    之前天星子都是出工不出力,上尘逼迫他抉择之下,就真心真意的彻底倒向李云霄了。

    “青啸霸拳!”

    天星子轻喝一声,五指一抓,顿时漫天云涌尽数握在掌心。天空上浮现出巨大的拳影,像是流星一样扫过天际。

    上尘惊喝道:“快逃!”

    他的黑袍一甩,瞬间将乙曦罩住,化作一道黑光逃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青色霸拳追上黑影,一下将它击的粉碎,浩瀚巨力在空中荡漾开,横扫一切!

    “嗯?很古怪的术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歪着脑袋看了一阵,道:“竟然真的无影无踪,消失在我的感知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上尘乃是圣域最为神秘的两司之一司长,没有一点真本事的话如何能安坐这么多年,就连兜率天峰都被他收了去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老弟的瞳术可否看穿他的术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若是平时问题不大,但我此刻伤势极重,难以将瞳术之力发挥到极致。上尘的暗术我有一定的了解,他们走不出我的法则之链,正好借机恢复伤势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点头道:“以老弟的鲸吞之法,要想完全复原也只是分分钟的事,到时再杀他们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黑芒在不远处浮现而出,化出一张枯瘦的脸孔,一闪之下又恢复成光团,想要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轻笑道:“随便聊几句就让他现身了,这可比瞳术管用得多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同样冷笑不已,道:“哼,实力再强又有什么用,智商上的硬伤是如何修炼也弥补不了的。”他伸出五指一抓,天空一滞,不断向他掌心处坍塌下来,那道黑芒拼命挣扎了几下,竟无法逃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黑芒倏然爆开,化作两道身影分离。

    上尘怒喝道:“出手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歧天剑瞬间出手,天空上化出一道巨大剑影,不断有符文在四周闪现,还有各种诡异的图案逐一衍生出来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上尘单手掐诀,一指指剑落下,整个天空被劈开,那剑势斩向天星子掌心。

    乙曦也是猛一咬牙,扬手就扔出数道符箓,在身前逐一爆开,化出七具棺木,上面画满各种符文。

    中间一具竟是暗金色,另外六具皆为臧红,两种颜色十分醒目,相互搭配下显得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李云霄眼皮一跳,双眸中瞬间闪过极浓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一招他曾经在杨元书身上遇见过,将强者的尸体炼制成傀儡布阵,威力极大。

    此招虽然极富想象,天马行空的令人叹为观止,但实在是令人所不齿和极度厌恶。

    天星子冷冷的看着那一剑斩落,突然眼角余光瞥见那七具棺木,顿时露出愕然的神色,眉心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七具棺木一下爆开,里面的尸体全部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每人脸上表情呆滞,但都是棱角分明,气质极佳,而且身着铠甲,仿若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中间一人更是头戴金冠,身披战袍,英姿煞爽之下,若非面容死灰毫无生气,还会误以为一方霸主降临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!”

    天星子猛地倒吸了口冷气,眼中一片骇然,竟然忘记了上尘的一剑斩下,失声道:“定飞掣大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