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87章 来人
    袁高寒道:“放心吧,他死不了,此地的秽气极重,还是另寻他地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道:“不可!兜率天峰遗失,必须找回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眉头一皱,他不知道北圳南是什么人,只觉得身上的气息十分古怪,但想想李云霄这人本身就是怪物,物以类聚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“哼,找回?现在这种状况怎么找?何况还有莫名的敌人在后面。先离开险地再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容易,想要再找回兜率天峰怕就不易了。”北圳南眉心轻皱了下,随即就舒展开。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那怪物的确不简单,此刻它的身躯被灭,占据兜率天峰也才没多久,的确是最佳追击机会。但云霄老弟此刻的状况极差,而且听袁高寒大人之言似乎还有外敌?两者权衡之下我也认为先退为好。”

    他内心也有计较,之前李云霄让他在无法天内保其安全,一直不明白是何事,现在袁高寒的突然以及“外敌”之说,瞬间让他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能够逼的圣域一司之长都为难的敌人,绝不会是简单之辈,他立即怂恿离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睁开了眼睛,虽然气息还非常微弱,但似乎已经稳住了伤势不再蔓延,“那怪物现在还在无法天内,若是拖的时间太久,让他炼化兜率天峰破空离开,且不说再难追上,就算追上了也绝非对手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道:“那你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“先封住此地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抬起手来,界神碑从掌心飞起,一下光芒大盛。

    无数金色锁链从碑中飞出,朝着四面八方而去,像是一张蛛网蔓延,顷刻间覆盖千里。

    那些锁链仔细望去,全都是由无数细小符文构成,在空中构成巨网后晃动几下,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天星子惊骇的望着那界神碑,如同万古不朽的丰碑,屹立在长空中。

    袁高寒道:“就算你封锁了这片天地,以你此刻之能也不可能降服的了那怪物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了,你们先进到界神碑中去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道:“既然你执意要做,也没人可以改你想法,自己小心。”他想了下,伸出手来,一面蓝色小旗落入手中,道:“这面三七镶蓝旗给你,配合界神碑的力量也许能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依然苍白,道:“多谢。”毫不客气的将小旗抓在手中,数道诀印打入其内,随便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蓝光闪动,那面小旗瞬间隐入虚空不见。

    袁高寒等人尽数飞入那界神碑内,只剩天星子在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李云霄看了他一眼,道:“大人打算在外面协助我吗?”

    天星子嘿嘿笑了一声,道:“超品玄器,其内自成世界,老弟的机缘真令人羡慕不已。听说玄器拥有者便是其内世界之主,不知是否为真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所言不虚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呵呵,真是令老哥羡慕嫉妒死,老哥还是在外头替你护法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一笑便不语,知道天星子是不敢进去,也不勉强,继续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间数百丈远处金光一闪,发出锁链的“哗哗”声,一道五色光芒飞出,山峰骤现,想要脱困而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诀印一变,漫天的金网浮现出来,无数细小文字往那五色光芒处汇聚而去,在空中凝出一个斗大的摩诃古字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山峰一撞,那个摩诃古字瞬间粉碎,但山体的去势也被拦了下来,在空中旋转不停。

    李云霄再次双手掐诀,一道蓝光落下,化作大旗招展。

    兜率天峰猛地一颤,将四周空间震碎,在蓝光落下前便一晃消失。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那东西似乎的确不如从前了,大有希望收回!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头道:“它刚刚附身在兜率天峰上,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完全融合一体,可以发挥出的兜率天峰之力反而不如先前,这也是我急着收回的原因!”

    天星子关切道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围困此物不成问题,问题是有敌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瞳孔一缩,抬起头来望向远处,二道光芒飞驰而来,在空中一闪一现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顷刻间便到了眼前,一人面容丑陋,但却非常年轻,莫约三十来岁。另外一人则是全身置于灰袍内,不见真容,给人一种神秘莫测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?”年轻丑陋男子皱眉问道,脸上透着浓浓的邪气。

    李云霄抬头看了他一下,眼中掠过一丝诧异,便继续调息起来,海量元力如惊涛涌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这种鲸吞般的吸纳之法,令中年男子心惊不已,而且不远处的天星子更是面色平静,甚至都未曾看他一眼,仅仅站立在那就有一种山岳之势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?天星子?!”

    那黑袍之中传来惊呼声,仿佛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什么?!是他们!!”年轻男子惊呼起来,语气中充满震惊和害怕。

    天星子这才将头转了过来,一双眸子如星,仿佛要穿透一些阻碍,道:“能够认得我二人,必不会是无名之辈。是谁,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那黑袍之人似乎沉默了,一阵后才道:“你们是袁高寒找来的帮手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黑袍之人道:“若不是的话,希望二位能够袖手旁观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如果是的话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?”李云霄笑道:“天下间能让我和万星谷之主麻烦的事可不多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眼皮子不由得一跳,暗骂李云霄老狐狸,自己还没弄清楚状况呢,就直接被拖下水了。

    黑袍之人道:“破军武帝夺舍先天之胎而生,机缘和功力更胜从前,万星谷之主更是名震天下,两位联手的话天下的确罕有麻烦之事。但无巧不成拙,天下间偏偏就有这样巧的事,今日之事即便是二位插手也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云霄懒洋洋的伸了下腰,道:“说的我好害怕啊,要不要给二位磕头求饶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淡然道:“破军大人受伤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要跟我治疗吗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道:“呵呵,大人说笑了。大人本身就是九阶大术炼师,我岂敢卖弄。我是想说,两位跟袁高寒无关的话,还望卖我个人情,不要淌这趟浑水。若是有关,袁高寒给了两位什么好处,我尽数同样补给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哼道:“就凭你一句话就想让我们退去,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?”

    他虽然面子上还强硬,但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对方能够一眼认出他们,并且还能道破李云霄的身份,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气定神闲,并且让自己二人退去,可见这淌浑水真的很浑,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就惹下大麻烦。

    黑袍之人手中光芒一闪,一块光芒飞射出来。

    天星子伸手一抓,一块漆黑如铁的牌子落在手里,前后没有任何花纹和文字,并且也不光滑,还有坑坑点点上面,就好像一块生铁,但重量却是极沉。

    天星子眼中掠过一丝狐疑,但瞬间就射出凛冽的寒光,只觉得那块生铁上传来阵阵寒意,惊道:“你是圣域暗司之人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道:“正是。暗司行事从来不会自作主张,必然是上面的命令。两位大人现在明白此事的麻烦了吧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心中惊骇不已,能够调配暗司出手的,也只有圣域那五位执政者,“是哪位大人的意思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道:“抱歉,恕我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冷笑道:“你们圣域内部之事我没兴趣插手,但阁下别忘了袁高寒大人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男子全身都在黑袍之内,如同黑洞般吞噬所有光芒,令人完全无法窥见他真人,“我知道,但我只是奉命行事,其余的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将令牌收回,道:“现在二位该表态了吧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犹豫不已,他是万分不想淌进去,但又不便单独表态,只好望向李云霄。

    李云霄这才吐了口气,让那涌入体内的灵气漩涡变缓起来,悠悠道:“我很想知道阁下要怎样对付袁高寒,是杀他还是抓他,亦或者其它目的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道:“这个也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好,那我们的意见也是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怔了下,他可不想跟李云霄绑在一艘战船,何况对手还是圣域,他忙道:“我虽不插手和干预你们圣域之事,但我与云霄老弟惺惺相惜,情如手足,我是不会让你们伤害老弟的,希望两位多斟酌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不想和圣域作对,但会力保李云霄,将来就算有什么事也别算自己头上,直接算在李云霄身上便是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道:“这就麻烦了。破军大人,真的没有回转余地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,咧嘴笑道:“也不是没有余地。我之前在此地失落了一件非常重要的玄器,若是两位能够帮我找回来的话,这事还是有可能回转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