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82章 土系真灵
    “什么?永生之界要开启了?!”

    天星子浑身一颤,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南丘雨点头道:“正是。这正是我来此地找弼大人的缘由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微变,冷哼道:“天下间魂术比他强者不知凡几,即便是古飞扬大人也远胜于他,找他顶个屁用?”

    皇甫弼冷冷道:“我再没用也有人找,可有人找你啊,屁都不如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天星子扬起刀一下就斩了过去,空中划出一道白光。

    南丘雨面色微变,抬起手来拍下,“砰”的一声击打在斩魂刀上,将天星子震开。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大变,怒道:“南丘雨,你是铁了心要跟他一道对付我吗?!”

    南丘雨收回掌来,负手而立,淡然道:“天星子大人若执意要竖我这个敌人,我也不会惧怕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气的七窍生烟,知道这次想杀皇甫弼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,他整个人只觉得突然一空,心中涌起无力感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天星子,天道有常,尽了人事便可。也许是噬魂宗这次本不该绝,你再如何努力也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赞道:“破军大人此言甚合我心。你也不要再颓然了,这枚天堑令给你,或许会有更大的机缘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一块令牌从他手中飞出,天星子接住后看了一眼,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南丘雨见他接令了,知道他已经被迫接受了目前局势,顿时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南丘雨大人,此地环境恶劣,不宜谈话,还请移驾噬魂宗总部一叙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点头道:“好。不知破军大人可有兴趣一道?我将多讲解一些永生之界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微皱,他也的确想多知道一些永生之界的事,但此刻却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南丘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,待我下次来天堑涯再叙吧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道:“那老朽就在天堑涯摆好茶酒恭候大驾。”说完便一拂袖袍,与陆简博,还有噬魂宗众人一道进入那扇门内。

    随后那门化作白光一闪,就彻底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天星子重重的吐了口怨气,但眼中还是极度的不甘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事已至此,大人再如何多想也无益,不如放开胸怀,以面对将来之事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破军大人所言甚是,万星谷这次损兵折将,怕是短期内都恢复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噬魂宗也没有好到哪去,这对于两派甚至整个西域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而且南丘雨说的没错,我们应该将更多的经历放在寻找机会上,而不是你争我夺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。这次多谢破军大人出手相助,否则我早已是溃败之势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打断道:“我助你也是为了自己,因为你开出了让我值得出手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眉心一动,道:“不知破军大人要在这无法天做何事?以大人的实力,只要不是超凡入圣都不用顾虑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也许未必有多大危险,我只是未雨绸缪,防范未然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心中暗暗不爽,他才不信李云霄所言的防范未然,但既然对方不肯说也没办法了。而且现在永生之界开启,李云霄的价值极大,就连南丘雨都要巴结交好于他,天星子自然也就放低了态度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无法天的气候到底是怎么回事?刚才那鹿垚听诸位所言乃是九幽秽土凝聚而成,这九幽秽土可还在无法天内?”李云霄问道。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大人似乎要找神意紫金虫和九幽秽土?”他淡然一笑,便解释道:“这无法天的气候形成不知多少万年了,以前我也未曾注意过,直到鹿垚的出现我才开始留意起来,想不到竟然是皇甫弼的阴谋,可恨!该死!”

    李云霄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明明是你自己算计人家在先,现在却怪起别人来了。

    天星子似乎从他目光中读出了什么,有些不好意思,嘿嘿一笑,这才道:“鹿垚出现后我也非常吃惊,这才开始注意和调查这块区域的来历,果然让我找到不少有用的讯息。这里许久以前存在过一个国度,他们的图腾的便是神意紫金虫。后来不知为何又降临了一只真灵——八阴古星鸟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惊道:“五行土系真灵之八阴古星鸟!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正是。据那叛徒尤密的调查结果,是当年那国度中出现了一名叛徒,被放逐之后游历天下,不仅修炼到了绝世神通,更是降服了一只八阴古星鸟,这才回来报仇,历经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,最终将此地彻底化为废墟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也就是说这些死灰之气的源头——九幽秽土,都是八阴古星鸟死后的土系之力凝聚而成。但这些米粒大小的神意紫金虫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这些东西算不上真正的神意紫金虫。但当年神意紫金虫死后,全身精元也被埋葬此地,地久天长后不断沉入大地,游走在无法天内。五行真元可死,但不会灭。大量的金系之力散开,就产生了无数这种细小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他有些惋惜道:“可惜这些神意紫金虫产生的金灵之气并不纯粹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笑道:“莫非大人想要收集纯粹的金灵之气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一亮,道:“莫非大人有?”

    天星子摇头道:“我虽没有,但在调查清楚天无法的来龙去脉后,我也在考量这两件事。毕竟金灵之气和九幽秽土都是天地间万难一见的存在,特别是后者,已经在无法天内化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化灵?!”李云霄身躯一颤,想起了小青,道:“那岂非是真灵存在?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真灵倒不至于,但力量也不可小觑。就连我和皇甫弼的一战也不敢选在无法天中心,而是选在了这交界处——战魂山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满目荒凉,早已化作废墟不复存在的战魂山,感慨的叹了口气,道:“若是能够不深入进去那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双眼冒光,嘿嘿道:“我还真渴望能遇见一只真灵呢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卷衣袖,带着陈箐羽化作一道光芒便朝着无法天中心而去。

    天星子愣了一下,道:“还真去啊?”他也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跟噬魂宗的一战选在战魂山,倒并非是怕了那土系化灵,而是不想节外生枝,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,噬魂宗亦是同样的心思,所以不谋而合的将战场放在战魂山。

    三人深入飞了许久,全是一片灰蒙蒙的荒芜,看不见任何事物。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停了下来,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光微微照下,透过层层灰雾有些朦胧,眉头不由轻轻一皱。

    陈箐羽道:“怎么了?”他有些喘息,身上一层淡淡的白光护体。

    此刻的死灰之气远比外围浓了数倍,加上本就重伤在身,陈箐羽的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莫非我们中招了?”

    “中招?”陈箐羽一惊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天星子也抬头望天,道:“我开始也有些怀疑,但破军大人在此,天下哪有幻术能骗过他的,所以一直不敢确信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回过头来,道:“大人太看得起我了,我们的确是在原地打转。这里神识屏蔽的厉害,我也没有察觉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惊道:“能够将两位都骗过去,怕是真的和真灵相差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这倒未必,关键是这死灰之气屏蔽了神识,加上此地空旷,阳光照耀不下,没有任何的参考物,再怎么飞都难以察觉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他虽有些惊,但并没有慌,眼前这两位可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,几乎不存在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破军大人如何看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还是叫我云霄吧,破军古飞扬已经是过去了,我也很想听听大人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眼中闪过讶色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云霄老弟了。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身处幻术之中,只要将敌人找出来就可以迎刃而解。再者老弟对此道的研究天下无人能及,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等于没说,陈箐羽听得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难的是这里的环境,那土系妖兽完全可以和环境融为一体,想要找出来会比平常困难百倍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眨眼笑道:“再困难云霄老弟也是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一下,开始双手掐诀,身躯上渐渐浮现出魔纹,月瞳一下凸显而出。

    天星子猛然睁大眼睛,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施术。

    随后身躯上浮现出七彩光芒,往天空中汇聚而去,凝成一只巨大的眼眸虚影,缓缓睁开,凝望向大地。

    那眼眸中浮现出四个诡异阵法,分别置于双瞳左右,从瞳眸中射出各种华光,随后眸子一转,整个空间都瞬间收缩,一下要被吸入进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