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81章 意料之外
    “想杀我,可能吗?!”

    皇甫弼大吼数声,不断挥舞着盘古幡往四周打去,漫天都是他攻击的影子。

    李云霄很快恢复了心境,单手掐诀,面容清冷的看着皇甫弼。

    之前古神字璧上的大衍神诀的确是真的,他也想借皇甫弼之力得到进一步的参透,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对他而言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只是绝代强者变得如此疯疯癫癫,让他内心忍不住唏嘘。

    “古飞扬,出来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皇甫弼发狂的四下打去,每一招都是凌厉至极,喝道:“天星子,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盘古幡凌空击下,立即轰碎一片天空,那破碎之处不断恍惚起来,浮现出一团光芒。

    李云霄双瞳中射出两道寒芒,一片震惊的盯着那光芒内,渐渐闪现出一扇门来!

    且不说这月瞳空间里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有门,而且那门是他曾经见过的!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骤缩,脸上神色变化一下,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,这两人虽然十分意外,但都是他认识的。

    前面一人面容慈祥,眼眶微微下陷,脸上略带沧桑,颇有些吃惊的看了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身后一人全身灰袍,面色清冷,眼中露出极浓的震惊之色,难以置信的看着李云霄。

    李云霄目光微凝,寒声道:“人生何处不相逢,但此时此情,二位是来找死的吗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破军武帝风采依旧啊。”

    前方老者捋着胡须,大笑起来,那额头皱纹尽数舒展。

    “天星子,死吧!”

    皇甫弼眼中尽是发狂,盘古幡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老者身影突然一晃,直接出现在皇甫弼身后,抬起一掌便拍了出去,同时张口大喝一声,道:“醒!”

    一圈青光从他掌心拍出,直接落在皇甫弼后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皇甫弼一大口血喷出,整个人的气息一下萎靡下去,眼中满是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老者左手打出几道诀印,凌空一点,一道金光汇聚在指尖,慢慢凝聚起来,化成一枚明晃晃的丹药,喝道:“张嘴!”

    皇甫弼老老实实的张开嘴来,任由对方将丹药置入口中,直接吞下。

    老者这才收回掌势,道:“刚才你有多危险就不用我说了吧,好好调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十指握紧,脸上怒气上涌,道:“南丘雨,你是要跟我作对吗?”

    老者哈哈一笑,道:“岂敢,岂敢。想不到破军武帝竟然习得了大衍神诀,真是令人羡慕的造化。原本凭借这点你就可以得一面天堑令了,但想不到的是陆简博已经先给你了。啧啧,陆简博的眼光果然不错。”

    身后那名老者谦逊道:“大人过奖了,我也是看他天资非凡,就想让他去试试。没想到竟是破军武帝重生,难怪了。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陆简博,虽说眼中有些震惊,但还是带着友好的笑容朝李云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李云霄阴沉着脸,寒声道:“那天堑令是我用东西换来的吧?怎么说的像是你施舍的?”

    陆简博笑道:“破军大人说笑了,天堑令是何等珍贵之物,那铁泪虽是我所缺,岂能和天堑令比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挥手,打断道:“天堑令的事我不谈,倒是你们此刻出现,从我手中救下皇甫弼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皇甫弼本在调息养伤,闻言睁开双目,射出两道寒芒,直透人心,令得李云霄也为之发毛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并未减弱多少,只是突然走火入魔,然后被李云霄的幻术牵引,越发不可能收拾,一步步逼近崩溃,被南丘雨一下就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南丘雨道:“我与皇甫弼大人交情不浅,自然不可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头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那就是说我们之间没交情对吧。南丘雨,他日我和天星子杀上你天堑涯的时候,希望你想起今日之事,你死的不冤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巨汗,忙道:“破军武帝大人息怒,我救下皇甫弼除了与他交情匪浅外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微变,惊道:“难道是琅嬛洞天的永生之界开了?!”

    皇甫弼也是同样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南丘雨轻轻一笑,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和皇甫弼都是面色大变,两人不由得喃喃念道,却是同样的话,“武之终极,神之初始。豁然之境,永生之界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也是有些激动,兴奋道:“多少年了,终于等来永生之界开启。试问这个时候,我怎么能让你杀了皇甫弼大人呢!”

    陆简博道:“永生之界的界力唯有用魂力才能破开,皇甫弼大人在魂道上的领悟天下罕有人及,更是拥有万年不死的老怪物金色语者,乃是我家主人最看好之人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道:“破军大人习得四大神诀之一的大衍真诀,真是老朽此行的意外发现。呵呵,破军大人连天荡山脉都敢去,这永生之界的开启自然是不会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云霄重重的冷哼一声,道:“我既然有了天堑令,自然会去。”他伸手一番,那块朴实无华的令牌出现手中,皱眉道:“并无反应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道:“琅嬛仙境的开启规律老朽自有掌握,现在还不是时机。”他眼中闪动着精芒,道:“破军大人也正好乘还有时间,将大衍神诀进一步领悟,也许就能解开永生之界的秘密,造福整个天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还是淡定一些吧,永生之界的事别抱太大期望。我只想知道今日之事该如何收场。”

    南丘雨看了皇甫弼一眼,道:“破军大人先将这瞳术收了吧,这么大一只眼珠子隐在虚空中瞪着我,实在有些内心发毛啊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哼一声,他身后缓缓浮现出月瞳来,就像是一轮鲜艳的血月,眨眼之下便消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察觉到四周空间一变,立即回到了无法天上空,四周还是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远处天星子和八名噬魂宗长老的大战还在进行,各种极招纵横交错,打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南丘雨道:“弼大人,还请让他们住手吧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脸色阴沉,极不情愿,道:“我让他们住手,天星子能住手吗?你先让天星子住手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当即不再理会南丘雨,而是双手不断掐诀,一道道金光从他指尖飞出,盘古幡一展。

    四周的阴风阵阵顿时受到影响,呼啸着飞了过来,尽数收入幡内。

    长幡上那金色语者的头像一下变得明亮起来,缓缓恢复了生机,空洞的眼神中渐渐凝聚神采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的看着他动作,的确是从大衍神诀中参悟出来的,还保留有一定神韵,只不过被改的走上了邪道。

    那金色语者恢复了初始形态后,皇甫弼猛地将盘古幡一收,这才开口道:“都住手吧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几人早就发现了这边的状况,一直在分心注意着,闻言顿时尽数分开,八道光芒飞驰而来,惊道:“宗主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袭玉纶面色一惊,忙道:“原来是天堑涯南丘雨大人!”

    其余长老也是心惊,看着眼前这两名老者,露出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“南丘雨!你敢管我之事!”

    天星子气急败坏,大怒的举刀就想砍下去。

    南丘雨连忙挥手,讨饶道:“天星子大人息怒,今日真是无意之举。我来找弼大人,不想遇见你们竟在死斗。我这局外人也就厚着脸皮劝劝架了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冷冷道:“无意之举?你既然要找皇甫弼,自是去噬魂宗,怎么到这无法天来了?本座为了今日之局,设计之久,费心之多,却被你一个‘无意之举’坏去!”他怒极反笑,道:“哈哈,看来今后我也得多跟你无意无意了!”

    南丘雨道:“大人要这么想,实在是吓着老朽了。此刻破军大人已经停手,只剩大人一人,若是老朽不劝架的话,弼大人连同八位长老足以击败大人吧?”

    “这,你……!”

    天星子一下说不出话来,若是没有李云霄在,他的确是已经败了。见李云霄面色平静,似乎并未不满,这才重重哼道:“若非你突然出现,古飞扬怎会停手,总之今日之事,你我的梁子算是结下了!”

    他万星谷损失惨重,七散子,棋傀,甚至他胞兄都在这一战中陨落,越想越气,一口心血上涌,几乎就要吐出来。

    皇甫弼面带讥讽,道:“南丘雨,既然他不识好歹,那就不如让我杀了他,以绝后患!”

    南丘雨忙道:“万万不可!我是来劝架的,可不希望再看见你们相杀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好,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绕过他一命!”他眼中寒光闪闪,道:“天星子,今日的账我会慢慢跟你算的!”

    天星子本身并未受什么伤,只是气的不行了,看见皇甫弼那得意和嘲讽的嘴角,身躯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南丘雨道:“噬魂宗和万星谷相居西域数万年之久,何必为了俗世而纷争?我辈之人难道不是要全心追求那大道吗?现在永生之界开启,便是千载难逢的最好机会!”

    //今天只有一更了,明后两天要出差,也只有一更,巨汗……,我已经没脸说了。争取下周一能开始两更……。欠了多少我一定会补上,只是会拖得时间长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