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80章 走火入魔
    皇甫弼看着那不断变化的神诀古字,眼中一片狂热之色,已然忘记身处何处。

    不断地强行将眼前所见记下,与自己心中的神诀残卷相互印证。

    正看的目不眨睛,心领神会之时,突然金色语者发出一声惨叫,那肥胖臃肿的身躯内射出万丈光芒!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皇甫弼大骇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金色语者与其它的噬魂幡主魂完全不一样,即便是他也只能进行神念上的交流,而无法感知对方状况。同样金色语者受重创的话也不会反噬到他身上,说白了相当于完全独立的两个个体。

    从金色语者体内射出的万丈光芒不断变化颜色,浩瀚伟力澎湃而出,他的身躯竟然不断瓦解开。

    皇甫弼失声道:“炼魂!”

    “快,快杀了他!”金色语者脸色极度痛苦,惨叫道:“他在炼化我,不断将我的身躯分解!”

    那万丈光芒中,缓缓浮现出一方大鼎虚影,将金色语者罩住。鼎上刻有江河山川,虫鱼鸟兽,俱是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皇甫弼再次惊道:“圣器?!”

    他额头上冒出冷汗,一抓盘古幡本想打过去,却发现难以挥动。

    之前收取兜率天峰此刻反成累赘。

    大骇之下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双手在身前合十,全部元力灌入掌心,恐怖的力量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皇甫弼双掌拍出,整个空间破碎,那漫天的摩诃古字也晃动不停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双掌直接拍入金色语者体内,穿透进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炸开,一道光芒从金色语者身体里震飞出来,那漫天的五光十色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那道光芒飞出数百丈远,这才化出李云霄真身,手中托着山河鼎,冷笑道:“妖魔鬼怪,本少好吃吗?”

    他再次一拍鼎身,“嗡”的一声不断颤鸣,山河鼎就飞了出去,再次放出五光十色,将整个天地照亮。

    同时漫天摩诃古字显形,逐字成行,凝成一片完整神诀,临空落下。

    在两股力量的相互作用之下,金色语者的身躯不断瓦解开,哀嚎不已。

    远处的天星子和八人这下是彻底惊呆了,原本以为几个呼吸就能分出的胜负,不仅陷入了苦战,而且看样子似乎皇甫弼还弱了下风。

    皇甫弼大怒道:“住手!”他冲击而下,猛地拍向那山河鼎。

    金色语者乃是噬魂宗历代传承的金魂,若是被炼化分解的话后果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山河鼎在承受一击之下,立即光芒尽失,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闷哼一声,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他拭擦了一下嘴角的血,嘿声冷笑道:“想不到这篇神诀还有如此效果,更想不到的是你们噬魂宗的邪恶功法竟然是出自这篇神诀。”

    山河鼎飞走后,那通篇大衍神诀依然在临空闪烁。

    金色语者受到神诀炼化之力,身躯不断地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皇甫弼惊疑不定,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,正想全力击杀李云霄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让他的心脏猛烈抽搐,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那金色语者终于支撑不住,一下就爆开。

    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蔓延开,天地间瞬间变成地狱,无数孤魂野鬼四处游荡。

    那盘古幡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“哗啦”一声展开,旗帜招展,上面凝刻着金色语者的图案,却是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兜率天峰的束缚瞬间就解开了,徐徐从幡内飞出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惊,道:“魂界?!”

    皇甫弼的脸孔彻底绿了,气的浑身颤抖,“今日就算不杀天星子,也一定要杀了你!”他一道诀印打出,盘古幡猛地从天空中飞下,朝着李云霄打去。

    漫天阴魂野鬼不断哀嚎起来,跟着盘古幡后,尽数落下。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绽放出金芒,一下化出三头六臂法相,手中尽数握着金团,猛地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片金光在身前浮现,化作坚实屏障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盘古幡打在屏障之上,一片晃动。

    李云霄身躯一颤,六臂猛地掐诀,身后浮现出漆黑虚影,真魔巨灵猛地站立起来,一拳挥下,打在那盘古幡上,大量的魔气不断翻滚。

    皇甫弼面色阴冷,手中印诀一点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盘古幡一下飞旋,将那真魔法相的拳头震得溃散,整个法相巨灵也不甘的大吼一声,接连爆开。

    随后又是一击落下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金色结界也瞬间被破,整个人吐出一口血来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皇甫弼一步百丈的逼近过去,伸出大手抓向李云霄,寒声道:“快将大衍神诀传给我!”

    “你要神诀是吗?那全部给你!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目一下狰狞起来,双目四周暴起经络,双眼一下变得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“月瞳!”

    皇甫弼心中一惊,身子在空中一滞,生出忌惮之意来。

    但四周景象瞬间变化,全是一片空白,天地间只剩下一块玉璧,大衍神诀便烙印其上。

    皇甫弼警惕的盯着那玉璧,神识不断散开。

    玉璧上突然浮现出李云霄的身影,一下盘坐其上,道:“大衍神诀虽为我所有,但本少也未全部参透。皇甫弼大人若是有心,不如一道来参悟?”

    皇甫弼脸色阴沉,寒声道:“你会有这么好心?直接把神诀给我,我会自行参透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笑,道:“大人说笑了,这摩诃古神诀的四分之一,我怎么传给你呢?此刻这古神字璧乃是我用瞳术化出,勉强能够让神诀经文现世不灭,这也算是能够传授给你的唯一方法了。再者除非你对我搜魂,但你做得到吗?就算真的做到了,从我魂魄之内获得大衍神诀,你的意识一下能扛住吗?”

    一阵无声,皇甫弼显然觉得有道理,似乎被说动了。

    而且金色语者被打散,必须用大衍炼魂诀重新凝聚,皇甫弼自己也无多大把握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机缘只有这一次,失去的话你这辈子都见识不到此神诀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心中一惊,急忙聚精会神朝那古神字璧望去。

    他们噬魂宗修炼的功法都是脱胎至这篇神诀,若是能够得到完整篇幅,极有可能跨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,直接踏入神境。

    李云霄见他开始参悟,轻轻一笑,盘坐在字璧上将双眼闭上,入定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李云霄的身后再次浮现出现通篇神诀,一恍一惚,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古神字璧内的摩诃古字也随之变换起来。

    皇甫弼也是双目紧闭,眉心突然一皱,额头上渗出大颗的冷汗,不断沿着两颊淌下。

    李云霄身后的摩诃古字开始逐一幻灭,每灭去一字,他眉心便出现相同的字符,一闪没入脑海。

    每一字的闪现,都像是灵光划过脑海,整个灵魂好像浸泡在温暖的阳光中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李云霄分明的感受到自己魂力在不断提升,有种脱胎换骨之感。

    此地是他月瞳幻术所凝空间,消耗魂力极大,原本已经渐渐不支的力量,突然得到了百川灌溉,灵魂之中满是饱满的喜悦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摩诃古字飞入他眉心,浑身说不出的舒服,身体不自觉得舒展一下,全身骨骼“噼啪”爆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皇甫弼猛地惨叫一声,一大口血喷了出来,溅在古神字璧上,顿时玉璧被污,顷刻间消散成虚无。

    皇甫弼整个身躯不断颤抖,张牙舞爪,满脸都是狰狞之色,“古飞扬,你好狠呀!竟然拿假的大衍神诀来骗我!”

    李云霄见他眉心处开始慢慢汇聚黑线,脸上不断变得丑恶起来,知道这是要走火入魔了,他皱眉道:“我没有骗你,你已经走火入魔了,不想死的话就赶紧静心宁神,调息真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走火入魔?调息真元?”皇甫弼狂笑起来,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,寒声道:“你是想乘机杀我吧?就算有一丝走岔,以我超凡入圣的修为足以轻易镇压,倒是你,先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他飞身而起,抓出盘古幡便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身躯一下爆开,化作无数碎肉。

    “哼,想用幻术骗我,太幼稚了!”

    皇甫弼将盘古幡一展,顿时魂界倏然张开,如同一张平面朝着四面八方蔓延,不断地冲碎空间。

    突然虚空中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眼瞳,散发出七彩之色,凝视而下。

    那瞳眸四周一片漆黑,像是一条黑色的河水围在眼眸四周,里面不断有金色符号沉浮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那瞳术一出,所凝之处不断消散,皇甫弼的魂界顿时一滞,再无法扩展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大喜不已,只觉得自己灵魂之中仿佛有无穷的力量,源源不断供应出去。

    皇甫弼顿时发狂起来,整个脸孔扭曲的更厉害,完全变形了。

    盘古幡失去了金色语者,威力是大不如前,此刻魂界又被李云霄瞳术压制住,整个人立即抓狂起来,气的呀呀大叫,不断乱舞,模样越发可怕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的看着他,不需要自己出手,只要任其走火入魔下去,皇甫弼怕就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自叹息一声,一代宗主,令人闻风丧胆的绝世强者,竟然就要这般陨落了。

    //今天又只有一更: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