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75章 殊死谁手?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尤密面带讥讽,冷冷道:“十年前听闻你练功走火入魔落下重伤,必须寻找极强的土系妖兽疗伤时,这一计划就已经开始实施了。宗主大人静心安排,利用九幽秽土炼制出这么一头妖兽来,并且在期内做好陷阱,等得就是今日之局!老匹夫,为了杀你,我们可以做了十年的安排,而不是你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,你死的不冤啊!”

    天星子整个人都呆滞住了,喃喃自语道:“难怪……难怪我疗伤会失败,即便没有你们毁我分身,我也感受到了无法成功,原来一切都是算计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双眉拧起成结,似乎有心事一般。

    噬魂宗的一干长老也是面面相觑,他们也想不到竟然埋伏如此之远,不由得心惊肉跳,幸亏是自己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天星子,你我也算多年好友。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?”

    天星子怒骂道:“交代你祖宗十八代!”

    皇甫弼面色一冷,哼道:“输了便是输了,你这边叫街骂娘的,哪里有一点雄主的气势?也罢,我这就取你性命,万星谷从此以后成为历史了!”

    他一步步地走上前去,每一下都是凌空虚度,踩出波浪在脚下荡开。

    貂修和另外一名七散子彻底无力了,踉跄了几下竟然直接坐倒在地上,显然已经任命了。

    就连士无双和殒车也是怔怔的站在那,脸上全是茫然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噬魂宗的长老们也是闭住呼吸,脸上露出兴奋之色,目睹这历史性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光芒凭空而来,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皇甫弼身前,一拳轰了下去。

    皇甫弼莫名一惊,那一拳极强,威势竟不在自己之下。他心念电转,急忙一闪,避了开去。

    那道惊天拳芒突然凌空一晃,化作一张金色符箓,“噗嗤”一声就燃烧起来,惊天威力从火焰中散去,直接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什么?拟拳符?!”

    皇甫弼心中猛然一沉,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拟拳符”便是将一拳拳意融入符中,在修炼中让人感受拳意凌冽的存在,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符箓,但能够制造出如此惊天威势的拟拳符却是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就在皇甫弼发现不对的时候,一柄匕首穿透他的胸膛,后背刺了进来,从前胸穿出!

    “啊?这,这……!”

    眼前这一巨变让所有人瞬间呆滞,完全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噬魂宗之人更是当场石化,一个个张大嘴巴,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,像是雕像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来者靠的是偷袭和耍诈,但天下间用偷袭和耍诈可以刺伤噬魂宗宗主的,又有几人?!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大为震惊,双瞳中射出七彩眸光,盯着皇甫弼身后之人凝望起来,只觉得有一层淡淡地云雾笼罩在那人四周,让他不能看透。

    皇甫弼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低下头看着自己胸透的那截匕首,颤声道:“斩魂刀!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道平静的声音,静的如同深谷回音,空洞的没有一丝人类情感。

    “宿平!!”

    尤密猛地尖叫一声,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般,双手发颤的捂着自己脸,仿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都是一般无二的表情,眼珠子全都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渐渐的收拢瞳光,仿佛有些恍然,但眼中还是掠过惊色。

    皇甫弼的身躯在那匕首下瑟瑟发抖,颤声道:“即便有斩魂刀你也不可能伤我的,你绝不是什么二十岁的少年,你到底是什么人?!”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猜!”

    宿平的回答只有这冰冷的两个字,那张脸孔仿若万古不化的冰川,很少会有表情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哈,哈,咳!”

    天星子忍不住大笑起来,得意非凡,他的笑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怪,身上的生机在以可见的速度流逝,但他丝毫不以为然,反而十分开心,道:“若是噬魂宗能够因我而亡,老夫此身也足以。宗主大人,老朽先走一步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那狂笑声突然止住,天星子的身躯一下僵硬,终于彻底失去了生机。

    “什么?宗主大人?你,你是……”皇甫弼难以置信,艰难地扭过头来,宿平那稚嫩和平静的外表下,却是一双深邃若海的眼神。

    宿平却是望着“天星子”的遗体,平静的说道:“安心的去吧,我一百年来的替身,同胞大哥天月。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猛然抽了口冷气,“宿平”这一句话道出了天大的秘密,震的在场众人都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尤密突然间嘶吼起来,道:“你撒谎!我在万星谷这么久,从未听过什么天月子!宿平,你在耍什么花样?这些始终是奇淫技巧,起不了作用的!唯有最终实力才是决定一切胜负的关键!天星子已经死了,你休想靠着一些小手段扳回败局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歇斯底里,虽然大家都认同,但任谁都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,知道事情发生了极大变化。

    “宿平”并未理会他,而是脸上突然出现一道口子,随后便不可抑制的朝着四周裂开。

    顷刻间整个人身上就有千万道裂痕,慢慢的在空中碎去。

    一小块皮肤从他身上飘了出来,随后千万块皮肤先后脱落,如同蒲公英般飞远。

    那一张和之前“天星子”一模一样的脸孔呈现出来,眸子中射出凛冽寒光,仿佛要穿透所有人内心,一股霸气悄无声息的扩散开。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这张脸孔一展露,所有人顿时确信无疑,全都惊得浑身发抖,一下退开。

    特别是尤密,当场吓得双腿发软,在天星子那冷厉的目光下,几乎就要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宗,宗主大人……”貂修也彻底懵了,他也不知道天星子竟然还有个胞兄是替身。他顿时恍然起来,怪不得“天星子”会如此看中“宿平”,原来“宿平”才是真正的万星谷掌门天星子啊!

    天星子目光冰冷,没有任何情绪,平静的就不像是人类,道:“皇甫弼,不得不说你的智商很高。但可惜的是,十年前我练功走火入魔的重伤之事,本就是本座布下的局啊!想不到你竟能局中布局,也算是天资奇高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脸色发白,那斩魂刀乃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玄器,打造起来十分困难,专斩人魂魄之用。

    但以他的修为,普通斩魂刀根本就不会管用,但这刀显然非常不一般。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此刀在十年前打造成功,从未展露过一次,一切就是为了今日这一战。但可惜刚刚亮出,胜败就已经定了。如那叛徒所言,死在本座十年的算计之下,你也算是不冤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咬牙道:“尤密的背叛你也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天星子冷冷道:“我知道他在玩无间道,想从两派中间获得最大利息,但我一直在等他最后表态抉择,刚才他已经选了,也就注定了他接下来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尤密浑身一颤,整个人如同坠入冰窖中,忍不住浑身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皇甫弼虽然脸上神色痛苦,但依然强行笑道:“天星子,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!若是刚才就那样死了,我反而会有些失落的!”

    天星子眉头一皱,不屑地冷哼道:“说的你好像可以反败为胜似的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狞声道:“这一局的确是你胜了,但你以为区区斩魂刀就能杀我吗?”

    天星子道:“我不认为你有什么办法可以从这一刀下脱身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脸色便骤然一变。

    那手中斩魂刀似乎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一般,坚若磐石,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只见一层金芒覆盖在刀身上,同时皇甫弼全身也闪动金光。

    天星子一惊,道:“这怎么可能?你的天级金魂也是魂魄而已,必然会伤在我斩魂刀下,为何竟然没事?”

    皇甫弼的脸孔渐渐扭曲起来,神色不断变化,最后变成一副冷漠的样子,直接从背后伸出一只金色大手来,将那剑身抓住。

    大手与那层覆盖在剑上的金光融为一体,皇甫弼的脑后出现金色语者的面容,眼中一片冰冷杀气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天星子大惊,那斩魂刀撼不动,他当即不敢含糊,直接左手掐诀,往那皇甫弼的脑后,金色语者脸上拍去!

    金色语者面带怒容,口中发出咆哮之声,同样是伸出左手一抓,盘古幡便出现在手中,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股恐怖的力量从中间爆开,直接冲击两人身躯。

    “嗞嗞嗞!”

    那斩魂刀上发出刺耳的摩擦之音,不断从皇甫弼体内被拔出。

    天星子连连出招,顷刻间无数掌印在四周浮现,不断打下,轰在那盘古幡的结界上。

    金色语者整个上半身完全从皇甫弼身上离开,直接拿着盘古幡结出结界,在千万掌法之下,已经越来越难支撑。

    而皇甫弼本身的躯体也在不断颤抖,浑身冒出冷汗滚落而下,他的面色极度苍白,在运转元功将斩魂刀逼出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