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74章 最终一击
    天星子冷哼一声,长袍挥动,射出几道针芒击入金光内。

    恍惚的金光一下就被定住了,变化成金色语者模样,露出痛苦的表情,尖叫道:“玲珑玉针!”

    那几道针芒呈现出碧绿色,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金色骷髅头内,好像那光滑灵动的面孔中长了几点雀斑,让整个脸孔都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星子冷笑道:“此钉虽不能对你造成实质伤害,但困住你一时半会还是轻而易举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闪之下就出现在鹿垚头顶,猛地一抓,虚空法·轮“铮”的一声震开噬魂幡,“嗡嗡”的激飞回来,在空中化作巨大,一转之下便将那变异骷髅头的空间劈开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整个扭曲的空间瞬间还原,鹿垚脱困而出,似乎爆出无边怒火,张大嘴巴一下吐出数道星环,激·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吼!吼!”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那星环撞入金色语者体内,金色光泽一下衰减,变得昏暗起来。

    鹿垚大步踏出,向前奔去,震得大地一阵轰鸣。

    皇甫弼眉头一皱,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死灰之气,手中噬魂幡一扬,凌空展开,顿时改天换地,一轮日月浮现在天空。

    “盘古幡!果然是盘古幡!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微惊,相传噬魂宗宗主的噬魂幡都非自身炼化的,而是得至传承,在继承宗主之位时便用这盘古幡将原本的噬魂幡吞噬。

    在盘古幡内,有日月行天,江河行地,虽非圣器,却也是一片天地,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天星子大喝一声,一道诀印打入虚空法·轮内,立即变成数亩之大,要撑开这片世界。

    两件玄器的威能不断提升,如同两个世界的冲撞,发出剧烈轰鸣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宿平一手放在鹿垚额头,另一手不断变着印诀,鹿垚的身躯也似乎开始分解,化成一圈圈的死灰之气激荡开。

    几个眨眼下,五道巨大如蛟的龙卷在空中荡漾,呼啸着朝皇甫弼绞杀过去。

    皇甫弼面色阴寒,双手在身前划圈,一下化出五只虎爪,长啸之声奔腾而出,猛地抓住那五道龙卷,任其在空中挣扎咆哮,始终不能挣脱。

    死灰之气震得漫天都是,但盘古幡微微一晃,日月精华洒下,所有死气瞬间消散,幡内世界回到一片朗朗晴空。

    天星子额头上大汗淋漓,不断将诀印打入虚空法·轮,与整个世界冲撞起来,显然到了最为激烈的时刻。

    那鹿垚在分解出五道龙卷后,身躯小了一半有余,宿平更是不断双手掐诀,那灯笼般通红的双眼更是变得如同宝石一样散发出凛冽光泽。

    不断有低声嘶吼从鹿垚体内传出,随后它缓缓抬起两只前蹄,整个身躯就一下凝住了。

    宿平手中的诀印也停了下来,右手两指掐住印诀,整个身躯开始微微颤抖,显然是一招威力过大,他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天星子眼角余光瞥见这边,大喜道:“好了?”

    宿平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!我们联手一击,取他性命!”天星子露出狂笑之色,道:“哈哈,皇甫弼,我两合击之势,看你如何能挡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招,那虚空法·轮一下飞到他头顶,整个空间随之扭曲,盘古幡内的天地就像是要被撕扯进去一般。

    皇甫弼面色一沉,身边五道虎爪还紧握那龙卷,他自己双手掐诀,金色语者也从痛苦中缓过来,一下飞入皇甫弼体内,他身上顿时涌出一片金光。

    他双手合十,身体开始变大,通体金芒,像是金甲巨人一般,透着一股刚猛无匹之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魂战技法?”李云霄愣了一下,一般噬魂宗的技法中,魂战之术和噬魂幡只能选一项修炼,从未听过能够有两技合一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算是天星子也是面色大骇,似乎并未预见对方还有如此一招,他大喝一声将那虚空法·轮拿下,整个空间一滞,那种压抑的气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摒住呼吸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,似乎决定生死的一击即将降临,整个天地都日月无光,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皇甫弼眼中射出精芒,嘴角一扬,似乎胜券在握,双拳高举诀印,倏然拍了下去,喝道:“惊云舞风诀!”

    一片金光从手中射出,盘古幡内日月行天,一下涌入金芒内,像是无穷金色的罡风旋开,席卷天地,要破灭万世!

    天星子面色一凝,也感受到了那巨大的威压,咬牙道:“一起出手,他绝无胜算!”

    “虚空斩!”

    那法·轮脱手而出,顷刻间飞斩出去,发出刺耳的鸣叫,所有人耳膜一下震痛,眼前那天空直接被斩开,盘古幡“砰”的一声从天空中震飞,随后法·轮直接切入金光内。

    但那金芒太过霸气凌冽,虚空法·轮切入的瞬间就传来极强的反噬之力。

    天星子的身躯一下膨胀起来,元气激荡而出,力量已攀升至极限,大呼道:“快出手!”

    宿平面色沉凝,双眸一下变得如水般澄澈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反倒进入了绝对的“静”中,他抬手一拍,一道印诀打入鹿垚头顶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圈圣洁之气散开,那鹿垚大吼一声,通红的双眸变成死灰色,而且色泽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九幽秽气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鹿垚体内涌出恐怖的气息,透过双眸溢出,就要激·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整个鹿垚体内传来珠链般的爆响,那巨大的身躯一下就坍塌下来,恐怖的九幽秽气直接从体内爆出,将它自己的身躯炸损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鹿垚的身躯直接湮灭下去,被一层色泽阴沉的死灰之气笼罩,彻底垮掉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,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切,这生死攸关的时候突发变故,让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!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……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天星子发狂的大吼,声音中带着无尽的绝望和不甘,那九幽秽气虽然厉害,但相隔了一段距离,还伤不着他,关键是那皇甫弼一招惊云舞风诀,自己的虚空法·轮已经支撑不住了!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天星子身上的窍穴不断爆开,炸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法·轮也终于不支,直接在金芒中爆碎,金光如月华洒下,一片清冷,瞬间将天星子吞没进去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星子一下被轰的血肉模糊,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眼孔一下放大,表情不一的看着这决定性的一幕。

    这一招后,整个天地都变得安静了下来,似乎胜负已定。

    皇甫弼的金色状态一下恢复如常,脸色第一次变得有些苍白,显然刚才那一招对他而言也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盘古幡也失去了光泽,被抓在手中,如同拐杖般点在地上。

    貂修浑身颤抖起来,喃喃失声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,怎么会突然自爆开,难道是天要亡我万星谷?!”

    噬魂宗副宗主和长老们则是大喜过望,一个个激动不已,相持了无数年的两派之争,终于在这一天结束了,而他们则是这历史性一刻的见证和参与者!

    “哈哈,天星子,还想杀我?待我抽了你的魂魄喂我噬魂幡!”尤密狂笑起来,笑的脸孔都有些狰狞,嘿嘿道:“还有你最亲密的弟子,哦不对,那厮绝对是你的私生子,也跟着你一道玩完了,哈哈,万星谷后继无人,彻底湮灭了!哈哈!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皱了起来,望着那自爆后残损倒地的鹿垚,露出古怪之色来,先前的那爆炸似乎有些古怪,并不像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咳!”

    废墟中天星子颤抖的身躯缓缓挣扎着站了起来,他浑身是血,**已经损坏到了难以修复的地步,生机不断流逝,整个人苍老了百岁光阴。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天星子,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天星子眼中满是怨恨和不甘,咬牙道:“技不如人,要杀随你。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若非最后一招失败,今日结局将会改写!”

    “人算不如天算?”

    皇甫弼摸了下小髭须,古怪的笑道:“你真以为那鹿垚突然自爆是意外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天星子大惊,望着那鹿垚的残躯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尤密,还是你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尤密阴沉着脸,得意的冷笑道:“老匹夫,那鹿垚体内早就被我埋下了陷阱,这一招抽取九幽秽气的终招是一定会失败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!”天星子气的说不出话来了,只能大口的吐血,每一口血吐出,整个人的气势就衰弱几分。

    一代雄主,此刻却是岌岌可危,像是随时可能死去的老人,光芒不断消失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尤密得意洋洋的笑道:“别说鹿垚体内的陷阱,就算是这鹿垚,若是没有宗主大人的设计和安排,你们以为九幽秽土中会莫名其妙的诞生出如此一只惊天妖兽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天星子惊道:“这鹿垚……”

    //这几天都只有一更,7月1号开始恢复两更,并且慢慢补这个月亏欠的。这个月的月票排名依然会加更。但是下个月开始不以加更求月票了,因为暂时欠了太多,总堆积上去的话我压力太大了,等我先补完手头的再说吧: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