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72章 崩塌
    李云霄也是大惊失色,他本想用大衍神诀将魂流剑吞噬,而且把握极大,但刚刚运转神诀之力,这煞星就自己苏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垃圾,也敢伤本座!”

    魔主普面色一寒,一股澎湃的魔力狂涌而出,瞬间将那魂流剑震碎,无数黑色符文从四面涌来,一下将鲲浪包的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魔主普单手掐了个印诀,鲲浪瞬间被炸的粉身碎骨。随后他双手不断打出诀印,整个人慢慢从李云霄体内升起,似乎要脱离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李云霄大骇,若是此魔逃出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哗啦哗啦!”

    突然他胸口处射出万道金光,那法则之链的封印瞬间启动,魔主普的身影一滞,十二道法则之链的虚光将他束缚住,再也无法行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该死!该死的法则之链啊!”

    魔主普狂叫起来,整个身躯不断挣扎,震出道道金光。

    但那虚光封印越来越紧,慢慢的将他压制了回去,声音越来越小,最终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李云霄只觉得一座巨山瞬间沉入自己灵魂中一般,震得脑海和身躯都七荤八素的,体内气血激荡不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时间反应不过来,怔怔的站在天空上。

    那鲲浪早已被炸的粉身碎骨,渣都不剩了,剩下八名长老眼中全是骇然,就感觉刚才发生的事及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魔主,那是魔主!”

    天星子在震骇之余,喃喃念道:“据传红月城中,天下强者与魔主一战,最终在海皇波隆的神通下,成功将魔主封印在李云霄体内,想不到竟然是真的!”

    皇甫弼也是双眼冒着精光,不知内心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尤密彻底惊呆了,这还怎么打?对方体内住着这么一个凶魔,仅仅是那气势就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皇甫弼面色沉凝,道:“一起出手,将古飞扬拿下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几名长老都是面面相觑,显然是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不用担心,若是魔主真跑了出来,第一个遭殃的便是古飞扬他自己啊!他此刻只是一个封印的容器而已,嘿嘿,真是天大的意外收获,全部出手!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无人敢反抗,八名长老还有两名副宗主只能硬着头皮出手,那声势震天动地,整个溶洞开始有崩塌的迹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皇甫弼自己也是目光愈冷,那身影突然晃动一下,并未在原地消失,但真身却已现身在天星子面前,拉开架势一拳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拳势十分普通,就是最为简单地伏虎拳,拱项缩头,瞠目眺牙,活灵活现的虎形。

    天星子面色一沉,从未有过的凝重浮现在脸上,即便面对一万只真虎也不会有如此凝重的神色,皇甫弼的招式已经返璞归真,任何武技施展出来都不在神通之下。

    天星子抬起脚来,侧身就往对方虎爪上踢去,腿势带风,也是简单至极,竟是一招罗汉腿,也是基础武技之一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皇甫弼冷笑一声,顺势抓出,五指上闪动着青芒,直接插·在天星子小腿上。

    五指和那小腿相碰,顿时觉得有一股极强的粘力,竟然缩不回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皇甫弼感到自己体内元力涌动,竟然要沿着手臂流入对方,竟是吸他真元。

    “哼,幼稚!”

    皇甫弼五指一握,顿时真元凝固在手心,再化拳为掌,顺势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道光芒爆出,浩瀚的元力震荡开来。

    天星子一腿被拍飞出去,整个人腾空而起,他双臂倏然一展,又是一招基础武技白鹤亮翅,如同白鹅之鸟舒展羽翅。

    皇甫弼回过拳来,此刻天星子双臂展开,整个人毫无防御的呈现在他面前,处处是死穴,处处是破绽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凝,越是如此越不敢大意,粗看全身是破绽,但却是浑然一体,反而没有破绽。他反手一抓,一招黑虎掏心打了出去!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一变,自己周身气势在这黑虎掏心下被压制住,一股极具压迫感的力量涌向心窝。他身躯往后一仰,再次踢出一招罗汉腿。

    皇甫弼瞳孔一缩,喝道:“同样的招式施展二次,这样真的好吗?!”那招黑虎掏心猛然击在罗汉腿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爆响,天星子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,直接撞入山壁中,震碎大量岩石滚落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噬魂宗和万星谷之人也混战了起来,李云霄在魔主普苏醒后便受到反噬,那十二道虚光封印完全是依靠抽取他的力量来运转,整个人一下就虚弱起来。

    幸亏普的威势太吓人了,加上李云霄之前施展出来的力量也不俗,噬魂宗人不太敢靠近,只是试探性的游斗,将他拖住便可。

    而貂修和棋傀则抵挡不住,几招之后便有崩溃之势。

    噬魂宗的功法中多针对魂魄有极大伤害,那五名棋傀中不断有恶鬼游魂涌入进去,从内部进去破坏,很快那卒、象就被吃了魂魄,停滞不动了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巨大的光芒亮起,不仅将整个溶洞照的通彻,而且极为耀眼刺目。

    宿平站在那巨大鹿形怪兽身上,单手掐诀,四周星环的光亮突然间增强了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所有的神圣之气尽数朝他四周涌来,不断被吸入那沉睡的鹿形怪兽体内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,目光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皇甫弼正在和天星子缠斗,也是眼角余光瞥过,不由得心中微惊,恍然道:“原来这些圣洁之气是从鹿垚体内涌出的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宿平单手掐诀不动,始终不为外物所扰,衣袂在圣洁之气的涌动下翻飞,倏然间诀印一变,睁开双目来,一道诡异的目光射出,令得众人皆是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“万丈掩埋!”

    他双手猛地掐诀,身躯一下弯落,一掌拍在鹿垚头顶,顿时掌中诀印化作一方阵法散开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鹿垚的身躯一颤,四周束缚的锁链顿时哗哗作响,在溶洞中晃动不停。

    那漫天圣洁之气几乎是化形般的涌入鹿垚体内,顷刻间便吸收殆尽,一股澎湃的妖气倏然散开。

    鹿垚睁开两个灯笼大的眼睛,透着猩红的红芒,缓缓张开嘴来一口气吐出!

    “吼!!”

    强大的死灰之气倏然喷发,溶洞中一片地动山摇,整个空间几乎凝固住,所有人都瞬间有股窒息感,就好像整个身体里,甚至血管中,都布满了灰尘,并且生机像是瞬间被夺一般,皮肤上结出一层土痂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随着鹿垚一口气吐出,宿平身边的那道星环也一下散开,轰击在四面,将整个洞壁彻底震碎。

    地动山摇,整个溶洞完全塌陷下来,山体彻底崩坏。

    从无法天的上空望去,整个战魂山地脉像是突然间断裂般,直接往地层陷下,惊人的死灰之气从其内涌出,向四面八方飞散。

    一直守护在战魂山脚下的青驹佣兵团众人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,再也顾不得李云霄几人的威慑了,没命的发狂奔跑。

    左承也是呼天喊地,哭骂起来,道:“那几位煞星到底做了什么?整片山脉都毁于一旦啊!”

    柯安直接扔出一根手指大小的木头,凌空化成参天巨木,散发出浓浓生机。

    左承惊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柯安大喝道:“别管了,不想死的就跟我走!”他当先跳上那根巨木,已经变得灰蒙蒙的脸孔一下恢复了些许颜色。

    巨木散发出浓浓的生机,但也不断在被吞噬,很快就会变成死木。

    青驹佣兵团的人再无犹豫,一下全部跳了上去,巨木散发出青光,飞速逃离这片死灰之地。

    战魂山崩塌,方圆千里内没有任何生机,全都变得死寂一片,灰气朦朦。

    在那崩碎的遗迹之上,一只巨大的鹿形怪兽凛然而立,双角如同参天大树,正是那巨兽鹿垚,双眸如两盏高挂的红色灯笼,悬于半空。

    鹿垚像是雕像一般,静静的站立在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而在它头顶之上,却是一团圣洁之气,与四周的死气景象格格不入,宿平冷静地站在圣洁之气中,目光如水,望着不远处身影模糊的两人。

    那两人依然保持着战魂山崩塌前的姿势,警惕的看着对方。只不过皇甫弼面色如常,与刚刚出现时一般无二,而天星子已是面带疲色,嘴角裂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一片碎石被掀开,一道光芒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哗啦哗啦!”

    随后到处是石子碎开滚落声,不断有光芒飞上天空,正是一名名的武者,没有一人在山崩下阵亡。

    只不过除了士无双和殒车外,其余武者都是面色微变,运转元力抵挡那死灰之气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一下汇聚到李云霄身上,那天地水元直接将死灰之气隔开,没有半点侵入体内,惹得一片眼红。

    李云霄丝毫不在意,而是吃惊的看着那巨鹿,道:“这便是变异土系元素中诞生出的妖兽吗?”

    宿平点头道:“此兽的诞生,若是在上古天地未变之时必然是十阶真灵,现在只能止步于九阶巅峰了。”他语气中一片叹息感慨。

    //平时在家写500字就几个小时过去了,今天晚饭后找了个大学教室码字,写了2章6000字还没下晚自习。教室果然是度日如年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