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71章 魂流剑
    尤密虽然有些幸灾乐祸,但看见李云霄如此强悍,心中有些害怕,大喝道:“九位长老,一起出手!”

    那九人顷刻间闪动,一下将李云霄围住,将他的去路阻拦。

    宿平此刻依然站在那星环之内,面色凛然,道:“貂修长老,士无双,你们为宗门鞠躬尽瘁的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貂修面色一沉,与另外一名七散子都是露出决然的视死如归之色。

    士无双等棋傀更是不会有背叛之心,也是身上爆发出金光,准备殊死一战。

    整个溶洞中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起来,那流淌着的圣洁之气也为之凝结。

    李云霄提剑步步上前,道:“皇甫弼,今日你灭万星谷,还要抽我之魂,未免野心太大了吧?也许这个临时的决定会让你悔恨终身呢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冷笑道:“古飞扬,你也曾经是绝顶天下的存在,即便你的灵魂再强,只有九星武帝修为的身躯,在我面前能翻出什么浪来?况且对于你,我已有安排,鲲浪长老。”

    他轻唤之下,那九名长老之中一名老者轻应了声。老者的眼眸微微下陷,呈现出深褐色,似乎无彩。

    袭玉纶大喜道:“我倒是忘了,以鲲浪长老之能,要对付这古飞扬必然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鲲浪道:“宗主和副宗主大人抬爱了,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袭玉纶道:“这不是尽力,而是必须拿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鲲浪大喝一声,身上的气势涌起,向着四面激荡,好似无数罡风在溶洞中飞射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是强者,并未感到有何异常。

    只是皇甫弼轻轻皱眉,道:“这股圣洁之气令人心定神凝,不知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万星子哼道:“你没有必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点头道:“那罢了,待会我自会查个分明。”

    鲲浪气势爆发后,双手突然掐诀,一个古怪的符文飞起,倏然散开!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他张开大口,古怪的气息从口中吐出,涌现大片青芒,一柄造型诡异的长剑缓缓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剑柄是一个可怖的鬼脸造型,剑身若虚若实,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吐出这剑后,鲲浪身上的灵气大减,身躯变得有些僵硬起来,如干瘪的行尸走肉,当长剑抓在手中之时,那陷下去的眼眶中才绽放出几许光芒。

    “一剑斩天!”

    长剑明晃晃的在空中舞动,鲲浪人剑合一,直接冲向李云霄。

    “剑上有诡异,但那又如何?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剑并起,同样是斩天之剑,一下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一剑斩天!”

    整个空间倏然裂开,凌冽的剑气翻滚,斩向鲲浪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剑势穿透那魂流剑,直接斩在鲲浪身上,剑芒透体而过,“砰”的一声从他后背震出,激·射在洞壁上,无数碎石落下。

    鲲浪脸色痛苦地扭曲起来,口中大口吐血,已然重伤。

    陈箐羽哑然失笑,道:“这位长老也太过托大了吧。”他正微笑着摇头,却突然笑容僵在脸上,惊骇道:“云少,你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身躯莫名的颤抖起来,额头上大颗汗珠滚滚落下,脸色一下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陈箐羽这才发现,鲲浪手中长剑像是软鞭一样伸长了十余丈,直接插·入李云霄胸口,那剑身恍恍惚惚,几近透明,不断有诡异的符文在上面流动。

    这一变化让噬魂宗之外的人都是大惊起来,宿平瞳孔骤缩,惊道:“魂流剑!这是魂流剑术!”

    陈箐羽惊道:“什么是魂流剑术?云少不会有事吧?”他持剑而立,警惕的盯着四周,为李云霄护法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云霄夺舍的是先天之胎,现在被魂流剑斩中,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尤密狂喜,眼中爆出激动的精芒,叫道:“鲲浪长老,千万别把他魂魄伤的太厉害了,我还要吃呢,桀桀桀!”

    李云霄痛的弯下腰去,一手捂住胸前,煞白的双唇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宿平道:“魂流剑并非单指一柄剑,而是噬魂宗传承下来的一种神通,能够将自己的魂魄凝聚成剑,直接攻击甚至吞噬对方灵魂,只要一招得手,几乎是必胜之局。”

    “灵魂……”李云霄颤声道:“这股力量……它在抽取我的灵魂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弼冷冷道:“夺舍先天之胎虽然可以无缝融合肉身,但魂力太强,却不能通过**尽数发挥出来,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猛虎,用魂流剑对付你是最好不过的。这无法天战魂山,埋葬了多少英雄豪杰,葬你古飞扬也不亏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满头冷汗,拼命的用剑往胸口的魂流剑身斩去,却直接穿透而过,根本就是无形之物。

    鲲浪那僵尸般的身体,开始慢慢的恢复气血,终于有了些光泽,道:“没用的,这剑本身就是我之魂魄,无影无形,如水流动,这便是魂流之意,桥梁一旦搭建而成,就永远无解,直到你的魂力被我抽空为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意思是说这剑本身就是你之魂?”

    鲲浪点头道:“正是。破军大人,我知道你的想法,想要反攻我魂,但这是不现实的。这魂流之剑我修炼了上百年,吸纳了无数魂魄,已经淬炼成了无魂不斩,即便是九阶大术炼师,也可轻易斩杀。”

    尤密惊道:“鲲浪你,你抽光了他的魂力,我还怎么吃?”

    鲲浪道:“副宗主大人放心,我只是抽空他的魂力,并不吞噬其魂,待会副宗主大人亲自出手取他性命便可。”

    尤密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,魂力被抽空的话,但魂魄尤在,需要用大量精魂饲养起来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见李云霄已无还手之力,早也坐不住了,震怒的一吼便扬剑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哼,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,岂能容你撒野!”

    之前那名妖化的噬魂宗长老大拳一握,猛地击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拳风下爆出一团漩涡,像是结界一般旋开,一下将陈箐羽震了回去。

    陈箐羽体内伤势被撕扯开,忍不住“哇”的一声喷出血来。

    他双眸中一片无力和不甘的怨色,握着剑的手上青筋根根暴起,如同老树盘结。

    身躯也在巨大的屈辱下微微轻颤。

    自从实力踏入九星巅峰后,自觉的已经可以叱咤风云,俾睨天下,罕有敌手。

    当袁高寒派他去红月城时,虽是七大超级势力之一,但依然自信满满,认为自己举足轻重,足以影响整个红月城大局,但结果却是悲戚的令人吐血。

    这第二次执行任务,心想远离了那些超凡入圣的变态,自己总该发挥作用了,结果却被将军一掌就轰成重伤,现在更是力有不逮,噬魂宗长老随意一拳就让他内伤裂开,几乎要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巨大的屈辱感涌上心头,一股狂暴的煞气在陈箐羽体内蔓延,双目顷刻间变得通红,剑器“嗡”的一声长鸣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冷冷的看着他,以众人的眼光自然晓得他这是要走火入魔的前兆。

    “淡定!”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抬起头来,口中吐出二字,仿若一股清流激响,直接震入他心田。

    陈箐羽浑身一颤,他本就不是那激进之人,立即从那兵临走火入魔的状态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云少,我,我真没用!”陈箐羽羞愤不已。

    李云霄额头上满是汗珠,但依然强颜笑道:“呵呵,九星巅峰强者还说真没用,这句话得气死天下多少豪杰去?只能说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我们不可自满,但也不可妄自菲薄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教诲的是!”

    在知道李云霄的身份后,陈箐羽对他的态度变得毕恭毕敬,也愿意聆听教诲,道:“大人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云霄虽然面色发白,但嘴角却是扬起冷笑,道:“区区魂流剑就能杀我的话,那本座早已死了千百万回了!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咬牙而出,运用了音波武技,还蕴含有一丝龙威其内,在整个溶洞中激荡,震得众人一阵耳聋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身躯一颤,一道虚无的透明影子从体内慢慢升起,那影子的手一下抓住魂流剑身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鲲浪大骇,那僵硬的面容一下震惊起来,骇声道:“你、你可以直接灵魂离体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骇然心惊,灵魂乃是研究人体的三大难点之一,即便是噬魂宗的秘术,也不可能这样随意的让灵魂离开肉身。

    那道影子通体漆黑,身上散发出恐怖的力量,即便是皇甫弼和万星子也一阵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大骇,难以置信的望了过去,仅仅是威压之力就能影响到超凡入圣强者心神,已经不是普通的“强”可以解释了!

    “离体你老母!本座哪里像是他的魂魄了?!”

    那黑色影子缓缓睁开眼来,一道锐利如刀的目光穿透而去,鲲浪通体大震,魂流剑在颤抖之下竟然有崩碎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啊!你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箐羽汗如雨下,浑身巨颤起来,哆嗦道:“普、普、魔主普……”

    那道黑影正是魔主普,魂流剑一下刺入李云霄灵魂中,连带将魔主普也刺伤了,这才将他唤醒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