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70章 皇甫弼
    那道黑色身影一经出现,所有人顿时紧张起来,噬魂宗之人则是大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宗主大人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一喝,那声势震天,在整个溶洞中轰响。

    万星子面色阴寒,咬牙道:“皇甫弼,你这只缩头乌龟终于肯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那道身影面色黝黑,上唇留着两撇花白小髭,看去就像是乡绅富贾,只是双目有威,似乎有雷电闪烁其中。

    他看了万星子一眼,便转眼望向虚空之中,道:“李云霄,陈箐羽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,顺着皇甫弼的目光望去。

    万星子和宿平都是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士无双身躯一震,露出骇色,其他棋傀也是抬起目光,一并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知道再也藏不住了,只得印诀一收,与陈箐羽两人从虚空中显露身形。

    万星子一惊,道:“你身上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呵呵笑道:“承蒙阁下手下留情,没有一巴掌把我打死,感谢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万星子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皇甫弼盯着李云霄看了一阵,用手摸了下自己的两撇花白小髭,嘿嘿道:“果然是古飞扬的气质,啧啧,真是想不到啊,竟然夺舍了先天之胎,有魄力!”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不懂就别乱说,如此邪恶的事,你以为我是你啊?”

    皇甫弼的小髭须一抖,眼中掠过异色,道:“难道不是夺舍先天之胎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问这么多作甚?知道了也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放下手来,道:“好吧,这事我就不探究了。你在红月城闹得沸沸扬扬,现在到我战魂山来何事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遇见几位相斗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,想不到两位宗主大人都出现了,请问我现在可以走吗?”

    “走?”皇甫弼笑道:“如此历史性的一刻,你不想见证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悠然道:“见证之后我还能安然离开吗?”

    皇甫弼眼中闪烁着玩味之意,道:“那就得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这人比较笨,你还是直言了当的说吧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笑道:“飞扬兄何必谦虚呢?以你的才智岂能不明白。现在我宗灭万星谷尽在股掌之间,飞扬兄只要站在我派一边,便可安然无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想了下,道:“听上去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古飞扬,你是聪明人,这话你信吗?”天星子一脸的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讶异道:“皇甫弼大人说的诚恳真切,发自肺腑,怎么会不信呢?”

    天星子冷笑道:“明知故问,装什么装?虽然我与你不熟,但关于你的传闻也听过不少。加上你这次诈死二十年,夺舍先天之胎,能做出这般大智大勇之事的人岂会是傻子?别忘了皇甫弼的天级主魂最想吃的是什么!”

    皇甫弼寒声道:“天星子,别在临死前挑拨我和破军武帝的关系,我们两人可是有过交情的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嗤笑道:“你们那所谓的交情,怕就是坐在一起喝了两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思索道:“是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皇甫弼面色一沉,道:“破军武帝,别说我不念交情。你是选择站在我一起,还是选择与我为敌?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可不可以都不选,直接让我离开?你们神仙打架,我们凡人遭殃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那可就由不得你了,你现在只有九星武帝的修为,若非凭借一点交情,哪有资格跟我谈条件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这话听来真伤感情呐。”

    尤密道:“宗主大人,既然这古飞扬不念旧情,何必再给他面子?宗主大人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弼道:“嗯,你说的也是。这破军武帝和陈箐羽之魂你就取了吧,正好将你那幡提升一个层次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如常,而陈箐羽则是脸色大变,满是怒容,滔天杀气就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是!谢宗主大人!”

    尤密狂喜,目光从李云霄两人身上扫过,道:“袭玉纶,麻烦你助我!”

    袭玉纶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,若是让尤密得到这两人之魂,怕是实力要赶超自己了,但此刻宗主面前也不能表现出不愿意,更何况尤密搞无间道,将计就计,对这次行动的贡献极大,若是此次能顺利灭掉万星谷的话,那么他的功劳就滔天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在,他们逃不掉。”袭玉纶含糊的应声道。

    李云霄摇头叹道:“唉,真是世事如棋。天星子大人,刚刚你才打伤我,想不到这么快竟然是同命蚂蚱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!谁跟你是同命蚂蚱!”天星子不屑道:“你区区九星武帝,又何资格与我同命?不过是炮灰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这话说的真伤人,弱者无人权,走到哪都受歧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承认自己是弱者,那就得认命啊!”

    尤密眼中射出贪婪的目光,忍不住抢先出手,一下便扔出噬魂幡,朝李云霄两人卷去,想要一下便将两人魂魄吞食。

    而且他亲眼目睹将军将两人击伤,绝无可能短期完全恢复,李云霄身上虽然看不出端倪,但那陈箐羽却是脸色难看,内伤全然于表。

    噬魂幡在空中展开,一股阴森可怖的气息冲向两人,瞬间就改天换地,变得一片地狱苦海,到处是阴魂游鬼。

    陈箐羽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吃惊不已,任何武者对噬魂宗的功法都有种天然的恐惧,万星谷除外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!”那些游魂全都怪笑起来,绕在两人身边飞旋,不断地吞噬着两人护体帝气。

    金色主魂就站立在不远处,双眼中冒着光芒,不断留出哈喇子。

    “笑你妹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骂了一声,单手掐诀,眉心处太古天目一开,一道烈火烧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双手化圈,罡风旋起,隐约有呼啸声。

    “大风车!”

    那火焰在罡风旋转下,一下冲开,瞬间烧满整个溶洞,化成火海。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那些游魂不断惨叫起来,在火焰下直接化成灰飞,永灭天地间。

    就连那金色主魂也是面带惨色的连连大叫,在火中跳跃不已,想要冲咬下去却又不敢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惊,感受到那火焰灼灼之力,似乎还有极强的灵性,不断烧着他们的护体元力。

    皇甫弼皱眉道:“天凤真火?”

    尤密脸色发白,大量游魂的死亡和金魂的不适给他极大压力,满头爆出冷汗来,急忙道:“袭玉纶大人,诸位长老!”

    几名长老正待出手,袭玉纶道:“不用慌,此人的神火极为不凡,先看清楚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尤密怒道:“等看清楚,我的金魂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袭玉纶皱眉道:“尤密大人,谋定而后动,多算多胜,这些都是应敌之道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单手一抓,漆黑的大锤子落在手里,带出大片雷光猛地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雷电直接射穿金色主魂,并且瞬间爆开,炸出无数雷龙轰向四面洞壁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尤密大口吐血,整个人被反噬的飞退开,脸色一下苍白,像是突然苍老了十余岁一般。

    袭玉纶心中大喜,不由得闪过一丝得色,装作大怒道:“敢伤我噬魂宗的人,找死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他体内爆出猛兽嘶吼,似乎受到感染,身后有三名噬魂宗长老也同时妖化起来,强大的妖气贯穿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袭玉纶身躯一闪,便穿过火海出现在李云霄面前,一拳轰了过去!

    李云霄面带冷笑,那天锤不知何时早已换成冷剑冰霜,直接刺向那拳风。

    剑芒凌冽,“嗤”的一声穿透拳劲。

    袭玉纶浑身大震,只觉得拳头上传来冰冷之意,极度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骨刺!”

    他猛然大喝一声,拳头上“咔咔”的一下冒出森森白骨,就像是刺刃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剑斩在骨刺上,竟不能削断,眉头一拧。

    袭玉纶那骨刺一转,将他的剑身卡住,左手同时挥拳轰了过来,喝道:“死吧!”

    “敢对我说‘死’字之人,已经没有多少活在世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一寒,一道诀印打在那剑身上,铮然一声绽放出无穷剑光,四周漫天都是剑符飞舞,在他的身边形成了剑之结界。

    皇甫弼脸色微变,喝道:“危险!”

    他始终没动,万星子也始终没动,所有人都知道一旦他们出手,必然是天崩地裂,整个溶洞都会坍塌掉,那么战魂山也将彻底毁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袭玉纶的骨刺一下断了两根,剑意在李云霄身前回旋,一下散开朝那左拳绞杀而去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袭玉纶惨叫一声飞退开来,只见那拳头上一片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皇甫弼凝声道:“千万不可大意,别忘了这俱身体里的灵魂,可是第三武帝,天下第一的剑者,破军古飞扬啊!”

    万星子身躯微微一动,似乎也被这句话影响到了,不由得多留了几分心思观战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剑得手,面带讥讽之色,提着冷剑冰霜步步逼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