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69章 天星子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士无双一惊,双目通红,身影闪动之下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同时一片金光蓬起,另外几位棋傀也是腾空而起,满脸怒色。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”

    数道人影拦在他们面前,都是面带讥讽,正是噬魂宗的九位长老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体内传来暴吼声,一股狂野的妖气冲出,身体瞬间妖魔化,凌空抓出一个铁榔头就敲了下来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空间直接被敲的爆开,一股风暴卷起,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五名棋傀身躯一滞,那风暴擦在身上发出瑟瑟的摩挲声,将五人尽数震开。

    “嘿嘿,给老夫老实点!”那名长老裂开大嘴,露出恐怖的獠牙。

    将军的身体内不断爆出“砰砰”声响,面容扭曲在了一起,五官拥挤的十分难看。突然那痛苦的神色一松,面部慢慢散开,瞳光也逐渐消失,身躯上的金属光泽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尤密狂笑起来,道:“天星子,毁了你的一道分身,你今日是龙困浅滩,坐等被抽筋剥骨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那泥沼中央,巨鹿怪兽之上的老者终于有了反应,一口血喷了出来,睁开双眸,射出冷厉的寒光,盯着尤密。

    那目光之冷,像是万载寒冰,令尤密打了个激灵,浑身哆嗦一下。

    急忙运转远功,这才将那份冷意压制住,但他内心还是极为震骇,警惕的强颜笑道:“义父大人,不愧是超凡入圣的强者,被灭了一道分身后还能有如此气魄!”

    宿平大惊,飞上那巨鹿怪兽的头顶,道:“掌门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天星子眼中满是失望和怜悯之意,看得尤密内心一阵不舒服,撇过头去左右闪躲。

    天星子收回目光,脸上的皱纹一下增多,叹息道:“还是失败了,人算不如天算啊!”

    宿平眼中闪过一道厉芒,但瞬间就恢复如常,道:“天行有常,不可违背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点点头,眼中爆出寒芒,道:“但是这些噬魂宗的蝼蚁和尤密老夫绝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他一闪之下便消失在原地,只见一道光芒穿梭过那星环,顷刻间就出现在尤密面前,五指如爪落下!

    尤密浑身一颤,那五指像是擎天巨柱,定住一方天地,自己周身穴位内的元力像是瞬间凝固了般,豆大的冷汗从他双颊淌下。

    “清!”

    袭玉纶大喝一声,双手在身前画圈,一道印记在两手间凝成,猛地拍下。

    “犸王蛊功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股浩瀚伟力涌入龙密体内,瞬间冲开他身上所有桎梏。尤密双瞳中猛地射出精芒,上空浮现出巨兽身影。

    “青阳鬼录诀!”

    尤密双眸一下化作绿色,从身体内涌出那金色魂魄,双掌拍出!

    两人的力量在这一刻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整个溶洞内的空间都为之旋转,所有人皆是感到一股难以匹敌的浩瀚之力。

    隐在虚空中的李云霄也是面露惊色,手中诀印一变,一个透明的符文飞出,一下散开。

    他和陈箐羽两人身上罩出一层幽光,在那空间的涌动之力下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李云霄此刻的双瞳中如烟如雾,白茫一片,但眸光深处却是黑斑点点,诡异非常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他内心暗自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尤密双掌中的力量如排山倒海向前压去。

    天星子双瞳中射出凌冽寒光,喝道:“逆子,找死!”

    那五指一握,在空中抓出虚影,整个风暴似乎为之一滞,随后再猛然张开拍出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星子一掌拍入那风暴之内,整个金色魂魄直接被打的变形,两股力量冲击在一起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袭玉纶和尤密两人皆是吐出一口鲜血,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眼中无比惊骇,但很快便露出狂喜之色,只见天星子也是嘴角溢出鲜血,显然受伤不浅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天星子,想不到会有今天吧!”

    尤密一边止着自己的伤势,一边狂笑道:“不需宗主大人出手,仅仅靠我们就足以灭了你!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铁青,喝道:“逆子,为何背叛我!”

    尤密冷冷道:“逆子?放干净点你的嘴巴!谁是你的儿子!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色异常难看,咬牙道:“当初我见你天赋极高,这才将你带回来栽培,不想却是养了白眼狼!”

    尤密冷厉道:“白眼狼?哼,你将我带回万星谷,还不是因为我自身天赋高,若我天赋垃圾的话,你会带我回来吗?再者将我安插到噬魂宗内,做着如此危险的事,你可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!”

    天星子气的浑身发抖,颤声道:“你、你这个逆子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尤密怒喝道:“这个宿平才是你儿子吧!嘿嘿,好一个白净的小子,我真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,能够混到你连将军都送给他!不仅是我不服,怕是整个万星谷无人信服!”

    宿平脸色平静无比,一丝涟漪都没,静静的站在那巨鹿怪兽的头顶上,而怪兽似乎被锁链封住,彻底处在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貂修怒道:“叛徒,何须给自己找借口!”

    尤密眼中闪过阴霾,寒声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?也配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貂修被他喝斥的满脸通红,只得怒道:“可耻的叛徒,人人可骂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天星子大人,你的确有欠考虑。尤密如此了得的天赋,在噬魂宗又怎么会不受重视呢,但以他的修为和心性,岂能瞒住宗主大人?”袭玉纶也是忍不住笑道。

    天星子寒声道:“好一个将计就计,皇甫弼在何处?让他出来!”

    袭玉纶道:“对付你何须宗主大人亲自出手?你被我们毁了一道分身,此刻又被我们击伤,只要我和尤密两人联手,便能将你置于死地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幼稚了!”

    天星子身上猛地爆出气息,凌空压了过去,讥讽道:“你们已经九星巅峰的强者了,难道还不明白超凡入圣的可怕吗?即便我只剩下一丝力量,也不是你们可以抗衡的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整个空气被他的气势推的“隆隆”作响,在溶洞内不断回旋,尤密和袭玉纶两人一惊,不断地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天星子好不吝惜身上的元力,一步步朝两人逼去,冷冷道:“既然皇甫弼躲着不出来,那我就先收拾你们两个杂碎,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能够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袭玉纶喝道:“你才是老不死的杂碎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他体内传来妖魂的咆哮声,凌空一蹬双腿便冲了过去,大拳击暴那威压,轰隆而下!

    尤密也知道此刻是生死关头,必须先出手占据上风,但他毕竟是天星子的义子,内心始终发虚,没有袭玉纶的那般气息。

    噬魂幡在空中一转,凌空招展之下,金色主魂飞出,“桀桀”的怪笑声下,张大嘴巴就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天星子凛然而立,伸手一抓,顿时将袭玉纶一拳尽数接下,被震起一圈圈拳芒激散。

    随后左手凌空一抓,一柄战刀飞射而来,刀上符文闪动,隐约有各种阵法,寒光凌冽下随意一斩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天空瞬间被斩开,那金色魂魄瞬间被劈成两半,在露出惊容后,一下化作两只金魂,“桀桀”的冲下。

    “哼,看来你也将噬魂宗的功法作为主修了,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万星谷的绝学。”

    “刀魅!”

    天星子左手一挥,刀上发出“嗡嗡”颤鸣,一下射出无数青芒,瞬间将那两道金色魂魄束住。

    “碎!”

    战刀一挥,两道金魂瞬间被绞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尤密莫名的惨叫一声,身上爆出千万道血柱来,就像那刀魅之力斩在他身上一般,整个人凌空后退,气势不断减弱。

    袭玉纶大惊,两颊渗下冷汗,自己一拳被天星子抓在掌心,完全不能动弹,体内的妖魂似乎被对付牵制住了。

    万星谷和噬魂宗对立无数年,若说当世对噬魂宗战法最为了解,并且深谙破解之道的,非万星谷莫属了。

    无数年来,万星谷的各种神通绝学,基本上都有针对噬魂宗的克制在内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斩你了!”

    天星子目光一转,落在袭玉纶身上,扬起刀来,嘴角浮现出残忍的讥笑。

    “嗞!”袭玉纶大骇,一颗心不断下沉,大吼道: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两名九星巅峰在周密布置之下,灭了对方分身,并且联手一招直接击伤对方,此刻竟然还无还手之力!

    “犸王蛊功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袭玉纶身体内传来不甘的怒吼,整个人身躯再次变大,被天星子握住的拳头慢慢扭转,似乎要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天星子脸上讥笑不减,一刀劈下!

    就在袭玉纶的心跌落谷底,死亡的危机笼罩,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,那刀光突然一转,所有危险的气息瞬间消失,整个人一下轻松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刀芒顺手斩向一侧,将天空劈开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刀光下直接被劈成两半,但那身影一下恍惚,又融合在了一起,那刀芒就好像从他体内穿透而过一般。

    //谢谢大家的关心。几经辗转把交通事故处理完了,整个人弄得精疲力竭。这段时间心无定见,百事攒来,状态极差。明天过了端午,我打算找个幽静的地方闭关修养一阵,会尽全力维持更新!

    对了,今天是端午,差点忘了。祝大家开开心心,万事如意,爱你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