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67章 山脉内部
    战魂山已经彻底失去山脉形态,变得七零八落,而且地脉尽毁,不断有崩断的声音从大地内传出。

    那悠悠鬼火消失后,空间微微扭转,李云霄和陈箐羽的身影一下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面无血色,带伤在身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李云霄咳出几口血来,自嘲道:“重伤是没错,但怎么都以为我要十天半月才能恢复呢?我看起来就这么弱小吗?”

    他取出大片天材地宝,看也不看的就吞下,随后单手掐诀,一道道阵光从身上飞出,浩瀚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,尽数灌入体内。

    陈箐羽看的目瞪口呆,在这浩瀚灵气冲击之下也不敢耽误,急忙调息吸纳起来。

    灵气在李云霄周身几乎凝形化龙,不断灌入进去。

    陈箐羽在身侧觉得大为裨益,只不过并没有维持多久,那些化龙的灵气就渐渐散开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来,惊骇的发现李云霄脸色红润,身上的伤势似乎就已经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云少,你,你的伤……”他怔怔道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怎么,连你也觉得我要十天半月的才能恢复?”

    陈箐羽无语道:“不,不是,只是这,这也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的肉身强度远在你们想象的之上,况且我的伤也未完全好,只是好了七八十吧。”

    “七八十……”陈箐羽直接傻住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的伤按理应该比李云霄轻的多才是,就连一成都未康复。

    殊不知李云霄的不灭金身可以直接吸收对方力量,伤势远没有众人想得那样严重,加上他那吸纳灵气的速度,数十甚至上百倍于普通人。

    李云霄不再扯这个话题,道:“刚才那道鬼火所化之人似乎有些眼熟,一时想不起是哪位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面色沉凝,道:“刚才那人若是我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噬魂宗副宗主尤密!”

    “啊,对,就是他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拳拍在手心,道:“我怎么说眼熟,这小子已经成为副宗主了吗?啧啧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道:“这战魂山本就是噬魂宗领地,这地出现噬魂宗的人倒也不奇怪,只是他们怎么会容忍万星谷的人在这撒野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情况可能有很多种,比如噬魂宗也只是刚刚发现,或者早就发现了秘而不宣,以期更大的阴谋。总之尤密的出现,让事情变得更有趣,更复杂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道:“是好还是坏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很难说的清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原本我以为凭我们三人之力足以吃定一切,现在看来麻烦挺大的,就连那‘将军’都吃不定。还不知道山脉内部有多少高手呢,必须尽快将此地之事解决,否则袁高寒来了的话,将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脸上心有余悸,道:“那‘将军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最后那反败为胜,出手之人是天星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万星谷掌门天星子!”

    陈箐羽大骇起来,惊道:“将军的身份竟然是天星子本人?那平时出现的天星子又是谁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想多了。将军是将军,天星子是天星子,只不过最后是天星子降临在将军体内。将军存在的意义应该就是作为天星子降临的容器。普通降临附体之术的话,很难发挥出如此大的威力,但这将军应该是专为此炼制出来的,所以契合度非常高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陈箐羽看着李云霄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云少,你,你,你真的是那位大人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一笑,道:“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箐羽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岔开话题,看着远处的黑泽之羽和断尾毒针,笑道:“疯子杰一下大意,被天星子断手断脚的,这个教训可不小呐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有些后怕,道:“若真是天星谷掌门出手的话,怕只有云少的那位朋友才能抗衡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知道他说的是车尤,道:“先看看情况吧,必要地时候我自会召他出来,只不过是否愿意出手,我也没有太大把握。”

    车尤恢复自由身后,跟他的关系算是还好,只是没有以前那样容易指挥了,若是对方耍性子发脾气,他也没辙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先进这山脉内部看看,到底他们在搞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来到将军消失之处,瞳孔收缩一下,化作血色,很快便找到那一处坐标节点,空间通道在瞳力下慢慢打开。

    两人飞速踏入其中。

    一股圣洁的气息立即扑面而来,令人生出庄严和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股力量的感觉充满圣洁和生机,与外面那死灰之气完全想法啊。”陈箐羽有些懵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有无相生,生死相随,虽然有些古怪,却也不难理解。天地阴阳总是伴随而生的,若是这里的神圣之气消失的话,外面那些死灰之气或许也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通道并非人工开凿出的,好像天地生成,两人一步步地朝着其内走去。

    在山体的内部,一处极大的溶洞中,四面全是高耸的钟乳石,上下几近黏在一起。

    溶洞中央的地面上全是泥沼,下方似乎是熔岩,冒着热腾腾的气泡,不断涌出。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鹿形怪兽陷在泥沼内,通体灰色,身躯就像是石雕一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怪兽的身上绑着银色锁链,横空挂在四面山壁上,一片金光灿灿。

    宿平站在一根钟乳石柱上,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巨鹿怪兽,在怪兽的头顶上盘坐着一名老者,全身灰袍,面色威严。

    老者手中掐着诀印,与那巨鹿一样不曾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宿平突然抬起头来,朝着溶洞的一方望去,道:“都解决了?”

    那个方向中走出五名棋傀,将军当先道:“都逃了。”

    宿平眉头一皱,望着那巨鹿怪兽头顶盘坐的老者,道:“难道是掌门出手的?”

    将军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宿平点了点头,道:“想不到竟然这般棘手,你们辛苦了。损失的炮和马,待此间事了,我会尽快补上。”

    士无双等人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悲色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将军则是面无表情,只是应声道:“是。”便直接站在一旁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宿平道:“既然掌门出手了,怕是这里的时间还要延长,你们全都加强防范。除了噬魂宗的人外,还得防李云霄他们去而复返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将军道:“通向这山体内部的通道一共有六处,不如布下结界彻底封死,到时我们再破封而出。”

    貂修和另外两名重伤的七散子也在洞中,闻言顿时道:“此法不错,即便封印不强,至少也能起到警觉作用。”

    他立即吩咐另外二人,开始着手布置。

    宿平眉头微微蹙起,但并未说话,任由他们自己行动,依然将目光望着巨鹿怪兽头顶上的灰袍老者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惨叫传来,随后血光在洞中溅起。

    一名七散子正在封印洞口,突然间脑袋就飞掉了,那鲜血像喷泉般从脖子里射出来,发出“嘶嘶”声。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大骇,貂修更是惊怒不已,气的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七散子在整个西域名气极大,他们七人虽称不上情同手足,但也是共同进退,几乎就是万星谷的一张名牌,说出来家喻户晓,名气甚至盖过了掌门。

    想不到此次出来,才半天功夫就剩下两人了,七去其五,让他如何能不悲愤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不是七散子中的段干鸿吗?不错不错,这道魂魄很赞。”

    那通道处空间晃动,一下出现数道人影来,皆是面容阴冷古怪,那气息散开之下,顿时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袭玉纶是你!”

    貂修一下惊呼起来,宿平也是眉头一皱,脸色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袭玉纶乃是噬魂宗副宗主,不仅是他,身后那些人尽是噬魂宗有数的高手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手中抓着一道黄色的光芒,在手中晃动不已,里面隐约可见段干鸿的模样,似乎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貂修怒喝道:“快放了段干鸿的魂魄!”

    “放?啧啧,要放可以,拿你的魂魄来换。”

    那人嗤笑起来,冷冷地看着貂修,直接张大嘴巴,吐出一道青色光芒,在空中化作金色骷髅。

    金色骷髅缓缓睁开眼来,猛地一下大亮,盯着那人手中的段干鸿魂魄流着口水。

    那人轻蔑的笑道:“身为七散子之首的貂修啊,既然理直气壮地喊我放人,那么你可有为同伴自我牺牲的精神呢?”

    “你,你,邪魔!”

    貂修气的咬牙切齿,双拳狠狠抓在一起,他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魂魄去换。

    那人耻笑道:“既然自己不肯牺牲,那叫个毛啊?并非我不放人,只能怪你没诚意呢。”

    他将那团黄光一扔,金色骷髅猛然大喜,瞬间就张大嘴巴吃了下去,口中好不断发出“吧唧吧唧”的声音来,听的让人毛骨悚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