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59章 千剑流
    “貊修大人,这人杀我万星谷人,还对俞藏直接搜魂,已然知晓了不少战魂山之秘,容不得他走了!”一名灰袍男子寒声道。

    貊修想起宿平的话,内心十分沉重,凝声道:“几位可否报上名号?既然敢对我万星谷出手,不至于连名号都不敢报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不是不敢,是没必要。阁下是聪明人,让我等离开应该是最好的选择,何必为了一点面子损伤利益呢。”

    貊修道:“你说的没错,若是没有对俞藏搜魂的话,也许我真的会放任你们离去。但既然已经知道不少我们的秘密,就没有让你离开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磨叽这么多干嘛?早就该动手了,不动手你们万星谷就是孬种!”丘穆杰大笑,指着李云霄道:“杀俞藏的是他,搜俞藏之魂的人也是他,你们杀他吧。”

    貊修眼中闪过异色,心想这些人莫非不是一伙的?他试探道:“两位若不是此人同伙,还请立即离开,万星谷不牵连无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无语道:“你们清场了满山之人,居然说自己不牵连无辜……。我虽非他同伙,但也很想看看你们在搞什么鬼呢!”

    陈箐羽道:“抱歉,我跟他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左承急忙道:“万星谷的大人,我们青驹佣兵团与此三人并非同伙,就此告辞了!”他转身就想走,却感受到一股杀气落下,直接将他震慑的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貊修脸色阴鹫无比,寒声道:“既然他们不走,你们也就别走了!万星谷不介意多杀几只蝼蚁!”

    他说完身上的气势就爆开,单手掐诀,四周的死灰之气顿时化作一阵风暴,掀起巨大的龙卷风滚滚压去。

    一招之下他并未停手,而是身影一闪,手中射出一道寒芒,直接斩向李云霄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剑芒吞吐之下,李云霄的残影直接被斩成两半,真身却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貊修大惊,顿时持剑而立,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能够在他的神识和威压锁定之下突然消失,绝非轻易之辈!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漫天的龙卷的散开,无数尘沙在其中飞扬,陈箐羽和丘穆杰依然站立不动,两人身体上一层淡淡地光芒护体,风暴不能伤其分毫。

    貊修站在风暴中心,双眸中一片平静如水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“在这!”

    他猛然大喝一声,剑势舞出一道长虹,往身后刺去,贯穿空间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长剑受阻,风暴中慢慢显化出李云霄身影。

    淡淡地金光护住全身,一手负于身后,一手伸出,双指轻轻夹着剑身。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貊修心头一颤,大骇不已。他瞳孔骤然暴缩,全身元力源源不断的灌入剑中,荡起一圈圈光晕在剑上激散,还有宝剑颤鸣。

    整个长剑上的力量越来越重,却似乎不能递进半分,李云霄始终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像是金身不动。

    就连丘穆杰和陈箐羽也是眼中露出讶色,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其实李云霄看似闲淡,实则这拈花一指中蕴含了他对武道和神通的极高理解,加上不灭金身施展出来,这才能轻描淡写的克敌。

    其余六子在天空上也瞬间出手,能够击杀俞藏之人绝不简单,他们不敢有半分轻敌之心。

    六子身上皆是闪烁出剑芒,从不同方位落下,一下将李云霄围在中心,呈现出一片剑光结界,往中间绞杀过来。

    六道剑气如同长虹贯日,天空被整齐划一的斩开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微变,屈指一弹,“砰”的一声将貊修的长剑震开,随后单手掐诀,一手则是凌空一抓,天光剑匣落在手中,光芒流转。

    貊修只觉得手臂一麻,剑势被扭转,那漫天剑气无差别的斩了出去,几乎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内心大骇不已,猛地一咬牙再次提剑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目光微凝,剑匣上银光闪烁之下,三十六剑尽数飞出,在上空结阵,顿时一股浩瀚剑意荡开,自成一界!

    “铮铮铮铮!”

    七散子的七道剑气斩落,一下被万剑图阵挡住,那摧枯拉朽斩裂天空的气势瞬间被凝住!

    “什么?!不可能!!”

    七人皆是脸色大变,心中掀起惊涛。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沉凝,单手掐诀,一道道剑符从他身上飞起,一下飘入万剑图阵中,那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顿时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道化为一,一化二,二化三,三化万物……

    顷刻间漫天都是剑影,那三十六剑一下化出七十二剑阵,三百六十剑阵,一千零八十剑阵……

    无穷无尽,衍化剑道极致!

    “不好!快退!”

    貊修猛然大喝一声,虽然他不敢相信,但眼前的一切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,那漫天的剑意之强,远在自己领悟之上!

    另外六人感觉更甚,只觉得这一片剑之世界下,完全无法抗衡!

    七人的信心和勇气瞬间崩碎,猛然收剑而逃。

    但李云霄却似乎浑然未觉,依然单手掐诀,在那衍化剑阵,他此刻衣袂翻飞,神态安然,好像已经融入了这片剑中世界。

    丘穆杰和陈箐羽也是心下大骇起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丘穆杰,以他的终极之躯几乎就是超凡入圣下第一人,但此刻心中打起了小鼓,当自己面临如此剑阵时,是否还能安然应对?他得不出肯定答案。

    而且以李云霄的天资,跨入超凡入圣几乎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,而他的终极之体不能再有突破的话,怕是终生都被拦在大门外,想到此处,不由得内心一片灰暗,脸色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“嗯,逃?”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睁开眼帘,似乎回过了神来,嘴角扬起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指尖涌起一道剑符,朝着七人逃去的山脉方向点下,轻声道:“千剑流!”

    “咻咻咻咻!”

    漫天全是剑影破空,如过江之鲫,密密麻麻不可尽数!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无数剑芒轰入山脉中,整个山体断裂,数千道龟纹向着四面八方裂开。

    青驹佣兵团众人只觉得一阵天崩地裂,漫天的死灰之气震起,在长空上翻滚,像是有无数妖魔鬼怪其内,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不少人在这巨大震荡下苦苦支撑,脸上一片苦涩。

    强大的剑气直接斩入山脉内部,整个数百丈的岩层不断碎裂,战魂山剧烈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移山倒海,撼天动地!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!!”

    青驹佣兵团中一片惨叫和哀嚎,不少人当场被震晕了过去。左承急忙取出一枚金色小球,在手中倏然拍碎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荡漾出一道金色结界,光芒灿烂刺目,将所有人都罩了进去,这才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整个山脉彻底变形,大片的山头直接被削成平地,无数裂缝出现在大地上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左承脸色发白,吞咽了下口水,喉咙中“咕咕”几声,始终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死了四个,逃了三人,跑的还真快呀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所有剑芒收敛,双手负于身后,从天空上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丘穆杰哼道:“空有惊天威势,力量不过如此。”他虽然脸上不屑,但谁都看得出他此刻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陈箐羽道:“不是说山中有巨鹿妖兽,如此大的动作都不见一点动静,该不会那巨鹿被万星谷抓走了吧?”

    丘穆杰瞳孔微缩,在见识了李云霄的千剑流后,他此刻得到那巨鹿的心情更甚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那巨鹿已经被万星谷的人困在内山中,可惜俞藏脑中的资料不多,整件事全是一名叫宿平的万星谷弟子主持。”

    “宿平?”陈箐羽和丘穆杰都是皱起眉头来,显然并未听过此人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们没听过也正常,这名弟子进万星谷不过十年时间,而且现在也只有二十岁年纪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岁?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大吃一惊,陈箐羽道:“他的修为如何?凭什么可以主持如此大局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此人乃是万星谷掌门天星子的嫡传弟子,天赋惊人,实力有多强俞藏也不知道。在俞藏的记忆中,他可是对这名弟子充满了嫉妒和怨愤呢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冷笑道:“任何一名天才的崛起,都是在无数嫉妒的目光下成长起来的,看来天星子很看重这名嫡传啊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头道:“看样子完全就是当做接班人在培养,我也很有兴趣见一见此子呢。二十岁吗?有趣……”他嘴角扬起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陈箐羽皱眉道:“我们还是先走吧,那件事更要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都已经到这个关口了,不如就在战魂山内吧,将万星谷的人清场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额头上渗出些许冷汗,道:“清场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几步朝后走去,直接来到左承身前,道:“你刚才施展出来的那道结界之力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左承慌忙道:“禀大人,那是小金灵珠。”

    “小金灵珠?”李云霄瞳孔微缩,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,你可还有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此物虽然珍贵,但左承不敢隐瞒,伸出手来,一道灵动的金光在掌心晃动,就凝成一枚金光灿烂的珠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