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55章 繁星令
    那人眉头一皱,隐隐中有怒气,但看了一眼那辆毫无动静的战车后,还是压制了下来,和气说道:“颜面重要,但性命似乎更重要,左承团长也是聪明人,难道不会衡量取舍吗?”

    左承冷冷道:“你意思是说不听你的话就会死?”

    那人正色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人所在之地瞬间爆开,整个人吐出一口血来,震飞上了天,随后远远摔在地上,满脸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丘穆杰冰冷的声音传来,道:“这两人杀了,继续走!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那人和柯安都是大惊失色,急忙往后暴退,那人震惊道:“你、你们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左承一脸的冷色,讥讽道:“我不知道是你何人,也许是我青驹佣兵团得罪不起的存在,但这战车内的几位大人更是你们得罪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惊恐的望了一眼战车,刚才莫名其名的一击落下,瞬间将他击的重伤,加上之前陈箐羽的身后,让他不寒而栗,惊恐道:“几位且住手,先看看此物!”

    他手中一道光芒射了过去,左承抓在手中定眼一看,顿时双瞳骤缩,脸色“刷”的一下就惨白,身躯竟然忍不住的颤抖起来,那拿着令牌的手哆嗦的厉害,几乎抓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团长大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青驹佣兵团的其他人立即发现了左承的症状,吃惊之下围了上来,当所有目光一看见那令牌后,顿时如坠深渊,全都抽了口冷气,四周一下变得死寂起来,每个人的脸就像这天气般,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那令牌半个巴掌大小,上面雕着漫天星斗,在一片星云下旋转,一眼望去竟然有种眩晕之感,宏伟大气,瑰丽磅礴。

    “嘿、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重重的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嘚瑟,嘿声道:“左承团长,怎么不吭声了?”他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那战车,道:“今日之事我暂且记下了,现在有要事在身就不和你们计较了,这账他日再算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破空声起,左承手中的令牌脱手而出,直接被一股力量摄走,飞入那战车内。

    “切!我道是什么鬼东西,原来是万星谷的繁星令,垃圾!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声音响起,随后一道光芒激·射而出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,额头上爆出冷汗来,这天下竟然有人敢说万星谷的繁星令是垃圾?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道光芒直接射落在地上,震起微微光芒。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当所有人低头望去的时候,不由得全抽了口冷气,吓得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更是有人当场呆滞,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那块繁星令已经被捏成了一块铁球,上面一个深深的手印,显露出来的一些花纹图案还隐约可辨原貌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万星谷之人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,彻底说不出话来了,整个脸孔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柯安也是彻底不知所措,有些傻住了。

    战车上空间微晃,李云霄一下浮现出来,目光如水,淡然道:“我倒是很好奇,万星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,战魂山上又到底是怎么回事,竟不许人进?”

    那人在短暂的惊骇后,终于回过神来,而且对方一看李云霄只是名如此少年时,忌惮之心顿时大减,喝道:“小子,你到底是何人,竟敢对万星谷不敬!”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射出点点寒芒,道:“笑话,我为何要对万星谷敬?难成我还要烧三根香拜它几拜?赶紧回答我的问题吧,本少没功夫跟你闲扯。”

    那人心下震惊异常,他一眼就看出这少年的神态,是真正没把万星谷放眼中,而绝非装出来的,但他内心还是不能相信,吞咽了下口水,才道:“你真是好大胆,万星谷乃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挥手,一道雷电射落下来,瞬间将他击的飞起,整个人皮开肉绽,一片焦黑帽黑,“最后一次机会,不说就再也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,我说,千万别动手!”

    那人真的怕了,声音中带着极度的颤抖。他体内满是电能游走,身体各大窍穴中全是蓄满了雷能,就连丹田上方都是一片雷海电狱,那少年若是下手再重一些的话,自己怕是已经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“万星谷在战魂山上有要事要办,故而将此地之路封住,以免被人破坏。”那人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至于是何事,我也不甚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就这么简单?那留着你也没用了?”

    那人浑身一颤,哆嗦道:“有用,有用的!万星谷一路上设下不少关卡,若是有我带路的话,必能顺利通过!”

    左承抹了把冷汗,道:“大人,就带着他吧。”

    他内心不断打着小鼓,只觉得事情的复杂已经超出自己预计了,生怕李云霄真的一下杀了万星谷的人,那青驹佣兵团就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随你,总之尽快进战魂山便是,我倒想看看万星谷闹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大汗,一般听说万星谷在前面,逃都来不及,他竟然要赶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左承手心捏了把汗,知道自己已经遇上了前所未有过的危机,无论是李云霄三人还是万星谷,都是超然于他之上的力量,一不小心就可能卷入其中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已经由不得他了,他大喝一声,道:“你们两个上来,加速前进!”

    三只地铜牛兽顿时在荒地上狂奔起来,震起冲天的尘灰。

    万星谷那人和柯安都是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左承道:“敢问阁下姓名?”

    那人皱眉道:“叫我滑玉便可。”他目光一转,忌惮的望着另外一辆战车,道:“那里面的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左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别问这么多,那些大人不是你可以打探的。”

    滑玉身躯一颤,顿时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半日后,那广阔无垠的荒野大地上,终于隐约见到高山,连绵起伏,在大地的尽头横卧。

    李云霄走出战车,凝目望去,双瞳中一片异色。

    只见远处大山之上涌起无数死灰之气,比整个无法天边缘要浓郁的多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后,在山下一片荒野中,传来强烈的元力波动,不少人影闪动,竟是在厮杀。

    左承惊道:“是火鸟佣兵团!”

    那远处杀声震天,有二三十人陷入混战之内。

    最为激烈的便是两名男子的争斗,元力波动之强,直接将其余人推开至百丈外,整个战圈大半都是他们的战场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青袍布衣老者面色沉凝,双眸中光芒炯炯有神,如铜灯闪烁,一柄战刀舞的密不透风,一圈圈的刀芒激散开来,像是海浪般往四周推开。

    而对面则是一名满脸疤痕的大汉,直接双拳赫赫,那手盔上不断绽放出火色光泽,不时有异象升起,将那刀海气浪轰碎。

    两人的实力都不在左承之下,激斗的难解难分,满天都是各种灵压迸射开来。

    柯安眉头一皱,道:“飞蜂老人!”

    左承一惊,道:“什么?那老者竟然是飞蜂老人?这两人怎么会打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滑玉道:“没什么好奇怪的,火鸟佣兵团先前也是通过了我们的考验才让他们进去的。飞蜂老人多半也是受雇我们万星谷。”他的级别太低,只是负责第一关卡,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左承面色凝重起来,那飞蜂老人乃是隐居在无法天内的苦修,数十年前就威名赫赫,这些年来名声不显,都以为他早已离开此地,想不到还潜居其内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疑惑更甚起来,万星谷本身就是实力强横无匹,为何还要雇佣这些高手替他们做事?

    只要万星谷下个命令,不许任何人靠近战魂山,那自然不会有人敢犯这个忌。

    “不好,又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战圈内,一名武者突然大声叫道,脸上满是焦急之色,道:“飞蜂老人,动用你的绝招吧!”

    正在激战中的青袍布衣老者脸色顿时一沉,他余光瞥了过来,看见三只地铜牛兽吼脸色就难看起来,怒哼道:“前面的滑玉和柯安真是废物,什么人都拦不下!”

    他手中宝刀猛地绽放出一片刀芒,将前方的敌人震开,随后左手凌空一抓,再猛地扬起,像是撒豆一般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顿时天空上突然多出许多密密麻麻的小点,发出“嗡嗡嗡嗡”的声音,漫天都是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飞狼碧形蜂!”

    所有人瞬间朝着四方撤离,那名横肉大汉也是猛然一惊,额头上暴出冷汗来,手中拳势一紧,喝道:“小畜生,全都给我灭!”

    “大虎头拳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拳威之下,虎啸震山林!

    他身后浮现出一只长出双翅的红色血纹老虎,猛地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漫天的飞狼碧形蜂瞬间被轰死一片,但更多的已经“嗡嗡嗡嗡”的将他包围住了,全部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大汉猛然惨叫一声,他的护体帝气朝着四周激·射,想要震死那些飞蜂,却完全无效。

    顷刻间密密麻麻的蜂子爬满了他的身体,浑身上下都是一片剧痛,几乎要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