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54章 柯安
    陈箐羽皱眉道:“兽拉车?怎么这么原始?”

    左承苦笑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这无法天的地脉之力极强,根本无法用指针定位,只能靠这地铜牛兽感应方位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,这东西的体态和气息到和四周环境一致,想来能够很好适应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任何人去战魂山都必须用这地铜牛兽拉车吗?”

    左承道:“这倒不一定,有些实力强横的存在能够直接在战魂山上留下坐标,通过自身的空间神通强行破空而去。若是其它地方我也能做到,但战魂山内土系元素压制的太厉害了,根本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点头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他便能在战魂山内留下坐标,到时让袁高寒直接裂空而来,而且还能甩掉大量危险因素,倒是出乎意料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那三只地铜牛兽不断的低吼起来,立即有人上前给他们喂食食物,吃饱后顿时昂首大吼,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左承皱眉道:“让它们低调点,别引来太多注意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分别上了战车,顿时那地铜牛兽在荒地之中狂奔起来,扬起漫天的尘灰,都被战车上激发的阵光挡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无法天内的尘灰对身体伤害也极大,没人愿意弄到身上。

    战车中并排摆放着几个巨大的铜盏,里面盛放着不同颜色的液体,通过铜盏上的阵法挥发出来,让整个战车中充满水雾,滋润身躯。

    李云霄三人独乘一骑,浩浩荡荡的在大地上奔驰。

    陈箐羽皱眉道:“这无法天的确险恶,此地就神识被压制的厉害,到了战魂山或者中心区域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望着丘穆杰,看他一副沉思不已的模样,突然笑道:“穆杰兄在想那鹿型巨兽之事?”

    丘穆杰道:“你也知道我就喜欢研究这些东西,据我推测那东西极有可能是某种变异的妖兽,说不定还能提炼出什么厉害的东西呢。”他眼里射出兴奋得光芒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无语,道:“这地方非常不简单,别把自己搭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丘穆杰冷笑道:“天下间除了那有数的几人外,谁敢说能搭我进去?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这可未必,我就知道这世间有几种强大的存在,足以将你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眼前一亮,饶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你是想逐一记下来,然后一个个的去抓来研究吧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嘿嘿笑道:“术道之路永无止境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动,这丘穆杰也算是当世有数的术道高手,不由得心中生出敬意,开始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不世奇才,一谈便不可收拾,都是双眼放光,一路兴致极高,不觉间就数日过去。

    陈箐羽则是索然无味,一人盘坐在战车中闭目调息。

    突然地铜牛兽发出低沉的吼声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也停了数次,都是牛兽的体能耗尽,一天需要补食一次,但刚刚补食完不久,显然不是个缘由。

    “我道是谁,敢横穿无法天来到这个地方,原来是青驹佣兵团的崽子们。嘿嘿,就凭你们那点微薄的力量也想窥视巨鹿吗?”

    一道狞笑声从前方传来,声音雄浑洪亮,卷起漫天尘沙往战车上冲,地铜牛兽被那尘灰席卷,忍不住的低吼不已,不断的后退开来。

    “是柯安!”

    两座战车中响起惊恐声,一下子嘈杂起来,显得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这时左承的声音响起,大喝道:“柯安,你在这做什么?难道只能你来,就不许我们来吗?”

    前面那漫天尘沙中,亮起一道淡黄色的光芒,光芒内隐约有两只地铜牛兽浮现,跟青驹商会的有所不同,属于那种单骑的,上面端坐着两人,身体都匿在偌大的灰袍之中。

    左面一人冷笑道:“当然可以来,平时随便你们什么时候来,但是现在的话,可不是小孩子玩的时候,识趣的就原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左承哼道:“到底是哪家佣兵团想要垄断战魂山的生意呢?能够请得动你出马,怕是代价不小吧,难道他们就有这样的自信,可以做成暮色佣兵团也做不到的事?”

    他得目光凝聚起来,往右侧那人身上望去。

    柯安从来都是独行独往,在江浍城内名气极大,除了自己寻找一些原料贩卖外,也经常受雇于人。这次战魂山之行青驹佣兵团本来也想雇佣他的,却联系不到人,原来是先一步就被人雇走了。所以右侧那人定然是雇主。

    只可惜此地死灰之力太强,令得神识受阻,让他看不清那人真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问的这些就不是我要考虑的了,我要做的只是把一些渣渣拦下来而已。”柯安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左承冷笑道:“渣渣?柯安,我劝你离开让开,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的。”若是没有李云霄三人跟着,他此刻定是勃然大怒,早就提刀冲上去厮杀了,但现在内心却平静无比,甚至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戏虐之心。

    “后果不是我能承受的?”

    柯安脸上变得古怪起来,随后放声大笑道:“哈哈哈,青驹佣兵团的实力越来越菜,牛皮却是越来越厉害了。”他狞笑道:“我老实跟你说吧,今日有我在这,你们一人都别想过去!”

    “箐羽大人,劳烦你一下了,唧唧喳喳的很烦呢。”李云霄的声音淡淡响起。

    丘穆杰也是寒声道:“打搅我们研讨,死罪!”

    陈箐羽跟随袁高寒许久,自然知道术炼师那种对术道的研究和执着精神,而且他向来也是十分敬佩,虽然跟丘穆杰有些不和,但并不影响他对丘穆杰术道成就的敬意。

    “两位继续研讨吧,给我五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陈箐羽的身影就在战车内消失,同时一道声音在空中响起,淡然道:“左承,继续前进。”

    左承心中大喜,连忙大声道:“继续前进!”

    三只地铜牛兽一下仰天大吼几声,便踏着沉重的步子,缓缓拉动战车,速度不断加快。

    那黄光内的两骑之人都是身躯微颤,并且脸上露出怒色。

    柯安更是大怒道:“左承,敢如此蔑视我,死!”

    他一字吐出,顿时身上气息暴涨,一道刀光瞬间斩出,周身黄光都为之破碎,漫天灰尘被卷起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衣袂翻飞,周身透着凌冽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那一道刀芒直接扫过长空,在大地上斩出巨大沟壑,不断裂向前方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,那巨大的刀芒瞬间崩散,化作无数点点荧光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张大嘴巴,骇然不已的时候,陈箐羽已经出现在两骑面前,身上一道凛冽之气暴起,随后便看见剑光一闪。

    柯安和另外那人在大骇之下,还未来得及缓过神,便发现自己坐下地铜牛兽传来惨叫声,已经被横的劈成了两半!

    两人震惊之下想要纵身而起,却猛地一颗心沉了下去,只觉得一股威压凌空而来,让他们完全被压制住,竟然一下反抗都做不到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就在两头地铜牛兽被横斩而死的瞬间,两人也直接被轰了出去,像是弹丸一样弹射开,震起漫天滚滚灰尘。

    陈箐羽站立在空中,冷冷的看着前方。他身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白光,正是护体帝气,将死灰之力隔绝开,以免伤及自己生机。

    “呸!呸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那两人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不断地吐着口里的尘灰,整个人的灰头土脸的。身上的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干瘪起来,结上了厚厚一层灰土。

    两人眼中皆是恐怖之色,因为刚才那一道威压轰下,直接压制了他们体内帝气,使得无法动用元力抵挡,直接被大量的死灰之气侵入体内,大量生机流逝。

    两人拼命的将自己皮肤表面的那层灰壳掰下来,周身一圈的光芒旋转,将死灰之气从体内排出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踏!”

    三只地铜牛兽直接奔到两人面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左承直接从战车内走出,冷冷的看着两人,讥讽道:“柯安大人,快出手啦,再不出手的话,我们这些渣渣就要过去啦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战车内传来爆笑,全是讥讽的声音。

    柯安脸上一红,眼里闪过震惊和恐惧之色,望着最旁边的一座战车,刚才那出手之人便是进去里面了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位出手的大人是谁?”他惊问道,身边那人也是满脸惊容。

    左承心中暗想,你还问老子,老子也很想知道呢。

    他重重的哼了一声,目光转向另外那人,冷冷道:“这位朋友,看来很面生啊,你就是柯安的雇主吧?”

    那人脸色微变,闪过桀骜之色,但一看到那辆战车,顿时变得警惕起来,道:“不论刚才那位大人是谁,战魂山之事远非你们想的那样简单,我希望诸位能听从劝告退去。”

    左承冷笑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,你说退就退,那我们青驹佣兵团还有何颜面在江浍城混下去?”

    昨天真是抱歉了,汗颜!以后所有更新都控制在24点之前,24点之前没更就没更了,过了24点就太疲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