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50章 江浍城
    帅军威大惊,只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,顷刻间就让自己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那透入灵魂的冷意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哪里有自己选择的余地,哪有自己斟酌的份?

    “云霄公子有话好说,此事我一定会处理妥当,杜家小姐让她做妾室!”帅军威急忙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那股杀意一滞,就像是水淹到了自己鼻孔处,再涨一点就得死了。

    帅军威浑身都湿透了,而且内心惊骇的无以复加,当年李云霄的修为远不如他,但战力却在他之上,自己这几年也算是勤奋苦修,实力早已今非昔比,却倏然发现两人之间的差距更大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军威大人,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,好像是让我好友跟另一个女人共夫?”

    帅军威浑身一颤,急忙道:“错了错了,我说错了,这嘴巴不听使唤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他毫不留情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,嘴角还裂出血来,忙道:“我这就派人去退了婚事!本人在此发誓,犬子和紫菱小姐是真心相爱,绝不会再有第三人插足进来!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帅明朗极度不满,怒道:“我不反对退了杜家婚事,但这小子太过猖狂,太把自己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帅军威震怒不已,“啪”的一声再次一巴掌扇了过去,打的帅明朗七荤八素的,“不许胡说!”

    帅明朗捂着脸都快气爆了,只觉得这辈子受的气加起来都没有此刻多。

    但看着帅军威那几乎要吃人的目光,气势顿时弱了下去,捂着脸不敢说话,只是满含怨恨的盯着李云霄。

    帅军威讪讪赔笑道:“云霄公子莫怪,犬子实在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在家里不懂事顶多挨几个耳光,在外面不懂事那可是命都得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云霄公子所言正是。”帅军威急忙附和道,狠狠的瞪着帅明朗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当日我将紫菱托给军威大人照顾,是对大人的信任,今日所见之事真让我失望。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,这也只会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听在帅军威耳中却是惊涛骇浪,忙道:“我保证,绝不会再有下次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那就好。若有下次,我绝不会再跟你废话一句。”

    帅军威急忙低着头道不敢,他突然觉得身上的压力一减,再次抬起头来,发现院子中早已空空如,李云霄已经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整个小院内一片静悄悄,只剩下帅明朗捂着脸怨愤的站在那,自己嘴角还有些疼,否则刚来的一切简直就是做梦般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走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帅军威喃喃自语起来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,久久不能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帅明朗捂着脸,愤愤道:“爹平日里八面威风,一声令下城内莫敢不从,乃是一代枭雄霸主般的人物,这里又是长谷城我们的地盘,为何要怕那李云霄!”

    帅军威转过脸来,冷冷的盯着他,道:“李云霄说的没错,在家里不懂事顶多挨几个耳光,在外面不懂事很可能就是丢了命。帅家之所以能够一统长谷城,便是因为当初辛家的公子在外面不懂事,得罪了他。”

    帅明朗一惊,道:“即便这样,如今的帅家远非昔日辛家可比,难道还会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帅军威脸色沉了下来,怒道:“你这榆木脑子,给我滚去闭关!在想通之前都不要出来了!”

    帅明朗怔道:“那,那婚事……”

    帅军威道:“等着迎娶紫菱便是,杜家小姐我这就让人去退了。”

    帅明朗惊道:“那岂非将杜家得罪了?”

    “得罪?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帅军威冷笑道:“若是杜家之人知道李云霄出现了,怕是再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将女儿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帅明朗一脸的不信,道:“爹别把李云霄想的太厉害了,你怕他,别人可未必怕他。”

    “滚!滚去闭关!”

    帅军威气不打一处来,狠狠的一脚踢了过去,直接将帅明朗揣飞,怒道:“给我好好反省去!还有,以后若是敢欺负紫菱,老子第一个要你的命!你自己死可以,别连累了整个帅家!”

    数日之后,帅家退婚之事震惊两城,甚至整个东域都大为惊愕,一时间各方势力都将目光汇聚到长谷城和地龙城。

    这种公然退婚之事乃是莫大的侮辱,任何家族都难以接受,更何况是地龙城霸主的杜家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两派势力必然会起冲动,甚至引发大规模火拼的时候,两座城池却一直相安无事,甚至还更加联系紧密起来,让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不久后帅家便有两名女子直接嫁入杜家,似乎是某种补偿。

    而此刻,李云霄三人已经通过跨域传送大阵,直接到了西域主城之一的江浍城。

    江浍城,西域的边陲主城之一,整个城中充斥着漫天的雾水,湿人衣裳。

    李云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空,穿透那层层水雾,阳光直射而下,有些刺眼,道:“又到了凝聚北水元木精华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丘穆杰道:“想不到传说竟然是真的。”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,上面凝聚出汗珠般细小的水珠,在阳光照耀下呈现出淡淡的绿色,充满生机。

    “传说?什么传说?”

    陈箐羽眉头一皱,也感受到了漫天水雾的不同寻常,之前那种干枯压抑的空气彻底为之一新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江浍城乃是西域边陲之地,环境极为恶劣,常年充斥着死气,常人难以生存,即便是普通武者待久了也得生机流逝,极端危险。于是在许多年前有位天才前辈,在这座巨城之下布置了一座大五行转换阵,每天都会有一个时辰将那死灰之气转换为这北水元木精华,维持城内众人的生机,这才使得江浍城绵绵不绝,长久的存在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惊道:“大五行转换阵?这也可以?!”

    丘穆杰讥讽道:“五行相生相克,彼此转换没什么好奇怪的,只要有足够的元石来驱动阵法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一下恍然起来,道:“难怪刚才进城时收了我们那么多元石,若非云少阻止我,我怕是当场就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极高的税收是维持阵法运转的主要来源,每次五行变换所花费的能量是极度惊人的,远超常人想象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道:“既然环境如此恶劣,而且地处边陲,为何会有这么人住在这?而且我看很多武者成群结队的来,都很凶狠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眉头一皱,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道:“圣域之人都是如此无知的吗?跟你在一起真掉份,滚远一些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陈箐羽大怒道:“丘穆杰,别忘了你的身份,还是化神海的通缉犯呢,莫非你跟云少在一起,本座现在就拿下你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来呀!”

    丘穆杰眼中闪过异色,猩红的舌头吐了出来,一舔双唇。那清冷的目光就像是危险的野兽般,盯着陈箐羽。

    陈箐羽心中一颤,对他那诡异的模样忌惮万分,阴沉着脸抬起头来,元力在掌心缓缓化作星云流转,气息渐渐散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按了下去,道:“别胡闹,别忘了来这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眉头一皱,这才将手中元力散去,冷冷哼了一声,道:“丘穆杰,待事情结束,我一定要教训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无知者无畏!”

    丘穆杰不屑的冷笑起来,毫不掩饰脸上的轻蔑。

    陈箐羽气的脸色铁青,却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别跟他斗气,都已经是九星巅峰武帝了,为何还如此幼稚?”

    陈箐羽一愣,心中涌起一种古怪的感觉,自己竟然被一名少年教训了,更古怪的是被教训后,自己竟然没有觉得不适……

    李云霄继续说道:“你并非术炼师,所以对江浍城不甚了解。这里是通向无法天的必经之路,而无法天盛产一种极为重要的术炼原料——土皇珠。”

    陈箐羽惊道:“土皇珠竟是产自无法天?”

    他常年跟随在袁高寒身边,对于各种术炼材料还是有所耳闻的。

    土皇珠乃是汇聚大地之力的土系珠子,用途十分广泛,等级别差也极大,便宜的一文不值,贵的价值千金。

    关键是此物的用途和消耗都十分巨大,特别是炼制大型玄器,比如战舰等物的时候,需求量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正是。无法天的恶劣环境导致普通武者根本无法久留,所以必须有个缓冲地带,便是这江浍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陈箐羽恍然道:“那这些成群结队的武者便是专门寻找土皇珠的队伍了?只是实力相差未免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有多大本事就干多大的活。那些实力稍差的便留在外围,实力强横的可以直接深入到无法内部。而且无法天的环境十分适合土系武者修炼,有大量的散修武者隐居其内。总的来说,这里虽然险恶危险,但也不失为一块风水宝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