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47章 去留随意
    进入紫云商会后,众人分别坐下,弘扬几人哪里敢坐,女婢搬来凳子,才小心翼翼的坐在最下方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元良大师,瑾萱,说说你们的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望了一眼,元良道:“就我先说吧,其实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,这次的动静实在太大,怕是很快就会传遍天下的。这次圣域执政者之一的黑宇护大人,连同南宫世家之主南宫步海,还有诸多强者一道狙击月瞳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然后大败,死亡无数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元良愕然道:“原来云少已经知道了。”他有些责备的看了瑾萱一样,以为是她说的。

    瑾萱满脸无辜,道:“云少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我与那天思之间似乎有所感应,具体的并不知道。刚才闭关之中心神不宁,这才出关来。但具体之事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知道他身份之人都是露出恍然之色,毕竟古飞扬拥有月瞳之术,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瑾萱愣了一下,道:“原来如此,此次圣域围剿月瞳,死伤极大,天下震惊,就连黑宇护大人也深受重伤。”她有些担忧道:“那月瞳如此厉害,云少你就别去参与了,自有圣域会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面色凝重道:“南宫步海号称天下幻术第一人,加上黑宇护和慕容世家,实力不在我们几人之下,万万不能大意。”

    玄桦嘿声道:“有黑宇护他们打头阵,那月瞳必然也是重伤在身,我们只要尽快找到他们,捡个大便宜,一举击杀!”

    宋光和元良听得心头大骇,这些人自诩可以和黑宇护、南宫步海等人相较,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?不过能和李云霄在一起,必然也非简单之辈。

    瑾萱皱眉道:“这正是问题所在,现在各大势力都在关注月瞳的动向,但这一战后,月瞳似乎直接从各大势力眼皮底下消失了,完全没有踪影。”

    “消失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愣,狐疑道:“如此惊天一战,天下瞩目,怎么可能从众人眼皮底下消失?”

    丘穆杰冷冷道:“以他们的能力,想要躲过侦查,容易至极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紧锁起来,丘穆杰说的一点没错,以天思的能力,若是想躲的话的确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这也证明天思的确是受了重伤,与自己在瞳术中所见的一样。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既然他有心躲,怕是短时间内再不会出现了。云霄,不如你先随我们回化神海,一旦有天思的消息再出动,而且借用化神海之力,有圣域的前车之鉴,把握是极大的。”

    玄桦道:“是啊,我对你这些年来的事很感兴趣呢,回头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上露出难色,沉思了一阵才道:“我还有其他事在身,先不随你们回去,半年之后亓胜风和化神海之约,我一定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半年?!”

    玄桦惊道:“你要去哪,竟然要这么久?”

    柳菲烟也是皱眉望着他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,你们先回化神海吧。”

    玄桦眉头一皱,似乎有些不快,但很快就散去,道:“有什么事可以大家一起扛,毕竟你现在的实力很渣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只是小事而已,若是有送死的大事,我一定喊你。”

    玄桦笑骂道:“滚蛋!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无论什么事,我们都可以帮上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总不能什么小事都喊上你们吧,我从一元境武士混到现在,一路磕磕绊绊都过来了,现在离巅峰也就一步之遥,这天下能伤我之人还真不多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知道他的脾性,知道再说也无果,只得说道:“那你保重了,半年后化神海等你来。这期间我会留意天思的消息,若是有线索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同样,若是你找到了天思,也切忌独行,记得通知我们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保重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点了点头,几人虽是不舍,但也知道离别到来。

    大家俱是洒脱之人,玄桦说了一声,道:“他日再逢,当杯酒言欢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两人联袂而去,罗天和弘扬紧随其后,不待瑾萱相送,便已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瑾萱道:“玄桦大人和柳菲烟大人真乃神一般的存在,云少是如何结识他们的?”

    宋光和元良这才浑身大震,明白刚才那是何人,全都双手冒汗,背脊上涌起凉意,这时他们才明白连长得罪的是如何恐怖的人物。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不知云少所去何事,我也不便多问,将来对付天思救小女之事毋忘通知与我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大人和三老打算去哪?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红月城已非我待之地,我将同小女去趟神霄宫。”

    “神霄宫?”李云霄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我暂且将爹爹和三老安置在星月斋,等待天下局势的变化。毕竟宫主大人尚未出关,不便带他们入宫中。”

    宋光和元良更是大惊起来,眼前这女子竟然是神霄宫人,而且听她话中意,似乎星月斋和神霄宫关系极为密切。

    宋光有种恍然之感,难怪星月斋能够如此短的时间立足商盟。他突然觉得庆幸起来,幸亏自己一直都待计正德还行,将来必须更加重视星月斋在永襄城的发展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如此也好,有神霄宫的庇护,即便韦青要找你们麻烦也不是那样容易。宜春大人,现在红月城的情形如何了?”

    傅宜春忙道:“上次一役后,唐家和四极门的势力就彻底冰消瓦解了。如今城内除了城主罗青云和副城主李逸是外来之人,基本上恢复了姜、宁、阮三家掌控的局面,只是三家之人也死伤极重,红月城的力量已经今非昔比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难色,道:“若是老城主和三老都不回去的话,根本没有力量可以抗衡罗青云和李逸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这两人的身后是韦青,楚然身陨后,红月城就已经失去了和韦青抗衡的力量,而唐家崩溃后,则再次失去了和韦青周旋的力量,即便我们回去,也只能使得现在稳定的局面再次走向混乱,对红月城是极度不利的。”

    傅宜春道:“老城主难道就这样甘心将红月城拱手相让?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拱手相让当不至于,现在时不我与,强行和天下大势对立,便是将自己置于死地,必然粉身碎骨,对红月城也将是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宋光在旁听得浑身冷汗,对眼前这人的身份有了猜测,却怎么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可为大人说的不错,暂且让红月城在韦青掌控下的确是最好的结局。而且罗青云曾答应过我,不会为难大家的,因为他志不在此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不错,那小子的确不错,将来成就不可限量。宜春,你此刻的心是向着我们,还是韦青呢?”

    傅宜春浑身一颤,急忙道:“自然是向着老城主大人!宜春一生承蒙老城主栽培和提拔,方有今日,永世不敢忘!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你的忠心,我自然是知道的,那红月城的一切,就有劳你了。”

    傅宜春满脸气血之色,道:“宜春必然不负大人所托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阮红玉和姜若梅等人现在可好?”

    傅宜春道:“一切安好,罗青云似乎并不关心城中之事,现在一切都是由我打理。只是那李逸似乎野心极大,四处都会干涉在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李逸在天水国时便是玩权弄术的好手,而且此人不甘屈居人下,应该会想方设法培养自己的势力,这倒未必是件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是坏事?”傅宜春不解起来,其余之人也是不懂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红月城历经劫波,大浪淘沙之下必然人心不稳,就拿他当一块试金石吧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眼中一亮,道:“云少果然聪慧,这样一来,那些对红月城心智不坚之辈必然会被李逸拉拢过去,剩下的都心智坚定的死忠了,也是将来抢夺和建设红月城最坚固的力量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正是如此,而且那李逸的确有古怪,似乎命数极强,在一连串的事件中都能逢凶化吉,并且因祸得福。有几次本少想亲自出手杀他,都让他给走掉了,我也很想看看他将来能够成长到何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傅宜春道:“那便按云少所言,我尽量不与他冲突,尽量避开此人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下头,随后眉心一闪,一道粉色光芒射出,在大厅内化作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傅宜春惊道:“若冰小姐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若冰,刚才众人所言我也尽数传给你知道了,你是随我走,继续留在界神碑中修炼,还是回红月城那龙潭虎穴。”

    姜若冰满脸忧愁,见过宁可为和三老后,抬起头来望着李云霄,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红唇轻启,款款说道:“云霄,你希望我留下,还是希望我走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微动,目光齐刷刷的望着李云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