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43章 跟云少着混
    宋家几名武者立即上前来抓着那吴大成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家望着那满地的鲜血,还有晕成了一片的武者,都是唏嘘不已,此时此地的场景,与之前那热闹非凡的喜宴形成极大落差,让人感慨人生无常。

    宋光抱拳道:“几位到底是何身份,可否告之,也好让在下尽一点感激之情。若非诸位及时仗义出手,小女怕是要终生蒙羞了!”

    李云霄摆了摆手,道:“不用了,我们也只是顺带看热闹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朝瑾萱道:“瑾萱,我正想借用你的一些力量。”

    瑾萱颔首道:“随时都愿意为云少效劳。”看得出来她真心愿意,而已满心欢喜的样子,似乎为自己能尽力而开心。

    这一幕落在连长眼中,脸孔阴沉的厉害,但此时此刻他根本不敢吭声,只能是眼中一片阴鹫,火冒三丈的盯着,不时闪过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罗天良心苦口的说道:“希望你吸取今日教训,做人做事不要太过猖狂,自己实力高才是本事。你家势力强,你师傅厉害,那不是你的本事,只能让更多的人看不起你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便道:“云少你们先走,我随元良大师去一趟公会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知道他想借助公会的力量帮自己,便也不客气,点了点头,便带着众人随瑾萱一道离去。

    连长哪里听得进去,只觉得对方是尽情的在挖苦和嘲讽自己,有如刀子一刀刀割着自己的肉,痛彻心扉,羞愤难当,那股怨恨更是百倍浮现!

    计正德今日的心情就像是坐了过山车一般,刚才实在是被吓傻了,现在脑中一片空白,跟着众人走。

    剩下的园内之人也是一个个呆滞,对于今日这戏剧性的变化,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宋光更是脸色阴沉不定,但更多的是怒火冲天,晏星火也是面色凝重起来,眼中闪过惧色,这些星月斋的人似乎极不简单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也各有心思,很快宴会自然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紫云商会在永襄城还打理天元商会的生意,故而产业极大,几乎是龙头商会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要找那月瞳的行踪?”

    紫云商会内部,会客厅上,李云霄说明来意后,瑾萱一下大惊起来,道:“那月瞳我也听闻过,最近好像闹的很凶,就连圣域都吃了不少亏,云少你千万别去!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喜道:“你果然有消息,请一定帮我打听出来!”

    紫萱满脸难色,悠悠道:“若是其它事,瑾萱必然用尽全力,但此事太过危险,我不希望云少去冒这无谓风险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人生在世,很多事情不是你想避开就能避开的,现在我也是积极主动,总比被动等待要强。况且我这人你也应该了解,没有十足把握的事,我是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瑾萱道:“可是那月瞳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没有什么可是的,这次你必须帮我!”他眼中一片坚决之色,有种让人不容置疑的气质。

    瑾萱虽然倍感为难,但也只能答应他,道:“尽管如此,我希望云少都能替自己的安危考虑,毕竟玲儿妹妹还在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微缩,道:“我已经久无玲儿消息,你这里可有她的近况?”

    瑾萱沉吟了一阵,目光在其余之人身上望去,似乎有避嫌之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想了下,也不好追问,便道:“我都差点忘了,给你介绍一下我这几位朋友,这位是玄桦……”

    玄桦眯着眼睛,啧啧赞道:“你小子走到哪里都有女孩子喜欢,真是全天下男人的公敌啊!”

    瑾萱脸上微红,颔首道:“见过玄桦先生,这名字很好,就和银月武帝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而不语,继续介绍道:“这位是柳菲烟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点头轻轻一笑,算是打了招呼了。

    瑾萱一愣,怔怔道:“柳菲烟?玄桦……柳菲烟……”她苦笑一声,道:“菲烟姐姐的名字和这位玄桦先生一样,都很有气场呢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也是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这位是宁可为大人,这位是他的女儿宁可云。”

    瑾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宁可为父女点头朝自己打招呼,不由得心中突然一颤,身上不知为何开始冒出冷汗来,“云少,这些朋友的名字为何都跟一些大人物很像啊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眨眼道:“这位面无表情,长得比较丑的叫丘穆杰,那位去了术炼师公会的叫罗天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指着在角落里的三老,道:“这三位……这三位我也不知名号,只是人称红黄蓝三老。”

    瑾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彻底的懵了,呆滞在原地,怔怔道:“这些……这些朋友……真的……真的是……那些大人物……本尊?”

    玄桦大笑道:“什么大人物,都是跟着混的。”

    瑾萱骇然道:“你,您真的是银月武帝玄桦大人本尊?!”

    李云霄刚才说的那些名字,随便一个都足以震动天下,现在全部汇聚在她家里喝茶,这种事让她怎么能够相信。

    “呵呵,虚名而已,何足道哉。”玄桦一下谦虚起来,但那脸上之色,显然是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瑾萱一下吓傻了,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,喘气道:“那您便是红莲武帝柳菲烟大人,红月城上代城主宁可为大人,神霄宫长老宁可云大人,号称疯子术炼师的丘穆杰大人,以及名震天下的红月城三老?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正是这些人,不用这样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瑾萱只觉得脑中有些眩晕,踉跄了几步,才急忙正色拜下,恭敬道:“瑾萱不知是诸位大人驾临,有所怠慢之处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笑道:“瑾萱会长不必多礼,刚才玄桦大人说的没错,我们也只是跟着云少混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跟着云少混的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瑾萱喃喃说了几遍,一双无助的眼神望着李云霄,满是幽怨之色,就好像在说:现在到底混到了什么程度啊!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别听他们胡扯,有大家的帮忙,现在你不会觉得我对付月瞳很危险了吧?”

    瑾萱拼命的点了点头,道:“这些大人只要有一两位,就足以对付月瞳,现在都在你身边,我是一万个放心了。我这便派人去打听月瞳的消息,一有情况马上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瑾萱很快令人打扫房间,将几人全部安置了进去,并且下令最高规格待遇,满足所有人的一切要求。

    大家倒也简单,只是要了间修炼密室,便全部闭关起来,根本足不出户。

    李云霄随后咨询了下极天冰精和永恒之木的事,瑾萱也是毫无头绪,答应一并让人尽快查探。

    界神碑内。

    李云霄伸出手来,一道白朦朦的光芒在掌心浮现,化出太虚道果碎片。

    他盯着那道果碎片看了一阵,眼中露出温馨的神色。

    非倪此刻还在酣眠中,这次沉睡的时间似乎十分久,李云霄能感受到那火焰中的生机勃勃,还有不断缓慢提升的力量,也就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此刻并非服用这道果碎片的最佳时机,但我已经采用多种方法,都不能保住其果味流失,再这样下去的话这枚道果碎片怕是要废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感慨了一下,这道果碎片若是等他到达九星巅峰武帝,或者超凡入圣时再用,才是最佳效果,可惜已经等不了那么久了。

    他沉思了一下,便不再犹豫,直接将那道果碎片放入口中吞下,整个人盘坐在虚空中,开始感悟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永襄城内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宋家闹了一个天大笑话,成了全城的笑料,但满城都是身披铠甲的武者巡视,凡听见有闲言碎语的,一律抓无赦,似乎进入了高压状态。

    而各大势力也都小心谨慎的,严禁公开和私下讨论此事,以免一不小心传了出去成为宋家眼中钉。

    瑾萱也开始忙碌起来,通过各种关系去调查月瞳的下落,幸亏月瞳之事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关注,各种消息不断雪片般的飞来永襄城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肃然的气氛下,晏星火也是坐立不安,怎么打听都查不出那几名星月斋武者身份,他只知道术炼师公会也和那些人走的非常近了,经常能见到元良大师往紫云商会跑,这对他而言都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时光不觉流逝,十余日后,界神碑内。

    李云霄端坐虚空之上,单手掐诀,不断有摩诃古字从身边闪烁出来,一隐而没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慢慢浮现一道瞳影,缓缓睁开血色瞳眸,有无数符文和勾玉闪烁其间,一眨之下,散发出七彩光泽。

    李云霄缓缓抬起手来,一道金光在指尖闪动,“轰”的一声轻颤,像是结界般,呈现平面散开。

    他诀印一变,那结界中涌起一片光泽,化出无数金色符文飞起,尽数涌入那瞳孔内。

    刹那间,整个瞳光为之一变,那七彩之色顿时化成一片金光,瞳孔慢慢收缩起来,里面闪动着无数古怪印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