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44章 一眸千里
    那眸光一转,朝着前方凝望而去,顿时穿越层层空间,似乎整个天武大地尽数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微惊,这种感觉就如同千里眼一般,视线穿透界神碑,在天武界内不断飞速朝前推移。

    顷刻间,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已经不存在,仅仅是一道眸光而已,没有任何思维,就这样简简单单的飞驰在长空上,任意俯瞰壮丽山河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前的便是永襄城城主府,里面之人行色匆匆,各个都低着头,似乎氛围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在旁边一栋小屋内,传来打骂和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李云霄不由得有些奇怪,自己明明只能看见,根本无法听到声音,为何会觉得有“惨叫”?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屋内的景象顿时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见那宋碧手中拿着一条长鞭,在不断的抽打着丫鬟,那名丫鬟浑身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,满地的血,蜷缩在角落里抽搐着,几乎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刚才在屋外还能听见那打骂和惨叫,一到屋中后顿时没了声音,只有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宋碧手起鞭落,脸孔狰狞的厉害,眼中满是冰冷的煞气,似乎下了决心要将那丫鬟打死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动,目光顿时飞移起来,整个城主府内的景象全都印入眼帘。

    宋光在院子中来回踱步,随后走入一座地牢中,吴大成整个人被泡在某种药水里,身躯不断的抽搐着,显得异常痛苦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再次前移,一下就出了永襄城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,似乎瞬息万里。

    不少城池直接在他眼前掠过,那眸光所见之地越来越大,越来越广。

    李云霄内心涌起惊诧,只觉得自己的视线似乎被什么吸引了一般,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前进。

    也不知穿越了多少万里山河,突然眼前的景象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一座山脉中,出现数道巨大的沟壑,在沟壑四周满目疮痍,一片残败。

    而与这破败相反的是,强大的灵气不断从山中溢出,直冲天际,正是灵山之中地脉断裂,灵气外泄的景象,如同人的回光返照,将一生光芒尽数绽放。

    那情景就像是发生过惊天之战般,被打的天崩地裂,山体崩塌,漫天的灵气内,似乎的确有人影闪动。

    李云霄不由得微缩瞳眸,他的目光一路过来都可以穿透一切,将万物尽览眼底,此刻却不知为何看不穿那迷雾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颤巍巍的身影在漫天灵气中步履蹒跚,那人并非走不动,而是伤势太重,一副跌跌撞撞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云霄内心有些焦急起来,此刻所见才慢慢的变得清晰,那蹒跚的人影脚下,满是尸体,而且清一色的服饰,应该是出自同一宗派。

    他猛地心中大震,因为这一宗门他并不陌生,正是慕容世家!

    那道蹒跚身影也浮现而出,隐约清晰起来的轮廓让李云霄心头大震,如同惊涛骇浪,直冲天际!

    “宁可月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内心大呼起来,但无论他如何叫喊,宁可月都完全听不见,只是一步步颤抖的望着走着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清晰的声音传入他耳中,令的他身躯再次大震起来,更是忍不住筛糠般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天思!天思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几乎发狂,嘶吼道:“你在哪里?在哪里?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果然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在宁可月的面前,慢慢出现一道雄伟的男子身影,李云霄的目光凝视下,只能看见薄薄的双唇。

    那嘴角边一抹鲜血,似乎受了伤,但此刻却扬起微笑,嘿声道:“你已经将月瞳修炼到这个程度了吗?看来废物也可以捡来利用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快告诉我你在哪里?!”

    李云霄歇斯底里的嘶吼起来,听到那声音,和那渐渐清晰在眼中的面容,他就忍不住的怒火喷发,地老天荒内的一幕不断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名字,你叫李云霄吧?嘿嘿,加油啊,距离月瞳的威力全部开启,还有不少的路要走呢。希望我找到你的时候,你能够达到我心中的期望哦。”

    天思的嘿嘿笑声响起,慕容竹的面容渐渐出现在李云霄眼前,那白皙的脸孔上没有任何血色,眼里闪烁着一片深如汪洋大海的眸光,妖异异常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突然间天地变幻,整个时空为之改变。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李云霄只觉得脑海中传来一道剧痛,随即从那种瞬息万里的状态中出来,目光一下回到了界神碑里。

    他的脸孔阴沉的厉害,身躯还在巨大的颤抖中,无边怒火灼烧着他的身体,冷汗不断从额头上淌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为什么别人修炼都是静静地坐着,安详幽静,纯然一派高人的样子。而你每次修炼都弄得要死要活,不是脸色发白就是青筋毕露,这次更是身躯巨颤,我看你一人在那哆嗦了大半天了,没事吧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悠悠响起,车尤的身体一下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李云霄抬起头来,眼中一片怒火和凌厉,盯着他看了一眼,这才慢慢的调节自己情绪,吐了口气,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车尤皱起眉头来,道:“我还以为你要走火入魔了,正考虑着要不要踩你,谁知道你自己恢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渐渐的恢复了平静,道:“我刚才见到宁可月和天思了。”

    车尤瞳孔一缩,道:“你刚才睡着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摇了摇头,咬牙道:“是真的看见了,似乎是修炼了那妙法灵目的缘故,将月瞳的力量彻底释放了出来,直接穿透万里空间。”

    车尤惊道:“还有这种事?难怪你会有这样大的情绪波动,这么说你已经找到天思所在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只知道是一片山脉内,根本无法定位具体坐标,而且满地的尸体,全是慕容世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车尤道:“慕容世家也出动了?哼,除非他们倾巢而出,否则根本不可能是天思和归墟的对手,只能是纯粹找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沉默不语,这才想起刚才天思所言,说月瞳的力量全部开启还有一段路要走。

    “难道月瞳的极限还没有发挥出来?”

    他一直都认为早已将月瞳术炼掌握了,刚才的状况本应是修炼妙法灵目后出现的最高境界,而且是在领悟太虚道果时,突然间进入的状态,现在任由他如何努力,都再也无法重现,别说瞬息万里,就算是界神碑所处的这间密室都看不穿。

    车尤见他满头汗珠,似乎在努力什么,一副失败颓然的模样,顿时安慰道:“凡事不可强求,尽力便可。而且你小子天命在身,迟早会遇上他的,怕什么?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不断提升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叹了一声,点了点头,道:“你已经炼化了天地无法剑?”

    车尤眼中射出一片精芒,满是兴奋之色,道:“正是!”

    他一扬手,铮然一声,一片剑影浮现在天空上。

    那剑影呈现出青色,如同结界般张开,顷刻间把方圆万里空间笼罩。

    即便李云霄是界神碑之主,也对这股力量感到震惊,似乎随时一颤之下,便能破开界力而去。

    那青色结界内,一道龙影不断盘旋浮现,正是那天地无法剑的化身。

    车尤眼中精芒闪动,道:“若是能够找回四柄真龙之剑,合而为一,那我也能凭借此剑突破血脉障碍,成就十方神境!”

    李云霄直接泼冷水道:“哼,别说四柄,那龙首手中的劫量无始剑你就拿不到,除非你有把握击败那十方真灵始龙大人。”

    车尤双眉间露出愁容,但很快便舒展开来,笑道:“哈哈,我不怕,有你这个煞星在旁边,就算始龙遇上了也得死。啧啧,我本就是修炼到了瓶颈这才来找你,看看能不能有一番机缘好求突破,不想一见到你便得到了这柄天地无法剑,你当真是天命之人啊,我只要跟着你,迟早能找回四剑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无语,道:“好,有你在身边做保镖,倒也拉风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车尤冷冷道:“你还想当我是奴才?我告诉你,除非你命悬一线,否则本座是绝不会出手的,你自己自求多福吧!”他说完便身影一闪,消失在天空上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无语,随即怒喝道:“那我要你来何用?滚吧你!”

    但长空上早已没了人影,无人应答他。

    李云霄渐渐的从情绪中淡定下来,开始思考之前的状态,应该是妙法灵目中的一种极强神通,在自己领悟道果的时候,突然激发了月瞳之力,无意中便施展了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任由他如何努力都完全无果。

    “也罢,修炼之事强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沉吟,道:“天思应该是刚和慕容世家大战一场,若是能够乘此追击,必能一举绞杀他!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便直接出了界神碑,找瑾萱而去。

    紫云商会外,不时的有人影闪动,数十道光芒先后而落。

    商会之人猛然惊厥,急忙通报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