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37章 再见熟人
    玄桦脸色阴沉不定,似乎对柳菲烟的决定并不赞同,但也只是紧紧的盯着亓胜风,并未阻拦。

    亓胜风看了一眼罗天,抬起手来,凌空掐出一道诀印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印记拍入罗天体内,他身上猛地绽放出一片光芒,闷哼了一声,嘴角溢出血来。

    罗天眼中露出喜色,忙道:“多谢亓大人!”

    亓胜风哼了一声,便不再理会众人,扬长而去,悠悠道:“李云霄,我等你消息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道光芒飞了过来,落在李云霄手中,正是一块传讯玉牌。

    看着亓胜风和泊雨擎离去,李云霄感慨道:“这亓胜风也是一代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亦是无不感慨,叹道:“只是……可惜啊……”他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刚知道他身份时,真把我吓了一跳,原本我以为自己够老了,想不到还有更老的。嘿嘿,天道有变,妖孽横行啊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暗想,自己界神碑里还有两个十万年的呢。比老,谁也比不过他们。

    很快,计正德便备好了一艘战舰。

    永襄城虽不是东域主城,但也是大城之一,不用战舰的话,普通人几天都未必能走到城主府。

    他也发现突然少了两人,但并未过多说什么,眼前这些大人各个不凡,根本不是他有资格攀附的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们不想节外生枝,扮成星月斋的下人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如何使得……”计正德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无妨,我们只是想看看到底何人冒充李云霄,并且发动各方力量寻找月瞳下落。”

    计正德怔怔道:“大人为何如此肯定那李云霄是冒充的?”

    宁可云挥手道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计正德虽然满心疑问,但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战舰很快便来到城主府上空,一片结界之光在前方护住,再无法前行。

    一名武者凌空掐诀,将战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直接凌空落下,以计正德为首,朝城主府走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计掌柜!快快,里面请!”

    城主府上一片喜气洋洋,张灯结彩,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在门前收的礼品都堆积成山了,也是府上一种故意的显摆,有强大的武者在四周维护着治安。

    一名满身红袍的老者见到计正德,急忙满脸喜色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星月斋虽然在永襄城实力不足,但毕竟名声极大,威望远播,让各地势力都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计正德也忙回礼道:“原来是宋涵大人,亲自在门前迎客。”

    宋涵笑道:“哈哈,太忙啦太忙啦,人手不够。再者来者皆贵客,不敢怠慢啊。正德大人还请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从宋涵身后立即跑出一名小厮,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宋涵有些呆滞的看了一眼计正德身后之人,感觉这带的随从也太多了点了吧,而且似乎各个古怪,还有几个苍老的步履蹒跚的老头。

    众人随那小厮往里走,穿过几条回廊,一片歌舞管乐隐现。

    酒席摆在偌大的院子里,早有宾客坐满大半,都在相互寒碜交流。

    宴客分为几个场地,这里是其中规格最高的一处,能够在这出现的,无一不是永襄城名流。

    李云霄神识一扫,讶然的发现还有不少武帝高手点缀其内。

    “哈哈,正德大人,许久不见,原来大人专心做慈善去了,这份品德令在下敬佩。”

    计正德刚走到自己的案桌前,就有人远远的朝着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案桌在左侧靠下,几乎接近园门得地方,可见所有人中,他在城主府心中的地位并不高。

    那叫嚷之人在右侧靠上,显然地位要比他高。

    计正德偷偷低声说道:“此人乃是银马商会的会长晏星火。”

    他见众人一脸疑惑,便解释道:“银马商会虽然在大陆上名声不显,但在永襄城及附近极大城池都是颇有名气,很多生意都在七大商会之上。”

    他解释之后,这才朝晏星火抱拳道:“星火大人说笑了,我哪有做什么慈善,是外界误传了吧。”

    晏星火瞪眼道:“没做慈善啊?我看你身后那么多老头,还以为你开养老院,济世堂去了呢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一下狂笑起来,顿时引得一片笑声,各种讥讽的目光都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红月城三老的容颜太过苍老,加上身上伤势未愈,更显得病危危的模样,的确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计正德怒火冲天,气的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星月斋飞速扩展,的确得罪了许多当地势力,像永襄城这样的地方,挂了个牌子却没实力,更容易受气受罪。

    但除了计正德气的半死外,李云霄等人都完全无动于衷,一个个木讷得站在他身后,三老更是直接闭上双目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计正德心中微惊,暗想这几人涵养可真高,若是普通有点实力的武者受到这等污蔑,早就出手杀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地乃是永襄城城主府,全城的强者大半都汇聚在此,即便他们心中有气,怕也不敢轻易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冷冷道:“我星月斋的生意虽然做的不是很大,但给几位养老还是够了的,待诸位破产后,我很乐意做这个慈善。”

    晏星火的笑声一下止住,寒声道:“哼,破产?计正德,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竟然也有资格坐在这片席位上,若非是星月斋家大业大,在北域还有点影响力,你也只够资格做最后一片席位!”

    计正德冷笑道:“可惜啊,世上的事没有如果。星月斋就算在永襄城的生意再差,也是七大商会之一。你银马商会就算再牛,在商盟总部新延城内,能排的上一百名吗?哼,星火大人的这些言论我会如实上报的,希望总部不会来找大人麻烦!”

    晏星火脸色骤变,随后嘿嘿笑道:“正德大人,你吓谁呢?就你这寒酸样,若是上报有用的话,星月斋总部早就派人来支援了,现在也就顶着一个名头骗吃骗喝而已。今日城主大人嫁爱女,你不会空手来吃喝的吧?”

    计正德冷冷道:“本人虽穷,献给城主大人的厚礼还是准备的起的,不用你操心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所谓的厚礼不会是几百块中品元石吧?哈哈哈!”

    晏星火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,眼中满是嘲讽和冷意。

    身旁不少商贾和权贵也是附和着讥讽,完全一副看不起的模样。

    计正德脸色铁青,一人坐在下首喝闷酒,一肚子的气。

    宁可云叹道:“怎么混的这么惨?星月斋虽成立不久,但也算是名震天下,这些从未听过的小商会竟然如此不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计正德苦涩道:“还算好的啦,若非名头大,今日这第一片席位中怕也不会有我位置,能安排在这,也算城主大人给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点了点头,道:“委屈你了,待联系上韩君子后,我替你说一说,让他重点扶持下永襄城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

    计正德猛然大喜起来,急忙道:“多谢大人!”他心中澎湃不已,不要说跟最高大掌柜打招呼,就算是跟东域总负责人打个招呼,自己的穷日子也得苦尽甘来啊。

    他忙小声询问道:“到现在小人还不知大人名号,可否告知?”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计正德看着她面色清冷,也就不敢再问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内心忐忑不已,时而兴奋,时而激动,坐在那开心的饮酒,心情一下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远处的晏星火察觉到他的表情,眉头一皱,骂了句“神经病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毫不掩饰,传入众人耳中,气的计正德猛地一掷酒杯,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李云霄拍了拍他肩膀,笑道:“安啦,淡定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,在下倒没什么,就是连累几位也一起跟着受气了,不过此地千万要忍住,千万不能跟他起冲突,否则最终吃亏的还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计正德一脸正色道:“晏星火在永襄城算是八面玲珑,手可通天之人,就算是城主大人也得给他几分面子。他之所以总跟我过不去,便是因为星月斋现在的铺面一直是他眼中肉,而且我们逐渐铺展开来的生意跟他们银马商会的主业有些冲击,他一直想赶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竖起大拇指来,赞道:“能让对手害怕你,你已经很成功了,相信反客为主,扬眉吐气也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计正德愣了一下,随口道:“但愿吧。”说罢,便一个人喝起闷酒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淡淡一笑,目光突然一转,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在宴席的上方他竟然看见了一位熟人,紫云商会会长瑾萱。

    瑾萱此刻神态端庄淡雅,身着淡淡的粉衣长郡,眉宇间带着一股忧愁。

    身边不乏有豪强武者上来敬酒套近乎,她也只是礼节性的一笑,轻轻抿一小口。

    李云霄轻声问道:“紫云商会在永襄城很有地位吗?”

    计正德道:“是的,紫云商会本身实力也行,而且在永襄城是天元商会的据点。天元商会原本在永襄城也不错的,不知为何前段时间全部撤离了,所有业务一并交给紫云商会处理,这才造成紫云商会的财大气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