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31章 成神之地
    李云霄等人离开后,诺亚之舟在长空上飞驰,快如电闪。

    战舰之上众人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叶凡打出几道诀印,整个空间为之一变,众人全都端坐在一座偌大的阵法上方,无穷灵气化作道道轻烟从下面涌了上来,直接侵入众人四肢百骸,说不出的舒适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劫后余生,多亏诸位共同努力,我们要不要喝点小酒什么的?”

    玄桦眼中闪烁着异彩,有些激动道:“你、你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抬起手来,打断道:“你心中明白便可,此地有外人在,不宜明言。”

    玄桦心中大定,这下算是百分之百肯定了,他嘿嘿笑道:“你以为谁猜不出来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叹道:“能瞒一时是一时吧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玄桦目光在场内一转,嘿嘿笑了几声,便明白过来,他是怕宁可云知道,对方可是神霄宫的长老。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老朽对云少的身份也很好奇呢,不知云少说的外人可有包括老朽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红月城外,可为大人舍命与韦青一战,虽有私心,但缘由也是因我,在下感激不尽。至于我身份之事,怕是瞒不了多久了,不过能拖一天是一天吧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皱眉微皱,道:“好,老朽真的很好奇呢。但无论如何,都希望云少永远是红月城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红月城?”李云霄笑道:“此役之后,红月城怕是名存实亡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之人也是面带感慨,如此伟城,一方巨擘,说没就没,转瞬即垮,人生之无常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反倒是宁可为却似乎极看得开,淡然道:“天下没有永远的霸主,潮起潮落,云卷云舒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不过也不用如此悲观,红月城只要名存,就有希望让它恢复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难得老城主有这般开拓的胸襟,那便好了,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叹道:“可惜的是我已经老了,整个红月城后辈之中无人可担当大任,小女可月又下落不明。将来的红月城,还需要多多仰仗诸位扶持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忙道:“好说好说,至于可月……”他脸上露出一丝忧容。

    宁可为惊道:“云少知道小女下落?”

    李云霄单手一翻,道:“上次红月城一别,可月给我留下这枚玉佩,让我有事之时便掰碎它,她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一惊,急忙拿起那块玉佩打量,道:“上面的确是小女的气息。”他心中颇有些吃惊,道:“小女既然能许下如此重诺,那与云少的关系怕是非同一般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叹道:“的确非同一般,现在她跟在天思身侧,也不知境况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思?”

    宁可为大吃一惊,道:“附在慕容竹身上之物不是月瞳吗?是那更为虚无飘渺的天思?”他曾为红月城之主,自然知道天思的存在。

    宁可云也是惊道:“天思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双瞳微缩,道:“一时间很难说的清楚,我只晓得它是长久以来寄存于瞳之一族的存在,并且是由第一代月瞳归墟所创造出来的灵智之体,并且能力不在普通月瞳之下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怔怔道:“由第一代月瞳归墟所创?在红月城的记载中,要想克制月瞳之力就必须得到天思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那些记载多半是有误导和错误的。玄桦,菲烟,你们随我一道吧,我想去试试能否将可月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可以,只不过这趟我们出来是有任务在身,万万没有想到竟会遇见你。待我们回化神海交差后再出来与你汇合如何?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色一变,寒声道:“你所言的交差,可是将本座带回去?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最初的想法只是带泊雨擎大人回去,既然亓胜风大人也在,那一道回去自然是最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声道:“哼,做梦!”

    泊雨擎也是一阵紧张,双手握住剑柄,满脸的阴沉之色。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其实两位大人无需担心什么,义父只是挂念二位而已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嘲笑道:“哈哈,挂念?他挂念的是我二人性命以及其它东西吧!”

    玄桦怒道:“跟他们说这么多干嘛?直接带回去便可,去与不去,可由不得他们!”

    柳菲烟眉头一皱,道:“大人这般胡乱猜测,菲烟不敢苟同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道:“鲁聪子的心思岂是你能够揣测的,化神海我自然会回去,但可惜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玄桦道:“此时此刻,有你选择的余地吗?”

    亓胜风眼中光芒微凝,哼了一声便不理会他,而是朝李云霄道:“我想和云少做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交易?亓大人之前可是明说要给我好处的,怎么变成交易了?就算做交易,我将你带离红月城,已经算是付钱了,接下来你该给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点钱还远远不够!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冷道:“我的筹码,那是足以让你跨入超凡入圣的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一震,众人也都露出骇色来。

    超凡入圣,已经超脱了武道桎梏,游离在武道和神道之间,谁也不敢说能助人跨入这个层次,否则那超凡入圣岂非要多如狗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嘿嘿一笑,道:“本少坐拥超品玄器界神碑,同修术道和肉身,跨入超凡入圣乃是迟早之事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赞道:“天下间能有这般自信的,怕除了你之外找不出第二人了,只不过你真的有十分的把握吗?还有时间因素你可考虑过?你需要十年,五十年,甚至一百年?”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你意思是能让加快踏入超凡入圣的速度?”

    亓胜风双眼冒出光来,道:“正是!不仅是踏入超凡入圣,也许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莫大机缘!”

    “惊天动地的莫大机缘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字字的体会着这话中含义,沉思道:“多半与那魔主之事有关吧?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浑身一震,想起那魔主之威,无不变色。

    亓胜风凝重道:“正是,魔主之力,可以覆舟,但也能载舟。若是交易能成,我还将告诉你一些关于魔主之事。这些秘辛,当今的天武界下,怕再没有人知道的比我更多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一扬,这话他可不信,他界神碑中还有个当年主导封魔大战的北域王,知道的必然更多,但对于魔元之力的运用,这片天下的确再无出其右者。

    玄桦道:“千万别信他的,那魔主若是复苏过来,当今天下怕再无人可以镇压了!”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犹豫不决,道;“你切说说具体情况吧,我斟酌一下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此地人多,不便明言,还请设置一道结界。”他此刻力量甚微,布下的禁制怕防不住众多高手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挥手下,一片雷光散了开来,直接浮现在自己和亓胜风两人身上,彼此间防护与外界隔离,那音波根本无法传出去,完全依靠一点电场雷能来传递。

    亓胜风眼中露出异色,看着那均匀分布在自己肌肤上的微弱电能,显然非常满意这种方式,他开口道:“不知云少对魔主一事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一皱,冷冷道:“是你告诉我秘辛,还是我告诉你秘辛?若是接下来的对话都是这样试探的话,就不必谈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讪讪一笑,道:“好,那我便直言了。相比云少也听闻过不少强者寻找遗落空间的事吧?那些所谓的遗落空间,即便真的存在,也很难成神了。但我却知道有几处地方是一定存在成神机会的!”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骤缩,道:“哪几处?”

    亓胜风笑道:“其它地方的难度太大,即便是我也不敢冒然前去,但有一地却风险极小,只是无数年来无人找得到那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哼道:“那你说了不等于白说?”

    亓胜风呵呵道:“云少别心急,但现在不同了,因为魔主普通过你的身躯降临过一次,以云少的能力,必然可以感应出来那魔主普的坐标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惊,震骇道:“你说的那处地方,该不会是魔主普的镇压之地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亓胜风眼中放出光芒来,激动道:“普大人的封印地,乃是这片天空下最佳的成神之地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亓胜风,你乃是魔仆一脉的传人,我真的要想想你是不是有意想害我了,你的真实目的是想利用我去打开封印吧?”

    众人见他们两人双唇微动,脸上神色不断变化的厉害,都是露出古怪之色,不知他们在谈些什么,但可以肯定的必然是极度隐秘之事。

    亓胜风忙道:“云少切莫误会了,我乃是魔主帝的魔仆传人,而帝大人与普大人一直都是生死对头,我绝不可能去破坏普大人封印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古怪道:“之前听那帝曾言,普和他以前似乎是一体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