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29章 夺剑
    龙千淼之死虽然令人感到惋惜和悲凉,但天空上激烈的战斗并没有终止,反而更加惨烈起来。

    丘穆杰和南风璇一战,已经厮杀的天崩地裂,到处是恐怖的气浪翻滚,那气势完全不在超凡入圣之下。

    南风璇几乎不见身影,只有道道金色光晕在空中不断蔓延,如同无数平面射向远方。

    号称超凡入圣之下第一人的丘穆杰,被打的几乎毫无还手之力,身上不少肢体破裂,两条毛茸茸的金色猿臂上也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只有凌白月和北圳南的对决显得十分写意,两人你来我往的,一招对一招,打的非常柔和。

    北圳南身前数道剑光舞动,将对方的攻击尽数斩开,便持剑而立,冷声道:“你在跟我玩?”

    凌白月讶然一笑,道:“玩?我可是打的很认真呢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道:“我不知道你内心是何想法,但这样玩下去,没有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笑道:“只要你不出手,在一旁好好看着,我们的确可以不用打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看了一眼远处的丘穆杰,瞳孔微缩,道:“好厉害的女子,战斗的如此凌厉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眼中含笑,用来攻击的羽扇此刻却用来扇风,点头道:“南风璇大人可是圣域诸多司长中,公认的实力最强,就算是超凡入圣遇见她,也都头疼不已。”

    他见北圳南似乎要动,手中羽扇一拍,直接凌空拦在他身前,道:“大家就这样看着,你我都休息一下多好?”

    北圳南冷哼道:“想休息,你可以自己滚蛋!”他手中剑势一下冲天而起,四周无数剑符涌现,在身前合一,猛地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那剑势像是流星一般,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凌白月眉头皱了起来,无奈的叹了口气,羽扇在手中连拍,整个人飞身而起,朝着远处遁去。

    他本想牵制着北圳南便可,不想参与这无异于的战斗,毕竟最终决战还得看黑宇护和车尤之争,即便他胜了北圳南,若是黑宇护输了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谁知道北圳南不领情,打了一阵后索然无味,顿时剑气大起,逼宫而来,让他不得不全力应对。

    突然丘穆杰猛地大喝一声,双眼完全凸了出来,吼道:“该死的老太婆,我杀你全家啊!!”

    他似乎彻底被逼怒了,浑身伤痕累累,虽不至于致命,却越来越憋屈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在他大吼一声吼,双手在身前一抓,立即一排小球浮现出来,有红有绿,有大有小,但无一例外都是散发出极强的妖力。

    那些小球在他双手诀印下飞舞,绕在周身,上面妖气像是雷电一般“噼啪”闪烁。

    “妖丹?”众人都是一愣,不明白他取出这么多妖丹来干嘛。

    有的人见他在战斗中不断喂战舰鱼吃元丹,保持自己满魔的状态,还以为这些妖丹也是拿来吃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南风璇冰冷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,那半月金环化作一道虹桥,直接从天而落,压在丘穆杰上空。

    一道婀娜身影浮现在金环上,正是南风璇,满脸怒容,寒声道:“你喊我什么?!”

    丘穆杰怒吼道:“老太婆!你这个王八蛋老太婆!开始是李云霄喊你祖婆婆的,你居然把怒火都发我身上,你还有一丁点节操吗?那本座也不客气了,老太婆,祖婆婆,欧巴桑!”

    “死!!”

    南风璇那尖锐的叫声划破长空,半月金环发出铮然颤音,一下变成弯月刀落在她手中,猛地斩下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空瞬间被劈开,那巨大的月形斩击朝着丘穆杰斩去,整个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气笼罩。

    “哼,死的是你啊!”

    丘穆杰大吼一声,双手不断掐诀,各种印记打入身前那些妖丹内,每一颗妖丹四周都浮现出星云状的力量,不断飞旋,散发出恐怖气息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露出疑惑之色,不明这是什么招式。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浑身一震,眼中闪烁出厉色来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之前丘穆杰被亓胜风在丹田内下了禁制,他是直接自爆丹田,用一枚妖丹替换了原先的丹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拥有将妖丹转化为丹田气海的能力,那么眼前这些妖丹此刻呈现出的状态,正是一个个的气海!

    “他要自爆那些妖丹!”

    李云霄脑海中顿时想到了这个可能,一下惊厥起来,如此多的九阶妖丹同时引爆,就算是丘穆杰自己也未必扛得住!

    “十一枚妖丹,化气漩涡!”

    果然如李云霄想的一般无二,丘穆杰双手在身前一握,那十一枚九阶妖丹顿时倏然旋开,恐怖的气息道道冲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妖丹化作气海?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所有强者无不大骇,震惊之下,那十一枚妖丹已经逐一爆了开来!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恐怖的气旋一下散开,在丘穆杰身前凝成漩涡,往那一道半月金轮斩轰去!

    丘穆杰自己也顷刻间被那气海之力吞噬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一道斩击瞬间被灭,南风璇脸孔一下扭曲了起来,转身就要遁走,却已经来不及了,直接被气浪吞没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巨大的轰鸣声还在天空上不断震响,远远激荡开来,完全看不见两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黑宇护和韦青的脸色都沉了下来,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这一招的威力,堪比超凡入圣强者一击了。

    丘穆杰既然敢施展出来,那自然是可以控制对自己的伤害,南风璇多半要重伤了。

    形势越来越不利,黑宇护知道关键还在于自己镇压对面这位强者,但以对方的实力,就算自己胜出也必然是惨胜,未必还能控制得了局势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阵懊恼,为何没有多带一些人手过来。原本以为自己加上南风璇和凌白月就足以应对一切问题,想不到事情的严重性远超自己预料。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从非倪手中将天地无法剑拿来,单手掐诀点在剑身上,弹起道道剑符,朝战场中扔了过去,大声道:“老龙,接剑!”

    车尤眼中大喜,猛地朝那真龙之剑飞去,道:“不愧是跟我这么多年形影不离,同吃同住同睡一张床的伙伴,我心里想些什么你全都知道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看着李云霄的眼神一下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非倪也是愕然一下,指着车尤道:“夫君,你,你有同阳之癖?”

    李云霄满脸黑线,怒道:“别听他胡扯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非倪一脸不信的样子,讪讪道:“额……,其实也没什么啦。”所有人同样是不信。

    李云霄杀了车尤的心都有了,他目光一转,看着罗青云和秦川还死死的盯着他,顿时寒声道:“再看一下,就把你们的眼珠子都挖出来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对望一眼,很默契的退了开来。

    此刻非倪还在一旁,那种连龙千淼都能击杀的实力,有她在,他们是绝无希望杀掉李云霄的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韦青也是面色极度难看起来,状况越来越失控了,现在唯一的胜算便是黑宇护能够制服车尤,并且力压群雄。

    黑宇护亦是明白问题的严重性,眼前那天地无法剑飞射而来,顿时冷哼一声,一闪之下便冲了上去,拳劲连连爆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空上被轰开一条长线,直接逼车尤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!笑话!”

    车尤冷笑一声,直接一脚踢去,一道龙吟咆哮而起,青光化作龙形,轰向他那拳风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两人对招之下,身影都是不停,直接冲向那天地无法剑。

    黑宇护喝道:“三无三不指!”

    “嗤!嗤!嗤!”

    指力贯空而去,在空中点开道道划痕,将层层空气击破,发出刺耳之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!”

    车尤面色一变,身体在空中一转,须弥无我剑上散发出琉璃彩光,横空一斩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几道指力被震灭,剑气不减更是斩击过去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黑宇护的残影被倏然撕裂,他的真身一下出现在上空,更超出车尤一步,抓向那天地无法剑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车尤大惊大怒,猛地剑势一转,飞斩过去!

    “抱歉,这剑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黑宇护一手往那长剑上抓去,一手出拳轰向车尤剑芒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剑芒轰碎,气浪震向四方,天空变得一下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黑宇护伸手张开五指,便往那天地无法剑抓去。

    突然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,他莫名的感觉一股巨大的危险降临,虽不知为何,却是一种武者的本能。

    顷刻间他猛地大喝一声,护体罡气顿时铮然张开,周身光芒大盛,这才放心的往那剑上抓去。

    突然剑上蓬起一片光芒,呈现四种颜色散开。

    黑宇护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,像是一座山直接撞过来般。

    那天地无法剑上突然空间扭曲,长剑直接消失不见,变成了一座四色山峰,轰然撞下!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惊,大骇起来,那柄宝剑竟然是残影!

    不仅是他,所有人都是瞳孔骤缩,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!